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破庙里的小两口
弓楚2017-04-08 16:541,646

  !#

  赵小天连滚带爬终于跑到了张大爷家,隔着张大爷家二十多米就开始小声的喊,“黑子,别叫,兄弟给你送吃的来啦。”

  没错,黑子是一条狗,一条普通的没法再普通的大黄狗,至于他为什么叫黑子,那就不得而知了,赵小天称自己是黑子的兄弟也不足为奇,城里那些富太太还总叫自己的狗是儿子呢。跟他们比起来,赵小天还算是不客气的了。

  到了张大爷家大门口的时候,黑子一脸渴望的摇着尾巴翘首盼望,赵小天嘿嘿一笑,拿出带着茅坑味道的骨头扔给了黑子,一把抱起黑子就钻进了黑子的狗窝。

  等了半个多小时,也不见屋里的灯暗下去,赵小天急的直吧嗒嘴,“黑子,这老不死的张老头咋就不睡觉呢,今儿可是初一,他不是应该在门口的祠堂睡觉吗?半个脑袋都掉进坟地了,居然还不早点享受一下蹬腿的感觉。你说是不是,黑子。”

  黑子的狗窝本来就不大,一下被赵小天占了多一半,黑子在墙角啃着骨头,看都不看赵小天一眼。

  赵小天啐了一口唾沫,娘西皮的,这年头,狗比人都没良心。

  正骂着,屋里的灯暗了下去,赵小天不敢含糊,眼睛都不眨的盯着屋子的一举一动。

  约莫着过了二十分钟,屋里想起了雷鸣般的呼噜声,只见一个窈窕的身影静悄悄的走了出来,手上还拎着个篮子,一步一步走出了门口,朝着北山去了。

  赵小天嘿嘿一笑,终于等到你了,算着时间大概走了十几二十米,不动声色的跟了上去。临走的时候本来想跟黑子道个别,一回头黑子啃的正爽,骂了句,操!吃货。

  果然不出所料,翠兰进了北山根下那个破庙。赵小天寻了个破窗户,蹲在了下边。

  只听里边传来了两个人的对话。

  翠兰带着哭腔说:“铁哥,你说你咋这么倔呢,都半个多月了,你老在这破庙里边也不是个事儿啊,不行回去跟我爹好好说说,这事儿也不是解决不了,你说行不?”

  赵小天一乐,猜的没错,翠兰果然是给铁柱送吃的来了,张老头找了半个多月都找不到这个倒插门的女婿,这下可给逮着了。

  凝神再听,铁柱说:“不行,说啥都没用,你大姐把我糊弄的不轻哩,当初说好了你家是招亲,可没说是倒插门啊,倒插门都是吃软饭的,我一个大老爷们,两个膀子有的是力气,哪能干这下贱的事儿?”

  “铁哥你看说的,倒插门咋了,我对你啥样你心里不清楚吗?再说这事儿村里边又不是咱家这一户这样,咋能说是下贱呢?佛爷村本来就缺老爷们,大家伙都是招亲,在我们村招亲跟倒插门是一样的。”翠兰唉声叹气,很是委屈。

  铁柱一听,也觉得说的过分了,可是老爷们的脾气上来停不下来:“咋是一样的哩?佛爷村招亲是十里八乡都知道的事儿,但是倒插门可不一样,这是要改姓的,我们老铁家里边人都死光了,就我一个爷们还不能给祖宗传宗接代,这大的罪过我哪抗的住哩,等我死了咋见死了的哥哥和我爹娘?”

  赵小天一听,还没看出来,这铁柱倒是个铁铮铮的汉子,宁可天天饿着也不改姓。

  翠兰着急的哭了出来:“那……那我家不也一样吗?我娘生了四个闺女,到我这是老五,我爹说一定要生个男娃接香火,我娘也因为生不出儿子着急,最后难产死了。本来我娘能活的,最后我娘还是保了我,我娘临死时候还冲着我爹问是男娃还是女娃。我爹怕我娘死的不安心,骗我娘说生的是男娃,我娘走的时候都是笑着走的。你说我家要是没个男丁传宗接代,我爹要是也走了,到底下咋跟我娘说?”

  铁柱看见翠兰哭出来,于心不忍,安慰说:“翠兰,我知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说明啥你知道不?这是老天爷安排的,咱俩这辈子没有夫妻的缘分。好在我还没占过你的身子,明儿一早我就出村,翠兰,你肯定能找个好人家。”

  翠兰听说铁柱要走,更伤心了,铁柱就一个人,也不能掰成两半使,这事儿谁都没法,只能说自己命苦。

  正哭着呢,听见庙门口有人嘿嘿笑。翠兰一回头,就看见赵小天半倚着门板子看着他俩。

  “啊!”翠兰被吓一跳,惊的叫了出来,“小天哥,你咋在这呢?大半夜的你跑庙里来干啥?”

  赵小天一边笑着一边走到俩人跟前蹲下,左看看翠兰,右看看铁柱,看了三四个来回才说:“你俩对对方都有意思,是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邪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邪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