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魂穿异世
九月枫红2015-10-30 16:321,670

  头疼欲裂,耳边又翁翁的吵个不停,妇女悲戚的哭喊,小儿稚嫩的呼唤,还有那让人心烦难耐的咆哮。

  乔小桥只想说,老天你这是在上演世界大战么?姐刚从一场风暴中丧命,一来就得干一场了是不是?

  “娘。求求你,放过桥儿罢,那阴昏是万不能配的啊……娘……”

  搂抱住她的妇女,不停的晃动着,乔小桥猜想着,定是在磕头之类的。自已的头不时的还被那平坦的胸器给压了那么一下。

  “坏人……你们都是要杀我大姐的坏人……”

  稚嫩的童声哭泣着响了起来。

  另一首很是不屑的声音响了起来。

  “哟,我说老二家的,这下可好了,原本还有点子愧疚的,如今这正好了。这都快没气的人了,留着也是费药钱,一个陪钱货,有啥好护着的,要我说,你只要把青山照顾长成就行了。陪钱的玩意,早丢早好。”

  这不负责的说话,连醒过来的乔小桥都觉得无语之极,更别说这具身子真正的母亲是何种感受了。

  “大嫂,你怎么能说了这话啊……这要不是你……”

  果然,抱着她的妇女声音更为悲戚的喊道。却不料那被叫大嫂的女人,也不甘示弱的给顶了回来。

  “是我怎么了?啊……人周财主家给十两银,要给那早死的小公子配门阴婚,本来就是个陪钱的玩意,还反抗上了。这还要撞死来胁迫着。这要是我的闺女,老娘早把她揍死了,还轮到她撞墙了?啊呸……”

  吐过口水后的妇女似还不甘心的说道。

  “要我说,老二家的,你也就命硬。这当家的才被你克死才多久啊!如今到好,轮到闺女了,下回不知道会不会……”

  “胡说八道什么?”

  一直没有开过口的老太太倒是开了口来,尖锐的声音刺得倒地的乔小桥耳朵很是不舒服。

  只听她道:“如今反正也是救不活的样了,早早的收拾干净了,一会送去周家看看要不要,要的话就直接交人了事。”

  “不……谁都不能碰我的桥儿,娘,算我求求你了,放了桥儿吧,她才十岁啊。找个大夫,说不得还有救呢!她还有气啊……娘……”

  哭喊的妇女又一次的用那平胸的胸器,压了小桥一下,心中叹了口气。唉!这一家子还真是有够可怜的。

  这原身的亲爹乔大仁一年前上山打柴给摔死了。这奶奶陈氏愣是看这一家三口不顺眼来。这大伯娘小陈氏成天一张嘴的说她娘是命硬,克死了自已的丈夫。如今上山打柴,下地干活,虽原身娘柳氏也没少干的,可架不住还是被人说成是白吃。毕竟没有当家的男人在,再加上如今这当家的又是原身的大伯乔大富,这一家子在人眼皮子底下过日子,更是难为!

  就在这头几天,听说那镇上周财主家的儿子,周小公子,不满十岁得了恶疾去世了。这风水先生又给卜了一卦,说是得配一门冥婚,这样周小公子下去阴曹时,也好有个暖被窝的人。

  听了这话的周大财主,便开始张罗着四处找寻合适的稚女。这个时代,女儿虽多是被认为是陪钱货。可又有几家那狠心的爹娘,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已的亲闺女被活埋的?如此缺得伤良心的银子,稍正常一点的家庭都不会做的。

  可偏偏这乔家村出了户这不正常的家庭,这大伯娘是奶奶陈氏的亲侄女,是以对她跟其生下的子女都是偏心得过火的。

  加上这大伯乔大富又是长子,这将来又是要跟着养老过活的。是以平日里,这老太太对二房是呼来喝去的,加上这老二去年又上山打柴时不慎摔下山,给摔死了,更是看这二房一家不顺眼了。

  这小陈氏昨儿个回娘家时,听说了这事后。硬是连夜都没有歇的,丢了儿女在娘家,自已当天独自一人又跑了回来。

  一回来就去到正房,跟着老太太两人在屋里嘀咕了好半天。

  再出来时,待第二天就直接告知二房这个消息,更是指明了要让这十岁的乔小桥去配了这阴婚。

  听了这话的柳氏,如遭雷劈,待反应过来后,是哭得伤心不已。这原身乔小桥,常年被奶骂、大伯娘打得整个人瘦小又瑟缩的不成样子。再听到这个噩耗后,小小年岁的她,吓得是整天浑浑噩噩的。

  在今儿被小陈氏提溜着要上镇时,更是吓得脸色苍白不已,心惊胆颤的哭闹过后。硬气的撞上了那斑驳裂缝的土墙。

  这也就有了开始那段,乔小桥躺在一妇人怀里,听着她哭喊和她们的对话。

  有些头疼不已的乔小桥,直觉得人生,还真TM是场狗血剧来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发家致富小乔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发家致富小乔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