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太子其人
东边雨2020-02-07 07:062,643

  御龙殿早朝殿的议事一结束,纳兰秀慧便在众宫女的簇拥下,浩浩荡荡移驾太子的御龙殿。一阵通报后,太子未现身,她只好自己进去了。

  纳兰秀慧看着殿内的空空如也,不禁峨眉直竖:“你们四处看看,太子到底在不在殿中。”

  众宫女听出异样,急急领命,四处搜寻太子殿下的踪迹,无果。

  “禀报皇后,殿内并无太子殿下踪影,怕是有事出去了。”宫女兰心回禀,她是皇后身边最体贴得力的宫女,也是众宫女之首。

  纳兰秀慧不禁怒意上涌,对兰心吩咐道:“快去,将御龙殿外面的守卫叫来!”

  兰心领命而去,很快,两个守卫被喊了进来。

  两名守卫均不过十八年龄,面见皇后总觉胆战心惊,生怕说错话,请安后,低头站立不语。

  “快说,太子此时身在何处?”纳兰秀慧问道。因遍寻不到爱子踪影,她的口气多少有些急躁:“是去了博览院还是万花苑?或者在炽焰潭?”

  博览院是皇宫内最大的书房,太子常去;万花苑是宫中御花园之一,终年繁花胜景;炽焰潭独为太子所有,是宫中人尽皆知的。

  “回禀皇后,太子殿下他……”其中一个守卫犹豫着。他虽在御龙殿当差不久,可早对太子的脾气略知一二,若触怒太子,定然吃不完兜着走了。

  太子不好惹,难道国母好惹吗?另外一个守卫权宜再三之后,硬着头皮如实相告:“回皇后娘娘的话,太子殿下昨夜留在傲龙堂,彻夜未归。”

  傲龙堂是太子与侍妾玩乐之所。

  “真是岂有此理!身为太子,居然整夜流连女色!”纳兰秀慧端庄的脸上尽是不满。她每次要找这个儿子,不巧多次都在傲龙堂!这令她为之气结:“本宫倒要去瞧瞧,醉生梦死的他是何模样!如此长久下去,何以服众?走,摆驾傲龙堂!”

  跪在地上的两个守卫偷瞄国母生气而去,冷汗直流。好险啊,总算是躲过一劫了。

  傲龙堂“皇后……”兰心正要通报,却被纳兰秀慧伸手阻止了,因为她想安静得进去瞧瞧。

  纳兰秀慧前脚刚迈入殿门,一阵混杂着饭菜和胭脂水粉的难闻气味扑鼻而来!她锁眉望着眼前的一室狼藉,高声喊道:“来人,快服侍太子更衣!”说罢,在正中的盘龙椅上坐了下来。

  有侍女赶紧奉上一盅茶,纳兰秀慧浅尝了一口,试图努力压下心中渐渐升腾而起的怒意。

  四位宫女在兰心的带领下,速速步入内殿,唤醒锦绣罗帐内的太子。

  金御麒早已从女人体香中惊醒,满脸宿醉,极为不悦的口吻:“休要吵嚷,尔等搅了我的清秋好梦!”他的整个身子尚在罗帐内,只探出一个头来,虽未经梳洗,可那张脸庞,半怒半闲,剑眉星目,面如冠玉,足以颠倒众生。

  “殿下,您该起了,皇后娘娘正在座上等候。”兰心低头说道。

  “原来是母后来了,好,更衣吧!”金御麒光脚迈出了罗帐。他身型高大,衣裤松散,状似散漫,却依然掩不住其尊贵傲然之气。

  四个宫女为其更衣,动作迅速又有序,配合得当,一气呵成。兰心则服侍太子洗漱。

  “兰心,几日未见,你依然娇俏可人哦。”金御麒开起玩笑,全然没有太子该有的威严之仪。

  “殿下您说笑了,奴婢只是奴婢。”兰心说得诚恳,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且皇后娘娘待她不薄,她不会有任何非分之想的。

