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血舍利!
素衣携白首2017-04-12 07:153,270

  “你们知道吗?李家公子居然在大婚的前夕病倒了!真可怜啊!”

  “是啊!是啊!要说李家的公子可真是一个好人啊!可是命;也太苦了!年纪轻轻的就是父母双亡,自小就是与自己的舅舅一起生活,天性善良、乐善好施,可就是这样的好人为什么就不得善终哪?”

  “是啊!我们李家庄之中的老百姓,谁人没有受过李公子的恩惠?现在李家公子有难,不如我们前去玉清观为公子祈祷,为他添富添寿!“

  “好啊!好啊!”顿时聚集在李府门前的一众乡民,便一哄而散。

  李府之中,整个府中都是呈现一副紧张的气氛。

  “修缘,你怎么了?”一个中年的儒装男子,一脸紧张地看着床上的青少年男子,“到底是为什么?你这样的话,即使是舅舅以后身死魂归九幽之后,怎么与姐姐、姐夫交代啊?他们当初临终之际,将你交给我,眼见如今你即将成家立业,开枝散叶,但是又怎么会这样那?”说着说着中年男子的眼神之中,不断地闪过了自责、愧疚之色,一脸的痛惜看着床上的男子,眼睛之中更是沁出了一滴滴的泪水,落在床上的青年的脸上。

  突然,床上的青年手指微微地一动,干枯的嘴唇,微微干涩说道:“水!水!”

  虽然语气是极为地轻微,可是听在中年男子的耳朵之中无疑是天籁之音,急忙欣喜地叫道:“好好!快!快!快给少爷拿水来!”

  顿时,整个府中就是大动,在为青年男子灌下了一些清水之后,青年男子神色平和,躺在床上之后,缓缓地睁开眼睛,但是转眼之间,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惊异之色,顿时大惊道:“谁?你是谁?还有这儿时哪里?”

  “什么?修缘,你不认识舅舅了?可怜的孩子!我是你舅舅啊!这儿当然是你的家啊!”中年男子闻言之后,大惊地说道。脸色之中的怜惜之色,更是浓郁了。

  舅舅?家?青年男子的眼神之中,更是怪异。心里更是狂喊:不会吧?天啦!我居然也是成为了穿越一族了?不会吧!我李修缘居然穿越了?

  但是,转眼之间,在中年男子的一番解释之后,李修缘不由地接受了自己穿越了这一现实,但是嘴里则是不由地暗骂:那个该死的老和尚我那样的帮他,他居然这样的整我?真是可恶啊!

  其实这还得从头说起,李修缘乃是二十一世纪的一个大好青年,更是一个爱好武学的热血青年,同时更是学了一身的武术,一般的情况之下,两三个的成年大汉是根本近不了他的身。有着一份好好的工作、一个漂亮的女朋友。都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居然出了这样的一码子事情!

  这还得是从李修缘的性格说起,由于羡慕古代那些大侠的作为,再加上又是有着一些的武技傍身;李修缘自然是一个正义凛然的侠士人物。

  但是,就在他一天他下班之后,路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只听见:“你个老东西,居然没事诅咒我等今日有什么血光之灾?找死啊!”透过声音,李修缘放眼望去,只见:几个流氓青皮把一个年纪老得都可以当他们爷爷的老和尚,一痛噼里啪啦的乱揍;而老和尚也不知道是由于是被打得昏了还是不知道痛,一点也没有反抗、也没有惨叫,反而是就蹲在地上,让这群流氓青皮放手施为。

  看到这样的情况的李修缘顿时就是大怒:光天化日之下,几个流氓居然是如此的猖狂?还有没有王法了?如果在这样的下去的话,那个老者还有命吗?

  不由地开口喝叱:“住手!”

  那几个青皮闻言之后,微微地一愣,但是看到李修缘之后,便是呵呵大笑:“嘿嘿!哥几个,瞧瞧居然有人敢管我们的闲事?好胆!”

  众青皮闻言之后,也是不由地嘿嘿冷笑,本来今天就是极为地晦气,一出来就碰到这个老东西说什么我们今天又血光之灾;本来这样的道上混的,就是刀口上添血的日子,最忌讳这样的晦气,而这个老东西居然来触我们的霉头?找打不是?

  本来气都还没有出够,现在居然有人送上来给自己出气何乐而不为?顿时都是摩拳擦掌地向着李修缘走去,但是就凭他们的手段,哪里是有着一定的武技的李修缘的对手?

  就只听几声噼里啪啦的巨响声之后,几个混混青皮都是哭天喊地地被揍倒在地上;李修缘得意地拍了拍手,趾高气昂地喝道:“滚!”

