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闷爷爷
张家四叔2019-11-13 16:062,146

  爷爷拿掉老花镜,说:“老书,年纪越大,记性就更是越来越差,我的笔记本能帮我记起你们!”

  我的爷爷话不多,有些沉闷,自我记事以来,他就总是忘记许多事情,别说是忘记我,就是奶奶他都会在睡醒之后不记得,然后翻看他的笔记,回想着什么……

  “呵呵!”我干笑了一下,从柜子里翻出了象棋,老人一般正经的脸,立刻露出的一丝微笑,爷孙两人就“当头炮,把马跳”的开始来。

  一边下棋,我一边让他们照顾好身体!

  一盘棋下完,胜负已定。爷爷冷不丁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要出远门?”

  我点了点头,说:“去南方做点小生意!”说着,我无聊的从兜里掏出了小铜铃开始把玩。

  爷爷说:“出门在外,注意安全。别像你那个不成器的老爹,一辈子窝在这个小村子里,一点儿出息都没有!”忽然,他的目光盯在我的小铜铃上,极其严肃地问:“哪里得来的?”

  我缩了一下脖子,想要收回去已经来不及了,说:“铺子里的伙计收的!”

  爷爷老眼一眯,说道:“别瞒我了,我听你老爹说了,你和四讨吃(四叔)摸过一次金,这是不是里边摸出来的?”

  我心里一惊,说道:“不是,真的是伙计收的!”

  “骗我?你还嫩的多!”爷爷朝我伸出了手,我慢慢地将铜铃递了过去,只见他打量了一下,然后戴起老花镜,仔细地看着上面的字。

  他久久没有说话,但是表情却变了三次。我可受不了这样的煎熬,问道:“爷爷,你认识上面的字?”

  爷爷说:“七七八八。跟我说实话,是不是摸出来的?!”

  无奈,我只好点了点头,忙问他上面写着什么。爷爷告诉我,这铜铃是宋朝的,而这字是明朝时代刻上去的,上面刻着是:儿孙谨记,非家道中落、穷困潦倒,而不得动之。

  我也顾不得询问爷爷怎么会看出这铜铃的年代。现在我迷糊的是,不能动的东西究竟是什么?看前面的意思,难道是金银财宝、珍珠玛瑙之物?又藏在什么地方?难道是哪个墓中?

  我吃过饭,心事重重地告别了爷爷,当天下午回到了铺子里,而伙计们已经把东西都买齐全了,除了几支老猎枪之外,还弄到了几根开山用的雷管。

  我打算带四个伙计前去,让他们回家收拾一下,明天一早发出。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还没有睁开眼,就听到有人砸门。一会儿,就响起铺子里的伙计和对方的谈话,我一听“老太爷、老太爷”地叫着,一下子清醒过来,连忙穿衣服,这么早爷爷来干什么。

  我下了楼,打开了铺子里的灯,见爷爷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衣,模样一点都不像是个老头子,反而比我们这些年轻人还要利索,我打了一个哈欠,问道:“爷爷,这么早来城里,有事啊?”

  爷爷翻了翻他的笔记,然后才打量着我的铺子,他是第一次来,然后坐在一把藤椅上,说道:“我也去!”

  “去哪里?”我不解。

  爷爷冷哼一声,闷声道:“别装了,四讨吃失踪了这么多,一个月前回家了三天,又匆匆忙忙地走了,现在连个消息都没有,我要和你一起去找他!”

  干!搞什么飞机,这么大年纪,不在家学习语录,跟着我们年轻人瞎跑什么!但是这话我只能心里想想,说道:“爷爷,我没有打算去找四叔!”

  “哦?”他看了一眼地上的家伙事,说:“我眼睛有些老花,记忆不好,但不是瞎了,你不要骗我,你爷爷玩这东西的时候,还没你爹呢!”

  我被他僵的没话可说,爷爷的脾气我非常了解,一根筋,决定的事情,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估计奶奶现在又在家抹眼泪了,我说:“爷爷,您年纪大了,找四叔的事,就让我们年轻人去吧!”

  伙计给爷爷端上茶,他轻轻地喝了一口,头也不抬,什么都不说,却是直勾勾地看着,把我看的浑身汗毛倒立。

  无奈之下,我弄不过这个倔老头,最后只能妥协,等到那四个伙计到了铺子里,背起了背包,一行六个人便坐上了直接通往内蒙的绿皮火车,随着“嘎登嘎达”的声音,我们上路了。

  正值夏天,内蒙的天气比较舒服。到达当地,我打算休息一下,担心老太爷的身体吃不消,但是爷爷坚决不让,我们只好徒步赶路,爷爷的步法稳健,走起路像是一阵风一样,我们几个年轻倒是被甩在身后,最后我们实在吃不消了,才休息了半个小时。

  休息过之后,我们继续赶路,夕阳西下,我们很幸运地找到了一个牧民家的帐篷,然后在这里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买了水和食物,然后继续走着。

  下午,我们终于到达了那个“集子堆”,时过境迁,两年的时间,那个我们之前挖的洞早不知道哪里去了,丘陵上面长满了到小腿肚绿油油的青草,这下我可难住了。

  我带着的这些人,没有一个懂得那个吴先生的定墓法,我们总不能把这个丘陵挨个抛一遍,那工程可就不是一年半载能完成的,众人无奈地坐在丘陵上休息。

  爷爷看了我们一眼,好像在鄙视我们的体力,他四周打转了一圈,回来问我:“你确定就是这里?”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说:“就是在这附近,但我不能确定从哪个地方挖,就能找到以前那个盗洞!”

  爷爷自顾地点着头,说:“还好你带着我来,要不然我看你是白跑一趟!”

  我一愣,连忙问道:“爷爷,你知道?”

  他并没有回答我,而是又转了一圈,然后回来指着不远处的地方,说:“从哪里挖!”

  我了个去,他是怎么知道的,我问他,但是他什么话都不说,摆明不告诉他的亲孙子,就是让我们挖,几个伙计看了看我,见我点了点头,他脱了外套,甩起膀子,拿出折叠铁锹,便开始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之河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之河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