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的灭亡
鼓元吉2018-03-22 11:004,986

  说“宋钦宗是他父亲(宋徽宗)的替罪羊,是他父亲的一个皮影。”我倒不敢苟同,宋徽宗虽不是英名的君主,但也决不是庸主。宋徽宗在宋朝末期虽然腐败的厉害,而且发动对辽战争的失败,过早的暴露出北宋外强中干的尾巴,但是宋徽宗尚未丧失刷新政局的权威,25年的政治经验毕竟是别人无法替代的。比如他多次将蔡京罢相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一生最大的失误就是听从李刚、吴敏等人的谏议,把皇位让给自己的儿子。寄希望于金兵能就此退兵,这其实是开了一个极大的政治玩笑,拿权力和皇位赌国家的命运。可惜赌输了。金兵要侵略你,还会因为你皇帝的退位而退兵,这是政治轻率的表现。这其实也是极大的不负责任。

  因为代替他登上皇帝宝座的是他的长子——赵桓,根本没有治理国家的能力和政治魄力。大家可以想一想,一个长期战战兢兢、担心太子之位被夺的太子,不可能具备雄才大志。(我也有另一片文章“谈中国历史上的太子”大家可以参看)。大家看看一个是优柔寡断的君主,身旁是一班小人(耿南仲、李邦彦等)或是无能的人(吴敏等),这江山怎么会坐得久。果然,赵桓坐稳皇位之后,把最紧要的边防之事放在一边,把矛头对准了他的父亲。把它父亲孤立起来。其实徽宗是反对割让三郡的,对于金兵退兵时朝廷不加以追击也是颇多不满的(三朝北盟汇编中有详细的记载),后来看出朝廷危急,主动向宋钦宗提出亲自到洛阳去募兵也被儿子拒绝。应该看出,宋徽宗虽然一生荒淫无道,但是政治智慧和经验还是要比他儿子丰富。但是无奈大权旁落,再也难以有所作为,就是行动也被严加看管,难以有自由。只得落得个最后身死异乡的悲惨结局。实际上我看,不是宋钦宗做了他父亲宋徽宗的替罪羊,反而是宋钦宗拖死了他父亲。

  这里,我再说一点,李刚此人是忠臣,但是个人能力有限,从一个太常卿直接升到执政的位子,能力和见识的确一般。劝宋徽宗退位着实是一步臭棋,企图以此来换取和平。这是真正的文人思维方式,也是非常幼稚的。与其让宋钦宗即位,还不如宋徽宗在位的好。我们不能因为宋徽宗在退位后逃离东京,就能推导出宋徽宗也是对金国很软弱的。还有,李刚迎宋徽宗回东京也是一招臭棋,直接导致宋朝皇族全部聚居东京,直接导致后来皇族被一网打尽。只要宋徽宗不回东京,他的很多儿子也不会回去,包括他的三子赵揩。即使宋钦宗被俘,谁做皇帝也比赵构做皇帝要好,大家试想,一个做过人质的人,怎么可能不对金兵产生巨大的恐惧感,怎么可能依靠他去收复旧河山。

  太上皇徽宗、太上郑皇后、郓王、诸王妃、帝姬、驸马、都尉等剩余的皇室成员三千余人,携带着被褥,在开封府尹徐秉哲和东京城四壁巡检范琼的护送下,由南熏门出城。帮助金军方面极为卖力的徐秉哲和范琼,为了防止皇室成员中逃跑,还下令将所有皇室成员,每两三人为一组,相互用衣袖捆在一起,并在一旁穷凶极恶地催行。徽宗、钦宗一进金营,就被剥掉龙袍。

  名单是:

  太上皇帝

  太上皇后

  郓王、王妃朱氏和三子六宗姬

  肃王、王妃任氏和二子二宗姬

  景王、王妃田氏和二宗姬

  济王、王妃曹氏

  康王王妃邢氏

  祁王、王妃曹氏

  莘王、王妃严氏

  徐王、王妃王氏

  沂王、和王、信王

  安康郡王、建安郡王

  嘉国公、瀛国公、昌国公、温国公、仪国公、相国公、韩国公

  柔福帝姬、嘉德帝姬、安德帝姬、崇德帝姬、茂德帝姬、成德帝姬、顺德帝姬、显德帝姬

  妃嫔有:

  王贵妃、乔贵妃、韦贤妃、王婉容

  阎婉容、任婉容、王婕妤、小王婕妤

  崔美人

  未出嫁的七名帝姬:

  华福、惠福、令福、纯福、宁福、永福、柔福

  五位年少的皇子:

  燕王、越王、吴王、和仪郡王、永宁郡王。

  接着是,大批皇室女子被陆续送入金营:

  妃嫔八十三人,王妃二十四人,帝姬二十二人,人准金一千锭,皇帝妃加倍,共得金一十三万四千锭。

  嫔御九十八人,王妾二十八人,宗姬五十二人,御女七十八人,近支宗姬一百九十五人,人准金五百锭,得金二十二万五千五百锭。

  族姬一千二百四十一人,人准金二百锭,得金二十四万八千二百锭。

  宫女四百七十九人,采女六百零四人,宗妇二千零九十一人,人准银五百锭,得银一百五十八万七千锭。

  族妇二千零七人,歌女一千三百十四人,人准银二百锭,得银六十六万四千二百锭。

  贵戚、官民女三千三百十九人,人准银一百锭,得银三十三万一千九百锭。

  这样一来,被送入金营的大宋妇女共一万一千多人,共折金六十余万两,银二百五十八万多两,但是,即使加上大宋已向金缴纳的金银,按照协议,大宋尚欠金三十四万多两,银八十七万多两。

