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武当祖师
北雁南飞 2018-03-22 11:083,016

  听着她的哭喊声,我的心里微微有些酸意,正自叹息时,忽然脚下一滑,身子一晃间我才想起我这是在那恐怖的石梁上,急忙全力稳住身子,向周围一看发现,只能看见前面和脚下,周围全是细纱般的云雾,而脚下的石梁迂回曲折,而宽度仅够两个脚并排,我慢慢地向前走着,尽量不往下看,大约过了有两个小时了吧,我发现我的居然还在石梁上,根据我在小亭子里看到的,也就是几百米的宽度,即使石梁在曲折也不可能这么长啊,我停住脚步,向周围打量着,心里不禁有点害怕,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迷路了吧,这么窄的石梁我也能迷路,这也太可怕了吧,噢,对了,清鹤道长好像说过些什么,他说必须首先得看出龟蛇图才能过去这石梁,难不成这小小的石梁也有古怪,可是就只能看见这么小的范围,即使有古怪也看不出来啊,我使劲瞪大眼睛向前看去,不,我现在已经分不清前后了,这该怎么办,单是这么走下去,还不知道得走到什么时候呢,不行,我得想想办法,我又慢慢的移动起来,因为静止的站在这样狭窄的石梁上是很耗费体力的,这里面会有什么古怪呢,要想看出来必须得看到全景啊,我当时就是居高临下才看出树林里的龟蛇图的,可现在怎么看啊,对了,我可以跳起来看啊,以我现在的弹跳跳个几米应该是没问题啊,但是在这样的地势下跳跃是不是有点冒险啊,不行,不能再犹豫了,这样下去我永远也出不去了,就冒险试一下吧,我用力踩了踩石梁,轻轻地跳动了几下,感觉还行,那就开始吧,我双膝微屈,脚下用力,一跃而起,来到空中我一边搜索路线,一边看着脚越来越细的石梁,但是只跳了两米多点根本看不出什么来,还是害怕,更多的在注意脚下,我轻轻地落会到石梁上,想了一下,虽然没看清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一个圆形的图案,还要再跳的高一点,我深吸了一口气,双腿用力,一飞冲天,运尽目力向下看去,云雾中的石梁变成了一个圆形,不,应该说是一个龟形图案,由石梁组成的背部图案弯弯曲曲的根本没什么规律啊,啊,已经力尽开始下落了,可还没,不对,在龟背上还有条蛇,没错正是那条蛇是通过去的路线,我仔细记忆着那条蛇的形状路线,可是却忘了脚下的石梁,落下时左脚一滑,身子顿时从左边掉了下去,我急忙伸出手来一下攀住石梁,好不容易阻止住下落的势头,我使劲将自己的挂在石梁上,冷静了一下,等心跳和呼吸平稳点了,我一使劲,右腿跨过去,就这么坐到了石梁上,擦擦头上的冷汗,想着刚刚那一幕,差点哭出来。

  我努力站起身来,定了定神,默默地想着刚刚看到的路线,先往后走了十几米,然后沿着左边走,走了十几米后,再沿着有边走,不,不对,我又退后了几米,再沿着右边走,就这样,不停的变化着左右的方位向前走去,一个小时之后,我已经看到展旗峰就在眼前了,我急忙紧跑几步,来到展旗峰前面的一个平台形状的断崖上,回头看了看石梁,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后,一下子就坐倒在地上,真不容易啊,我坐在地上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这个断崖并不大,而且光秃秃的没什么植物,唯一还能让我期待的就是在我前面几米处有个山洞。

  山洞的洞口不是很大,大约勉强通过几个人吧,可是里面的情境却差点让我的下巴跌下来,真有种世外桃源的感觉,进了洞口没十米就越来越宽阔,越来越明亮,这并不是个封闭的山洞,是个天然形成溶洞,开阔地有个很大的洞口,光线很好,在溶洞的北面有个清澈的小水潭,崖壁上有个泉眼,应该是活水,但是不知道流到什么地方去,我用手掬起一捧水尝了尝,很甘甜,水的问题解决了,水潭的边上有很多我不认识的植物,但是能肯定是一些豆类和薯类的植物,还有几个大树,不知道是不是果树,这大概就是我的食物了,日已西斜了,金黄的阳光照四周崖壁上,天哪,竟然是一个个人形的图案,我急忙上前查看,没错,就是这样的图案,难道是些武功图谱吗,我细细地查看着没一个图案,每个图形的形状都不一样,是的,应该就是些武功图谱,这是太极拳的拳谱,我看着图形比划着,奇怪,这跟我以前学得太极拳没什么两样啊,我练了十几个图形后就停了,难道就这么几个图案吗,我向四周打量着,除了一些拳谱就是一些剑谱,可这有什么用啊,就是把这些招式都学会了,我也变不成高手啊。

