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试探
东边雨2020-02-07 07:073,356

  御龙殿刚才出声的不是别人,正是御龙殿的主人金御麒。今天是选妃的首日,已经有内官前来通报,说是应选女都在各宫室住下了。有数百人之多。这个消息使他心浮气燥、难以入睡,就在殿外用练剑来打发时间。

  练得正酣之际,听得屋顶有异样响动,他看到有个白色身影在屋顶上晃动,手上好像持有武器。于是,他骤喊了一声,随即用了五层功力,掷出数枚藏于袖中的雪箭银针。

  这雪箭银针是用稀有的金属锻轧而成,细如发丝,银如白雪,上面雕刻着栩栩如生的五爪金龙,长约寸余,是他专用的防身武器。中此针者虽不致死,却会让人全身发痒,生不如死。

  金御麒不禁有些挫败感。他显少使用这雪箭银针,一旦飞出,针无虚发!可今晚,他的银针失去了用武之地,让对方逃脱了。

  金御麒跃上屋顶查看,除了风和摇曳的树影外,并无其他可疑人物。可恶!居然让人给跑了!究竟是什么人胆敢擅闯入皇宫?看来,该加强守卫能力了。难道自己的功夫有退步吗?金御麒想着想着,一低头,意外看见了一样东西。他弯身将它捡拾起来。借着明亮的月光,他看清是一块绣着牡丹花的绢帕。气中似乎飘散着一股奇特的气味,他使劲嗅了嗅,没错,是一股香气,说不上是何种香料,感觉很是沁人心脾。等等,这么说刚才那人是个女人?应该没有哪个男人会用此种绢帕的,即使有男人带着自己女人的物品前来挑衅,身上又怎么会有这种奇异的香味呢?

  没有想到答案的金御麒更显得心浮气躁,从来没有人能如此挑动他的神经,胆敢挑战他的能力!从小至今,他还从来没有败给过任何人,更何况对方很有可能是个女人。他跃下屋顶,手里紧紧捏着那块绢帕。

  坐在殿内的椅子上,金御麒仔细打量这块绢帕,上面的牡丹花栩栩如生,娇艳万分,还有蝴蝶在翩然起舞。忽然,他发现绢帕的一角绣着一个“嫣”字,字体娟秀,可见绣工了得。他不禁好奇:这个人到底是男是女?是敌是友?难道是宫里的探子?这么晚来皇宫到底意欲何为?他闻了闻帕上的香气,若有所思!

  长瑞宫倾城在惴惴不安中度过一晚,还未起床梳洗,清风明月就拿着东西进来了。

  “清风,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倾城开口就问。

  “这是宫女刚送来的胭脂水粉,说是每个应选女都有,我想是皇后娘娘希望你们个个打扮得明艳动人,好吸引太子的目光吧。”她将胭脂水粉放到小姐的梳妆台前。

  “我们小姐是天生丽质,用了这些东西反倒会显得俗气呢。”明月最甜,却也是事实。

  倾城看了看,又闻了闻:“嗯,东西是好东西,不过明月说得对,还是先收起来吧。”

  “小姐,我们帮你梳洗吧。”

  很快,洗簌后的倾城为自己易容成原先的其貌不扬。清风为小姐将长发梳顺,挽起部分发辫由龙凤紫玉碧音钗固定,虽然简单却又不失韵味。

  “小姐,真可惜了你的天姿国色。”明月在一旁忍不住说道。

  “嘘,小声点。”清风提醒妹妹:“你忘了小姐此行的目的啦?”

  “话虽如此,可心里不甘心啊。”明月说道:“若小姐无怪病缠身,定能鹤立鸡群的,姐姐,你又不是没有听到旁人的冷言冷语。”

  “明月,别人要怎样说是她们的事情,嘴巴长在她们身上,她们肤浅才会以貌取人的。”倾城反而安慰明月。

  “小姐说得对,我们不能听他人胡言乱语的。”清风说道。

  “但愿那几个女官也是泛泛之辈,那小姐的心愿很快就可以达成了。”明月渐渐想开了。

  她的话遭到倾城的反驳:“话不可这么说,身为女官,她们一定有其涵养和修为,不会随意否定应选女。我所要考虑的,该如何做才能不露声色地让她们以为我真是个不适合留在宫中的女子。”

  “小姐莫愁,不是还有一个月时间嘛,凭小姐的才智,一定难不倒的。”清风又是一阵安慰。

  她们正说着话,外面忽然想起尖叫声。

  “清风明月,外面发生什么事?我们出去看看,听上去像是阿吉的声音。”

  三人走出房间,果然,阿吉惊慌失措的模样。

  “阿吉,发生什么事了?”倾城问她。

  “慕容小姐,不是我,是小姐!”阿吉指着自己的脸庞:“她的脸、她的脸变得好可怕!”

  “敏敏妹妹怎么了?走,带我进去看看!”

