第66章:一个身世,一把锤子
弓楚2017-04-08 16:543,824

  !#

  丫丫有点听不下去,走向餐厅,路过赵小天的时候没有看他,没有语气的说道:“吃饭。”

  “哦!”赵小天答应了一声,想往餐厅走。

  刘欣妍一把拽过赵小天,抓着他的手往自己胸脯的方向说道:“要不你先验验货,绝对是真的,可不是硅胶的,嘻嘻。”

  赵小天慌慌张张的抽回手,一溜烟跑到餐厅。

  刘欣妍看到赵小天落荒而逃,咬了咬嘴唇,自言自语说道:“小样,看你能跑到哪去。”

  赵小天进入餐厅的时候,心还在突突的跳着,好像一张嘴就能飞出来一般。

  刘玉生招招手说道:“赵先生,来,坐到我身边。”

  赵小天点了点头,拉开椅子坐了下去。

  刘家的餐桌是西餐桌,一个长方形的桌子,上座自然是刘玉生,刘振面对赵小天坐在他的两侧。丫丫坐在赵小天左手边,面对这刘远。刘欣妍走进来的时候哼了一声,她很讨厌丫丫,讨厌任何离赵小天近的女人。

  坐下来的时候赵小天可犯难了,面前是一盘牛排,刀叉放在盘子两边,他眼睛都要转掉了也没发现哪有筷子。

  丫丫也遇到了同样的窘迫,她的处理方式是,低下头,若有所思的想着事情。

  赵小天心里暗骂一声:“娘西皮的,丫丫抢了这个姿势,我可咋整啊。”

  想了半天,赵小天终于想出了个极好的方式!可以先不动手,看着周围的人是怎么用的,然后学着样子,凭借他的聪明肯定能很快学会。

  但是赵小天失算了,他是客,其他人是主,赵小天不动手,其他人都盯着他看。

  “咳咳,那个……刘董是不是应该说说丫丫身世的问题,你好像还没跟我解释呢吧?”赵小天尴尬的说道。

  “哎……”刘振叹了一口气,说道:“都是我年轻时候的荒唐事。”

  丫丫攥了攥拳头,抬起头看着刘振,听着他讲述二十一年前的故事。

  刘振年轻的时候是个天之骄子,可以说是含着金钥匙生下来的。在哈佛商学院毕业以后回到明珠接手家族产业,那时候年纪轻轻已经是振远公司的董事长。

  二十多年前就已经被评为明珠商业巨子,就这么一个优秀的人,无药可救的爱上了一个家境一般的女孩,叫孟溪,也就是丫丫的母亲。

  起初刘振对孟溪穷追不舍,孟溪是明珠商学院的才女,两人很有共同语言。但是由于家境的原因,刘玉生不同意娶孟溪过门,外界一直猜测孟溪是觊觎刘氏家产。

  孟溪为了不让刘振为难,婉言拒绝了刘振的求婚。可是年轻的刘振一帆风顺,根本没遇到过挫折,见孟溪拒绝自己,更加确信孟溪是自己妻子的不二人选。

  在所有人都反对的情况下,刘振还是娶了孟溪,两人过起了如胶似漆的生活,之后便生下了刘远。

  可是再甜蜜的生活也总有磕磕碰碰,就在两人婚后的第七年,刘振出轨了,对方是振远公司的女秘书,叫邹莹莹。那一年,孟溪怀上了第二个孩子,也就是丫丫。

  刘玉生在两人婚前极其反对,但婚后接触才发现,孟溪不仅有着靓丽的长相,更有对商业顶尖的敏锐度,帮助刘振度过了很多难关。但是孟溪并没有抛头露面,只是在家相夫教子,对刘玉生更是无比孝顺。

  刘振出轨以后,刘玉生十分生气,曾经想因为孟溪跟刘振断绝父子关系。可是孟溪百般劝阻,说自己有信心挽救自己的家庭。

  就在孟溪找上邹莹莹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邹莹莹根本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她的目的是把孟溪挤下去,自己当上刘家的少奶奶。

  而刘振也站在邹莹莹一边,跟孟溪对抗。孟溪悲痛欲绝,挽救婚姻失败的她,苦痛难当,竟然早产了。

  手术室外只有刘玉生陪伴,刘振在邹莹莹的住处联系不上。当医生问保大人还是保孩子的时候,刘玉生选择保大人。

  而孟溪听到了对话,强烈要求保孩子,所有人都知道,孟溪之所以下这个决定,是因为没有勇气再活下去。

  最终刘玉生没有熬过孟溪,丫丫生下的一刻,孟溪离开了,甚至都没有看丫丫一眼。

  当刘振得知是邹莹莹故意拖延自己的时候,气急败坏的打了她一个耳光。

  刘振回到家,只有一个出生的婴儿,孟溪已经离开人世。他跪在刘玉生的面前发誓,此生绝对不会再做同样的事情。

  丫丫的出生给了刘振希望,他把所有对孟溪的感情都放在丫丫的身上,可是日子没过多久,邹莹莹找上门,她怀孕了。

  刘玉生怕家丑外传,只能让刘振把邹莹莹娶进门,堵住她的嘴。

  邹莹莹当上刘家的少奶奶后,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刘振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把所有的爱都给了丫丫。邹莹莹一气之下,花钱买通了一个人,把丫丫半夜偷走,送给了一个偏僻的农村里的一对夫妇。

  刘振事后并不知道是邹莹莹做的好事,唯一的精神寄托也没有了,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工作上,接过刘氏企业越做越大,最终成为了明珠第一的集团产业。

