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他的小跟班
水柔蝶2015-10-30 15:399,164

  柳叶眉抬起了大拇指,“风,打架你可真不含糊,连台词都不说就打,真猛!”

  沈煦风嬉笑着说,“会动嘴皮子都是些孬种,真枪实打才是真男人!”

  另外三女看着沈煦风帅哥摸样,全都发起了花痴,沈煦风也不理她们,直接拉着柳叶眉就走。

  那三个男的爬了起来,嘴里大骂一声“草!”举着拳头向沈煦风砸来。

  沈煦风看也没看,右脚踢起脚下的空酒瓶砸向他们三个,顿时他们三个倒地哭爹喊娘去了。

  在回来的路上,柳叶眉笑,“没看出来,你打架还挺厉害的嘛!”

  沈煦风自吹,“那是自然,我可是什么工夫都会的,就连电视上那天龙八部,笑傲江湖里的武功都会,你信不?”

  柳叶眉哪会信,“你就吹吧,刚夸你一句你就喘上了!”

  哎,说真话没人信啊,来这现代城市也有几年了吧,真想念那时候,行侠仗义,浪迹江湖,那是何等的逍遥自在啊!

  这会大家要问了,这沈煦风难道还不是这时代的人吗?

  的确,沈煦风是5年前从古代穿越到现代这来的。

  回了家,林清水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沈煦风怜惜的把她抱到了卧室,给她盖上了被子。然后回了卧室也去睡觉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沈煦风让林清水呆在家里,他去学校给林清水办上学手续。

  放学后,校长说得等几天才能让林清水上学。

  沈煦风回到家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林清水。

  林清水当然很开心,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晚上,沈煦风扶着林清水下楼到附近的公园里散步。

  “风哥哥,我做梦都没想到我还能上大学哦!”

  “呵呵,以后你想做什么,就告诉哥,只要哥能办到的,一定帮你办到!”

  “恩,谢谢哥!”

  “跟哥客气啥呢!”

  几天过后,林清水终于能上学了,而她的小腿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能走路了。

  林清水的教室在681班,选择的是文科,她的坐位在中间靠左,挨着窗户的。由于沈煦风是学校的少有的帅哥之一,教室里女同学看着沈煦风送林清水来上学,都有些嫉妒。所以,在这几天里,她们没少欺负她,林清水性格有些懦弱,想着忍忍就没事了,所以一直都忍让,没对沈煦风说。

  就这样一个星期过了,这天放学,又有女同学来欺负她,这次和往日不同,因为这位女同学是外班的,家里挺有钱,很霸道,身边还跟着几个小跟班。

  “如果你肯把我介绍给沈煦风,那么我就不为难你,怎么样?”

  “我哥才不想认识你呢!不要以为你家有几个臭钱,有一副好外貌就能让我哥喜欢你,你做梦!”林清水虽然懦弱,但是谁要是欺负的太厉害了,她也不会害怕。班里的同学欺负她,也就是做些小动作来为难她,而这个女同学却是威胁她,她怎么能受得了?

  “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是不会老实了?”

  今天沈煦风有事,所以没有来接她,所以才会碰到她们的。

  看来今天少不了一顿挨打了。林清水心想。

  那女的身边的小跟班把林清水围了起来,开始了一顿殴打。那女的见林清水不屈服,也无可奈何,任她百般能耐也不能把事弄大了吧!她大喊了一声“停!我们走!”

  人走鸟散,从头到尾没一个人来帮林清水的,林清水双手抱腿无声的哭泣,哭累了,把泪水擦干。此时的林清水非常狼狈,虽然她被打了,但是身上没留下什么伤痕,只是被打出了鼻血。衣服有些褶皱,她擦掉鼻血弄了弄衣服,觉得和平常差不多了,就开始回家。

  打开门,房间里灯没开,一个人都没有,林清水也没开灯,直接进了自己的卧室。

  1个小时后,林清水听到外面的门打开了,灯亮了,有人回来了。

  “那清水丫头还没回来么,她去哪了?”是沈煦风的声音。

  沈煦风来到林清水的卧室,试着开门。

  林清水听到卧室门把的响声,连忙说话,“风哥哥,我在里面呢!”从床上爬了起来开了门,看着门口的沈煦风。

  沈煦风看着此时柔弱的林清水,好象哭过的样子,“你哭了?是不是在学校受了欺负了,告诉我是谁?”

