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郡主要杀人
lucifer852020-01-14 11:133,606

  那个七爷正在那里指挥几个人砸东西呢,哪里会想到有人在背后偷袭自己呀,再说刘十三常年在军中厮杀也是够狠一条板凳直直的就砸到了后背上直接就是把人拍在了地上。

  就这一下在场的人都是愣了,就连孙大宝那个掌柜的也是不再哭号了睁大眼睛看着刘十三。

  还好可能是这个七爷身子板还好,被打了这一下竟然是没有什么事在地上稳稳心神趔趄着起来转身看着刘十三,目光里好像是要冒火的样子。指着刘十三说道:

  “哪来的多管闲事的泼才,竟敢是对你家七爷动手小子是活得不耐烦了吧?好今天七爷就送你上路!”

  说着就是上前来找刘十三,原本刘十三还是没有什么火气的,但是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这样的说话。要知道刘十三在蓝玉大营里是中军官,虽然不是什么大官但是在主帅身边那巴结的人就是少不了。本来一路随着文朔来燕京就是憋屈的很。现在竟然是连一个街头的泼皮混子都敢这么跟自己说话,当时的怒火也是腾的就上来了。

  要说刘十三也是够狠就在军中历练学的都是如何杀人如何保全自己所以也是没有把这个小混子放到眼里。但是实际上这些地痞泼才什么的在市面上也是天天和人打架,在这一方面也是有点根基的。即便是刚才被刘十三打倒在地也是没有什么大碍的。

  所以两个人就是在大堂里你来我往的对上了……旁边的掌柜的现在也是不敢怎么样了倚在墙角一副带死不活的样子。店里的客人早就吓跑了,只有是一帮泼皮还在后面打打砸砸的,也有几个听到前面的声响来到前面看到他们的七爷和一个年纪不大的人在动手也是以为是掌柜的请来的帮手也是纷纷上前帮忙。

  就这样一下子就是上来三四个人和刘十三对打,刚开始还没有什么,但是时间一长刘十三就是有点顶不住了,做中军官久了一些本事就丢了远比不上眼前这几个小混子的本事再说手里也没有趁手的兵器所以是开始有点吃亏了。

  一个不留神就是被一个泼皮一脚蹬在肚子上站立不稳就往后退了几步,背后的七爷看到机会马上上手将手里的一条桌子腿狠狠的从十三的头上砸下去。

  在几个人的围攻下,刘十三终于是不敌几个人了,被七爷的一下就是打在头上,血马上就是顺着额角流了下来。趁此机会几个人都是上前几下就是把十三打倒在地开始暴打……

  客栈外的官道上远远的来了几匹马,前面的马上的人身上收拾的精干利落像是什么大家家丁的样子,远远的后面跟着一个俊美的女子在后面紧紧跟随还有几个丫鬟模样的人和十几名锦衣的护卫贴身护卫着。

  前面的的人一个劲的打马好像是有什么事情似的,很快的就来到客栈门前,这个时候门口已经是为了好多看热闹的人了,只见这个人来到跟前翻身下马来到众人后面使劲往里面挤。

  这个时候的刘十三已经是在被四五个人摁在地上噼里啪啦的打着呢,但是就是没有出一丝声音。自己堂堂的一名征虏中军官就要被打死在这个什么燕京,还是被一群泼皮无赖打死的,要是自己的那些袍泽知道要怎么嘲笑自己啊!

  但是不知道怎么了就一下子感到自己身上不再有人来打了,还奇怪呢,睁眼一看只见原来正在打自己的那几个人都是在地上哀嚎,有人救了我!这是刘十三第一个想法。擦擦脸上的血迹仔细看看周围,一下就发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马三保!

  看到马三保刘十三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看着文朔尽然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文朔上前拉住刘十三的手说道:

  “刘大哥,我来晚了。不想到竟然是这样……”

  还不等文朔说完,就听到门口有清脆的声音响起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怎么都这么乱啊?这里打架了吗?”

  来的正是庆阳郡主,后面还跟着两个丫鬟和几个身材高大的护卫。进到客栈里面看到文朔正在和一个受伤的人说话当下就是来到近前,问道:

  “小太监,这个人是谁?怎么被人打成这样啊?”

  文朔抬头看看庆阳说道:

  “他是我的兄弟,这次是随我一同来燕京的被我安顿在这里,原打算是在殿下面前为他某个差事的不想到这才第二天就是被人打成这样了。”

  “谁打的?你是王府的人,你兄弟自然就是王府的人。是谁敢打王府的人?说!”

  刘十三没想到一下子自己竟然是成了燕王府的人,还没等自己说话,文朔就对庆阳说道:

  “就是那几个,我进来的时候还在打着呢,要不是我来的及时恐怕是我兄弟就要交代在这里了。我这个兄弟老实的很,平日里话都不会多说一句,一定是他们,他们一定是混入大明的鞑子内奸!”

