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易容术
东边雨2016-02-19 09:063,254

  慕容家人丁兴旺,除了有倾城这个女儿之外,她上头还有三位兄长。尚磊是长子,现从事丝绸生意,因经营有方,生意风生水起。次子尚君和父亲一样,身为文官,为人乐观豁达,聪明过人,可谓后起之秀。最小的儿子尚安年长倾城两岁,是名武将,英勇善战,然尚未婚配。

  三兄弟虽然很少有时间同时在家,但对于唯一的妹妹倾城,自然是疼爱有加,若妹妹有难,理当相助。

  “嗯,然也。若嫣儿未有好的计策,我们只有将他们找来共商对策了。”慕容有道点头说道。

  正说着,二少爷慕容尚君回来了。他生得白净斯文,玉树临风,一袭暗色长袍,更显俊秀。

  “孩儿给爹爹娘亲请安!”尚君朝父母请安问好。

  高氏问道:“君儿,你为何来得这般迟?你爹爹早就回来了。”

  “娘亲,此次太子选妃,礼部事务繁忙,身为礼部官员,孩儿义不容辞,故此刻方回,请娘亲勿怪。”尚君向高氏说明原委。

  “原来如此,你们爹爹也正为此事烦恼呐。”高氏望了一眼丈夫,又望向门口,女儿还未出现。

  慕容尚君一听便明白了。妹妹的情形他们全家人一清二楚。他在朝中为官,自然对太子的性情有所了解。论才识论气魄,太子都是无可挑剔的贤人。他又是将来的金鎏国帝王,这一点,所有人都认为非常合适,但唯一让人感到不妙的是,太子对待女人的态度让朝中一些人,这其中包括他和弟弟尚安,感到非常不赞同。若嫁于太子为妃,荣华富贵另当别论,光是服侍太子一事,就充满了无数危机与变数。

  “妹妹人呢?现在何处?”尚君问道。

  “嫣儿说有个主意,可去了有一会儿,还不见回来。”高氏说道。

  “好,我们等着便是,明月,上茶。”他的话音刚落,明月的茶就摆到了桌上。

  慕容尚君的一盅茶还未喝完,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名女子,此人并非是众人等待的倾城,除了一双眼睛晶亮动人外并无其他可取之处,相较明月,明月更胜一筹。

  慕容有道和夫人面面相觑,尚君也是一脸不解。

  还是高氏反应快,她看着这位陌生女子问明月:“明月,这府中近日可有新进丫环仆人?”

  明月思量了一下,摇头说道:“没有啊。”她围着这名女子左看右瞧了一会儿,说道:“夫人,她的这身衣物倒有点眼熟。”

  “姑娘,你究竟是何人?为何会在我们府上?”慕容有道问。

  此女还是但笑不语。

  明月寻思良久,她的鼻息间闻到了若有似无的香味,顿时恍然:“老爷,夫人,她是小姐!”

  “嫣儿!”高氏喊了一声。

  “娘亲,是我啦。”倾城终于开口说话了。

  “妹妹,你的易容术又精进不少,连我都没认出你来。”慕容尚君说道:“还是明月这丫头聪明。”

  “二少爷,您过奖了,我是闻到小姐身上的香味才猜到的。”

  “爹,娘,二哥,如何?即使我去参选太子妃,也必定会被淘汰了吧?”倾城原地转了两圈。

  “嗯,你此时的模样虽不是太差,但与你原貌相较,简直是差之千里啊。选妃是何等大事,美貌必是最重要的依据,你若如此装扮,必淘汰无疑啊!”慕容有道这才回神,他怎么忘了自己的爱女还有如此本事。“太好了,夫人呐,我们慕容家定是祖先有灵,生得如此聪慧的女儿。”

  “娘亲!”倾城偎到了母亲的怀里,高氏疼爱得将她搂紧。

  “可是,你若整日都易容,会不会感到不适?”尚君问道。

  “对,你二哥问得极是,平日你在家耍玩只是一时兴起,可别为了易容而苦了自己的身子。”王氏爱怜地摸了摸女儿的脸。

  “娘亲,二哥,不碍事的。易容用的材料我都有仔细斟酌过,只是时间长了脸会觉得发干,除此之外,并无其它不适。”

  “嫣儿,那你身上的香味又该如何处理?”慕容有道又问。

  “没错,我就是凭小姐身上的香味才猜到的,这种香味好特别的,若让太子殿下闻到,小姐又脱不了身了。”明月说道。

  慕容倾城出生在姹紫嫣红的春天,故乳名唤为嫣儿。高氏怀上她时不知为何,特别爱吃花,无论是生的还是熟的,或与花有关的食物均来者不拒。直到第二年的春天诞下女儿时,满室生香。

