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黎明》时间线及大事年表
鼓元吉2017-04-12 06:1611,929

  不知不觉,已经有一百多万字。写到现在,将书中隐含着时间线索的文字整理了一遍,顺带做了一个大事年表,希望便于大家更好的享受这个故事。将来如果有时间,还会总结出场人物表和言论集。为方便阅读,我会不定期更新这时间线及大事年表。元吉多谢大家一直以来对《帝国的黎明》这本书的不断支持!

  宋宣和三年冬季故事开端

  望着这纯美至极的景致,赵行德不由得一时神驰目迷,深深呼吸了一口纯净的空气,“如今是大宋宣和三年。”他若有所思地喃喃道。这一年,宋国皇帝赵佑恩准被禁锢的元祐党人后代入太学读书。皇恩浩荡,不容推辞,获得举人身份的赵行德不得不放弃走科举正途出仕的打算,辞别乡里远亲,赴汴梁太学。这一年,也是现代人赵行德投生到这异时空的第二十个年头。

  放逐黄舟山事件。半月之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太学生们四处奔走,联络相送被贬斥出京的太常少卿黄舟山之事。赵行德除了努力攻读经书之外,给陈东拉着到处走动,偶有闲暇,更要动笔构思《雪影仙踪录》的续稿,忙得不亦乐乎,不知不觉,便到了被丞相蔡京贬斥出京的黄舟山离京的日子。

  宋宣和四年理学社成立

  清明郊游比箭事件。赵行德回到斋舍中,陈东笑道:“元直,清明时节,我斋舍学子齐集郊游,你可一同前往?”赵行德道:“已经答应父执辈的尊长一同出城踏青,多谢少阳兄。”陈东笑道:“无妨,”俄尔又叹道,“每年清明的郊游乃是我太学士子中的一大盛事,不做那临风落泪,对月伤心之态,大家弹琴赋诗,痛饮狂歌,不参加确实是一大憾事啊。”

  端午理学社成立事件。光阴似箭,转眼便到了端午节气,汴京所有店铺里外,早已插满桃花、柳枝、葵花等时令花木,墙上都挂了蒲叶,门上钉了艾草,柜台和小摊上则摆满了粽子、水团等当令的小吃。虽然文定之礼还未完全行完,李府却和晁府都差童仆向赵行德送了端午节的时令之物,晁府送来的红木方匣里盛放了香糖果子、粽子、木瓜三样吃食,李府送来的桃木盒子里却装了艾花、菖蒲、紫苏等物,两家所送之物居然并无重样,也不是是否两位夫人事先打过商量。此时国子监中与赵行德相熟的陈东、张炳等人都已知道赵行德即将与李博士的女公子定亲,都向他贺喜。

  经过陈东、邓素等太学监生多方奔走联络,理学社的成立大会,便在汴京七十二正店之一,西水门之内的潘楼举行,因为此处靠近西水门和金明池,既能吃到最上好的河鲜,又能在宴罢之后前往金明池观看宿卫诸禁军赛龙舟和校阅。太学国子监生九十五人,再加上赵行德邀约而来的孟元,共九十六人赴会。

  宋宣和四年七月初三赵行德随童贯出巡河北。六月初六,官家谕旨降临,着太学庠儒赵行德随宣谕使童贯赴河北宣旨,使者与太子魏王赴河北大营犒赏抚慰三军的行辕一同出发,令人奇怪的是,并未授以官职。这一莫名其妙的差遣,即便是谙熟官场故事的宋安也猜测不出官家真意。

  七月初三,乃玉清神霄宫郭真人算定的日子,宜出行、造车器、移徙、扫舍,忌嫁娶、动土、修坟。童贯拣选京师三衙精锐五千,蒙今上赐名为镇北军,便是在今日离开汴京,护送太子魏王赵柯前往河北行营犒赏三军。

  八月初五,镇北军拱卫着太子赵柯与宣谕使童贯即将抵达,刘延庆早将远在真定、河间等辽宋边境的镇守将领都召集回来。前面的使者禀报,镇北军只在河北大营十里之外扎营,太子与宣谕使将在清晨时分正式到营中宣读圣旨,并召见诸将。

  除夕之夜,与喧嚣热闹的河间府相比,大名府未免显得有些冷清。河北行营全军拔营移镇河间府,留下几十万军户家眷,大半倒是准备开春天暖之后再迁往河间,这个年家人不得团圆,年后还要张罗着卖房卖地,家家户户的炊烟里,似乎都飘散着一股子愁绪。