  林清水勉强笑了笑,“哪有,我好好的呢!”

  沈煦风严厉的说,“别说谎,告诉我!”

  林清水被沈煦风的样子吓着了,“我……我不知道她叫什么!”

  沈煦风皱了皱眉,“那她为什么打你?”

  “她喜欢你,要我把她介绍你,我不答应,她就欺负我了!”

  沈煦风气的脸色铁青,喘了口粗气,缓和了下心情,柔声说,“是哥对不起你,给你惹麻烦了,明天哥就找她们,让她们在也不敢欺负你!你也别伤心了,我现在做饭去,一会吃点饭。”

  林清水点点头。

  第二天,沈煦风把林清水送到了教室并没有走,而是上了讲台。“你们人都在是吧?今天我有事跟你们说,林清水是我妹妹,你们以前欺负她的事我不计较了,但是以后要是我发现谁在敢发现有人欺负她,我就没今天这么好说话了,都听到没?”

  班里的同学们,都知道沈煦风是会功夫的,如果不听他的,少不了一顿揍。所以没有一个人敢说话的。

  沈煦风见没人说话,对着林清水笑笑,走了。

  林清水早已感动的流出了泪水。

  沈煦风离开后没有去上课,而是来到广播处,把广播员推开,对着话筒就喊,“我是沈煦风,昨天欺负林清水的那位女同学,你给我听好了,今天放学后我在操场等你,想必你敢欺负我妹妹,那么就接受我的邀请,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这下,全校轰动了,林清水的名字传遍了整个校园,有的说林清水是沈煦风的情妹妹,有的说是亲妹妹,还有很多传闻,当然了女同学全是唉声叹气,因为沈煦风是一个大帅哥,暗恋喜欢他的女同学很多,但是真正与沈煦风有关系的女同学又没有。但大家都好奇,林清水是个什么样的女孩,让沈煦风为她这样做?

  沈煦风这样明目张胆的做法学校是不会追究的,因为这所学校有三分之一的股份是他的,问他哪来的钱?这个先不说,后文会交代的。

  漫长的上课时间,终于熬到放学,同学们迫不及待的往操场上跑,不为别的,只为看沈煦风的风采。

  林清水当听到广播上沈煦风的话是又担心又甜蜜,提心吊胆的上完课,就往操场敢去。

  来到操场上,此时早已人山人海,沈煦风站在操场的演讲台上,正等着呢。

  林清水没有站上去,而是在下面看着。

  不一会,操场门口传来了骚动,林清水转头一看,昨天欺负她的那女的,她挽着身边的一个魁梧大汉,身后跟着小跟班。趾高气扬的向沈煦风走去。

  走上演讲台,与沈煦风面对面。

  沈煦风嘴角带着笑,“昨天欺负我妹妹的人就是你么?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的傲然的仰着脖子,“我叫于芡。”

  “那他呢?”

  “我哥于全!”

  “哦,知道了,你带着你哥是怕我打你吧?你以为带着你哥,你就没事了么?”叹了口气,“我本来不想打女人的,只是你不该打我妹妹,今天少不得要打女人了!”

  于芡笑了,“我是打她了,你想替她打回来也可以。不过那要看你能不能过的了我哥这关了!”

  沈煦风来了兴趣,“哦?你觉得他能挡的了我吗?”

  “你不信么?咱打个赌,如果你把我哥打赢了我随你怎么样,如果你输了,我向你妹妹道歉,但你得做我男朋友!”

  “呵呵,既然你这么自信,那我和你赌了!”

  于芡对于全说,“哥,好好和他打,他很厉害的!”

  于全轻蔑地说,“他这小身板,估计都撑不过一个拳头,妹妹你就放心吧!”

