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泪悲鸣
一人2017-04-12 16:093,276

  “额,上当了”王寂吐血,退出诸子世界,不过是一瞬间的时间而已。也是在这一瞬间,他明白自己上当了。

  当然,现实中的他一点事也没有。

  “师傅,真他……的幽默”王寂内心吐槽不已,没想到看上去那么严肃的一个人,竟然骗他,而且自己还真就上当了。

  王寂紧接着就翻出了旁边的时钟。

  “嗯,时间只过了半个小时。我在诸子世界里面,大概有两个小时左右。额,单单写那个字就耗费了好久。”王寂每当想起,就愤慨不已。终日打雁反被雁啄了,骗人不是一直都是他的专利嘛。

  “嗯,这么算起来,就是差不多1:4。半个小时大概耗费了1个单位的灵力晶体。”

  王寂一边计算着,一边想:“无论如何,诸子世界是肯定要进的。这样的话,晶体能撑的时间就不长了,头疼呀。”

  “嗯,不管了。先修炼吧,恢复一下真气。”王寂运起了魔武星辰诀进行修炼。

  事实上,王寂所修炼的魔武星辰诀,与地球上广为流传的星辰诀又有不同。他所修炼的,是王家家传的功诀。

  而星辰诀,不过是简化版的魔武星辰诀罢了。

  “父亲的手笔。”王寂这样想到。

  连接到星辰塔的第一层,王寂缓缓的修炼着,恢复着体内的真气。

  早上的王寂是被一阵低沉的声音叫醒的,事实上,这本来就是专门设置的一个特殊工具。

  修炼中的人不能被惊扰到,以这样低沉的声音,不会影响到修炼者,又可以提醒修炼者有人找。

  在同住的宿舍中,这样的装置必不可少。

  等王寂开门的时候,门外的却是竹息。

  “嗯,王寂,准备一下要出发了,等下就是新生典礼,典礼后面就要开始比试了。”竹息看着刚修炼完毕的王寂,笑着说道。

  “嗯,行。马上就好,我就在那么林凌那厮怎么变得这么斯文了。”事实上,若是林凌来叫的话也会用上那个装置,王寂不过是开玩笑罢了。

  “他还在宿舍里呢,我还要过去叫他。”听到王寂这么说,竹息也笑了,这个舍友可是一个开心果呀。

  准备好的四人一起离开了宿舍,目之所及的人都在往同一个方向赶去。

  “嗯,看来叫小白已经不太现实了。我们直接过去吧。”老马望着身后的三人无奈的说道。

  事实上,开新生典礼的地点离这里并不远,以几人的实力,就算不坐小白,很快也就可以到了。

  “嗯,熟悉一下校园也好。”林凌于是也发表了他的高见。

  王寂和竹息没所谓的耸了耸肩膀,于是步行的行动就这么拍板了。

  “老马,怎么还没到呀?你不是说这条小路是近道吗?”林凌看了看时间,新生典礼已经快要开始了。

  “这不可能呀,我明明记得这里可以通往智者广场的。”老马不能理解的摸了摸脑袋。

  “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说你路痴承认就是了,老马呀,以后你改名就是了,我觉得1B和3B之间的那个挺合适的。”

  老马愣了愣,随即反应了过来:“林蛋蛋,你想死还是不想活呀?”

  林凌缩了缩脖子,张开了嘴。看着老马凶神恶煞的样子,又赶紧把嘴闭上了。

  一旁的王寂和竹息叹了口气。

  这两个活宝。

  要是传出去该有多丢人,四个大活人,竟然在学校里迷路了。

  “嗯,直接小白吧。”两个人互相看了看,按下了呼叫小白的按钮。

  很快的,小白带着两个人走了。而后面的两人,则受到了更好的待遇,一阵情切的问候声响起:“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请不用再播。”

  于是,如果有人在旁边,就可以看到两个发足狂奔,追着小白的学生。

  “嗯,还是坐小白快呀。竹息,你说是不?”王寂对着身旁的竹息,一脸的淡笑。

  “是呀,而且还很舒服。”竹息很配合的说道。

  “额,两个,两个剑人。”林凌在一旁大口的喘息,上气不接下气。

  另一旁的老马好了点,喘息的没有那么厉害。也在一旁骂道:“回去舍规伺候。”

  本来倒也不用这么赶的,不过两人都不认识路,只得拼命跟着小白跑了。

  “嗯,老马大概有人级中级巅峰的修为,林凌差了一点,中级后期。不过都算是年轻一代的领头人物了。”王寂默默的计算着二人的实力,只强不弱。

  “这极武学院果然是极武学院,每个人的实力都不容小觑呀。听说哥哥以前,便是极武学院的第一高手,不知道是否是真的。”

