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音律
东边雨2020-02-07 07:073,312

  倾城的过目不忘在府里时就展现出了天赋,今日,这给她带来了好处,因为她一字不差得背诵了宫规,陈女官拿她没辙,最早一个将她放出了储秀殿,并责令她好好准备次日的音律课。

  季敏敏心慌,结巴了几次,背错一处,被罚多跪一个时辰。钱雅兰最没记性,生生背错五处,本来要多跪五个时辰,好在钱雅梅赶来,又说好话又求情,陈女官总算开恩少罚两个时辰。

  长瑞宫倾城回到长瑞宫,清风明月好一阵问东问西,得知小姐未受什么皮肉之苦,总算是心安下来。

  阿吉摸着自己红肿的脸庞给倾城跪下:“多谢小姐救命之恩,阿吉溅命一条倒没什么,幸亏小姐没有大碍。”

  “阿吉,别这么说,什么命溅不命溅的,我们都是一样的人。你家小姐应该稍后会回来,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倒是你的脸,我去配些药材,抹了定能好得快些。”

  “真是多谢你了,慕容小姐,也幸亏有你说情,那位娘娘才未重罚。”

  一个多时辰之后,季敏敏回来了。她一见到阿吉,就心疼地问道:“阿吉,你的脸还痛不痛?让你受苦了。”

  “阿吉抹了慕容小姐给的药,现在舒服多了。倒是你,小姐,有没有事啊?”

  “膝盖有些痛。”季敏敏说道:“对了,我们过去找姐姐吧,我有话想与她说说。”

  “慕容小姐说过了,她稍后过来。”

  果然,一炷香的功夫,倾城和清风又来了。

  “敏敏,你及时回来的?”

  “刚到不久。”季敏敏说道:“多亏姐姐有胆有识,如妃娘娘才网开一面,我也只多跪了一个时辰而已。”

  “这就好。”倾城坐了下来。

  “姐姐,妹妹有一事不明白。”季敏敏说道。

  “何事?”倾城看着她问道。

  “是钱雅梅惹事生非,你为何不将她招出?那只蟑螂本就是她有意放出来吓人的。”季敏敏问:“她总是与我们过不去,你为何有意放她一马?”

  “她只是想吓吓我们而已,不曾想来了个娘娘才将此事闹大,若我不这么说,她难辞其咎,算了,反正我们也未遭受多大罪过,饶人处且饶人,况且,大家的父兄都同朝为官,总要给他们些颜面吧。”

  季敏敏听了心服口服:“妹妹愚笨,还是姐姐想得周全。”

  “哪里!钱雅兰是相府千金,平素应该骄纵惯了,日后只要我们谦让着她,与她少说话,自然相安无事。”

  “好,一切都听姐姐的。”季敏敏由衷说道:“还好有姐姐在,若不然在这个宫里想要太太平平待下去,也不是简单的事儿。”

  “皇宫不是人人都可以生存的地方。”倾城说道:“因此,我希望越早出宫越好。”

  过了一会儿,季敏敏忽然问:“姐姐,你连娘娘都不怕,为何会怕蟑螂呀?”

  倾城不好意思得笑了:“让妹妹见笑了。”

  清风赶紧说道:“季小姐,您有所不知,小姐年幼时曾将半只蟑螂吞下肚去,待发现碗里只剩下半个躯壳时,为时已晚,结果上吐下泻,闹了两日才罢休,从此,小姐见到蟑螂就怕。”

  “哦,原来如此!”季敏敏恍然。

  为了给小姐挽回面子,清风又说道:“其实,我们家小姐本领大着呢。”

  “清风,我教过你什么又忘啦?”倾城小声责备。

  清风一吐舌头:“我忍不住嘛。”

  “那我要罚你!”

  清风也不害怕:“我的好小姐,您就大人有大量嘛。”

  倾城咯咯一笑,说道:“我要罚你多绣两个香囊!”

  “好,清风愿意受罚!”清风心甘情愿地点头。

  “能送我一个吗?”季敏敏问道。

  清风很是大方:“自然可以。”

  “反正她们待在这里也会无聊,找点事做岂不更好。”倾城说道。

  储秀殿转眼又是新的早晨。储秀殿内放置了大大小小不同的乐器,在龚女官的主持下,应选女个个选领自己称心的乐器。原本季敏敏想选筝,最后一把却被钱雅兰抢了去,她只好选了箫。看到慕容姐姐两手空空,她觉得很奇怪,正要问,龚女官先开口了:“慕容倾城,你为何不选乐器,难道都不合心意吗?”

  “回女官的话,臣女不会音律。”倾城违心说道,这么做,她只是想让自己更快实现离开皇宫的愿望。

  龚女官流露怀疑之色:“堂堂慕容府的小姐居然不会弹琴?”