  我坐到水池边上,喝了点水,然后拔了几个地瓜样的果子吃了,味道还不错,我倚着一棵树看着壁上的图案,渐渐地睡着了,迷糊中我感觉有个人向我走来,什么人?清鹤道长不是说这里没人嘛,我一下站了起来,一个身穿灰袍的白发道人正在池边喝水,是清鹤道长吗,不,这人比清鹤道长要高大,我看着他,身上已经开始起鸡皮疙瘩了,不会是鬼吧,他喝完水后慢慢地转过身了,我紧张地看着他,笑得还挺慈祥的,我结结巴巴地问道:“你是谁啊?”

  他笑着说道:“你也许听说过我,我叫张三丰。”

  “什么!”我直接就跳着叫了起来,“你是张三丰?”

  这个张三丰笑着点点头。

  我想了想问道:“你就是武当派的开派祖师张三丰?”

  这个张三丰笑着说道:“是啊。”

  我小心地问道:“你应该是宋朝末年的人吧,到现在已经有八百年了,你到底是人是鬼?”

  这个张三丰似乎掐着指头算数,然后说道:“你算得很对,是有八百年了,不过呢,我不是鬼,但是也不是人……”

  “什么你不是人,那你既不是鬼也不是人,那是什么啊?”我惊叫道。

  这个张三丰说道:“你这个年轻人不要急好不好啊,听我说完,严格说来我现在就是道。”

  我好奇地问道:“道,什么道啊?”

  这个张三丰说道:“嗯,这么说吧,在我百岁之后呢,我就不再修炼武术了,而是在此修道,大约又活了五百年之后,我的躯体已经化去了,只留下了意志还存活着,我想也不能一直这样啊,就一边在这教授徒弟,一边继续修炼道法好早日得升天界。”

  我似懂非懂的问道:“这怎么可能呢?难道还有神仙不成。”

  这个张三丰说道:“当然有,要不然我怎么能练成这样,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所以我还留在这里,其实在现在的世界奇人异事很多,中土道家众贤,西方的佛祖,天外天的一些人神,他们都是存在的,而在现实世界中也有他们的转世,很多人具有神力。”

  “天外天的人神,这是什么东西啊?”我不解地问道。

  这个张三丰说道:“天外天,就是西天往西的地方,在那里也有一些神仙一类的主宰,不同是他们更喜欢混迹于人间,不过我没见过,我看多是些邪魔歪道之类的。”

  我说道:“那你真是那个张三丰?”

  张三丰说道:“我当然是张三丰,难道还有另一个不成。”

  我问道:“你说你的躯体没了,可我怎么还能看见你。”

  张三丰说道:“你能看见我因为我想你看见我,所以你就看见了。”

  我说道:“那你……”

  张三丰说道:“你怎么这么多问题啊?你身为武当弟子见了祖师也不拜,还在这问东问西的,真是大逆不道。”

  我说道:“谁说我是武当弟子?”

  张三丰说道:“什么,你不是武当弟子,那你怎么能看出我的龟蛇图来啊?”

  我急忙说道:“是不是我不是武当弟子您就不再教我了?”

  张三丰来到我的身前,仔细地盯着我看了半天,说道:“你很有道心啊,我会教你的,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我先想想该怎么教你。”说完我看见他的轻飘飘地向水潭那走去,我急忙想来拉住他,可是身子却动不了了,我使劲地挣扎,忽然,身子向后倒去,我背上一痛忽然清醒过来了,我发现我竟然躺在树旁边,刚刚那是在做梦吗?可是刚刚的画面却非常清晰啊,我仔细的看了看周围,天已经黑了,但是月色很好,我还是能看清周围的环境,什么人也没有啊,只是潭水在轻轻荡漾,似乎想告诉我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圣斗士一起的日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圣斗士一起的日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