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吴先生
张家四叔2016-02-25 14:142,288

  太多的解释不清楚,不过奇迹真的发生在我身上,从那以后,我不但不再哭,而且从我记事之后,我好像就再也没有流过泪。但身体愈发的瘦弱,三天一打针,药更是成为了家常便饭,长到十多岁,和别人家七八岁的孩子差不多。

  我家本来就和吴先生走的很近,当时我们家是村里的大户,有了这个恩惠之后,每逢过年过节我也会亲自给他送一些礼品,可让家里人奇怪的是,吴先生不娶亲,二十多岁的人,依旧是浪荡游子。

  上天为你关上一扇门,就会打开一扇窗。

  我的身体瘦弱,但是脑子却十分的好使,十六岁便上完了大学,被誉为全县的神童。但是神童也要生活,毕业之后,我学的是土木工程,进入了北京的一家建筑公司。

  大城市的消费太多,出去了两年,毫无积蓄不说,两年后公司倒闭,我垂头丧气的回家,兜里只剩下不足一百块钱,顿感无颜面对江东父老。

  家里的情况我也知道,正赶上三年大旱,用锄头抛地里,都是脑袋大的土块,而且我们村的地势比较高,也没有水地,全村人颗粒无收。

  我们张家打开自家的粮仓,全村人都来求米,当时真的一米难求,但是父亲出了名的好人。三天之后,我们家就再也没做存货了,勉强度日,母亲免不了怨天怨地的数落几句。

  冬天来了,我们北方的农民都开始农闲,其实已经闲了一年了。我打算明年再回北京,至少能够给家里减少一张嘴,面对天灾,老百姓只能接受。

  我每天睡到日上三竿,过着浑浑噩噩的生活。

  大早上,吴先生拿着酒肉到了我家里,这年头还能这么奢侈的人,也就是他了,我不晓得已经见过他多少次了。他看起来四十出头,留着一头长发,胡子也有一指长,穿着灰色的新棉衣,显得很有成熟味道,只不过右眉上有一道浅浅的疤,是脸上的小小瑕疵。

  我还在和周公诉苦,就就感觉一只冰凉的手伸了进来,我不由地浑身一哆嗦,睁开眼叫了一声吴叔,原本想再睡一会儿,但是吴叔那有力的手,直接把我拉了出来,说:“热乎乎的熟肉,来吃点!”

  我穿好衣服,屁颠屁颠地磨刀霍霍,小红木桌上烫着酒,肉也热腾腾的,父亲看见我叹了一口气,“咕噜”将杯中酒干下,吧唧了一下嘴,夹了一口菜吃。

  我们一边吃喝,吴先生一边摸着胡子,对我说:“柱子,算起来也十八了吧?要不要吴叔帮你找给媒人?”

  父亲冷笑了一声,开始用纸卷烟,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点燃之后,说道:“兄弟啊,你也知道个把粮食都借给了乡亲们,现在自己吃饱都是个问题,还谈什么娶媳妇的事!”

  吴先生说:“二哥,缺钱就和兄弟开口,我无妻无儿,柱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们两家的关系从我父亲和你父亲上就不用多说了,而且老三还跟着我……”

  “哎……兄弟打住,不要说了!”父亲打断了吴先生的话,说道:“就他这怂样,连自己都养不活,哪家的姑娘能看上他!”

  “我还看不上她呢!”我不愿意听这话,自己正是失意的时候,感觉这是对自己的自尊侮辱。

  刚拿起酒杯,酒杯父亲一把抢了过去,父亲吼道:“喝喝喝,屁大个孩子,喝什么和!”

  我一看酒喝不成了,心里也是憋着一股火,但是我也不多说,站起身就打算回屋,却被吴先生拉住了,他说:“柱子,怎么?还想生你爹的气?快坐下!”他把我按了下来。

  父亲开始大口抽烟,呛的他练练咳嗽,母亲唠叨抽点,他说:“没事!”当时,我知道他对我成见很大,而我也有些怨他,他是恨铁不成钢,我是恨爹不成刚。

  我们继续喝酒,再次我基本都是一口一杯,火辣辣的液体流过的我肠胃,烧的我的心发慌,但是我连筷子都没有拿,耷拉个脑袋心想:我一定会做出令你惊讶的事情。

  吴先生和父亲边喝边说:“二哥,让柱子跟我吧!”

  父亲夹了一小口肉,放在嘴里吧唧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兄弟,老四交给你,是情有可原,但是柱子可是我们张家的独苗,他再怎么没出息,如果出了什么事,你让我们张家绝后吗?”

  “这……”吴先生说不上话来。

  “吴叔,你让我跟你干什么?”我看到吴叔在这年头还过的有滋有味,自己心里痒的快要发疯,道:“我跟你!”

  “滚一边去,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父亲又伸出了手,但被吴先生拦住,他喝了一口闷酒,说:“兄弟,你干的事违法不说,而且那里边的危险,你还用我多说嘛?”

  “算了,我真是喝多了!!”吴先生苦笑着摇了摇头,说:“柱子,要不吴叔借给你钱,你自己干点小买卖吧!”

  我立刻一皱眉,虽然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但是敢肯定只是一条来钱的路子,说:“吴叔,别看我今年才十八,但是你让我干什么重活,我都能干了,我跟你去干!”

  “干屁干,他让你去死,你也去?!”父亲的话直接刺激到我的心房,他的声音把我最后一丝自尊心吼了出来。

  “死就死,有什么大不了的!吴叔,我们走!”我拉起吴先生就往外走,母亲想要拦我,但是我说道:“娘,我已经是大人了,我有权利选择自己要走的路!”

  “滚,以后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儿子!”我听到背后父亲的怒吼声,遥遥还听他说什么我敢去,就跟我断绝父子关系之类的话,可我就是一个一根筋的人,当时根本就没有顾那么多。

  “柱子,你怎么和我那死脑筋的老爹有几分相似?我们还是快回去吧!”吴叔好言相劝,但是我的心已经好像是铁打的,十头牛都别打算把我拉回去,我拉着吴先生就往他家走去。

  吴先生住在村东头,这是我们的村的瓦房区,他家就是为数不多的大瓦房之一。鲜红的大大铁门,我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他家,他家已经有了沙发,完全的现代化装修,还有一台黑白电视机。

  唯独和他家里格格不入的是,在他卧室的东墙上,钉着一幅古老的挂画,画中是一个一条四爪青龙。他曾经告诉我,这是他们家的守护神兽,要不然他怎么能撼动跟在我身上的黄皮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之河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之河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