  宋宣和五年正月辽宋交战。

  正月十五这天,河北行营的同僚设宴招待新任的镇北第五军指挥使克烈。马库斯,这也是军中陈规,哪怕众将在心里对胡骑单独成军有再多的不满,掌书记周鼎臣也要张罗这事,众将也必须来,来了还得喝酒,免得童帅面上不好看。喝酒自然要招来女营的娼妓相陪,谁知这一陪倒陪出了麻烦。

  辽人大举入寇的消息,最先由狼烟四起的烽燧传遍,溃军四处流散,传播着各种各样战败的消息,军州县府城开始白天紧闭城门,雄州、霸州、真定等河北重镇先后发现辽人骑兵踪迹。铺天盖地的流言几乎在一日夜间便传遍了汴京,枢密院惴惴不安等待着进一步确实的消息,到正月二十八夜里,由河间府发出的军书,由日行五百里金字牌急脚递送到,枢密院不敢怠慢,连夜禀报大内。

  二月初九,北风劲吹了一晚,天气似乎骤然间寒冷了不少,刚刚解冻的黄河水似乎又有封冻的迹象。二月十三,除了在攻打高阳关时炸膛的四门,辽兵的十一门万斤巨炮全部搬入了炮垒,几乎昼夜不停地对着河间城发炮轰击。二月十五,韩世忠率镇北第二军将背城出击,向西攻打辽兵炮垒,计划用震天雷毁了辽人的巨炮。

  时至六月,暑热难耐,大水过后,民间诸军疫病横生,这天,王彦将赵行德召制统制衙门,给他看了枢密院的文书。

  宣和五年八月方腊起事秋闱揭帖事件赵行德奔夏陈东逃亡张炳死难。对赵行德来说,这般奢望确是活生生的现实,七月初五他兼程抵达了汴京,七月初六便因为备考而搬入了李府,这年七夕,便是在李府的花园里与李若雪一家度过的。

  巩楼三层的雅阁内,理学社士子正置酒为赵行德接风洗尘。雅阁的影壁上有泼墨题诗:“美人歌舞少年游,夜深扶醉上巩楼。东方已白欢未尽,醇酒如刀断离愁。”据传前科举子四十七人再在此欢宴,竟然有十八人高中进士,这十八进士故地重游,欣然提笔写就此诗,店家小心的用绣纱装裱在墙上。理学社特意挑这个阁楼作为宴饮之所,也是为八月秋闱寻个好彩头。

  蔡京一目十行的扫过去,顿时大惊失色。难怪漕运彻底断绝,就在前日,江南的明教魔头方腊假托天命,自称“圣公”,改元“永乐”,率众起事,置将帅。同日,明教教众在苏、湖、婺、处、台、越、衢州、湖、常、秀等十余州起兵相应,现在正在四处攻打州县。东南重镇杭州已沦于贼军之手,两浙路兵马都监傅兵、黄坦被贼军击杀,两浙路制置使杜守文、廉访使仇建被刺杀,杭州知州欧阳泰逃走,此外尚有不少州县官员已经出逃甚至变节。据说各地贼军正在向金陵汇集,准备攻克金陵后划江而治,甚至北取汴梁!

  八月十五晚上,天上一轮满月,遥遥望去一团白银般,隐隐约约见着些仙山琼楼的幻影。李府家宴吃新肥的秋蟹。这螃蟹并非在集市上买来,乃是府中积年养在几口水缸里的,到秋天便捞起肉厚肥大的来下厨,厨娘特意用面粉裹着蟹钳炸了一道叫做“独占鳌头”的菜,赵行德哭笑不得,唯有多吃多占。佐餐的小饼则雕刻着各色精美花纹,形如满月,内里夹有酥糖,寓意一家团圆甜蜜,乃是宫中流传出来的制法,此时尚叫做月团,大约便是后世月饼的雏形了。

  八月十八,礼部省试的第一场,考试策论,照例盛况空前。除了各地赴考的近两万举子外,汴京城万人空巷,在省试考场之外对着陆续入场的举子们评头品足,俨然成为汴京百姓三年一度的重要节日。

  陈东等人在离开之前已经把开封府将于省试当日抓人的消息通知出去,大部分理学社的士子虽然深感惶恐,但还是相信“不以言罪人”的祖宗家法,除了两百余人放弃了科举提前回乡之外,还有一千九百多人如常赴考。张炳、邓素亦在其内。