  “我就是喜欢你这种超凡脱俗的奴婢,谁都可以不放在眼里。”金御麒依然夸她,言语中少了份轻浮。

  “太子,奴婢惶恐!”兰心低头说道。

  “好,饶了你这回的扰人清梦!”金御麒对她一笑,那笑容,邪魅中带着一丝诚恳。

  轻盈罗帐内,又钻出来两位衣衫不整的女子,颇有几分姿色,见未有人搭理她们,便自己动手,穿回了昨日的衣物。她们只是待临幸的女子,地位卑微,若有朝一日,生下一男半女,就可母凭子贵了。

  “你们快点离开吧,母后若见到你们,一定不会开心的。”金御麒对她们说,声音冷淡。

  “是,太子殿下。”两位女子几乎异口同声。

  从内室出来,她们还是看到了纳兰秀慧皇后,立即诚惶诚恐得下跪请安,心中忐忑不安。

  “不知皇后驾到,奴婢惶恐!”其中一个身穿粉红罩衣的女子先说道,她的头深深低垂着,卑微至极。

  “奴婢向皇后娘娘请安,娘娘万福!”另一位绿衣女子也赶紧请安,同样低着头。

  “把你们的头抬起来!”纳兰皇后命令道,虽短短一语,不怒自威。

  两位女子均抬起了头,却又不敢看向皇后娘娘。

  纳兰秀慧端详她们好一会儿,才说道:“怪不得太子经常流连于此,确实有几分姿色,虽说不上沉鱼落雁也算得上清丽秀美。罢了,你们先退下,本宫今天只想和太子详谈。”

  两位女子如获大赦般松了口气:“谢娘娘,奴婢告退!”然后,快速步出傲龙堂,改往偏殿而去,她们就住在那儿。

  “母后,今日这么早便来看望儿臣,有何吩咐?”人未到前声先至。

  “别磨蹭,你快点出来!”纳兰秀慧呵斥道。

  金御麒这才缓缓走出。经过梳洗打扮,他更显得卓尔不凡。狂放不羁的外表、冷傲卓绝的气质。剑眉入鬓、双眸炯炯有神,直挺的鼻梁,坚毅的下巴,形状姣好的薄唇,再加上健壮伟岸的身躯,活脱脱一位美男子!

  此时的他一身紫袍金冠,慵懒得看似无害。他随手一挥,摒退一干闲杂人等,众宫女纷纷退至殿外候立。

  “还早呐?都快日上三竿了。瞧瞧你,哪里有点未来储君的样子?”因无旁人在,纳兰秀慧这才露出母亲该有的慈爱。身在皇宫,有些时候,是身不由己的。心底里,她对这个儿子还是非常器重和疼爱的。

  金御麒一点也不恼,狂傲得说道:“那好,就让父皇将儿臣废黜吧,这个太子不当也罢!”他大咧咧坐了下来。

  “休要胡言乱语。太子之位岂容你玷污?你的众多兄弟中,大有人想取而代之呢。”

  “呵呵,我知道,金御轩就是其中之一。”金御麒说话的同时,眼睛里流露出一丝不解:“母后,皇位真有这么重要吗?还是我生来就是太子的缘故?”

  “你这么聪明,怎么也说起废话!”纳兰秀慧对他说道:“纵然你我都有善良之心,可宫中多是尔虞我诈,母后虽贵为一国之母,有时也觉得心惊胆寒呐。”

  “罢了,不说这些,母后,你究竟所为何来?”金御麒端坐着,神色正经起来,一改刚才的玩世不恭。

  纳兰秀慧对这个儿子还是有所了解的。在他出生之时,天有异象,似有麒鳞盘天,故名中带有“麒”字。刚生下来,就发现他脚踏七星,此乃富贵天定之象,又有国师预言,他将会是未来的国主,故不管他是否愿意,金鎏国未来君主之位,非他莫属,任何人不得违逆。

  见母后晃神,金御麒提醒:“母后为何发呆?”

  纳兰秀慧回神,说道:“本宫是想,你加封为太子已有三载,却未曾册封太子妃,一味流连傲龙堂,确实不妥。”

  “那母后之意是……”金御麒在心中揣测起来。

继续阅读:第3章 有意刁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皇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