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回家
张家四叔2016-02-03 20:122,255

  瘦猴好像看出我的疑虑,他的话也又多了起来,说道:“这不是鬼打墙,而且杠杆原理,或者简单来说是天平原理,你知道什么是天平吗?”

  这一句话问的,要不是环境不怎么优美,我怕早就大笑了起来,自己可是上过大学的,这个原理自己在小学的时候就知道了,点了点头,说:“就是跷跷板嘛!”

  瘦猴明显呆了一下,他说道:“看样子你是知道!”他接着说:“我们现在就是处于一个天平原理之中,刚才那个洞正是支点中心,当我们一起走到某一个地方的时候,也许那里正是天平的另一头,但是我们打破了平衡,出口就在我们的上方。懂了吗?”

  我一想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但是我立马又有了一个疑惑,说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我怎么能确定你不是在利用我走到另一头,你好出去呢?”

  瘦猴说道:“我们是两个人,重量要比你重!”

  他说的是不错!尽管那具女尸令我感觉有些害怕,又把之前的问题又问了一遍,说:“那我出去了,你怎么出去?”

  瘦猴看了我一眼,说:“出不出去随便你,感谢你的水……希望……”他便开始快步离开,声音越来越小,后面的我已经听不清楚,不知道是他没有说,还是声音太小。

  我背起背包来,看着那扇半掩的石门,心想:他没有必要骗自己,就信他一次,如果看到什么不对劲就跑到这石门里边不就得了!

  我快速往来的路走,也在轻微的感觉着地面的变化,这次我一心在确定能不能出去,并没有之前那么害怕,急促的脚步下,我真有感觉到了地面好像慢慢再上升,虽然这感觉微弱,但是我的心里那种强烈的求生感更加的强了。

  手电晃悠在前面的路,我忽然看到了一个出口,只有狗洞大小,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洞,随着我越来越近,那个狗洞也渐渐变大,到了我走到那洞口的时候,几乎能过去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了。

  现在我能弓着腰进去,但又不知道里边有什么,正打算是不是该进去的时候……

  忽然,我就听到“啊”一声大叫,我根本没有注意到那个洞口忽然变得自己能直立过去,一头便钻了进去,快速地在那个洞里奔跑,几次撞到了拐弯的石壁上,跌跌撞撞拼命地跑。

  原本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跑这么快,大概是听到那一声大叫,自己身上的潜能被激发出来,跑了不过五分钟,我的眼睛忽然一亮,用手电照了照,那个瘦猴果然没有骗自己。

  我眼前的正是一个熟悉小门,我快速跑了过去,穿过小门回头那手电一照,原本那让我害怕的燃灯古佛的雕像,这次看来居然这么的亲切,我回头看了看侧门里边,最后理性战胜了感性,如果吴先生、四叔他们遇到什么危险,自己回去不但帮不上忙,还会给他们添麻烦。

  最后,我找到了我们进来时候挖的洞口,快速的跑了出去,久违的蓝天,一望无垠的雪原,清新的空气,通过这个丘陵朝远处望去,还有一大群洁白的大绵羊,让我贪婪地享受着这一刻。

  我没有立刻离开这里,而是在这里等他们,一等就是七天,期间住在不远处牧民家的一顶小帐篷中,和他们买了肉食等物,我希望能够等他们平安地从墓穴中走出来。

  我对着白云发誓这是我第一次掏洞,也是最后一次,这地方太他娘的瘆人了。

  夜里的内蒙气温很低,我在小帐篷的门口点着火,没有一个晚上是睡好的,但是等了七天,他们依旧没有出现,我感觉里边所有的人,都凶多吉少了。

  不过,我对那个神秘的瘦猴却有很大的把握,就算别人出不来,他应该也能出来。

  半个月之后,我的钱基本花光了,去了牧人家不下刘趟,天气越来越冷了,虽然是初冬,但内蒙的夜间气温零下几十度,出气都能结冰,而且我的胡子已经比家里老爹的都长了,但是他们还没有出来,我知道他们是出不来了,便裁掉了小帐篷,准备回家。

  希望他们已经在我去牧民家里的时候,已经出来,回到了家里,我一路上就这样期盼着。

  回到了家里,我先是大病了一场,昏迷了整整三天,家里只好把我送到了县城的医院。三天后我醒来了,问过母亲四叔他们有没有回来,但是我的希望破灭了,他们一直都没有回来。

  父亲不想搭理我,只是把我的那个背包丢在我的怀里,然后一句话没说,眉头紧锁,到医院走廊去抽烟。

  我看了看包里有三样不属于我的东西,明显这不是一场梦,心里唏嘘不已。

  当我病好出院之后,我便把那三样东西带回了村子。

  台湾的王老板每年要来三四次,正巧今年这时候来收,我知道他所收的东西,都是一些稀奇古怪,而且都有一些年代的东西。

  他几次想要买我家的老座钟,但是老座钟在爷爷家,由于价格不合适,而且爷爷说这是他父亲传给他的,就一直没有卖。

  我觉得那个铜铃上肯定写着什么,就没有把它拿过去,而是把青花碗和鼻烟壶拿了过去。

  王老板一看就问我哪里得来的,我一听就知道这两样东西不错。

  但是当时,全国打击盗墓比较严重,我也不敢说是掏出来的,而说是自己爷爷家的,问王老板这两样东西值不值钱。

  王老板没废话,一口价给我出十二万,青花瓷碗十万,鼻烟壶两万。

  当时的我,听到这个价格差点高兴的飞起来,那时候村里只有少数几家是万元户,我立马同意了这个价格。

  王老板带我去县城取了钱,他把钱给了我,我立刻存到了信用社中,拿着十二万的存单,我就差全村就吼一圈了。

  但是我一想,自己有了钱也不能瞎糟,便打起了做买卖的心思,便在县城花了三万,买了二层小楼,还是那种带街面的底商,做起了收购古玩字画的买卖,也经常到村子里边去收,给了爷爷一个很好的价格,把那老钟座买了回来。

  老座钟没有三天就出手了,卖给了一个说是拍电视剧的,他们给了我超过我给爷爷的价格,我把本钱之外多余的钱,又给了爷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之河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之河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