  就在不久前,邹莹莹因为病重离开人世,在临死前终于良心发现,告诉了刘振真相,并告知丫丫在河北省王八庙村。

  之后刘振才派孙妍私下调查。

  “就是这样……我……我实在对不起你们母女俩。”刘振面带悲伤的说完故事,对丫丫道歉。

  “不怪你,是那个女人太无耻。”丫丫恶狠狠的说道。

  赵小天听完之后也不禁动容,这是一个伟大的母亲,想了想对刘振说:“刘董刚才说邹莹莹进刘家之前就怀孕了,那个孩子……”

  说完赵小天看了看刘欣妍,这个女人完全没有被故事感动,一直笑嘻嘻的看着赵小天,当赵小天看向刘欣妍的时候,她对赵小天做了个飞吻的手势说道:“你没有猜错,我就是那个无耻的女人生的孩子。”

  吴妈一直在一边听着故事,最后终于忍不住,不顾自己佣人的身份说道:“少奶奶很可怜,她对下人都很好!”擦了擦眼泪对丫丫说道:“小姐跟少奶奶长的简直一模一样,绝对是少奶奶的孩子。”

  刘玉生叹了口气,说道:“家门不幸,让赵先生见笑了。”

  赵小天笑笑道:“这一切都是天意,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到明珠,也就没法治好老爷子的身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好帅啊!说的真有哲理。”刘欣妍花痴的拖着下巴盯着赵小天自言自语。

  “赵先生年纪轻轻却有这般睿智,真是不容易。好了,我们不说了,吃饭吃饭。”刘玉生叹息着说道。

  最终赵小天还是没有逃过吃西餐的命运,见所有人都盯着自己,硬着头皮拿起了刀叉,可是他不习惯左手拿到,把刀叉换了个位置后开始切牛肉。

  “乡巴佬,左刀右叉知不知道!”刘远笑着骂道。

  赵小天没理他,艰难的切着牛排。

  可是西餐的刀跟平常切肉用的刀不一样,并不锋利,赵小天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没有切下一块来,由于姿势不得要领,刷的一下,牛排飞了出去,差点掉进刘振的盘子里。

  “噗……”

  刘欣妍一口红酒喷了出去,强忍着笑意,可是依旧发出“咯咯”的笑声。

  赵小天不好意思的朝周围的人点点头,拿回牛排接着切。

  “娘西皮的,到底是不是需要切啊!”赵小天暗骂一声,抬头看了一眼刘振。刘振咳嗽一声,低头切着牛排,动作非常缓慢,是在演示给赵小天看。

  赵小天盯了一会,又切起来,毫无疑问,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赵先生!”刘远阴阳怪气的说道:“要是切不开就别切了,盘子都要碎了,你就直接用手抓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说完抿着嘴笑了笑。

  赵小天怒发冲冠,气的不是刘远,气的是这把破刀。

  再看看刘远那张欠揍的表情,赵小天伸手到腿部,仓啷抽出一把乌金匕首,刷刷几刀,把牛排切成了一厘米见方的小块,大小均匀,整齐的排列在盘子上。

  赵小天拿起叉子,插起一块放进嘴里,说不出的享受。

  刘欣妍看着赵小天的动作,流露出浓浓的爱意,喃喃道:“太帅了……”

  众人吃完饭,佣人撤下盘子,端上来一些甜点,赵小天尝了一口,发现不太合胃口,问刘玉生道:“有别的吗,这东西太甜了。”

  刘玉生见赵小天的性格,很喜欢,吩咐下人拿了一些瓜果。而自己从兜里掏出一个麻核桃,咔咔的转了起来。

  赵小天问道:“刘老,有核桃吗?”

  刘玉生楞了一下,吩咐下人端上来一盘子的核桃。

  所有人都很纳闷,赵小天为什么要核桃呢?

  只见赵小天拿起一个核桃,看着刘玉生说道:“核桃能健脑,但是没有锤子吃不了,刘老说是吧?”

  刘玉生一愣,这些核桃都是下人砸开过的,只要轻轻一掰就能开,赵小天说这句是什么意思。想了一会,终于恍然大悟,心道:“这就要开始了吗?”

  “吴妈,给赵先生拿把锤子。”刘玉生吩咐道。

  不过一会,赵小天桌子面前放了一把锤子。

  把手中的核桃放在面前,赵小天一手握住了锤子,刘玉生突然说道:“赵先生,来你应该喜欢吃这个核桃。”

  说完把手里的麻核桃放在了赵小天面前。

  所有人都一愣,麻核桃是老人把玩的道具,里边没有仁,怎么吃?

  只见赵小天把麻核桃摆在了那个普通核桃的旁边,说道:“麻核桃虽然没法吃,但是价值远高于普通核桃,很合我的胃口。至于这种普通的核桃,只有锤子砸过,才知道里边有多大的仁,吃起来好不好吃!”

  刘玉生点头道:“不过没有普通的核桃,麻核桃怎么能珍贵起来?锤子能帮核桃知道自己里边有多大的仁,但是锤子太用力,核桃就坏了,两种核桃都是核桃,还是放在一起好看,好吃,好玩!”

  “刘老错了,锤子不用力,核桃不深刻。”赵小天笑了笑说道。

  “好吧……”刘玉生叹息着说道。

  就连刘振都没有听懂两人的话,但是能知道核桃、麻核桃和锤子是暗语着人,却不知道到底是谁。

  这是刘玉生和赵小天的交易,麻核桃是丫丫,核桃是刘远,锤子自然是赵小天。

  刘玉生叹息的声音还没落下,赵小天“嚯”的站起来,骂道:“你他娘的说谁是乡巴佬!”

  随着一声叫骂,赵小天扔出了手中的锤子,迎面砸在刘远的头上,鲜血登时冒了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邪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邪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