  “没错,家母素来爱静,不喜欢吵闹,故不曾找人教授臣女丝竹之乐。”

  龚女官无奈,说道:“那你就随便挑选一样吧,加紧练习就是。”

  “是,臣女尽力而为,但学音律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功的,只怕要让大人失望了。”倾城故意这么说。

  “本官失望不是大事,太子若失望了,你也就没有希望了,那你就听天由命吧。”

  “是。”倾城暗自松口气,她的本意就是要让女官以她不通音律为由遣送出宫。为此,倾城特意选了难度较大的琵琶来练习。

  一旁的季敏敏替她着急:“姐姐,这琵琶的弹奏难度极大,对于初学者,学来很费时辰的。你还是去换一样吧。”

  “不用换,我就觉得琵琶不错,我很喜欢它呢。”倾城抱着琵琶说,故意装得很生手的样子。

  “好了,本官会一一教导你们的吹弹技巧,现在,你们各自为政,让本官见识一下你们平日所学。”

  “是。”

  一时间,储秀殿内鼓乐齐鸣,只是杂乱无章,毫无美感。声音之大,在博览院看书的金御麒都听见了。

  因打扰了他看书的雅兴,不免有些动怒:“来人,何人在外喧哗?搅得本王不能安心看书!”

  守在殿外的玉明赶紧走上前回禀:“殿下,是从储秀殿那边传来的,请殿下息怒!”

  “储秀殿?哼,又是那些应选女!”金御麒气不打一处来:“你去告诉龚女官,本王不想听到这些乱七八糟的音律,若要教,就一个个教吧。”

  “是。”玉明低头领命而去。

  金御麒站起身,喊了一声:“无情,拿剑来。”

  “主子请息怒!应选女也是为了将来可以更好得侍候主子。”无情现身,将太子的青龙剑拿在手中。

  “无情,连你也觉得本太子需要一个太子妃吗?”金御麒看向他,顺势将青龙剑握在手里。

  无情低头而语:“无情不敢,您是太子,是将来的国主,太子妃是将来的国母!况且国师已有言在先。”

  “无情,今日你的话实在太多了!”金御麒忽然施展轻功,一眨眼,人已在殿外。青龙剑泛着锐利的寒气飞出剑鞘。

  青龙剑由至寒玄铁打造,削铁如泥,剑柄上刻有青龙图腾,剑鞘上点缀七颗各色宝石,就连青龙双眼都是奇异的宝珠,光彩夺目又杀气腾腾。

  青龙剑在金御麒手中驾轻就熟,且不断幻化招式,身形如在云中翻飞自如。突然,他一使内力,青龙剑瞬间直直飞入远处的假山中,砰隆隆!石头纷纷崩裂,看得几个宫女目瞪口呆。

  无情只是默默注视着自己的主子,他知道,此刻的太子心情很不好,最好别去招惹他。

  将近半个时辰,金御麒的怒气才算平息,猛然间,他觉得身体阵阵发冷,应该是寒病侵体所致,就对无情说道:“随本王去炽焰谭!”

  “是。”无情收了青龙剑,开始担心殿下的身体:“主子,你?”

  金御麒一摆手,示意他不许多问。

  玉明去了储秀殿,传达了太子的意思,龚女官不敢怠慢,依言行事,一个个轮着弹奏轮着教。

  趁着中午用膳休息,应选女们三五成群闲聊着。

  季敏敏挨近倾城,小声问:“姐姐,你说当今太子是个怎样的人?”

  “不清楚。”慕容倾城说道:“听说能文能武,曾经立下好多战功。”

  “那岂不是大英雄?”季敏敏露出崇拜的眼神:“我就向往着与英雄为伴呢!”

  “美人配英雄?”倾城说道:“与太子为伴有什么好的?”

  “嘘!”季敏敏左右看了看:“姐姐,不能乱说话的。”

  每次谈论到当今太子,倾城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她轻轻打了一下自己的唇,说道:“多谢妹妹提醒。”

  “姐姐,你弹琵琶行不行啊?”季敏敏担心地问。

  “我才不管呢,想要当上太子妃的大有人在,何必多我一个呢。”

  季敏敏不禁摇头:“姐姐啊姐姐,你怎么总说丧气话!”

  “好,不说就是。”倾城拉住季敏敏的手:“那我希望你得偿所愿行了吧?”

  季敏敏秀眉一扬,说道:“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治好娘亲的病,好好陪陪她。”

  正说着,爱生事端的钱雅兰又闲不住走了过来:“慕容倾城,你的琵琶好用吗?”

  倾城不想理她,也懒得理她。

  钱雅兰自讨没趣,走过去一把将倾城的琵琶抱在怀里。

  “钱小姐,你想如何?摔了它吗?”季敏敏发问。

  “摔了它?你当我是傻子?”钱雅兰抱着琵琶端端正正坐了下来:“这可是宫里上好的琵琶,我让你们听听,谁才是它的知音人!”

继续阅读:第20章 炽焰潭中沐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皇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