  季敏敏正在梳妆台前小声哭泣,见倾城进来,赶紧捂住了自己的脸:“姐姐,我这个模样,怕是当不成应选女了。”

  “先别急着哭,让我看看。”倾城拉开她的手,季敏敏的脸庞又红又肿,已经失去了原先的美貌:“是有些异样,别担心,与我说说原委,兴许我能帮你。”

  季敏敏止住哭泣,双眼一亮,说:“真的可以治好吗?”

  “昨夜还好端端的,怎么这会儿就成了这等模样?你有碰过什么物品吗?”

  “我也不清楚,只是抹了些宫里的胭脂水粉,就觉得脸上好痒,又胀又痛的。”

  阿吉赶紧说道:“这胭脂水粉是今早宫里刚派人发的,慕容小姐也是有的。”

  倾城拿过一盒胭脂水粉嗅了嗅,皱眉道:“我果然猜得没错,胭脂被动了手脚,放了不该放的东西。”

  季敏敏听了大惊失色:“我与人无冤无仇的,是谁会害我!”

  “阿吉,这胭脂是如何到你小姐手中的?”

  阿吉想了想,回答:“我是从一位宫女手中得到的,没什么特别之处,她也在给其他应选女发放啊。”停顿了片刻,她忽然说道:“哦,对了,那个叫菊香的丫环不小心打翻过盒子,是她将胭脂盒递给我的,还向我赔礼道歉来着。”

  “很有可能是她在捣鬼,不过,我们也只能是猜测罢了,没有确凿证据不好乱下定论。”倾城看着敏敏的脸:“你放心,我有法子让你尽快恢复,不过,这几天你是不能出门了,连风都不能吹。”

  “只要能治好我的脸,我可以不出去。”季敏敏对倾城感激得一笑:“谢谢你,姐姐!”

  “我会看着小姐的。”阿吉也喜出望外。

  “何必如此见外,你我既然有缘相识,如今又同住一宫,你又喊我一声姐姐,这个小忙我是帮定了。”倾城转身对清风明月说:“你们和我去采药吧。”

  “采药?小姐,你知道皇宫哪里可以采药吗?”清风不解。

  明月说了句:“小姐,你不会是要去御医那里吧?”

  “休要??拢?臀胰ケ闶恰!鼻愠橇?角嵋疲?咴谇懊妗

  隔壁的小花园里,竹叶葱翠,迎风摇曳。倾城指着竹子说道:“这种竹是金鎏国特有的,名唤金线竹,因其叶如丝线而得名。它的叶子有清热解毒之功效,再配上我带来的独制秘方,定能去毒活血,三天痊愈。”

  清风笑了:“难怪小姐如此笃定,原来早已胸有成竹哇。”

  “小姐,你听听,姐姐又在拍马屁喽。”明月轻松取笑。

  “好啦,别斗嘴了,赶紧收集竹叶吧。”倾城吩咐:“记住,只要叶子不要茎脉,然后细细捣碎,才能入药的。”

  “遵命,小姐。”清风开始动手采集树叶。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倾城才将混合了竹叶与独家秘方的“偏方”抹到季敏敏的脸上:“你什么也不要想,只要好好躺在床上歇息,不出三天就会好了。”

  “姐姐,这里有阿吉照顾我,你该去学礼仪宫规了,晚了怕被责罚。”季敏敏躺下说道:“你要小心呐,别像我这样被人算计了都不知道。”

  “就我这容貌,谁会算计我?”倾城取笑自己。

  季敏敏由衷说道:“姐姐虽说容貌欠佳,可心地善良,若我是太子,也会喜欢姐姐这种秉性善良的女子。换成是其他应选女,怕是恨不得少一个是一个吧。”

  “佛家讲求一切随缘,随缘吧。”倾城往外走,又停了下来,说道:“女官说了些什么,我会统统告诉你的。”

  季敏敏又冲她感激地笑着。

  储秀殿倾城独自一人到了储秀殿与众应选女集合,因昨日女官有言在先,应选女的随身丫环不得陪同在侧。

  大殿内已经放置了应选女要用的桌椅,场面声势浩大,每个位置都被编了号,慕容倾城找到自己的捌拾捌号,刚坐下,钱家两位小姐姗姗而来。

  “咦,那位季小姐没有与你同来吗?”钱雅兰走到倾城面前问道。

  “原来你这么关心她啊。”倾城看着雅兰的眼睛:“你知道吗?她快死了,有人下毒害她。”

  “快死了?”钱雅兰顿时花容变色:“不会吧?应该没这么严重啊。”

  钱雅梅拉拉她的衣袖。

  钱雅兰故作镇定:“你别危言耸听哦,昨日她不是还好好的。”

  “我与你无冤无仇,和她也不是很熟,为何要骗你?”倾城试探她:“这件事一定会有后文,等一会儿我就去禀告女官大人!而且,我有证据可以找到害人凶手!”

  “不是我、不是我做的!”钱雅兰一阵心慌意乱。

  “姐姐!”钱雅梅大声喊了一声。

  一切昭然若揭。这次事件一定和这两姐妹有关。

继续阅读:第15章 学习宫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皇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