  九月二十九这天,傅知仁高兴地说总算有人和赵德谈诗论文了,领了几个关东的士子到家里来吃饭。说来也奇怪,往常关东的读书人都是拿着通关文牒从函谷关过来,这次这几位却和赵行德一样,从黄河偷渡过来,不过并不是用铁索,而是出钱请人用革囊筏子摆渡的。

  两天后的十月初一便是寒衣节,眼看寒冬将至,家家户户在这天祭祀死者,为免其在阴曹地府挨冷受冻,便要焚烧五色纸作成的衣服,仿佛为其送去御寒的衣物。赵行德除了祭奠自家的父母亲人外,也为张炳买了一些,看着那袅袅青烟升上天空,暗暗道:“明焕兄,一路走好。”

  (宋宣和五年冬,夏元德十三年,赵行德达到敦煌)“国内秩序井然,百姓的富庶和安居乐业,并非是没有代价的啊。”柳毅的光移向窗外,一行大雁轻盈地滑过蔚蓝的天空,毫无留恋地向南方飞去。

  夏元德十四年宋宣和六年赵行德随承影影西行

  三个月的整训匆匆而过。在将军周元仲的监督,校尉段怀贤的折磨下,承影第七营五百军士越来越同仇敌忾,他们的袍泽情谊也越来越深。最后的整训,又是一次长途行军,逆着且末河回到蒲昌泽,然后转向北,沿着南北向的商道穿越大流沙,行军到焉耆镇,再翻越天山,抵达高昌。

  时值五月,暖风柔柔,道路两旁漫天的柳絮如雪。一出城门,他立刻催马快行。眼前的砖瓦草木,确实是无数次在梦中见到的,却不见伊人倚门倚闾的情景。近乡情怯,赵行德越是憧憬着,便越是忐忑。临近家门口时,他纵身一跃下马,轻轻在战马的脖子上拍了拍,示意它不要嘶鸣惊扰了女主人,这才小心翼翼地推开自家的宅门。

  因为驰道的通畅,天山北道远比南道繁华,一路上,只要是水源充沛的地方,到处都是果园牧场,牛羊被野,偶尔还能看到马群奔跑。历经伊州、高昌、焉耆、龟兹、拨换、疏勒、抵达康国。这一趟连续行军近四个月,由夏入秋,将士们身上单衣换做了厚实的白叠布袍。

  年关将近,驿馆外间偶尔传来一声燃放爆炸的乒乒乓乓之声,这一晚宾主尽欢,平添许多欢愉。

  到处是噼噼啪啪爆竹声,这也是李若雪独自在敦煌度过的第二个除夕了。她前几日忙忙碌碌的。将家中被褥整理了一遍,庭院打扫也干净,擦去门窗尘秽,换了门神,挂上钟馗像,钉上新桃符,贴上春联。也准备了迎神香花等供物,祈祷新岁之安。

  除夕这天,隐居在泉州忘归崖的陈东收到了一封遥远的书信。他早已被父亲宗谱除名,过年的时候更无人相扰。忘归崖这里偏僻,有个好处,每天他都要收到各地许多书信,却不会惊扰了乡里。

  过年的时节,辽国南京道幽州,别有一番热闹气氛。契丹族人富有而有闲,家中随时放着各色食盒,里面堆满了奶酪和干果,殷勤的婢女随时为客人换上满满的酒壶。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契丹族人之间拜年。男人女人穿上迭剌、乙室、品、楮特、乌隗、突吕不、涅剌、突举等契丹八部的传统服色,按照姓氏和血缘关系,相互登门道贺。

  夏元德十五年宋宣和七年天下无事,赵行德在芦眉国打仗

  夏元德十六年宋宣和八年牙角行合股成立承影营出征罗姆苏丹辽国内乱

  三艘白矾船满载着东方的丝绸、茶叶和香料,吃水极深,缓缓离开海西港,朝着芦眉驶去。秋天的黑海最为妩媚,阳光灿烂而温暖,海风习习,海鸟在岸边上下翻飞,努力地捕捉鱼类,为度过严冬积储脂肪。这时节,同样也是海盗最猖獗的时候,黑海密布着岛屿和海湾,沿岸被相互征战的部落势力,突厥大食诸侯所盘踞,这些人根本不去剿灭海盗,反而与其沆瀣一气。就算威尼斯、大食的商船,遇上毫无戒备的船只,有时候也顺手捞上一票。大海,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夏国的商船,更是这些海盗眼中最肥的肥羊。