  王寂看了看高台,主持人已经登台了,站在了舞台的中央。

  “哈哈,老马你看,还是个美女呀。”林凌终于缓过气来了。嘴巴里这么说,但眼睛早就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老马看了看台上的女子,说道:“嗯,赵家的。”

  “大家好,想必各位老生都认识我了,各位学弟,我是你们的学姐,也是今天的主持人赵诗诗。”

  漂亮的女生从来都不缺少欢呼,即使是极武学院这样的学校也不能免俗。顿时间,掌声响起。

  “下面,就有请我们的院长上来讲话。”

  下面的新生欢呼的更大声了,甚至带着点不可思议和崇敬。谁不知道,极武学院的院长,乃是剑圣的传人,称作是圣者之下第一人的泪悲鸣。

  年轻时候的泪悲鸣单人只剑,独闯敌军大本营,斩落敌军将领,阻止了一场战役的全面溃败,是战争中绝对的英雄。

  他的斩首战术,在敌军之中流传甚远,以致一时间,没有足够实力的奖励不敢出现指挥战斗。

  当然,泪悲鸣所参与的战役,已经不是那场打的地球哀鸿遍野,时间已过千年的大战了。而是后来,敌军反攻时的战争了。

  那一次战斗的主战场并不是在地球,而是在火星之上。

  没有人知道七圣如何获得巨大的财富来建设了火星基地,并以此来抗击外敌,但不得不说,他们成功了。这次的敌军数量比之前次,巨大了数倍,但依旧被赶了回去。

  也是从此之后,地球联邦才渐渐的扩展,在银河系建立了一个铁桶一般的基地,将地球护在中间,并向外扩展,打出了地球人类的威名。

  一时间“亚美”战败于土著星球的消息在宇宙中成为了一个笑柄,但也再无人敢小觑铁桶一般的银河和地球联邦了。

  此时的泪悲鸣却已经老了,严肃的面容,带着一头银发飘扬。但是身后的巨剑,却彰显着他的主人,是一个绝世的剑客。

  “年轻人,既然你们来到这里,那么以后,就请成为一个真正的勇士吧。仅仅为了,你们脚下的这篇美丽的土地,不再受到侵略……”

  泪悲鸣慷慨的陈词,一字一句的在年轻人的心中响起,连王寂都觉得,内心的那一份属于他自己,也属于莫峰的热血被点燃了。

  底下的学生沉默着,但是眼神却溢满了激动。不论他们来自哪里,不论以后他们的成就如何,至少在这一刻,他们的心被地球的这片土地连在了一起。

  “院长的沸血术用的越来越好了。”台下的一位老生对着另一位老生传音到,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发出声音是会引起公愤的。

  “当初我们也被骗了不是吗?”

  “嗯,也是。也让这些小家伙们上一次当吧。”那位老生笑嘻嘻的说道。

  “不过,你不得不承认,院长说的没错不是吗?在外族人面前,如果地球人不团结起来,或许早就被灭族或者沦为奴隶了。”

  “嗯,是呀。”

  尽管没有被沸血术影响到,但是,泪悲鸣是从战场上拼杀回来的人,他的每一句话,都显得那么的真挚。无论他说了多少遍一样的台词了,好吧,也许几十遍吧,也许几百遍。不多,不是吗?

  一个战士,一个为人类做出了功勋的战士,他永远是地球人的骄傲,也永远值得人们去倾听。

  “小家伙们,努力吧。你们才是地球所有族人们的希望。”

  泪悲鸣说完后就离开了新生典礼,他把这些台词说了几十遍,几百遍。不是因为他懒得准备台词,而是因为,这些话,他是代表着他的战友所说的。代表着,所有在火星上,甚至更远地方死去的地球族人们说的。

  泪悲鸣无声的走了,却留下了底下深思的学生们。或许,他们之间以后有可能会走上对立面,甚至成为不共戴天的仇人,但是没有人会忘记,他们是地球的族人。

  “我知道了,原来炎黄之魂不是消失了,而是被这片天空,这片大地给覆盖了呀”王寂笑了笑。

  “但是,那又怎样。没有了炎黄的灵魂,炎黄一族还能叫炎黄吗?炎黄的子孙,也就失去了他们真正的血脉。”

  王寂是从千年前来的人,他知道他在做什么,或许把整片地球上的族人连在一起也没错。但是,这并不是让炎黄的灵魂消失的原因。

  炎黄的子孙,我们每一个人都留着相同的血脉呀!

继续阅读:第10章 比试开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子门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