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放蛇
萧瑟红2015-10-30 16:112,350

  心道,顾天瑜,我果然还是想杀了你!不然,我心不安。她们两个谈话谈的十分投入,却没有注意到,窗沿上,一只喜鹊正蹲在那里,耳朵贴着窗户,将这些话一字不差的听了去。

  窗外的虬枝绿叶,在窗户上投下浅黑的影子,在风中瑟瑟晃动,而喜鹊懒洋洋的舔着胸前的毛,小小的眼眸中闪过一道算计的芒。

  “想动我的主人,想得美!”喜鹊喳喳叫了两声,然后便扑棱着翅膀,往竹林苑去了。

  而顾婧琪此时还在美滋没味的吃着饭菜,心中思量着顾天瑜若死了,顾知秋怀疑她时,她该如何演那场委屈的悲情戏。

  顾天瑜惬意的趴在木桶上,浑身放松,白皙的手在水中荡起一层层涟漪,抓了花瓣,又将其丢入水中,虽无聊,她却玩的十分过瘾。不由想到,古代人沐浴真是享受啊,没想到,自己也可以过一过这慢速的生活了。

  正想着,门上传来“嘭”的一声,顾天瑜转身,正看到一个影子从坠落下来,然后便听到喜儿“哎呀”一声,快速奔来,喊道:“三丫,我到处找你呢,怎么就撞上了呢?”

  顾天瑜懒洋洋的伸出一只胳膊,搭在外面,喊道:“喜儿,怎么回事?”

  喜儿忙推开门,手中捧着一只喜鹊,然后转到屏风后面,哭笑不得的对顾天瑜说:“小姐,三丫晕了。”

  顾天瑜咯咯笑起来,拿了那麻雀,戳了戳它的肚子,说道:“这个笨蛋,以为自己是人啊,还去撞门,不晕才是问题呢。”

  这时候,头上冒星星的喜鹊晕晕乎乎的醒过来,只见眼前一抹莹白,它眨了眨眼,然后翻了个白眼,就扑棱着在顾天瑜面前飞来飞去,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喜儿有些无奈的说:“它是得了鸟来疯了么?”

  顾天瑜的脸色却没有那么好看,她秀眉轻蹙,一手按着太阳穴,听着喜鹊的话:“你那个妹妹要害你,晚上她要往你院子里放蛇。”

  说罢,喜鹊便站在木桶边缘,喘息几声,说道:“爷为了保护你,飞来飞去,爷要累死了,给爷准备吃的。”

  顾天瑜看着装腔作势的喜鹊,然后抬起手,在它的羽毛上洒了些水,咯咯笑着说:“是啊,你真是我的幸运星。”说罢,便对一边还一脸好奇的喜儿说道:“带三丫下去吃饭。我一会儿就来。”

  喜儿点点头,然后笑着说:“好的,小姐。”

  看到喜儿离开,临了,顾天瑜又补充道:“吩咐下人准备点雄黄粉,还有,要小心一点,不要让别人知道,特别是我那个二娘和妹妹。”

  喜儿有些疑惑的问道:“小姐,要雄黄粉干嘛?”

  顾天瑜淡淡道:“自然有我的用处。下去吧,我一会儿就出来。”

  喜儿于是开门离开。

  不一会儿,她又送来新制的衣服,据说这是丞相让京城最有名的绣娘连夜赶制而成的,一夜之间,所有有名的绣娘们集体出动,为她做了二十几件紫色的衣服。紫色么?还真是高贵的颜色。

  顾天瑜冷冷的笑起来,只要一想到顾知秋那一脸讨好的脸色,她的心里就爽的不得了。今夜,顾婧琪,你想置我于死地的今夜,究竟是谁的死期呢?抱歉,我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我还想回去,所以如果真有人要死,那个人,也一定是你,或者你身边的某个人。

  从水中走出来,她姣好的身段,带起一串串依依不舍的水珠,那白里透红的皮肤,莹润而光滑,拿了浴袍披在身上,她这才缓缓从屏风外走出来。

  随意的将湿发擦了擦,顾天瑜来到那张美人榻上坐下来,美人榻旁,细脚案几上,那件衣服叠放的整整齐齐。

  顾天瑜用手摸了摸,果然是上好的锦缎,虽是绵帛,却滑若流丝,紫色的绸缎上,用金线绣着一朵朵兰花。

  自作聪明。顾天瑜冷笑着,兰花虽淡雅,但她顾天瑜什么时候也不是喜欢附庸风雅的人,她喜欢的,是长得漂亮,偏偏根茎有毒的彼岸花。曼珠沙华的魅力,一向让她陶醉。仔细穿了抹胸亵裤,她这才一层层将那百褶长裙套在身上,长裙的下摆层层叠叠,若盛开在风中的莲花一般,上面泛着金光的兰花贵气而高雅。

  她站在铜镜前,笑眯眯的打量着镜子中的自己。手缓缓抚上深紫色的腰带上,此时腰带上绣着两只凤凰,凤凰中央,镶嵌着一枚夜明珠。丞相,你还真是有钱的很。顾天瑜再次浅笑,眼底满是不屑和鄙夷。

  她冷冷一笑,小心将发梳齐,水珠顺着发一滴滴滴落下来,却没有一分狼狈之感,反而让她看出来有种清水出芙蓉的美感。顾天瑜望着镜子中自己那浓密的及腰长发,曾经,她最宝贝的便是这长发,现在,这长发依然如此宝贝呢。

  推开门,门口早有两个丫鬟候着呢,当看到顾天瑜时,她们呼吸一滞,纷纷目瞪口呆的望着她,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站这里干嘛?”顾天瑜这一句话刚要脱口而出,下一刻她便老老实实的闭嘴了。得了吧,自己现在是傻子,她看了两人一眼,然后二话不说便往前厅走。刚刚不觉得,可现在闻到了菜香,还真是饿得紧呢。

  两个丫鬟在她走出多远之后,才从那淡淡的花香中回过神来,忙小步跟了上来,殷勤的对顾天瑜说:“小姐,您还没有上妆呢,奴婢先给您上妆吧。”

  顾天瑜摇摇头,淡淡道:“不用。”

  只是这样两个字,别人也看不出什么,于是那两个丫鬟也不再说什么,便跟着顾天瑜来到了前厅。

  刚走到台阶下,喜儿便走了出来,肩膀上站立着吃饱喝足的喜鹊。

  喜鹊眨着一双漂亮的小眼睛,喳喳叫了两声:“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顾天瑜扑哧一声笑出来,没想到这鸟非但聪明,还有几分诗性,想必,它每日觅食,能听来不少有趣儿的东西。

  “小姐,您好美啊。”喜儿不知道顾天瑜所想,激动的说道。

  此时,正是暮色四合之时,顾天瑜一袭紫衣,站在盛开的兰花从中,不施粉黛,一双眸子却明亮灵动,她款款上前,轻轻捏了捏喜儿的鼻子,对她的夸奖不置可否,大大咧咧的说:“吃饭!”

  喜儿点点头,于是照例的,不要人伺候,两人来到了前厅,而要去消食的喜鹊,自然又去探听消息去了。

  顾天瑜望着在高空中自由飞翔的喜鹊,下巴微抬,眼底闪烁着毫不掩饰的笑意,老天爷,你让我无故穿越过来,原来是早就给我找好了帮手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窈窕傻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窈窕傻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