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她会不会白来了?
野性蒲公英2020-11-23 15:241,223

  夏一涵不敢看他,他也没有做出更多的指示,脱完后,就直朝卧室角落的一扇门走过去。

  她猜测他是要洗澡了,估计也要她跟去伺候,便默不作声地跟上他的脚步,他却冷冷甩出一句:“不要跟进来。”

  她求之不得,立即停下脚步。

  在他洗澡的间隙,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也不知道在人家卧室值夜班怎么值,难道像古代宫廷里宫女守夜一样?

  她站在那儿,目光被他床头柜上摆放着的两张合影吸引。

  走近一看,一张合影是在故宫拍的,相片估计有些年月了,边缘有些泛黄。照片上的小男孩可能是姓叶的,脸上洋溢着纯真的孩子气的笑容,一个女人爱怜地搂着他,应该是他妈妈吧。不知为什么,她觉得叶子墨小时候的样子看着有些眼熟,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她又拿起另一张照片,是近照,人物一样,背景是布拉格广场。

  这一章他紧抿着嘴唇,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笑,他妈妈慈爱的神情依旧。

  夏一涵怔怔地看着照片,心想:为什么都只是他跟他妈妈的照片,难道他跟他爸爸关系不好?

  她到叶家来应聘女佣,就是为了见他爸爸,如果他们关系不好,她会不会白来了?

  正想到这儿,忽然感觉到耳边有温热的气息浮动,他的声音很低柔地响起:“对这个感兴趣?只是母亲和儿子的合影而已。”

  夏一涵吓了一跳,随即平复自己的情绪,低声解释道:“很抱歉,我,我只是不知道在这里该做什么,就随便看了一下。”

  叶子墨的表情是不信的,却也没说什么,只是指了指床尾的沙发,“睡觉!”

  他也没说晚上要做什么,她总觉得他这么做就像上次说她勾引他一样,也许只是为了明天看她被那群女人为难吧。

  她们肯定不会让她失望的,如果他非要这么折磨一个女人才觉得好玩,她也不会让他失望的。

  她在那张沙发上躺下来,他在他宽大的床上也躺下,还刚认识没两天,就这么奇怪的同住一室了。也许他早就习惯了有人服侍,所以他在她面前能那么自然的脱掉衣服,她却还是不习惯跟一个陌生男人这么近的接触。

  他就像一个恶魔,让她觉得他就像一只抓住了老鼠的猫,想法设法逗弄她,真的那么有意思吗?

  看起来已经睡熟了的叶子墨其实很警觉,一直在暗暗的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他知道父亲的对手也就是省商会会长那边会安插人到他身边。无非是想要搜集一些不利于他父亲的证据,想把他扳倒。在视频里他就已经能认定,这个被安插进来的人就是此时睡在沙发上的女人,因为她一看就不是个世俗的女人,不会像方丽娜那样,为了嫁进豪门接近他。

  整晚,他没有任何吩咐,夏一涵还是提着精神,不敢睡着,实在困了,就打个盹。

  天亮以后叶子墨起床洗漱,她发现,其实没有很多人围观的时候,他并不喜欢别人伺候。她跟在他身边,真显得很多余,完全没事干。

  “叶先生,马上就要集合了,我回工人区行吗?”她轻声问。

  “不行!”

  他就是故意的!这种官家子弟为什么这么招人恨?

  她只能跟着他,等他洗漱完,跟他去健身房。

  六点钟的时候,工人区门口,所有女佣集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总裁的小猎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总裁的小猎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