  沈煦风双手抱拳与胸,不耐烦地说,“快点上吧,打完我还要回家做饭去,没功夫跟你们墨迹。”

  于全看着沈煦风不耐烦的样子很是恼火,提起拳头就向沈煦风冲了过去。

  台下的林清水提起了心,担心的看着沈煦风。

  等于全的拳头将要砸到沈煦风头上时,沈煦风突然消失了,其实也不是消失,而是他用踏雪步以别人肉眼难见的速度闪到于全背后,本来沈煦风提起手就能把他打趴下结束战斗,可是沈煦风突然起了玩心。

  于全使出了浑身解数都沾不到沈煦风的一块衣角,台下的同学看着于全像狗熊一样转来转去全都哄堂大笑。而于芡早已黑下了脸来,开始害怕了起来。

  于全转的头晕脑涨,终于停下了身子,破锣般的大嗓门吼着,“你是娘们吗,只知道躲,有本事,跟我拳头对拳头!”

  沈煦风笑嘻嘻地,“你这头笨熊,本大爷也玩够了,不跟你玩了,趴下吧!”说完,一脚就把他给踢趴下。台下欢呼叫着沈煦风的名字。

  林清水也开心的欢呼了起来。

  沈煦风双手下压,“清水妹妹,我知道你就在台下,上来吧!”

  林清水从来都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人关注过,她走到台上很是拘谨。沈煦风握住了她的小手,对她笑笑。林清水觉得他的笑容能让自己安心,她不在感到拘谨,安静的站在台上。

  台下议论纷纷,大家都在议论林清水,甚至有的人大着声音传到了沈煦风与林清水耳中,“什么啊,沈煦风一个大帅哥什么样的女人不要,偏偏看上了这么一个小丫头,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我看于芡都比她强!”

  沈煦风看着林清水瑟瑟发抖的身躯,心里火冒三丈,“够了!我喜欢和谁在一起,不是你们能左右我的,你们这些肤浅的家伙,只会以貌取人吗?她不是美女怎么了,长的不好看就不是人了?就不能有朋友,不能有兄弟姐妹了,不能有爱了吗?是不是长的不好看,我们就可以取笑她,欺负她,这就是你们的道德观吗,今天我和你们说明白点,如果你们心里只装着以貌取人的态度看待人与事,那你们不配为人!”

  “啪啪……”远处响起了一片掌声,所有人转头一看,是校长和一些老师,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来的。校长拍掌走上了台,对着同学们说,“同学们,做为清桦大学的校长,我要向你们说声对不起,为什么说对不起呢?是因为我没让老师们教育好你们的品德观,站在台上的这位同学说的太好了,让我感到很惭愧,哎,从今天起,我会与各位老师商量一下,多加一门课程,专门针对品德给你们上课!”

  台下所有人都沉默了,接着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而此时此刻,于芡脸上火辣辣的烧着,她很震撼,她知道她做错了。她看着站的笔直的沈煦风,她承认,她喜欢沈煦风是喜欢他的帅气,喜欢他的才华,她并没有深刻的去了解他,她是个敢做敢当的女孩,她来到林清水的跟前,“清水同学,我为我之前对你的伤害道歉,对不起,当然了,如果你想出气,你也可以打我!”

  林清水连连摆手,“我不怪你,真的不怪你。呵呵!”

  于芡对着沈煦风说,“刚才我赌输了,我随便你怎么样!”

  沈煦风笑,“既然你已认错,清水也原谅了你,我也就不会在为难你了,你走吧!”

  于芡霸气的笑着用手指指着沈煦风,“沈煦风,我喜欢你,我是不会放弃你的,从今天开始,我要倒追你!”然后就走了。

  沈煦风摸了摸鼻子,“这下给自己惹麻烦了,哎!”

  校长笑呵呵的看着沈煦风,“这位同学,明天放学来我校长室一下,有事和你谈谈!”

  沈煦风点点头答应了,校长让同学们都散了,然后他也随着老师们走了。

  沈煦风转头看着林清水,“走吧,我们也回家!”

  林清水笑了,笑的是那么的开心,用力点点头“恩,我们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林清水心里非常忐忑地问沈煦风“风哥哥,如果你和我相处的时间长了,你会不会喜欢上我?你别误会啊,我只是随便问问,没别的意思哦!”

  沈煦风看着脸红的林清水,问,“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林清水想了想,“真话假话都想听!”

  沈煦风认真的说,“假话是会的,真话是我不知道,我想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林清水“哦”了一声在没说话。

  回到家,柳叶眉还没回来,林清水好奇的问,“柳姐姐每天都在忙什么啊,怎么老是不在家呢?”

