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勇闯回春堂
东边雨2017-04-07 09:393,288

  翌日晌午。

  清风看着兰心:“兰心姑娘,你想回去了?”

  “嗯,不然主子会怪罪的。”兰心看着镜中自己的脸,伤口要比倾城小姐预料的好得快些,等抹上脂粉后,差不多就看不出来了:“且我的伤已好得差不多了。”

  清风递上一颗药丸:“小姐去储秀殿了,她走时交代,一定要将这颗药丸交给你,说是三日后服用,蜂毒才可全解。”

  兰心心中一暖:“多谢你们小姐的恩德,有空我会来看她的。”

  “凤仪宫是皇后娘娘住的地方,兰心姐姐一定不简单呢。”清风说道:“我们小姐是好人,只可惜,唉。”她不说了。

  “也谢谢你们救了我,日后若有难处,但凡用得上我的地方,一定尽力相助,走了。”

  “兰心姐姐慢走!”清风送客。

  明月看着兰心离开的背影,说道:“朝中有人好办事,若小姐长期留在宫中,救了她等于给自己多了一条人脉。”

  “明月,你也觉得小姐会被留下来吗?”清风问自己妹妹。

  “小姐没在这儿,我才敢说的,就算小姐姿色平庸,以小姐的聪慧,想要人喜欢一点都不难。”

  “是啊。”清风赞同妹妹的说法:“公主是如此,兰心姑娘也是如此,小姐的好,正在一点点被大家所接受,还有季小姐,不是也对我们小姐言听计从的嘛。”

  明月说道:“都是那该死的病症折磨着小姐,若不然,小姐定能独占花魁,成为金鎏国的太子妃,将来做个好皇后,那便是万民之福了。”

  清风一声叹息:“造化弄人,说的就是我们小姐呀!”

  明月忽然看到阿吉回来,见她手里拿着东西,就问:“阿吉,你去作甚?”

  “哦,老爷托人悄悄捎来书信一封,我刚拿到呢。”阿吉说道。

  “是不是你家小姐想家了?”清风问。

  “谁不想,难道你们不想吗?”阿吉反问。

  “也是,都来宫里好些日子了,也不知道府里大家好不好。”

  “听说,明日应选女可以见见自己的亲人呐。”阿吉说出好消息。

  “真的?”清风喜上眉梢:“等小姐回来我即刻告诉她这个消息,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也不知道府里谁会来。”明月说道:“可能是夫人,也可能是二少爷或者三少爷。”

  天还没黑,倾城和季敏敏一道回来,两人有说有笑,很是愉快。

  阿吉见小姐来了,马上将信交给了小姐。

  倾城和清风明月正闲聊,忽然听到了季敏敏的哭声。

  倾城走到她的正房,见季敏敏正在抹眼泪,桌上放着一张摊开的信。

  “怎么了?有何伤心事吗?”倾城柔声问。

  “是娘亲病情加重了。”季敏敏越想越难过:“姐姐,怎么办?我好害怕,万一娘亲离开我,我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不会的,事在人为,一定可以找到好法子治好你娘的病。”倾城安慰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可是、娘亲的病是在生我的时候落下的,那些大夫都说治不好,每日用药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就只能耗着。看着她日渐憔悴,我的心好痛好痛,我好希望自己可以尽快医治好她。”

  “难道不能请御医吗?”倾城说。

  季敏敏摇头:“也请过,可国有国法,那些医术精湛的御医只能给皇亲国戚看病啊,请来的御医也只是例行公事罢了,再说,我娘这是老毛病,他们看不好也是常理中的事儿。”

  “宫里应该有很多医术的,不如我们找找看,有没有好的法子。”

  “可是,应选女是不能随便进出御书房的呀。”季敏敏显得很无奈。

  “这个我可以想想办法,现在只有试一试了。”倾城说。

  “可以吗?真的可以找到治好我娘亲的法子吗?”

  “姑且试着找一找吧。”倾城想了想:“这样,趁天色尚早,我去找找人,医术方面我比你懂,找书一事就交给我吧。晚上御书房应该不会有多少人去,想来不会引起注意的。”

  “姐姐,你可要小心啊,若不成功,立即回来。”

  “嗯,我这就去。”

