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赫连夜,你凭什么
幺蛾子大人2020-11-23 17:022,306

  苏苏撅起嘴巴,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眨巴了两下大眼睛,纤长的睫毛就挂上了点点泪光。

  “我只是问一下而已,你为什么这么介意?是不是因为……因为这个人是夜哥哥?”

  苏苏一想到赫连夜和沈莫晩有关系,就感觉到慌乱。

  赫连夜从来不是个花心滥情的人,相反,他一直都是洁身自好的。

  她认识赫连夜这么多年,都没有见他身边出现过什么特别的女人。

  曾经她以为自己是最特别的,因为赫连夜只有对她这么温柔和照顾。

  可是刚刚她看的很明白,赫连夜的注意力全部被这个女人吸引走了,连和她说话都是心不在焉的。

  更何况,还有这条代表着“永恒相守的爱”的项链,全世界独一无二的项链。

  而恰巧那一天,她最先看上了,赫连夜没有答应买给她,最后却出现在了这个女人的脖子上!

  沈莫晩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实在难以理解这个女孩子的逻辑。

  难道这条项链真的有那么特别,她不可以自己买,或是别人送的么?

  “姑娘,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难道这条项链,我买不起么?”

  沈莫晩对于被人这么赤果果地鄙视感到很不爽,虽然事实就是,这的确是赫连夜送的!

  苏苏抿了抿嘴,一脸控诉的表情,说:“这条项链全球仅有一条,是我先看中的,夜哥哥没有买,可是我再回去要买下的时候,却已经被告知卖出了!”

  “也许恰好被我买下了!”沈莫晩就是不肯承认,而且也不能承认。

  她和赫连夜既然划清界限了,她就不希望再因此扯上什么关系。

  她也没兴趣当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那就显得她自己太“low”。

  毕竟赫连夜和她的关系,一向单纯地就剩下“权色”交易。

  这样的关系拿出来说事儿,实在显得自己很丑陋!

  苏苏偏偏是个执拗的人,凡事总爱刨根问底,于是问:“那你告诉我,这项链你是在哪里买的,设计师是谁?”

  沈莫晩叹息了一声,她哪里知道是在哪儿买的,她甚至连这项链的品牌都没有看清楚。

  只觉得漂亮,便舍不得卖,压根儿没考虑过要去查查它的价值。

  甚至是赫连夜送给她的其他首饰,她都没有去注意,只是在卖出的时候,让人估个价罢了!

  “姑娘,我没必要回答你的问题,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了!”

  沈莫晩觉得这个女孩子可能真的是太较真了,有些事儿知道了还不如不知道。

  何必给自己添堵呢?世上总有很多人看不透这一点!

  可惜,沈莫晩实在错估了苏苏的执拗程度,苏苏一把拉住沈莫晩。

  “你不许走,你告诉我,你和夜哥哥是什么关系?”

  苏苏眼神定定地看着沈莫晩,带着一种令人不安的偏执。

  沈莫晩觉得苏苏的精神一定有点儿问题,这么神经质真的好吗?

  沈莫晩抿了抿嘴巴,看了看自己被抓疼的手臂。

  她的指甲很长,恰在自己的肉上,还真是刺刺的疼,沈莫晩冷冷地说:“放开!”

  苏苏偏偏不肯放,固执地问:“你告诉我实话,我就放开你!”

  “我不想对你动粗!”沈莫晩已经被激怒了,她可以原谅她的一时冲动,但是决不允许别人把自己当成好欺负。

  苏苏看着沈莫晩眼里的愤怒,稍微有些害怕,但还是没能敌得过她对赫连夜的在意程度。

  “夜哥哥是我的,我不许你缠着他,更不许你拥有这条项链!”

  苏苏说着就要去抢沈莫晩的手包,她一定要夺回这条链子,这应该是属于她的!

  沈莫晩被气得想发笑,这女孩儿是不是玛丽苏小说看多了?

  以为她自己是公主么?一口一个不许,地球是围着她转的?

  沈莫晩一把夺回自己的手包,甩开了苏苏。

  正要出门,却听到苏苏尖叫了一声,沈莫晩回头,震惊地看着她。

  苏苏竟然故意用头在撞洗手台,很快就撞破了头,血顺着她的额头流下来,加上她本就苍白的脸色,真是触目惊心。

  沈莫晩惊得都愣住了,吼道:“你疯了么?”

  苏苏却对她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那模样就像是她的恶作剧得逞了。

  沈莫晩很快就明白了,苏苏的真实意图。

  因为洗手间的门被大力地踹开,赫连夜冲了进来,看到地上血流满面的苏苏,眼神顿时变得森冷如冰刃。

  沈莫晩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赫连夜的眼里分明是对她的杀意。

  那绝不是她的错觉,赫连夜是真的对她起了杀心。

  苏苏只是无辜地捂着自己的头,大颗大颗地往下掉眼泪。

  嘴上还喊着:“夜哥哥……好痛!”

  她什么都没说,甚至没有指责沈莫晩,更没有一句故意陷害的话。

  可是沈莫晩却分明知道,她在告状,这时候她才终于明白,这个叫苏苏的女孩,是多么高明的演员。

  赫连夜将她抱起来,用杀人一般的眼神看着沈莫晩,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然后狠狠地拧了下去。

  沈莫晩听到自己骨骼错位的声音,还有那尖锐的让她心脏都抽搐的疼痛。

  她的手腕脱臼了!

  这该死的赫连夜,她竟然这么狠!

  “这只是小小的教训,如果苏苏有什么事儿,你就做好偿命的准备!”

  赫连夜的声音一丝温度都没有,无情的如腊月的寒风,令人刺骨的冷。

  沈莫晩甚至连眼泪都没有掉一滴,尽管疼痛已经让她浑身上下都失去了力气,眼睛却还是干涩的。

  赫连夜也没有去看她一眼,只是迅速抱着苏苏跑出去了。

  苏苏和沈莫晩眼神交替的那一瞬间,嘴角扬起胜利的笑。

  看吧,赫连夜最重视的还是她!

  沈莫晩什么都没做,却要为了她受伤流血,而被拧断手腕。

  沈莫晩的身体颤抖着,满心都是疯狂燃烧的愤怒,赫连夜,你凭什么!

  凭什么你的女人受了伤,要用她的命来抵?她做错了什么?

  真是特么的够了!

  沈莫晩看着扭曲的手腕,甚至连动也不敢动一下,否则就会疼的钻心。

  没想到喝个咖啡而已,都能喝断手,倒霉起来真是连喝凉水都塞牙!

  沈莫晩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儿力气,挣扎着出了洗手间,受了伤还得自己去医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横刀夺爱:夜少的野蛮前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横刀夺爱:夜少的野蛮前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