  沈煦风说,“她很神秘的,我也不清楚她在忙些什么的,呵呵!”

  第二天照常上学下学,沈煦风来到校长室,沈煦风坐了下来,“老头,找我什么事?”

  校长笑骂,“说了多少次了,不要这样叫我,就是不听!”

  沈煦风摆了摆手,“现在又没有人,赶紧说事吧!”

  校长给沈煦风倒了一杯茶,“这不凌苑大学校长,给我发的挑战书,一个月后带着十名学生要来咱学校找武术社切磋武艺,你也知道,咱学校虽然强者如云,但对这种事情都是兴趣缺缺,所以只能找你,让你想想办法!”

  “找我有什么用,你都没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

  “别这么说,你的功夫我又不是不知道,凭你的头脑在有你的工夫,号召大家也不是难事,好了,别推辞了,这事就交给你办了!别忘了这学校有你的三分之一股份!”

  沈煦风有些头疼,也没说话,站起身走出了校长室。

  哎,看来我的悠闲生活暂时远离我了。沈煦风头疼的想道。

  就在这之后的半个月内,沈煦风找自己一些要好的朋友帮忙打听学校里谁的武术好,然后一一去挑战。

  这一挑战下来,沈煦风有些惊喜,一共十名,七个男生,三个女生,而且这三个女生中有一个还是校花之一。学校里有校花榜,而这个女孩排在第四名。七个男生中有两个是帅哥,一个冷酷如冰,一个热情如火。其他的只是功夫好些,当然了,他们都没能打过沈煦风。

  而这半个月内,林清水的同学们不在欺负她了,都有意无意的与她交好。

  “风哥哥,你这段时间在忙什么啊,每天这么晚回来。”林清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沈煦风回来了,便问。

  沈煦风也不隐瞒她,把事情说了下。

  林清水笑嘻嘻地,“你们训练的时候能不能带我去看你们训练啊,我想去看看哦!”

  沈煦风笑着说,“可以啊,明天放学我去找你!”

  林清水笑着点点头,然后说,“风哥哥,你一定累了吧,不用做饭了,我们出去买的吃吧!”

  沈煦风点点头,“好吧,我们走!”

  两人在楼下的小饭馆随便吃了点饭,在上楼的楼梯上碰到了,正好要开门的柳叶眉。

  “你回来了啊!”沈煦风问。

  “恩,是啊,累死我了,得赶紧进去洗个澡睡觉!”

  三人进了屋,柳叶眉去洗澡了,林清水和沈煦风也各自回了卧室。

  林清水躺在床上,回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尤其是沈煦风,一颗心砰砰直跳,她知道她爱上了他。尽管她知道,这只能是她的单相思,可她还是不由自主的喜欢上了他,还不敢让他知道,只能默默的暗恋他。

  一会儿喜一会儿悲,熬到深夜才睡着。凌晨7点,林清水的卧室门被敲响,林清水穿着睡衣眯着眼睛开了门。是沈煦风,他看着林清水没睡醒看到他又紧张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傻丫头,夜里想什么了,还这么瞌睡?”

  林清水看清是沈煦风,自己最难看的时候被他看了去,脸色涨红,真想把自己钻进土里在也不出来。听着他的笑声,默不做声。

  “呵呵,早餐我已经做好了,学校里有点事我先走了。你吃了早餐自己来学校吧!”

  林清水“哦”了声。

  沈煦风走了。林清水愣了一会,穿好了衣服,洗好脸,吃了早餐,往学校走去。

  从家里到学校要经过一个巷子,林清水来到巷子口,正要往前走,突然听到一个女人的呼救声,林清水有些害怕,又有些好奇。蹑手蹑脚的走进巷子里,走到中间,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躺在那里。林清水从小到大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胆小的她正要喊出声,那女人开口了,声音虚弱“求求你别喊……好吗?我快不行了,是……是伤害不到你的,小女孩……”

  林清水没有喊出声,只是离的她远了些,结巴地问,“你怎么……怎么会这样,是谁……谁伤害的你?”

  那女人穿着暴露,长的很是妖艳,她苦笑着说,“我?咳咳……我被最爱的男人背叛,为了一串项链,又狠心的伤害我!”