  这一年多来,除了出征作战,赵行德都在了解芦眉的国情民风,对芦眉的局势也有了更深的认识。

  院枢密使萧奉先征讨女真部落失利,兵败的消息一次次传回南京道,各部契丹人的不满之情也在迅速的蔓延发酵。九月末,萧奉先居然被女真人围困在黄龙府,南京道契丹各部都是一片咒骂声。威服北方五十九属国群胡的大契丹,居然连续败给女真部落。不管是部落的头人首领,还是普通的契丹族人,提起皇帝耶律延禧和萧奉先,都摇头叹气。为解黄龙府之围,耶律延禧准备御驾亲征,朝廷将从南京道抽调精锐赴援北面。要各部族选丁从征的军书发下去之后,每个部落里都是轩然大波。

  十月十五日,得知辽国内乱之后,敦煌护国府召见了辽东汉军的使者。韩凝霜下了马车,抬头望见护国府议事堂高达两丈的三叠重檐圆形穹顶,金碧蓝三色琉璃瓦在朝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显得既辉煌又肃穆。

  十一月初七,芦眉禁卫军正式出征的日子。黄金城门附近挤满了送行的人群,芦眉人好像在参加盛大的典礼和比赛一样,声嘶力竭地欢呼,大道上洒满香水和花瓣,仿佛回到了鼎盛的时代。

  夏元德十七年宋宣和九年赵行德返国夏伐罗斯杀海都汗郑相堂血案伯升豁继位

  此次返国的除了参与胁迫芦眉皇太子的六十余人,还按照更戍敕令轮换回国的有家室军士三十多人。赵行德等人乘海船离开金角湾,航行至海西港,在镇西堡停留了数日,等待夏国商队一同返回河中。这回镇西堡中屯驻了比三年前承影营来时多得多的军士。虽然身为百夫长,赵行德亦不得不和杜吹角、刘政合住一间。

  这年的八月十五,赵行德一行是在河中的乡村中度过的。大家伙儿归心似箭,便没有按照每天六十里一驿的成规行军,而是经过驿站时画个卯又继续前行,紧着马力赶路,只要在天黑左右找到宿营处便可,有时候一天行军百多里。河中这地方到处都是农牧兼顾的,又是秋季,农户院子外面,干草垛子堆得高高的,粮食和牧草都不缺。为了和家人早日团聚,自掏购买粮秣这点银钱,行囊丰厚的承影营军士,倒不是很在乎。

  这中年人被赵行德拉住,他老婆孩子也回过头来看这一群骑着马的军士,中年男人瞥见赵行德军袍胸上绣着百夫长和庶长的标志,身旁王童登也是庶长,其他军士,爵位没有材官之下的。夏国军士的爵位,多是军功堆出来的,这中年人顿时肃然起敬,先招呼老婆孩子过身边来,免得被人潮人涌挤散了,这才拱手笑道:“这位大人,这是庆祝大捷啊。安西上将军徐文虎率军攻入罗斯都城,虏获全部罗斯王族,安北上将军陆卿宗与罗斯国王穆斯提决战,斩杀过两万,俘虏了国王,三万罗斯军队降。州城放开宵禁,大庆三日,酒食都是商会和军府出钱,我们都是去赶热闹的。”

  雪花纷飞,寒风凛冽,赵行德却只觉得热血如沸。王童登说些“小雪节气,居然当真下小雪,当真怪了!”的闲话,全做耳旁风。适才行军司的行军司马寒着脸,吩咐二人“等待处置,每隔三日过来报到”的话语,也全没放在心上。他只觉匆匆和王童登作别,翻鞍上马,强自压抑着澎湃心绪,却失态地打马疾驰。

  北风呼呼地刮着,白雪覆盖了大地,远处升腾起一股股惨淡的炊烟。军营中到处是肮脏的冰渍,塔赤·蔑尔勃用耶律大石赠与他的千里镜仔细观察,发现那是耶律延禧的军队在烧烤马肉。塔赤轻蔑地吐了一口唾液,这些宁可吃战马也不敢战斗的人,都是懦夫。“再过一段时间,这些懦夫恐怕连马肉都没有了吃了。”他皱着眉头想道,“难道就甘心饿死冻死在雪地里么?