  “是!是!”一群青皮哪敢说什么啊?顿时连滚带爬地落荒而逃,但是刚刚走出小巷之后,一辆大货车突然冲出,几个混混顿时被压为肉馅饼。

  看得李修缘一愣一愣的,好久都没有回过神来:“死了?”

  “哎!真是天意不可违啊!诸位施主,老衲已经早已跟你们说明了,你们怎么就不信那?”闻言之后,李修缘回头一看,只见刚刚还被诸多的青皮打倒在地上的老和尚施施然地站了起来;嘴里风凉话地说道,根本就看不出来刚才被海扁了那么的久。

  听得李修缘翻了翻白眼,心里暗骂:神棍!

  刚刚准备走的时候,后面的老和尚说道:“阿弥陀佛,施主与我有缘!”

  李修缘闻言差点就是脚下一软,心道:这都是什么人啊?据说佛教之中就是他们的开山祖师有这样的嗜好?

  想到这儿不由地说道:“大师啊!我也知道你们干这一行不容易,罢了!我这还有一百余就给你吧!”得了,破财吧!

  只见老和尚微微地一笑,手中出现了一颗血红色的珠子,对着李修缘说道:“施主,我看你与我佛门有缘,此物与你有缘!”说着,老和尚快速地将手中的珠子递给李修缘,一把迅速地抓住李修缘的手中的钞票,屁颠屁颠地一蹦一跳往前而去。

  而李修缘拿着这一颗珠子却是哭笑不得:说什么有缘?有缘的话你还收我的钱啊?扯蛋!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幽幽地传来:“此乃佛门大德遗留下来的舍利子,希望此物能帮助施主渡过这一劫吧!”

  李修缘闻言一愣:这是舍利子?哪怎么会是血红色的?血舍利?糊弄鬼哪?

  就在李修缘不断地感慨之际,手中的血舍利居然出现了一股红晕,突然自己一阵天旋地转,转眼自己就与人事不知了;而自己一醒来之后,自己就到了这个诡异的地方。

  可是他那里知道就在他来到此地之后,居然一下子就将天机扰乱;混乱不堪。

  大赤天,太清境,八景宫。

  突然一声轰然的一声惊响,空气之中传来一丝丝的药香;谁人能够想到太上老君居然炼丹的时候炸炉了!

  只见一个垂垂的老者突然十指掐动,脸色难看,嘴里喃喃地道:“怎么会天机如此的混乱不堪?难道无量量劫来了吗?”说到这儿的,老者大手一挥,顿时原本被炸开的丹炉立马还原,老者的神色激变,转而闭上自己的眼睛前去寻求天机了。

  清微天玉清境,弥罗宫。

  一个威严的声音说道:“量劫又开始了吗?这一次阐教的命运又如何?哎!”就在声音消失之后,整个玉清天变得死寂无比。

  禹余天上清境,碧游宫。

  “哈哈哈!来吧!来吧!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这一次我倒要看你们能够奈我何?”语气之中,三分急切,三分幸灾乐祸,三分的嚣张,还有一份的隐忧之情。

  同时在西方的大雷音寺之中,正在为诸佛子与诸菩萨讲经布道的佛祖释迦不由地微微一愣,坐下的弟子问道:“世尊,不知道是何事如此的让你担忧?”

  释迦牟尼没有答话,反而是闭上自己的双眼,神游太虚,前去寻找天机演变之中的玄机而去,留下了一个面面相觑的佛子与佛众。

  远在一座宫殿之中的一个秀丽的女子突然也是秀眉一皱,手指灵秀的玉指不住地掐动,但是就在玉指的不断地掐动之间,秀眉更是大皱不已,让人见之,心神涟漪。转眼之间,女子微微地一叹,秀眉紧闭,神念早就暗暗地与天道相合,寻求冥冥之中的天机。

  同时,在一座洞府之中,一个身着七星道袍,手上提着一只树枝的道人也是眉头大皱,嘴里惊异道:“怎么会?天机混乱?大劫将至?”但是,道人也在手指掐算之后,眉头也是紧皱不已;大手一挥,洞府的大门紧闭。

  可是李修缘这一只蝴蝶引起的蝴蝶效应,所带来的连锁反应,自己现在却是毫不知情;只是他一脸的呆像,让一旁他的舅舅不由地很是心酸:可怜的孩子!算了,既然如此的话,不如让让先行娶妻生子为李家留下一丝血脉吧!不然的话,我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姐姐与姐夫啊!

  想到这儿的中年男子说道:“修缘,你居然现在无恙的话,明天你的迎亲还是照常举行吧!”

  结婚?开什么玩笑?和一个与自己连面都没有见过的人结婚?笑都不要想!顿时,李修缘刚刚想要反对,却只见自己现在名义上的舅舅已经早就出去为他明日的婚礼准备去了,哪里还有什么人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济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济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