  林清水同情心泛滥,觉得她不是那么的可怕了,她走到这女人面前扶起了她,“那男的真可恶,姐姐你好可怜哦!”

  “求求你帮帮我好吗?”那女的看着林清水满脸的恳求,让她实在不忍心拒绝。

  林清水心地善良,她决定只要自己能帮的就一定会帮她。“你说吧,只要我能帮到你就一定会帮!”

  那女的从怀里拿出一串白色的水晶项链,很漂亮,“我叫王艳,我是一名龙组成员,这串项链对龙组甚至对整个世界都非常重要,我……咳咳……必须得把它交给龙组,你听说过龙组是国家的秘密组织吧?”

  林清水点点头。

  王艳继续说,“我快不行了,我希望你帮我把它交给龙组,拜托你了!”

  林清水对于她说的这些一点都不懂,但是为了让她安心还是说,“好,我一定帮你办到!”

  王艳感激的笑笑,“谢……谢”闭上了眼睛化成了一道烟进入了林清水的身体。

  其实王艳还没有说的是,她死后她的身体会化成毕生的能量消散与这个世界,如果这道能量进入普通人的身体,那他就会拥有她的能力。当然了并不是所有人死后会这样。这与王艳的异能有关。

  林清水骇然莫名,呆呆地站在原地,这也能理解,不管谁遇到这种事情都会害怕的。

  学校放学了,沈煦风来接林清水,却发现林清水根本就不在教室,问同学,同学说她根本就没来上学。

  沈煦风有些担心她,因为她不会无缘无故的不来上学。而且她没有手机联系不上她,怕是出了什么事。

  沈煦风赶紧往家里赶,也许她在家也说不定呢。

  回到家,沈煦风看到林清水窝在沙发上两眼呆呆的盯着前方,他松了口气。

  沈煦风坐到林清水跟前,心疼的看着她,“清水,你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吗?”

  林清水回过神来,看到沈煦风,猛的抱住了他,呜咽着说,“呜呜……风哥哥,我好害怕啊!”

  沈煦风柔声说,“告诉你风哥哥,发生了什么事让清水害怕了?”

  林清水断断续续的诉说了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把项链拿了出来给沈煦风看。

  沈煦风听完后表情有些严肃,看了一会项链,用手摸了会,才对林清水说,“清水妹妹,你发生的这些事,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在向你解释之前,我想和你说,当你知道这些的时候,将不会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了!”

  “风哥哥,王艳是不是像小说上说的异能者啊?”

  沈煦风笑着说,“是的,她死前化成烟进入你的体内,你也是异能者了。”

  林清水惊讶了,“我也是异能者了,那……那风哥哥呢?”

  沈煦风点点头,“我不是异能者,不过我也不是普通人,你听说过剑仙么?我就是剑仙,修真者!”

  “哇,风哥哥好牛哇,那修真者厉害还是异能者厉害啊?”

  “这个不一定,这世界上修炼者各花八门,有修真者,有异能者,国外还有血族,还有很多。现在先不谈这些,我只想问你一句,你是想做一个普通人还是做一个修炼者,当然了等你修炼开始,那你将与普通人的生活脱离轨道,将来会有数不清的危险,而且在想做回普通人,那将是千难万难了。这就是所谓的一入江湖身不由己!”

  林清水坚定地说,“风哥哥,我想和你在一起,在你身边帮你,所以我要修炼!”

  沈煦风没有在劝,“呵呵,我沈煦风有你这个好妹妹,真是我三生有幸啊!好,从明天开始我就教你怎么修炼。至于这项链,听哥哥的话,先不交出去,在我这保管吧,”

  “为什么啊,王姐姐不是让我把它交给龙组吗?”

  沈煦风笑,“这个我以后在告诉你吧!”

  林请水乖巧的点点头。

  两人又聊了会别的,晚上10点左右,两人才各自回房间睡觉了。

  这一晚不用说,林清水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很晚才睡着。

  凌晨7点,今天是星期六,不用上学,明天也不用上学。

  沈煦风和林请水打车来到风林山,风林山在郊区外,人们很少有人能来这里。沈煦风决定在这儿教林请水修炼。

  沈煦风问,“清水,我查看了下你的体内,你有两条路选择,异能或者修真,不知道你选择什么样的修炼方式?”