  年关一天天的临近,二人世界里弥漫着越来越浓的幸福味道。可惜,这世上女人都是惯坏了的,连贤惠的若雪也不例外,最近有些慵懒,赵行德几次请缨下厨后,便由得他去了。还点菜要做清淡口味的。可叹行德擅长的不是涮肉便是烤肉,行军时连蔬菜蘑菇都是烤着吃的。又不肯使佳人失望,不得不去书店买了几本烹饪要诀偷偷地钻研。

  夏元德十八年宋宣和十年辽延庆元年耶律大石得国建元陈康立为康国世子夏颁布工徒自守律赵行德出师辽东

  这一天正是耶律大石进入皇都临潢的日子,野外万物萧索,汉人所居的南城也空空荡荡。起事响应他的耶律章奴为了收揽军心,仿照幽州所为,纵兵将南城的人口财富劫掠一空。北城是契丹朝廷和贵族聚居之处,也关门闭户,在耶律大石到来之前,耶律章奴会意地少数几户耶律延禧的死党屠戮一空,男子斩尽杀绝,女子则分给部属。整个北城弥漫着一股恐怖的气氛。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等待着耶律大石,契丹新皇者的到来。

  旬日后,耶律大石正式篡位登基,改年号为延庆。消息传到了汴梁,人人都切齿痛骂这个乱臣贼子,仿佛他篡的不是辽国皇位,而是大宋江山一样。近年来,皇帝赵佑沉迷于服食丹药,精力衰竭得厉害,自觉时日无多,打算以三皇子赵杞取代大皇子赵柯入主东宫,精力逐渐转向内政,开疆拓土的锐气也消减了不少。朝臣们争吵一番后,还是派御史中丞秦桧出使,向大辽送去了的朝贺国书。

  三月间,暖风吹了数日,又下起来蒙蒙细雨,这天一早,海棠花开了,迷离的雨丝中,花瓣儿显得娇艳欲滴。李若雪欢喜得仿佛小孩子一样,打起一把油纸伞,拉着赵行德在院中赏花。赵行德担心她淋了雨受了寒,好一番劝说,李若雪才依依不舍地回到屋内。近来她肚腹隆起,出入都不方便起来,呆在家中确实也有些闷。

  清明过去,长安城外商会自治的区域里,关东洛阳移植而来的牡丹争奇斗艳。趁着春光明媚,踏青、蹴鞠、荡秋千、放风筝的活动一直持续到四月末,斗鸡则一直从清明斗到夏至。

  进入五月,早五年前到关中这批工徒,约期就要满了,能熬出来的,都有百贯工钱可拿。今天是罗掌柜和约期快到的工徒算账的时候,虽然总有些克扣,但大数还是错不了。

  日月如梭,暑往寒来,李若雪怀胎十月,诞下来双胞婴儿,男取名为赵雍,女儿取名为赵卓。而赵行德所帅承影第八营也已训练成军,两个孩子刚刚足月,赵行德便得到大将军府下达的出征辽东的军令。出发这日,李若雪担心孩子受不得寒风,便只送到了自家门前。而李蕤和陈与义亲自到承影军的营垒来相送行德。

  夏元德十九年宋宣和十一年辽延庆二年赵佑驾崩赵柯继位辽东汉军起事

  这是宣十一年,赵佑勤政纵欲,又服食金丹,脸色有些灰败。然而,他的帝王心术也越发纯熟,不但连蔡公相也越来越难猜中陛下的心思,朝廷里的清流官员也渐渐为陛下所驯服,甚至默认了三皇子取代太子入主东宫的势头。

  春天的原野上开满了灿烂的鲜花,一场春雨下来,就连荒芜的戈壁滩上也钻出了丛丛嫩草。历经长途跋涉地承影第八营军士却实无闲心流连欣赏这难得美景,过了前面这片无人的戈壁滩,就进入了辽国西京道地界。行军的大车留给军情司的向导处理了,无论是骑军还是步军,现在都是一人三马。再往后,承影第八营就成了草原上一股七百多人的马贼,从依附辽国的各个游牧部落的间隙里渗透过去,在长城之外的草原荒漠中行军,在军情司的向导下,穿越西京道和中京道,一直抵达辽国东京道黄龙府,据说那里有汉军接应他们。

  “是啊。”赵柯从未像现在这样觉得夏国的政制才合乎情理。他点点头,哽咽道:“满朝清流高士,唯有少阳才是真正的骨鲠忠臣,孤若是有那一天,必当倚为国家栋梁。”一阵北风瑟瑟吹过,满天白纸飘飞。

  外面天寒地冻,这暖阁里却烧着红红的紫铜炉火。炭火很旺,两人衣衫单薄,反而有些薄汗。师师切开一个保存在冰窖里的贡橘,掰成几瓣,细心地将橘络一一挑去,才一瓣一瓣地喂到陈东的嘴里。她这般模样,若是让那些肯花上千贯钱听上一曲,喝一杯香茶的客人看见,肯定会捶胸顿足的。

