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分家了
九月枫红2015-10-30 16:321,412

  写好了分家的文书,乔知书又将村尾没人住的简陋草棚分给了这娘三口的。

  柳春花倒是热心,请了几人先去她的家里住着,今儿去先去把那房子给整理一下,炕烘一烘潮气的,明儿个再住进去。

  柳氏一直都是一张困苦的脸,晃晃惚惚不知道该如何办的样子。

  倒是小桥没有管她,从里长手里接过了文书,还瞄了一眼,见是繁体字,还很是激动了一把,是繁体就能证明她认识,只要识字就好。以后做些事,倒也不能被人眶骗了去。

  她这一小小举动,倒是让乔知书注意到了,看了看那一脸无神的柳氏,和那扯着小桥跟在后面的五岁小娃,心中暗叹,这以后怕是这个女娃子当家了,只是可惜了,怕是要被这一家子给拖累得找不到好婆家了。

  此时的小桥倒是不在意这些的,只要分了家,这大房就不敢再欺负这一家三口了,既使是欺负了,也不能像从前那般的当牲口使唤,啥做饭洗衣喂猪砍柴下地这些,统统见鬼去吧,以后这些,只为自家做了,且不用被人拿着棍子的在后面撵了,想做多少就多少,只要够用就行了,再不用挨累了。

  想到这,她得意的摸了摸,扯着她衣服的青山头顶扎的两个小包子,心中那个高兴啊。

  她果然是强悍的,看,她一来,就解救了小包子和弱势娘出水火。她多了不起啊,若不是人太多的话,她非得哈哈几声不可。

  可这一切当小桥在面对那座四处漏风的破茅屋,和挖不动的山地时,彻底的蔫了菜,并且再次的仰天长叹。人生真真的是一出狗血剧啊,要不要这么悲催啊~~

  解决完了这些事后,小桥又请了里长写了欠条,这才拿着欠条跟着村人道了谢,挥手再见后,跟着春花婶子先去她家拉了个独轮车来。

  看柳氏实在伤心不已,柳春花干脆的着了她在她家帮着做午饭,而她直接跟小桥去到乔家搬东西。

  春花婶子的男人是个泥瓦匠叫刘长生,平时里农闲的时候也都是会上镇上找点活干;挣点子小钱,且两人一共就一个儿子,叫栓子的,今年只有六岁,倒是比青山大了那么一岁。家中有六亩良田,和三亩旱地。倒是村中较为富余的人家。

  家中的房子也是少有的三间青瓦砖房,这在全村。虽算不上独一份,倒也算得上是小康了。

  两人推着小独轮车来到乔家院子时,见院门闭着。小桥走上前去敲了敲院门。冲着里头大喊着。

  “大伯,奶。我来拿俺们的东西。”

  见没人应的,又冲着里面叫了声。

  “奶,大伯。大伯娘……”

  这一次到是有人出来了,在看她们时,小陈氏站在了屋檐那里,不屑的看了看。

  “等会。”

  说着就从那主屋的檐台上走了下了来,却到一旁的仓房那里。小桥知道那破败的泥土糊的仓房,就是平日里娘三住的地方。

  里面放着一些农用物品,挤得满满当当。在那里住着,夏天倒还好,一到冬日娘三人都冻得睡不着,且一床破败的如铁疙瘩的破被子早已挡不住寒了。抬眼看了一眼这乔家小院,见不是很好的房,但上房的三间主屋,和两边的厢房却是泥坯砖砌的,盖的虽是土瓦。但比起泥土糊的墙和茅草盖顶的仓房,那里简直就是天堂。

  刚用眼描完之时,却见仓房出来了三人。这陈氏是眼如利箭的扫了一眼小桥,乔大富则是抱着一床被子,和提了个小包袱。

  小陈氏则空手站在后面,不屑的吐了口口水。

  陈氏冷哼一声:“就在那接着吧!我这院可经不住你们来踩的,别到时再有个啥的,这可就得沾了包了。”

  她那点子心思众人如何不知!这是要走了都要搜一遍的看有没有银钱可拿,可真真是做人缺德得紧。

  乔大富出了仓房,把小包袱和着那床破黑的‘铁’被子塞了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发家致富小乔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发家致富小乔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