  林清水想也没想,“我想和风哥哥一样修真,不过我不想拿剑打打杀杀的,我看小说上写的,修真中可以有以琴箫来辅助剑仙的修炼者,风哥哥,有没有那种的啊?”

  “有,如果你想学我可以教你,正好我的储物戒里有支雪竹萧和凤尾琴,我把凤尾琴送你,萧我就留着自己用,等你有所成以后,咱俩就可以箫琴合鸣了。”

  接下来,沈煦风便把一套口诀教给了林清水,她的悟性也不错,很快就知道怎么修炼了。时间过的很快,一上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沈煦风与林清水下山来回到市区,他们并没有回去,沈煦风说,他老是看她老是穿着校服,他想肯定是没钱买,要带林清水吃完饭后买几身衣服,给她在买个手机好联系。林清水自然没什么意见。

  给林清水买衣服的时候,林清水看着专卖店那些昂贵的衣服,要不是沈煦风很坚决的不让她走,她早就跑掉了。沈煦风也没征求她的意见,随意给她挑了几套衣服和鞋子让她去试穿。

  林清水穿好后扭捏着走了出来,沈煦风看到林清水后眼前一亮,还真别说,虽然林清水长的一般,可身材还是蛮好的,唯一的缺陷就是胸脯不够大。穿着一件粉色的纱群,粉色显得皮肤白皙,柔柔弱弱的,又不失青春活力。

  随后换的是白色的运动服运动鞋子,米黄色的紧身衣裤,都穿着挺不错的。沈煦风给她挑的都穿上很好看,也不知道沈煦风是不是经常给女孩子买衣服,要不眼光这么好啊!

  这几套衣服一共花了5000多,看的林清水是心疼不已,主要是她穷的节省惯了。

  买完衣服又来到手机店里,让林清水挑自己喜欢的手机,林清水想挑一个便宜点的,可是沈煦风放话了,1000以下的不给买,林清水只好挑了一个1000多的粉色手机。

  买完后,两人又来到卖车的地方,沈煦风又花了20多万买了一辆猎豹车。

  事都办完了,两人就回了家。

  接下来的半个月里林清水都上学放学修炼,或者就是和沈煦风一起出去玩,柳叶眉没事的时候,三个人也会出去玩。不过他们中间插着个于芡,她经常的想方设法的接近沈煦风,让沈煦风很是头疼。

  林清水觉得,这样的生活也不错,可是这样的生活是短暂的,自从她拿到那串项链,开始踏入另一个世界的那一天,她的生活注定要多姿多采,但更多的是危难丛丛,与沈煦风之间将上演一场肝肠寸断的爱情。

  这是一栋参天大厦,在五层的一个办公室里,正在设计着一个阴谋。

  “你说那串项链被一个叫林清水的普通女孩拿到手了,有没有查到她什么背景?”一个坐在办公椅上的男人问站在他身边的属下。

  那属下唯唯诺诺的回答,“是的,林清水家住山西太原的一个小山村,先是在清桦大学当清洁工,后来经过沈煦风帮助上了学,住在兰苑小区二楼,和一个叫沈煦风的男孩在一起,那个叫沈煦风的经过调查,或许也是一个修炼者。”

  那男的双手交叉,“这下就麻烦了,那女的是个普通人,我们修炼者是不允许对普通人下手的,这样吧,你找些杀手代替我们出手,把项链给抢回来。”

  “是!我这就去安排!”那男的弯腰退了出去。

  在美国的一处基地,同样的对话,同样的阴谋也在进行,只是他们的胆子比那男人要大的多,他直接派自己的手下去中国抢项链,根本不怕国际纠纷。

  龙组。

  “王艳牺牲了?那项链呢?”一个穿白色西装的男人问道。

  “王艳死之前与一个叫林清水的女孩接触过,项链应该是她拿走了!”身边一个穿红裙子的三十多岁的女人回答。

  “你派玉琼和玉露这两女孩去清桦大学上学,接近林清水,问她项链的下落,如果她有危险,允许她们保护她!”

  “好,我这就去办!”

  而这一切沈煦风和林清水什么都不知道,依旧正常生活。

  明天就是凌苑大学要挑战的日子了,学校早已传的沸沸扬扬,“风哥哥,明天我一定会为你加油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侠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侠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