  两个月后,这信函才送到敦煌,李若雪将陈东的来信束成一扎放在家书中。这封信通过道路曹往前沿邮寄送到赵行德手中,已是他历经跋涉,抵达辽东的三个月之后了。

  冬天,饿得皮包骨头的汉军几乎不能打下任何一个契丹营寨,而集中起来的汉军则是契丹骑兵最好的追杀目标。契丹人躲在坚固的营寨里,热炕烧着,大块肉大碗酒,根本不会出来,而汉军只能带着少数妇孺在深山老林里熬着。

  夏元德二十年宋靖康元年辽延庆三年汉金结盟抗辽承影营攻保州汉攻开州之战陈东贬斥广州

  “今日是什么节庆?”李若冰低语道。

  “不会呀,今天是靖康年二月二十五,不是什么节庆。”谢松石跑海路也有多趟了,对日子记得极为清楚,他正感激着李若冰给的肥差,忙不迭的接口道。

  赵行德的脸色却不怎么好看,天色拂晓,他和金昌泰带了百骑出山,途经二十里外的一个汉人聚居的村庄,却发现已是一片焦土。这把火才被春雨浇灭不久,废墟里还冒着嘶嘶的白雾和青烟。

  赵行德点了点头,问道:“四月间青黄不接,不知寨中兄弟吃得上饱饭吗?”杜吹角这时稍稍明白赵行德之意,大声道:“去年的存粮,加上挖掘得野菜,菩萨保佑,不要饿死老人和孩子吧。”听到这一问一答,满帐的汉军首领,脸上怒意渐渐不见,许多脸现羞愧,只有少数还是不屑一顾之态。

  这时天色已晚,外面风刮得呼呼直响,响起两个闷雷,眼看一场大雨将至。白虎堂中点燃松脂火把照得亮如白昼。四下安安静静,军士都朝这边看了过来,只有一个声音在堂中回荡:“自守之道,是我朝的根本制度。我朝百姓皆自守之民。我朝州县乡里,皆自守之土地。蛮夷若要入寇,则步步维艰,不能深入。为何,因女真、契丹蛮夷,唯知奴役百姓而已。一旦入寇,我朝百姓必群起攻之。而我们随意役使百姓,便是坏其自守之心志,无异于为蛮夷做了准备功夫。使民不能自守,则国亦不能守。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正是此意。”

  赵行德面带着微笑,却斩钉截铁地说道:“不行。”他看了看周围汉军众将,解释道,“这伐木出海的通道,对我军极为重要,眼下已经是六月,再拖下去,过秋天,河水就要结冰,一耽误就是一年,我不能看着百姓喝西北风吧。”他双手一滩,笑道,脸上的神气,已经和那些占山为王的汉寨首领没什么两样。

  “还有三个月才能收麦子,四个月才能收割赤梁。”金昌泰摊了摊手,“要想不吃树皮草根的话,就得从中原买粮。此番出了三千石军粮,将来开州之战还有耗费。至少要买五千石粮食。”他笑道,“这购粮的银钱?”

  八月末,就在开州城下,赵行德得到了承影第四营和高丽人和谈成功的消息。在夏国营展示出来势力的威胁下,高丽国同意来远县城归“凤凰山汉军”管辖,夏国营承诺不支持鸭绿江东面的女真部落。李四海亲自赶到开州城下,既为了向赵行德详细说明了和谈的条款,也为了亲眼见识一下开州城下的战况。和汉军刻意低调地经营苏州关南不同,开州这边汉军唯恐声势闹得不够大,现在不光光护国府在过问这里的情况,就连大宋汴京朝廷,枢密院也提出渡海以粮草援助汉军和辽国为难的建议,只是现在宋辽两国的关系极佳,就连援助女真金国的粮草军械都被压缩了不少,这援助汉军的提议也被压了下来。

  开州之战震动辽东,赵行德既战功赫赫,财路又宽广,在汉军将领中声望渐隆,夏国营在鸭绿江一带展布势力,几乎有反客为主之势。太白山鸭绿江这边的情势,很快传到了苏州关南。九月间白露霜降,天气越来越冷,还有三个月,苏州地峡两面的海水就要结冰。在扼守苏州地峡的南山上,赵德所设计的新城筑城进展缓慢,也令韩凝霜忧心忡忡。

  十一月十八这天,乌云笼罩着整个天空,仿佛要压到地面一样。堡寨里的汉军兴致勃勃地议论着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两千骑兵护送野战火炮营出城训练。

