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恍若真实的梦
星际熊猫2016-01-12 10:483,153

  茫茫千里,黄沙铺地,广阔无限,一望无尽!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孑然一身伫立在这片浩瀚的荒芜之地,眼神中透出无尽的茫然。

  为什么,每次都是这个梦?

  宁乐猛烈地晃晃脑袋,深一脚浅一脚踩在柔软的细沙上,茫然四顾。

  记得从懂事起,宁乐无数次都作同一个噩梦。

  孤身一人出现在一片浩瀚的沙漠上,入目之处,除了漫漫黄沙,就是自己,孤独,冷清

  ,静寂。

  然后???

  宁乐缓缓抬起头。

  如同重复了无数次的电影回放,蔚蓝的天空,忽然出现一股乌云,乌云在不停汹涌,眨

  眼间便笼罩了整个天空,一时间风云变色,飞沙扬砾,那细沙打在宁乐裸露的皮肤上,

  传来的一阵阵细腻的刺痛感是那么真实,仿若亲临其境!

  是的,这个梦,是如此的真实,真实到宁乐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身边最细微的变化。

  天穹整个暗下来,犹若一个乌黑的大口,似是要一口将整个大地吞噬而下。

  倏然,黑暗的天幕之上,出现两只如皓月般的眼眸。

  就仅仅只是这么一双如巨人般的眼睛,无声地挂在黝暗的天空之中。

  硕大的一双眼睛,清澈而威严,黑色的瞳孔就如两只深邃的黑洞,带着好奇的眼神,直

  直地盯着宁乐。

  神秘,诡异,却又让宁乐感到些特殊的亲切。

  一滴冷汗,从宁乐脑门缓缓滑下,汗珠滑过皮肤带来的瘙痒感,宁乐可以清晰的感觉到

  。

  这他妈的到底算是做梦吗?

  恍若真实的感觉,令宁乐内心一阵阵发毛。

  “你到底是谁?老盯着哥干嘛?哥又没欠你钱。”

  宁乐紧握拳头,冲着天空中那双巨眼咆哮。

  声音很快被呼啸的风沙掩盖住,但宁乐依然不折不饶地大喊,以发泄自己对未知的恐慌

  情绪。

  巨眼轻轻眨下,一如既往地安静俯视宁乐,似是回应,又像不置可否。

  沙暴越来越大,转眼便形成一股如天柱般的黑色龙卷风,猛烈而恐怖,山呼海啸般冲着

  宁乐卷压过来。

  就在宁乐感觉身子快要被飓风卷起之际,忽然宁乐脚下出现一道漩涡水流,猛然将宁乐

  拉扯而下。

  咕噜???

  宁乐像是骤然沉入一个幽深的水潭中,冰冷的清水猛的灌入宁乐的口中,他忍不住一下

  子吞了好几口。

  宁乐手脚乱刨,但是身体就是浮不上去,溺在水中无法呼吸,渐渐地,肺里的空气似是

  要炸开,传来一股火辣辣的疼,强烈的窒息感令宁乐精神紧绷到极点。

  这熟悉情景已经上演无数次,但宁乐依然感到恐慌。

  那是对自身命运无助的恐慌,即使他知道这只是一个虚幻的梦境!

  终于,宁乐感到憋不住了,他猛然张开嘴巴。

  “啊!”

  宁乐一下子从床上坐起,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汗流浃背,身上的衣服已全部湿透。

  还是这个的熟悉的梦魇啊!

  十几年都是作同一个噩梦,我怎么老作不厌呢?

  宁乐自嘲地笑了一下。

  “哥哥,你又作那个噩梦了?”

  一个年纪十二三岁左右,眼珠子黑漆漆的,一脸俏丽可爱的少女站在宁乐床前,关心问

  道。

  “嗯,别担心,哥哥没事,哥哥都习惯了。”宁乐笑道。

  “哥哥,你看你满头大汗,还说没事。先擦擦汗吧。”宁馨递过来一条毛巾,嘟着嘴道

  。

  宁乐笑着捏了一下妹妹的秀鼻,接过毛巾抹了一下头上的汗水。妹妹晶莹清澈的眼睛弯

  成两道月牙,笑眯眯地看着宁乐。

  两人从小到大相依为命,彼此的感情已经融入深深的骨髓中。然而宁乐瞥了一眼宁馨巧

  笑倩兮的脸蛋,眼中闪过一丝忧虑。

  妹妹的耳朵比从前更尖了些,而且眼角旁边,出现了淡淡的如蝌蚪般的白色花纹,如果

  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

  这就是宁乐忧虑的原因:妹妹不是地球人!