  “你们无须太过担心,只要我平心静气少走动,旁人是无法查觉出来的。”倾城对大家说。

  明月宽慰道:“老爷,夫人,小姐那么聪明,任何事情均难不倒她的,你们就放宽心吧。”

  “如今没有更好的办法,就这么办吧。”慕容有道下了决心:“总之,这件事任何人不得外传。”

  “女儿想除去易容,先行告退。”倾城说道。

  “去吧。”慕容有道应声。

  “明月,你去服侍小姐吧。”高氏对明月说:“这里不需要你伺候。”

  “是,夫人。”明月和小姐一起离开。

  等倾城消失在门口,慕容有道又叹了口气。

  “老爷,为何又叹气?”高氏不解。

  “娘亲,爹爹的担心孩儿应该明白。”尚誉君突然想起了早朝的事情。

  “为何啊?”

  慕容尚君说道:“今日早朝时,国师测到太子将红鸾心动,还说将来的太子妃与‘香’有关,我一下子就想到了嫣儿,妹妹身上的香味恐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高氏顿时有点明白了。

  “君儿说得没错,就是这个香字令我感到不安呐。我们嫣儿身上带香,比起名中带香更加应了天意。”慕容有道说道。

  “老爷,还是别多想了,无济于事的。”高氏劝说。

  “爹,娘亲说得很对,我们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慕容尚君说道:“倘若命中注定妹妹要成为太子妃,我们再急也没用啊。何不放宽心呢。”

  相爷府学士府这边在为女儿可能会选上而苦恼,但更多的府宅是因为有如此大好时机而兴高采烈着。这其中,金鎏国丞相钱必湛更是喜上心头。

  钱必湛有两个女儿尚未出阁。一女为正妻所生,名唤钱雅兰,年芳十八,另一女为妾室所生,名唤钱雅梅,年芳十七。两女论长相学识倒也不错,但从小被娇生惯养,助长了她们嚣张的为人。

  “爹爹,是真的吗,太子要选妃?”钱雅兰的脸上满是惊喜。自从她十五岁之后,家中常有媒人前来登门,均被父亲和她拒绝了。她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如今终于让她盼来了。

  “嗯,是真的。现在恐怕是全国皆知了。”钱必湛可定得说。

  “爹爹,真是太好了,我终于可以有机会进入宫中选妃,最好让我当上太子妃,到时候咱们钱家就更加风光了。”钱雅兰笑得得意。

  “女儿啊,爹爹等的就是此次机会,以你的容貌再加上爹爹的地位,一定可以让钱家成为皇亲国戚的。”钱必展信心满满。

  在钱家众多女儿中,钱必湛最中意的就是钱雅兰。从小他就特意请人教授她琴棋书画。虽然不是很精进,但均有所涉猎。女子无才便是德,他坚信聪明狡狭的女儿一定可以屏中得选。

  “爹爹尽管放心,女儿我心气高得很,非当今太子不嫁。”在钱雅兰心里,从小的锦衣玉食已不能满足她,她要的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感觉。

  “竟敢在父亲大人面前如此大言不惭,好像你已经成为太子妃似的,哼,简直痴人说梦。”开口说话的是钱雅梅,她围着钱必湛,撒娇道:“父亲,你好偏心呐。女儿不依嘛!女儿也要去参选。说不定太子看上的是女儿我呢!”她长得娇小玲珑,深得其母的真传,天生一副妩媚相。

  钱必湛大喜,笑着说道:“哈哈,想不到我的女儿个个有如此志气。罢了,你也去,父亲也把你送进宫,即使成不了太子妃,日后也可做个贵妃什么,哈哈哈。”他大笑起来,仿佛已看见未来的锦绣前程:“来人。”

  “老爷,有何吩咐?”管家毕恭毕敬地问道。

  “钱忠,你快派人去请最好的裁缝来为两位小姐量身裁衣,要用最好的料子来做,府里要忙碌几天了。”

  “是,相爷,我马上派人去办。”钱忠说道。若他家小姐有幸当上太子妃,那便是将来的皇后,如此一来,钱府更会风光无限了。那他这个管家岂不也平步青云了。

  “谢谢爹爹。”钱雅梅嘴甜,与其姐相比,她的处世手腕更加高明,也更加懂得进退。

  “爹爹,女儿何日方可进宫?好早日作准备。”钱雅兰问道。

  “皇后娘娘有令,选妃的秀女十日后进宫进行初选,凡三品以上官员的女眷可在验身通过后,直接进行第二次挑选。”

  “爹爹,女儿知道了,先行告退。女儿还需准备准备。”钱雅兰在某些时刻的冷静自持,深得钱必湛的肯定。

  “去吧,你们都下去吧。”

  两个女儿高高兴兴得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皇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皇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