  这两个多月来,太白山鸭绿江畔的夏国营也没闲着,赶在鸭绿江封冻以前,将囤积在江岸边的木料和木炭都顺流出海,又从高丽、日本、宋国买进了一批粮草囤积起来。金昌泰选拔了五百守备兵组建了第五守备营,全部配备火铳枪,按照赵行德留下的《火枪营操典》训练。

  五天,十天,一个月过去了,预料中的腥风血雨并没有到来,反而下了好几场大雪,整个辽东覆盖成白茫茫一片,进入十二月,金国大军南下的风声也传了出来,各地百姓都松了一口气,这如泰山压顶一般的大祸,就这么无形之中过去了。

  赵行德收到陈东的回信,已是十二月了。和行德许久没有通书信,陈东的这封信函写得很长。没有真正的紧急之事,却用了最快的邮驿,也不知费了牙角行多少银钱。这么办事,倒是符合他豪爽的性子。李邕也不会计较这些。也托陈东的福,赵行德终于知晓了中原最新的情况。

  皇帝赵柯登基已经有两年,初步掌握朝政后,开始展露锋芒。东南行营都部署王彦和河北行营都部署刘延庆互调职位。上谕为免士卒劳顿之苦,两名大帅只能带亲兵五十名赴任。几大将门虽然根深蒂固,但显然颇为所动。西京行营都部署曹迪,河东行营都部署杨忠嗣,河东路经略安抚使折可适,三位边庭柱石一起上表乞骸骨。官家下旨嘉勉并挽留其继续为国尽忠,还分别赐给三位老臣锦袍、玉带、旗帜等物。最后曹、折两位老将留任,杨忠嗣加为左卫大将军,解甲归田,其子杨彦卿继为河东行营都部署。河东军退出了河北,王彦应随即派兵接收了真定府。朝中隐隐有将宦官监军立为常制的议论,许多理学社士人拼命反对,甚至有太监不得出京的提议。对这些议论,官家皆未置可否。

  从汴梁到广州,恰是流刑三千里之距。隆冬时节,滴水成冰的天气,陈东带着家眷奴仆一路南行,众人嗟叹气苦。他却一路考寻流放路途上古代先贤之遗泽,居停下来时,听武松说些江湖奇人奇事,倒也乐在其中。这天来到南北要隘武阳关,恰逢大雪封山,前路艰险,不得不在驿站暂避一时。

  夏元德二十一年宋靖康二年辽延庆四年辽金决战完颜阿骨打身亡苏州南山城之战夏攻西京道辽宋结盟蔑尔勃偷袭北州

  东京留守萧素贤督促士卒死战不降,甚至将登城被俘的金兵公然在城头挖心掏腹,分给守城军兵食之,断了大家的生路。守城的辽军再如何不堪,总有数万人马,辽阳城内储积又多。金兵虽然勇猛,又得火炮相助,攻城战还是一直持续到了三月间,传来了沈州陷落,守将耶律迪烈殉城的消息。

  耶律大石亲征的消息传出之后,辽军士气大振。自从去年十二月出兵以来,现时已是四月末。金辽两军在沈州、辽阳鏖战了将近半年,士卒皆已疲敝,又不耐酷暑,然而,此时谁也不敢轻言后退。耶律铁哥被严令戴罪立功,也开始和金兵互有攻守,步军凭借山势连营十余里,互为犄角,又有大队铁骑在营寨之间来回呼应。金兵竟是屡攻不下。辽金两边就此僵持下来。在金兵连日攻打下,辽阳城已经摇摇欲坠。然而,战事绵延数月,却一直还未攻克。眼看上京方面耶律大石亲征的援军就要到达,驻跸黄龙府的金国皇帝完颜阿骨打终于忍耐不住,决定率领两万铁骑南下,与耶律大石会猎于辽阳城下。

  七月二十三这天,乌云蔽日,一丝风也没有,闷热得仿佛一个蒸笼一样。金国大军再次出营列阵,这一回,按照赵行德的指点,数千重甲的铁浮图都下马当做步军,和韩凝霜部下的万余汉军一起,守在火炮营阵地的周围。赵行德尽可能让火炮的阵位靠近了辽军。总共三百多门大小火炮布置在六个相互掩护的炮垒上,三十三门重炮都集中在中央炮垒,对准了辽军的火炮阵地,就算打不准,也要骚扰辽军的火炮营,剩下的数百门小火炮则用来防守炮垒本身,防范辽国骑兵的突击。