  “岁月如梭,不知不觉,妹妹已经长那么大了,身体迥异于普通人的特征越来越明显,

  或许有一天,妹妹察觉了自己的身世的与众不同,然后离开自己,去那飘渺的星空中,

  寻找自己的身世之谜。

  但不管如何,在这个黑暗的乱世,与妹妹在一起的每一天,我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

  好妹妹,谁叫我是哥哥呢!“

  宁乐暗暗握紧拳头,眼中的光芒坚定如磐石,溺爱地揉了一下妹妹的秀发,散漫的思绪

  漂到十二年前。

  妹妹叫做宁馨,其实她不是宁乐的亲妹妹,是十二年前,宁乐六岁那年,在一个滂沱大

  雨的夜晚,从一处偏僻的街道边捡来的。

  记得那年,宁乐家中发生很多事。首先是宁乐的父母,在这黑暗的乱世不幸罹难,双双

  去世,宁乐成了孤儿。

  接着宁乐被当今地球的统治者--外星种族“甲壳人”选中,进入到专门的学院学习甲

  壳人为选中的童工特别定制的课程知识,当然,这些凌驾于地球原来的科学水平之上的

  知识,只能适用于为甲壳人服务。

  从此,宁乐便沦为甲壳人手中的人肉生产机器,战战兢兢,不知疲倦地为丑陋的甲壳人

  工作,为他们创造星际财富,而回报给他的,仅仅是一日三餐非常难吃的食物。

  不过相对于外面那些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来源,只能凭借手中那早已落伍的武器,与各

  种进化到极端可怕程度的凶猛野兽搏斗,从中取得维持生存食物的贫民们,宁乐无疑是

  幸运的,最起码,他在甲壳人各种强大的高科技武器庇荫下,可以轻松悠闲地将手中用

  汗水换来的食物吞下肚子。

  残酷的世界,被统治的命运,好好地活下去,已经是人们眼中的一种奢侈品。

  紧接着宁乐在一个冰冷的雨夜,发现了妹妹宁馨。

  记得那时,宁乐在飘泼大雨中,无意中见到一道白光,如流星般在黑漆漆天空拖曳而过

  ,璀璨夺目,落在不远处的一个街道上。

  “轰”

  白光落地那刻,大地猛烈一震,把宁乐吓得一大跳。只见街道的混凝马路被白光轰出一

  个大坑,泥土飞扬,灰尘弥漫,很快又被漫天的雨水洗荡干净。

  接下来那大坑里传来一声声婴儿稚嫩的哭声,童年的宁乐仰止不住他强烈的好奇心,小

  心翼翼地循声过去,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特别的襁褓。

  当时这个包裹宁馨的包包样子很普通,乍看之下,和生活中所见的婴儿襁褓差不多,但

  走近的宁乐注意到,在倾盆大雨中,这个襁褓散发出淡淡的白光,将所有雨水都格挡在

  白光之外。

  年仅6岁宁乐,看到这匪夷所思情景,第一时间被惊吓到,就想拔腿就跑。但他无意中

  看到襁褓中女婴的那刻,刚迈起的小腿,葛然停顿在空中。

  一种就像血浓于水的强烈亲切感,在六岁的宁乐心中徒然升起,好似这个女婴就是宁乐

  生命中的至亲一般,很难想象一个6岁的小孩,倏然间会有这种奇特感受。

  女婴在看到宁乐的那刻,也停止了哭泣,睁着一双泪眼汪汪的大眼,好奇地打量宁乐。

  两个天真稚嫩的孩童,两双清澈的眼神,在那个冰冷的雨夜,就如磁铁般相互吸引,再

  也很难分开???

  就这样,那晚宁乐就用他单薄的小身子,把女婴背负回他的家中。

  一个6岁的孩子,连自己都很难照顾好,何况还要照顾一个年纪更小婴儿。但是宁乐没

  有想过放弃,从那天开始,宁乐可是吃尽苦头。

  每天宁乐都要费尽脑筋地把从甲壳人那取得的食物,偷偷带一些出来,拿回家中给妹妹

  宁馨吃。为了给妹妹补充更好的营养,宁乐绞尽脑汁把别人家中苦苦收藏的食物,暗中

  偷出来弄给妹妹吃。甚至宁乐利用他阳关单纯的儿童相貌,从别人手中坑骗一些生活中

  珍贵物资,拿回家为宁馨营造更好的生活环境。

  为了养活这个女婴,宁乐从小到大坑蒙拐骗,可谓什么坏事都干过。周围邻居对这个狡

  猾的问题儿童都是大伤脑筋,但大家也知道他的处境,只要宁乐做的不太过分,也就睁

  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切,只是缘于宁乐单纯的念头:身为哥哥,当然要照顾好妹妹。

  即使宁乐逐渐长大,明白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但在宁乐生命中,她就是唯一的至亲。

  而对于宁馨,哥哥何尝不是!

  唯一的???不可代替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际浩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际浩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