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惊讶,说不出话来
萧瑟红2015-10-30 16:112,302

  灯火通明的房间内,沈墨浓和顾知秋都惊愕的转身,望着被一个男人扛在肩膀上的顾天瑜,惊得说不出话来。

  公子玉箫却突然从太师椅上站起来,眼底爆发出一抹欣喜,说道:“美人儿,我来接你了。”

  顾天瑜抬头,惊愕的望着站在那里的公子玉箫,此时他长生而立,一身金色长袍趁得整个人比中午时候更要俊朗几分。

  他就那么深情的望着顾天瑜,说着那种让她身体发麻的情话,偏偏顾天瑜竟然生不出几分讨厌。

  来人将顾天瑜放下来,然后恭敬的单膝下跪,对公子玉箫说道:“皇上,刚刚奴才去厨房查看晚膳,结果看到此女鬼鬼祟祟的,好像在偷东西。”

  偷……偷东西?公子玉箫不可置信的望着气急败坏的顾天瑜,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公子玉箫单手撑在案几上,笑的前仰后合,直教所有人都回过神来。

  特别是他那句“美人儿,我来接你”,让顾知秋和沈墨浓均是惊骇的无以复加。

  顾婧琪也露出一抹讶然,随即,她的双眸中染上一抹恼恨,皇上说的那个比自己强许多的女子,竟是这个傻子?

  顾天瑜恶狠狠的瞪着公子玉箫,公子玉箫被那眼神搞得有些心虚,于是干咳两声,打趣道:“我说丞相大人,这位是……那个傻子?”他刻意在‘傻子’两字上加了重音,含笑望着顾天瑜,那眼神中,有算计,有狡黠,让顾天瑜不禁不寒而栗。

  顾知秋一脸冷汗,说道:“回皇上,这的确是臣的长女顾天瑜,想必她刚刚是肚子饿了,才去厨房找吃的,不曾想冒犯了皇上的人。”

  喜儿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一听说对面站着的是当今圣上,膝盖一弯便跪了下来。而顾天瑜想,我是傻子,傻子不知道要行礼的。

  果不其然,顾知秋眉毛上挑,只是语气并没有那么上火,轻描淡写的说:“天瑜,还不快给皇上请安。”

  顾天瑜露出一副惶恐不安的模样,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委屈的望着自己的爹,既然害怕而又求助的望着站在那里,表情复杂的沈墨浓,却自始至终没有看那个所谓的‘皇上’一眼。

  公子玉箫此时已经重新坐了下来,依然是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一双狭长的凤眼在顾天瑜的脸上扫了一圈儿又一圈儿,然后在顾知秋要说话的时候,摆了摆手说道:“傻子是不知道皇帝是什么的。丞相不必勉强美人儿。”

  这时,沈墨浓也反应了过来,他目光沉沉的望着顾天瑜,然后转身,恭谨的对公子玉箫作了个揖,说道:“皇上,表妹她向来痴傻,不懂礼数,还望皇上莫要怪罪。”

  说话间,顾天瑜已经小心翼翼的上前走了几步,堪堪躲在了沈墨浓的身后,一副十分畏惧的模样。

  公子玉箫望着顾天瑜那一脸的无辜,眉头挑了挑,眼底闪过一抹不屑,特别是当顾天瑜来到沈墨浓背后时,他的脸色又沉了几分。

  看也不看沈墨浓,公子玉箫已经起身,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沈墨浓面前,然后一把抓住顾天瑜的手腕。

  顾天瑜娥眉一凝,下意识便要甩开,目光愤怒的瞪着公子玉箫,然而,公子玉箫那双狐狸眼中,此时流光含笑,若那牡丹花开月下,说不出的静谧美好。而那双眼眸,似是在告诉她“傻子是不会有这种情绪的。”

  于是,要发怒的顾天瑜,本能的立刻收起了自己的嗔怒,转而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开口柔声道:“表哥,我怕。”

  她这一声,细若蚊呐,带着些许颤音,加上那张楚楚可怜的面容,一时间,就连公子玉箫都要被迷惑了。

  “皇上!”沈墨浓面露不悦,然而抬起的手伸到一半,公子玉箫已经眼角一挑,有些不悦的问:“怎么?沈公子觉得朕碰不得顾千金?”

  此时,他将“傻子”的称呼改成了“千金”,立时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心生震骇,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什么。

  公子玉箫十分得意,胳膊微微用力,然后便将顾天瑜拉入了自己的怀中,在众人的抽气声中,他懒洋洋的拨弄着顾天瑜额前的刘海,宠溺的说:“是傻子又怎样,她就是朕的梦中人。”

  顾知秋眉头深蹙,目光深沉而又疑惑的落在此时一脸惊惧的顾天瑜脸上,又看了一眼站在那里,愤恨交加的顾婧琪,心中有些不安。若让顾婧琪进宫,无疑是给了自己很大的帮助,可若让顾天瑜进宫呢?他现下,根本无法确认,顾天瑜这人是真傻,还是装傻,而从她对自己的态度来看,纵然她不是傻子,也绝对不愿意帮助自己。

  想及此,顾知秋脸上冷若寒霜,躬身道:“皇上,您是不是搞错了?天瑜她不可能是您的梦中人,何况,她已经和墨浓定亲了,有句话叫做‘君不可夺臣妻’,皇上,请您三思。”

  公子玉箫却连听也不听,横抱着顾天瑜,然后来到太师椅前坐下来,这才将她抱在怀里,将下巴磕在她的肩窝,唇紧贴着她的耳畔,呵出温热而又清冽的气息,吹着顾天瑜耳畔的发,微微拂动,搞得她面红耳赤,呼吸也有些急促,特别是脸上,痒痒的,十分难过。

  沈墨浓的脸色已经沉如锅底,公子玉箫好整以暇的望着顾知秋,心中鄙夷道,怎么?现在便忍不住了么?刚刚让这顾二小姐来的时候,你又是何其的欣喜?

  “若我没有记错的话,刚刚我便说了,沈公子好像已经退亲了,总是要重新来提亲,那也不是今日。”公子玉箫说罢,一双大手悄无声息的环绕在顾天瑜的腰间,顾天瑜气急败坏的瞪着他,却无法发作。

  而且,她也十分惊讶,沈墨浓退亲了?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喜儿没说?她将不解的目光投向喜儿,喜儿有些内疚的垂首不语,在她看来,沈墨浓对顾天瑜一往情深,纵然是沈离退亲又如何?沈墨浓在这几日,还告诉她,若她家小姐回来,定要八抬大轿,将其娶回家。

  只是,这些顾天瑜都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似乎被骗了,什么所谓的深情,其实不过尔尔。只是短短的失踪了几日,她就这么被抛弃了。想及此,她不由有些好笑,刚刚还觉得,沈墨浓真是世间难得的好男儿,现下才发现,自己真是幼稚。

  公子玉箫搬过她的脸颊,有些不悦的说:“怎么了,美人,你不想跟我进宫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窈窕傻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窈窕傻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