  金昌泰同时还送来一封未署名的私信。赵行德拆开之后,却是陈东所写的,数月前他便已经抵达广州了。满纸全无被贬谪蛮荒的颓废,反而是要大干一场的兴奋。几十万犯人陆陆续续从各地州县押送到广州、琼州,陈东已经开始在流放的士人中选拔流官,同时招募士人子弟为军官训练厢军。不过,中原人多安土重迁,士人子弟肯从军报效的凤毛麟角,现在应募的多是那些流放的学社子弟,本身不能入仕途,借此博一个出身。

  他抬头看天上已挂着一团明月,这才想起,不知不觉,已快到中秋了,“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军兵多穿着夏季的军袍,此时寒风阵阵,不少人烧起篝火取暖。

  耶律燕山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了一大口,感觉一股暖流从胃里升腾起来,不觉精神一振,他站起身来,遥望着帐外那矮矮的南城,冬季的天空布满了阴霾,乌云重重叠叠,仿佛有数千数万丈之高。旷野冰原中那座矮小的孤城,显得极为渺小。这座城池足足阻拦了辽军一个月之久,辽阳城都陷落了,它还是屹立不动。

  夜幕低垂,北风萧瑟,犹如鬼哭一般。远处不断有火光闪现,石弹的轨迹在黑暗中更难看清,有时落在城外,有时猝不及防地砸在了城内。辽军的火炮轰击不停,白天数千人上万人的蚁附攻城,晚上也不安生,常常派出数十人,百余人,几百人摸到城下,有时放冷箭,有时企图趁夜偷城。白天夜里,汉军的防范也一点松懈不得。寒夜越来越长,守城军队分为五班,赵行德、杜吹角、刘志坚、简骋、马睿各带一班,每班值守一个时辰。

  北风猛烈地刮着,虽然没有夹着冰雪,却像刀子一样割人的脸。满眼皆是冰雪的世界,雪地白得那么纯净,连一丝褶皱也无,这说明这片地方不但没有人烟,连鸟兽也罕至。然而,如此纯净的美丽,却是和最残酷的严寒相伴而生。

  夏元德二十二年宋靖康三年辽延庆五年南山之战结束耶律大石退兵宋辽河东之战爆发赵行德返夏国

  在南山城的侧后方,已经登岸的汉军正在赶修各种工事,虽然海冰融化使辽军大队人马再难以在苏州关南立足,但仍需防备辽军轻骑的突袭。高伯龙率两千余骑在炮垒旁边警戒。各营寨的汉军望见青色麒麟大旗的时候,都不约而同地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

  海风带着丝丝的暖意吹入船舱,陈康所住的客房在船长房的隔壁。外面一直守着两名军士,他也懒得出舱,闲着没事,索性找来船上的地图和精细尺子,将近来辽宋两国军队的动向都标注在上面,又假若自己是耶律大石,将如何应付当前的局面。考虑来去,都觉得辽国现在的局面不容乐观。宋朝十万大军直逼云州,若是夏国应战了倒还好些。可是护国府在关中的压力下退缩了。安东军司一开始就不想打这场仗。主导关中的将军、校尉、上柱国和护民官的想法是,和宋国小打不如不打。要不然兴灭国之战,彻底吞掉关东,要不然就老老实实地做生意,维持市面繁荣。

  三月天气温润,道路两旁的树林茂密,浓荫蔽日,树冠丰满,因树叶生发有先后而呈深浅不一的绿色,树林草丛中,时而隐现山雀,松鼠之类动物,显得生气勃勃。夏国放弃攻打大同府,使者萧并又在汴梁上下奔走,一度笼罩在两国之间的战争阴云暂时消散。赵行德带着五十余军士,乔装商队绕道宋境返回敦煌,在福州上岸后,便顺道前往朱森结庐讲学之所拜访。

  柳毅的心情颇为轻松愉快。这次军情司故意安排赵德穿过宋境回夏国,前后三四个月,行程数千里,未尝没有考验其忠心的意思。龙牙军乃是夏国军士的骄傲,不是居心叵测,三心两意的人呆的地方。假如赵行德有任何泄露军机,或者私下为宋国朝廷效力的举动,那么在函谷关对面等待他的,就不是辎重司的驿站,而是军法司的狱卒了。

  六月流火,河东行营都部署杨彦卿身着军袍,站在城头一块巨石上,朝远处看去,南北皆是莽莽苍苍的草原,辽国大军攻打,唯此一城别无遮蔽。然而,云州城池先后遭到夏国和宋国的围攻,每一段城墙都布满了凿痕箭印,饱浸过鲜血的城垣,偶尔有松散的土块掉落。若不善加修补,只怕根本难以承受再一次攻打。

继续阅读:宋代的纺织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国的黎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