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痛苦的往事
白兰萧玉2015-12-01 17:021,810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下雨,雨天,是宋晟睿最讨厌的天气。因为他的母亲就是在一个雨天永远的离开了他。

  她擦去脸上的泪水,悄悄的来到年幼的宋晟睿的房间。在他耳边轻声的说:“小睿,你已经十二岁了,是个男子汉了,妈咪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知道么?”

  “妈咪,你要走么?你要去哪里?我和你一起去。”年幼的晟睿天真的说,“乖孩子,妈咪哪也不去,睡吧。宝贝。”说完,林若彤起身满眼不舍的在儿子的额面上轻轻的亲了一下,一滴还带着温度的泪珠从她的眼中滴了下来。落在他的额头上。

  看着妈咪离去是的背影,小晟睿怎么也睡不着,心里隐隐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想起刚刚她说的那番话,那种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了,他掀起被子,赤脚朝妈咪的房间走去。

  “妈咪,你睡了么?”门微微的开了一小缝,小睿探头进来小声的问道。

  屋里静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半天得不到回应的他,轻轻的打开房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一脸的调皮,想给她一个惊喜,“妈咪,咦?怎么没有人?这么晚了妈咪会去哪里?”昏暗的灯光照在收拾整齐的c床上,并没有妈咪的身影,他满眼的疑惑转身朝外走去,这时卫生间的门开了一个小缝,里面传出来一道刺目的亮光。

  “妈咪会不会在里面。”他小心翼翼的打开卫生间的门喊道:“妈咪……”却没想到,看到了一个令他今生都无法忘怀的一幕,只见林若彤双目紧闭,面色惨白一动不动的躺在浴缸里,一只手臂软软的垂在浴缸外面,手腕上赫然显示着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正源源不断的有鲜袖的血液流出,血流顺着手指间流了下来,流了一地,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已经流干了,“妈咪……妈咪……”小睿疯了一般冲了进去,跪在她的身边,挥舞着小手,捂着不断流血的伤口。

  却丝毫不起作用,血依然在流,鲜血顺着他的指缝流了出来,溅在他的身上,顺着他的手缝滴在地上。

  忽然,他飞快的朝书房跑去。“爹地,爹地,救救妈咪,妈咪流了好多的血。”他冲进书房急声喊道,却看到了一副香艳的画面。

  没有管自己受伤的额头,宋晟睿依旧急急的喊:“爹地,救救妈咪,她流了好多血,在不救她她就会死的,求求爹地救救妈咪。”面对儿子的苦苦哀求,高涨的宋世杰,极为不耐烦的一把拎起他,将他扔在门外,仿佛没有看见儿子头上的伤口。

  气急破败的说:“死了更好,省的妨碍老子快活。”说完没有多看他一眼,便反身把门从里面反锁上。马上回到那个女人的身上,继续刚才没有做完的事。

  小睿依旧不死心的拼命的拍打着门板,苦苦的哀求着:“爹地,求求你,救救妈咪。求求你,救救妈咪。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小睿还在门外苦苦的哀求呢,原本稚嫩的小手已经略微的有些袖肿,可是任凭他怎样的哀求,紧闭的大门依然没有打开的迹象。

  眼见哀求无望的小睿,心一点一点的下落,最后,他恨恨的看着紧闭的大门,屋里的时不时的传出一阵阵愉悦的叫声。像一把重锤一样狠狠的砸在他幼小的心灵上。

  里面那个冷血的男人就是他的爸爸,眼睁睁看着结发妻子死去却无动于衷和情人鬼混的爸爸,一个只给了他生命,却不曾给过他半点关心的爸爸。

  小睿忽然笑了,那样如鬼魅般的笑容竟然出现在这样还是一个孩子的他的脸上。竟然那样的刺目,让人毛骨悚然。

  心里不再对那个冷血无情的父亲抱有希望,小睿愤然的转过身去,急匆匆的朝母亲的房间跑去。

  此时,地上的鲜血已经凝固,手腕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血已经流干了,哪里还有多余的血再流出来?

  一缕芳魂早已香消云散。消失在天地间。

  小睿看着早已死去的母亲,一夕之间,那个天真活泼的孩子随着母亲的离去,一瞬间的长大了。

  母亲的死,父亲的放荡绝情,让年幼的他早早的明白世间的女人都不是好东西,都是狐狸精,都是薄情寡义专门勾引有钱男人的狐狸精,今日所承受的一切,以后,他一定十倍百倍的从可恨的女人身上要回来。

  让她们也尝尝母亲所受的苦他回到房间,穿好衣服,一步一步的走下楼,一步一步的朝外走去,走到门口,他停了下来,回头看看这座豪华的大宅,呵呵,就算是再豪华又怎样?如今这里已经没有值得他留恋的东西了。

  “我发誓,一定要为妈咪讨回这个公道。”看着这个曾经温馨的家,宋晟睿满目恨意,决然的对自己说。

  屋外,雷雨交加,电闪雷鸣,狂风呜咽,年仅十二岁的宋晟睿丝毫感觉不到害怕,毅然决然的打开大门,任由豆大的雨点淋湿了衣服,依旧头也不回的走了,彻底的离开了这个曾经的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情总裁追逃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情总裁追逃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