  倾城所说的找人就是去找六公主。和清风明月交代了几句,她就去了鎏秀殿。倾城只说自己想看看皇宫里的医书,但又不想惹来麻烦,因此才找她想法子。

  金御婷很是放心得交给倾城一块腰牌,说只要出示这块腰牌,御书房的守卫就不会为难她。还告诉倾城所有医书都放在太医院所属的回春堂,一般闲杂人等是不允许进入的。

  金御婷想要带路,被倾城婉言谢绝了,只好告知大概方位。

  倾城很走运,没多久就找到了回春堂,这里有两个守卫把守着,见有人前来,照例是想遣退的,倾城早有准备,拿出了六公主的腰牌,守卫当她是公主身边的红人,给放了进去。

  回春堂果然不愧是皇宫的御书房之一,藏书量惊人。倾城随意翻了几本,就惊喜得发现居然有师傅提到过的绝迹江湖很多年的《癔症典籍》。

  倾城的几位师傅之一就是当年名震江湖却又隐退多年的名医陆婉?。当年倾城六岁,陆师傅因一本医书被江湖追杀,幸被慕容府搭救,见年幼的慕容倾城是可造之材,又感念慕容家恩德,于是就收了倾城为徒,悉心教导十年,然后翩然而去,只留下一封书信。

  倾城的医术虽传自陆婉?,却又融入自己的聪慧与创新,将陆氏医术发扬光大,她曾几次出府义诊,看的都是女病人,个个称道她的医术精湛。因其故意隐瞒身份,才未引起轰动。

  回春堂内的医书,每一本都对倾城有着莫大的吸引力,她就像口渴之人见到水井一般,如饥似渴得看着,渐渐忘记了时辰,但是,她没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是为季敏敏而来的,回春堂不会跑的,有时间她一样可以进来详细阅读。

  御龙殿今日出了一身汗,懒得去炽焰潭洗澡,金御麒改在御龙殿内沐浴更衣。水的温度正合适,遣退左右丫环,他光着身子坐在大大的橡木桶内,背后靠着柔软的毛毯,温热的水散发着迷人的水雾,婷婷袅袅,彻底洗去他的疲劳,殿内点着怡人安神的香薰,不禁令他有些昏昏沉沉。

  忽然,从屋顶上传来悉悉索索的响动,声音很轻很轻,金御麒还是听到了,他披散着头发从水里一跃而起,飞身的同时抓住了自己的衣物,迅速穿上,然后端坐在了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小口小口喝起来,那青龙剑悄悄藏在了暗处,静观其变。

  屋顶上身着黑衣的男子显然没有注意到大殿内的变化,掀开屋瓦一角向内探视,只见衣冠不整的男子正在喝水,神情懒散。有宫女走进殿内,喊了一声:太子殿下,夜已深,请就寝。太子殿下遣退了宫女,睡眼惺忪起来。

  黑衣人自认时机成熟,猛剁瓦块,整个身体与碎瓦一起跌入大殿,身形展开,手持利剑向太子刺去。

  “等的就是你!”金御麒说话的同时青龙剑已握在手中,与对方的剑抵在一起,发出刺耳的当当声:“你是谁?竟敢行刺本太子!”

  黑衣人蒙着脸面,没有吭声,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猛烈的进攻,招招致命,剑剑狠辣。

  金御麒抵挡自如,见招拆招,招招化解于无形,将黑衣人逼到墙角:“你到底是谁?受何人指使?”剑锋一劈,对方的衣袖破裂,鲜血流了出来。

  黑衣人负隅顽抗,依然忘我得刺杀,对伤势浑然不觉,好似拼命:“只有你死主人才会满意!”

  金御麒不想恋战,一剑将他的剑挑落,然后身形一展,来到近前,取掉他的蒙面布,锁住了对方的喉头:“若招出你的主人,本太子必定饶你不死!”是个黑脸大汉。

  谁知黑脸汉子“嘿嘿”干笑一声,嘴角一动,顿时吐出一团黑血,闭眼而亡。

  金御麒松开了他,只见地上的黑衣人渐渐面目扭曲,呈干瘪状。

  殿内的打斗早已惊动了皇宫侍卫,纷纷追查其他刺客的行踪,而无情无恨之所以没有出手相助,完全是奉命行事,太子殿下早有给他们手势,让他俩按兵不动的。

  无情蹲下身,查看黑衣人的状况:“主子,他是服毒自尽的,这种毒好生奇怪。”

  “无恨,看看他身上有什么标记,或许可以知晓来人身份。”金御麒看着尸体,心中纳闷:自己的仇家不是没有,可如此明目张胆的会是谁呢?

  无恨仔细翻看着死尸,在他的胳膊上发现一个青色的刺青:“主子,他纹的是鹰蛇图案。”只见一只虎视眈眈的飞鹰展开翅膀,利爪上抓着一条怒目圆睁的蛇。

  “去查清楚,这个纹身来自何处。”

  “是,主子。”无恨走出大殿,身影消失在夜色中。这就是他们的风格,只要主子有令,任何事都会以最快速度达成。

  “主子,他会不会有同党?”

  “外面的侍卫若抓到人,早进来禀报了,你去吧,我到处看看,他们杀不死我,肯定不死心的,来个引蛇出洞也不错。”

  “主子,请小心!”无情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皇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皇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