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爷爷的办法
张家四叔2016-02-03 20:122,161

  我觉得爷爷说的不错,叹了一口气,听着沼泽中乱响的声音,心里很不是滋味,过了一会儿我渐渐适应里边的黑,看到树下的水猴子已经少了一些,剩下个七八只,过了一会儿走了两只,还没等我高兴,沼泽中又爬上了三只,比之前更加的活跃起来,心说:这些畜生,还他娘的玩起了困城计。

  入夜,爷爷让我们轮流休息,而且谁想休息,必须要让其他人困在树干上,伙计们让我和爷爷先睡,我睡不着,便要守夜,让他们先去休息一下。

  耗子将爷爷连同其他两个伙计捆好,他和自己坐在树杈上聊天。

  耗子脸色难堪,问我:“张哥,我们的食物只能坚持三天,你说我们能活着出去吗?”

  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我还是安慰他说:“没事,逼急了我们用枪把它们全部打死!”

  我见耗子还真的端起枪去瞄,立马从后脑给了他一巴掌,说:“我们的子弹有限,还不知道有多少水猴子,打光子弹,我们就该和这些畜生肉搏了,那是我们最后的办法!”

  耗子挠着头,有些无辜地说:“以后我打死都不来这种地方了!”

  我冷笑了一下,说:“有以后再说吧!”我们两个静静地坐着,实在憋的不行,也不管光亮是不是吸引那些怪物,在漫漫长夜点起烟。

  我从来没有感觉过有一夜会这么长,耗子大概是太困了,将一个伙计推醒,和对方换了班,这个伙计想叫醒大明替我,我摇头让他不必了,我的人身体已经很疲倦,但我的精神还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尤其看到那个被同化的伙计,内心充满了罪恶感。

  和这个伙计聊了一会儿,我不断给他打气,让他不要失去信心,同时也怕自己失去活下去的念头,我终于可以理解古时候打仗,那些被围在城内了士兵和百姓,最后连植物根茎都吃光,如果这三天之内我们逃不出去,我们就该吃这课树了。

  刚起来的伙计哈欠连天,我看了看表,将近凌晨四点,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居然迷迷糊糊睡着,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向前一栽,一只手将我的腿拉住了,我一下子醒了过来,在距离我不足十公分的地方,一张可怕的脸与我相对。

  看着那张充满恐惧的脸,我惊叫了一声,几个怪物朝着我涌来,居然有个个都跃了起来,张口嘴里,除了难闻的臭气,还有锋利的牙齿,已经贴住了我的头皮,这时,身后的伙计用力一拉我,我胡乱抓了起来,抓到了一根树干,才化险为夷,摸了一把自己的湿哒哒的头皮,抓下一大把短发。

  这时候,其他人也醒了,耗子给他们解开绳子,看到我慌张的样子,任凭我怎么说,他们还是把我绑了,刚开始我还和他们狡辩,说自己根本就不困,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昏昏沉沉地再次睡着。

  等到我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七点,立刻精神百倍,其他人却垂头丧气,下边的水猴子依旧存在,那个被同化的伙计却不在了。

  “张哥,我们和老太爷商量好了,打算用雷管炸它们,你觉得怎么样?”大明给我解开绳子问道。

  我怔了一会儿,看向正在拆雷管的爷爷,其他人用刀子在看树干,我摇头说:“不行不行,我们也会被炸伤的!”

  “炸死,也总比我们被饿死强!”爷爷头也不抬地反驳我。

  我被他反驳的无话可说,自己四处打量着周边,心里一紧,水猴子的数量比昨天还多,它们已经几乎占据了每棵大树,正沐浴着阳光,时不时发出牛叫声。

  “张哥,给你!”

  我一回头,看到耗子手里拿着两块三十多公分的木板,上边有四个眼,而坐在树干上的他,脚上多了两块木板,四个眼被绳子穿过,绑在他的小腿上,再看爷爷他们,也是一样。

  “这是干什么用的?”我不解。

  爷爷将一根雷管塞入一截新鲜的树干中,笑了笑说:“我曾经遇到过这种沼泽地,这是当时的土办法,这好比是船在水面上,只要你能保持一定的速度,就不会被陷下去!”

  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就学着他们把木板绑在脚底,感觉自己好像蛙人一样,幸好自己的身体不重,也许这是一个办法,只不过爷爷口中所说的一定速度,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速度?难道是要破世界冠军的百米冲刺?!

  塑料打火机的被打着,我看着那二十公分长的导火索,不忍去看,做好了往下去跳的准备……

  忽然,在这山谷东方方传来了一声吼叫,接着就是连续不断的枪声,爷爷把打火机灭掉,我们纷纷朝着枪声的来源看去。

  只见那个水猴子朝着东南方涌去,我们的目光被郁郁葱葱的大树遮掩下,我们看的不是很清楚,隐约能看到几个闪动的人影,水猴子的牛叫也变得格外的震耳。

  “柱子,快点!”爷爷已经爬下树,其他人也跟着下去,而从进入这里边,不知道为什么,干什么事我都会慢半拍,生怕爷爷骂我没用,一狠心从三米多高的树上,直接一跃而下。

  “呀哟!”这一下蹲的我脚底发麻,一个重心不稳倒在地上,这时候我就看到大明拿着枪,直接对准我的脑袋,我心想自己对这小子不薄,他怎么能恩将仇报。

  就在我一缩头,“砰”地一声,我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一阵疼,一股鲜血就溅到我脸上,我连忙爬起身,说实话是想要弄死这小子,但是看着爷爷那一张布着皱纹脸上的严峻,我回头看了一下,一只继续朝着我爬过来的水猴子,头上多了一个洞。

  耗子拿起折叠铁锹,上去就是几下,把那水猴子砸的稀巴烂,我脸上出现一丝歉意和谢意,是自己冤枉了大明。

  “朝着那边跑!”爷爷指了一下山谷半腰那个穿着长袍的男子,一行人用尽吃奶的劲头,深一脚浅一脚扯开犊子跑起来,身后跟着几只穿梭在沼泽地中的水猴子,这感觉好像一群会游泳的人,在海上碰到了鲨鱼一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之河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之河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