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杀父
一人2017-04-12 16:092,662

  “怎么,你难道要眼看着小依死吗?”南宫瑾手中的匕首紧了紧,但是眼里却没有丝毫的紧张,他了解王墨。

  “南宫瑾,你难道真的要伤害小依吗?你不是曾口口声声说过爱小依吗?要照顾她一辈子的吗?”王墨怒吼道。

  “是呀,我爱小依。但是小依只爱你。更何况,我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你让我怎么面对小依?”南宫瑾的眼神里瞬间流露出悲伤,但随即就变得更加的疯狂。

  “王墨,现在,马上,让你自己定在原地。”南宫瑾呼号着,手中的匕首在他的手中抖动。

  “南宫瑾,你别紧张,只要小依安全,你要怎么样都没关系。”现在的王墨只想稳住南宫瑾,在来之前,他没想到,原来温文尔雅的南宫瑾竟然会疯狂至此。任何人都不知道一个疯子下一刻会做出什么事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尽管王墨智力超群,却对这一情况毫无办法。

  门外的小孩更加紧掩嘴巴,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却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王寂沉默的望着眼前的情景,此刻的他多么的想要扑上前去,将南宫瑾杀死。但是,他知道,这里根本没有自己的存在,他甚至无法移动这里的任何一处东西。

  “王墨,别想耍什么花样,这个世界上,我绝对是最了解你的人,没有之一。如果你想要动什么心思的话,就给我想想后果会怎么样。”南宫瑾看到王墨迟迟未动,冷哼一声说道。

  王墨沉默了,他知道南宫瑾说的没错。二人从小一起长大,是朋友,也是对手。因此也最是了解对方。但是二人都没想到,有一天竟然会走上这样的一条路上。

  叹了一口气,王墨静静的说道:“南宫瑾,我知道我死了,你肯定不会动小依的。那么,我死了又何妨。”

  露出手中的银针,王墨点了几下,人就定住不动了。

  对面的南宫瑾愣了愣,没想到王墨真的就这么干脆的定住了自己。但随即笑了笑,这本来就是他的性格。

  “王墨,真的没想到,我们两兄弟,会走到这样的一天。不过,一切都该结束了。望儿,拿着这把匕首,杀了他。”南宫瑾的眼神愈加的冷厉,将放在女子脖子上的匕首递交给我身后的南宫望。

  站在南宫瑾身后的南宫望沉默的接过了匕首,却没有立即走动。

  “怎么,望儿,你敢不听为父的话?”南宫瑾看到南宫望没有动静,大喝了一声。

  南宫望看了看眼前的南宫瑾,终于还是迈开了脚步。

  “哼,王墨,今天就是你父亲来了,也救不了你。”南宫瑾冷冷的说道。

  墙边的王寂看着眼前的场景,陡然回忆起了当初的情景,不禁抱住了头,他此时只感觉到头都快要爆炸了一般。

  而墙边的小孩此时却走到了门边,随时准备冲出去。

  “额,望儿。你,你为什么,为什么……。”南宫瑾呆呆的望着胸口的匕首,不敢置信的说道。

  南宫望却不屑的撇了撇嘴巴:“你不配当我南宫望的父亲,我最恨的,就是通敌卖国之人。你已经不是当初我最敬重的父亲了,那么,留你何用。”

  南宫望的表情冷漠无比,仿佛眼前的不是他的父亲,而是土鸡瓦狗一般。

  “可是,我,我是你的父亲。”南宫瑾看着眼前他最后的一个,最后的一个无论什么事都会留在他身边的人。

  南宫望仿佛被什么刺激一般,拔出了匕首又狠狠的刺了几下,大声喊道:“你才不是我的父亲,我的父亲是世界上最强的男人,就凭你,就凭你也想当我的父亲,你给我去死吧。”

  王墨目光呆滞的看着眼前的情景,简直难以置信。眼前的那个,还是一个孩子啊。一个在原来的他看来,最为懂事的孩子呀。但是此时在满身鲜血的映衬下,却像一个魔鬼一般。

  南宫望身前的南宫瑾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生机,眼睛瞪得大大的,至死也无法相信,他的儿子,居然会杀了他。

  “哈哈,哈哈。你为什么要变成这样,你为什么要变成这样啊。”南宫望看着眼前死不瞑目的人,放声大笑,但满脸的血水,却被一条眼泪生生的分开,让他看起来更为的恐怖。

  “疯子,父子两个都是疯子。”王墨听着眼前更为疯狂的南宫望歇斯底里的叫喊,心脏也不禁狠狠的跳动了几下。

  王寂紧抱着的头愈加的疼痛,他不知道眼前发生的事,但是他知道外面的孩子就是他自己。为什么,为什么对眼前的事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

  “呵呵,王叔叔,不用看了,医生说我得了癔病。”南宫望冷冷的看着王墨说道,嘴角竟然又露出一点笑容。本来按照辈分来说,他不应该叫王墨叫做叔叔,但是因为王墨和南宫瑾早年的关系密切,甚至亲如兄弟,因此南宫望就一直叫王墨叫做叔叔。

  “癔病?”王墨知道癔病,倒在地上死掉的南宫瑾原本就患有癔病,但是早在前几年就治好了,但是从今天的事情看来,他一直没有被完全的治愈。

  而他的儿子,南宫望。此时看过去,却更为恐怖。但是今年的他,只有13岁。

  “当然,我觉得这不是癔病。这不过是弱者对强者的污蔑。”南宫望丝毫没有在意王墨的反应,依然自得的说道:“要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必须在任何一个方面都超过普通人不是吗?”

  说完后,他又看了一眼浑身是血南宫瑾,似乎在看一个艺术品一般。

  “包括,我的父亲。”南宫望摇了摇头,不屑的说道:“但是他却太令我失望了,竟然一次次的都在你的手中失败。原以为他终有一天可以在武学之外的方面赢过你的,没有到最后他竟然变成了一个废人。这样,他不就彻彻底底的输给你了。这种人,怎么配做我南宫望的父亲。”

  王墨没有说话,他发觉他完全无法看透眼前的这个小孩在想什么。但是毫无疑问,眼前的这个小孩非常的恐怖。不是指实力,而是指精神状态。

  “王叔叔,你最后的一下,还差了五分之一的力道吧?”南宫瑾突然说出了一句,霎那间让王墨心惊肉跳。

  “如果少了五分之一的力道,我会被定住?”王墨回过神来,冷冷的问道。

  “我不知道你是否少了五分之一的力度,但是我发现,你只被定住了10秒。这个点穴呀,侄儿还是知晓一二的。10秒的时间,恐怕刚好是少了五分之一的力度吧。只有这个失去功力的傻蛋还不知道罢了。”南宫望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南宫瑾说道。

  “王叔叔,没有用的,就算只有侄儿,恐怕你也无法离开这里。或许您不知道,侄儿的实力已经和我的父亲,哦,是原来的父亲差不多了。”南宫望笑了笑,对着眼前已经拔出银针的王墨说道。

  “你想怎么样?”王墨冷冷的说道,他相信眼前的小孩说的是事实,南宫望的练功天赋早已被证实几乎是当代最强的。当然,他的儿子除外。

  “我不想怎样,但是我不可能再让王叔叔活在世界上了,要不然我南宫家恐怕要遭致大难吧”南宫望摇了摇头。

  “而且,父亲死了,作为儿子,自然要完成他的遗愿了。他身前把你看成死敌,既然如此,把你送到底下,和他继续做对手,父亲走的也会安心一些的。”

  南宫望撕下一块布,擦干了血迹。

继续阅读:第19章 生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诸子门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