  几句话说出来,刚才还在地上惨叫的几个人也是吓坏了,一下子惹到了燕王府不说还被扣上了是鞑子内应,这个在当时可是要被灭九族的。竟然是吓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就连那个七爷也是慌忙跪在庆阳面前连连叩头。他也是看的出来现在这个年轻的女子是这群人的主子。

  庆阳郡主低头看看在自己跟前叩头的人问道:

  “你是这里的掌柜的吗?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客栈的掌柜的倒是明白了,原来自己这下是有救了,要是攀上燕王府这棵大树以后生意还会有人敢来欺负自己吗?于是也不等七爷说话忙时跪趴几步来到庆阳郡主面前说道:

  “小的是这家客栈掌柜的,这几个人无故来小的客店捣乱这位爷看不过去出手帮忙谁想到竟是被他们打成这样。现在他们的人还在小的客栈后面打砸呢!”

  “什么?有这样的事情?你们几个去后面把人给本郡主带出来!不来的就给我先打死再说!”

  从小就性格泼辣敢作敢为的庆阳郡主一听这话竟然是摆出一副女侠的样子,回首叫自己的侍卫去后面拿人,还说出来可以杀人。

  一下满屋子的人都是有点不自然……

  但是在外头看热闹的人却是爆发出一阵叫好声,把庆阳的虚荣心也是一下子抬起来了。

  当下就是找了一把还完好的椅子大咧咧的坐下对跪在自己面前的人说道:

  “好吧,给本郡主说说是怎么回事。”

  燕京的百姓也是早就知道王府有位京城来的郡主据说是什么当今皇帝陛下的女儿,现在这个女的又是燕王府又是本郡主的大家也都是猜到了几分。

  掌柜的也是上赶着过来把刚才的事情说了,在一旁有文朔帮忙处理了一下伤口的刘十三也是说了一遍。最后问那个七爷:

  “你是七爷?这么说也要让本郡主叫你七爷了?好,七爷。”

  七爷现在哪还敢横啊,刚才就被说是鞑子奸细了,现在要是再不好好表现怕是连九族都要不保了,自己死没什么可不能连累家里人呀。

  忙是再次跪倒在庆阳跟前连声说道:

  “不敢,不敢,小的在郡主面前不敢,小的叫王七,是乡亲们给起的诨名。郡主,小的真实不知道这位大爷是您的人,要是知道就是给小的几个胆子小的也是不敢呀。求郡主恕罪,求郡主恕罪,求郡主赎罪。”

  说完就是在地上连连叩头,砰砰带响。

  庆阳郡主看看跪在下面的王七冷冷的说道:

  “现在你知道后悔了?晚了!告诉你现在你没有听到小马说你是鞑子的余孽吗?那好既然是鞑子的余孽,就应当重罚。

  左侍卫长,现在依照大明的律法对于私通北方鞑子的奸细是怎么处理呀?”

  说着转头就是问跟在自己身后的侍卫,这个时候大堂上更是哀嚎一片,刚才还在后面打砸的几个泼皮都是被侍卫们抓了回来,看到自己的头儿都是老老实实的跪在那里也都是大声的哭喊求饶。

  那个侍卫首领看看庆阳郡主说道:

  “按照大明律兵律盘诘奸细条,依律当凌迟本人,祸灭九族。”

  这几句话说出来不啻于是在房间里一声炸雷呀,王七没想到竟然是会找个结果当即就是不住的磕头求饶。

  文朔这个时候来到王七身后砰的一脚踹到王七后背上骂道:

  “你个泼皮竟连我的人也敢打!我杀你我以后还怎么在大明朝混!”

  说完是直接从旁边的侍卫身上抽出腰刀就要砍了王七在当场。庆阳郡主忙是拦住文朔说道:

  “小太监,现在这件事是本郡主的事。本郡主在审拿奸细你不要妨碍本郡主做事!”

  文朔一听想了一下觉的郡主说的有道理,既然是郡主审问犯人,那要是杀掉了不好。再有现在郡主已经认定王七是奸细那他一定就是跑不了了。在说即便是以后有事情解决不利索,现在有郡主出面以后也会少掉很多麻烦。

  想到这里就是不再多说什么了,把刀还给侍卫站在一旁。

  燕京

  南坊正门

  现在是叫人围的水泄不通,大家都是在伸着脖子踮着脚的往里看。

  来到里面你就会看到在正中是一块高竖的木头,木头上绑着几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人,旁边没有官差也没有监斩官只有一群侍卫模样的人跨刀站在那里,在后面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子,身后站着一个丫鬟还有一个年轻俊俏的后生。

  人群里都是在议论纷纷,原来庆阳郡主要在这里处决卖了国奸细王七和他的一干部众。

  要说王七大家都是知道的平日里就是在燕京城欺压良善,豪夺商户,据说这个人后台很硬有个什么亲戚是在朝中做什么大官,所以大家也都是不敢招惹他。于是乎这个王七就是更加的嚣张了在燕京城里除了燕王府他不敢招惹以外怕是都会多少都叫他欺压过了。

  现在竟然是有人要在当街砍脑袋了所以是一传十十传百消息飞快的传递着,很多人都是在纷纷往这里赶。庆阳郡主也是有意要叫大家都来看看所以也是不着急开始杀人就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等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雄霸西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雄霸西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