  这些妇女被送入金营后,翰离不还颁布了一条专门针对宋皇室女性的命令,他让金军中和被掳的宋人中的医师,将所有的年轻皇室女性检查一遍,凡身怀孕的女性,一律用药打胎。这一来,不少已怀龙种和皇室骨肉的后妃,统统被迫下胎。

  由于天寒地冻和饥饿,大批被押人员在金营中死亡。陆续被掳入金营的众多皇室后妃、帝姬、王妃宗姬、族姬、宗妇,还有大批大臣们的妻女,大量被金军将领和士兵侮辱。最早受到侮辱的是蔡京的儿媳茂德帝姬。她被送入金营的当天晚上,就被翰离不用酒灌醉,强行奸污了。随后,连康王的妻子邢妃、郓王之妻朱妃和一些帝姬也被*。不少烈妇不愿失节,奋然自尽。一时间,整座金营成了淫窟。2月20日,信王王妃因不愿意受辱,毅然自尽于青城寨。2月24日,17岁的仪福帝姬病死。2月25日,16岁的仁福帝姬死于刘家寺。

  2月28日,16岁的贤福帝姬死于刘家寺。这些帝姬都是徽宗的女儿,钦宗的妹妹。

  宋太宗皇帝一系的子孙,几乎被金人一网打尽。最后“漏网”的皇族,只有高宗皇帝、哲宗皇帝的皇后【孟太后】。

  之后,进入南宋,高宗禅让后,皇位就传入了太祖皇帝子孙的这一支。

  论北宋灭亡

  新令狐冲

  孔子的学生子贡曾经问他的老师:“要保有一个国家,什么条件最重要”。孔子说:“足食,足兵,民信之”。子贡又问:“假使由于某种原因的限制,不得不在三件之中少做一件,是应该先去那一件”。孔子说:“去兵”。子贡又问:万一碰到这种情况,国家非常贫穷困苦,把军事经费撤消了还不能维持,对于足食和立信又应该先去哪一项。孔子断然说:“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一个皇帝的悲剧,一个王朝的悲剧

  宋钦宗赵恒[公元1100——1161]是宋徽宗赵佶的长子,十五岁被立为皇太子。1125年徽宗让位,赵恒继位为帝。钦宗继位以后,贬诛蔡京,童贯等人,起用李刚,钟师道等为相。但最终难扭颓败多年的局势,致使与其父子,妻女,王孙妃嫔全都沦为金兵俘虏,自己也病死异国他乡。

  钦宗在做太子的时候就对声色犬马等一无所好。他一上台伊始就端正政治,肃清朝纲,惩治奸邪,任用贤能。危急万分时,他又亲自披挂上阵,与士卒们同甘共苦,共衣食[金人粘罕的军队来到城下,这天不断的雨雪交加,皇帝穿上盔甲也登上城墙,将供皇帝吃的饭菜分给士兵,而自己改吃士兵的饭菜,大家都感动激奋的痛哭流涕。金人来进攻通津门,数百名士兵用绳子吊着下了城墙去抵抗他们,烧毁敌人五个炮架,两架鹅车。——资料来源《宋史》]。可以说在封建时代中一个君主所能做到的最贤明的举动,他都做到了。最终他却无法挽回北宋灭亡的命运,导致父子都沦陷敌手,国家变的一片荒芜。这不能说不是一种悲剧。

  宋代是我国封建社会集大成的时代。凡举社会制度,思想文化等,在宋代都趋于成熟,形成了比较完善的体系。但遗憾大是比较起来宋代以前的汉唐等朝代。宋人在文化制度等方面建树虽足可自傲,但在国土方面不免自惭形秽,叹息气短。宋人从来就没有完整过自己领土版图。几呼从建国之初宋人就没少过边患。诚然汉,唐之时也难免有边境冲突,但那却常常是汉武,唐宗穷边黩武的结果,所谓北追大漠,勒石燕然就是常常令后人追怀歌咏不已的典型词句。

  但宋人却没有这样大骄傲,常常是左支右绌,招架不迭的对付外来侵略。先先后后和辽,西夏,金,蒙古等打过仗,也求过和,签定过耻辱的城下之盟,最终还是走向了亡国一途。

  那么道底是什么导致了宋人的这种对外交往争斗中的失败呢?表面上是宋为吸取唐代晚期实行藩镇制度结果造成了军阀拥兵割据局面的教训。废除了常备军,职业军队,而代以民兵性质的保甲制度的结果。但根本的原因还在于北宋的整个国家体制文化思潮结构。

  就当时的国家大小而言,无论疆域的辽阔,还是人口的众多,物质的富庶,经济的发达。北宋比较诸国,无论辽,西夏还是金都要强许多。但是宋却在于这些国家的战争中一败再败,这不能不使我们对决定战争,尤其是国与国战争胜负的诸多原因,以及这些原因的复杂组合与这重组合所产生的能量,做深入的思考。

  北宋的灭亡即是一个皇帝的悲剧,又是一个王朝的悲剧。关于北宋的灭亡原因历来各家[史学家,政治家,哲学家]对其说法很多,都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我个人认为,至使宋朝灭亡的致命原因,那就是北宋朝廷对外对内的不诚信,就是说对内失信于人民,对外失信于盟国。他即已失信于天下那么在做其它任何努力显然都是徒劳。

  现在关于北宋朝廷缺乏诚信这方面的相关历史资料甚少,也许是历史忽略了这一点,但是我们还是能够通过一些相关资料,了解到当事的一些情况。下面一些资料来源于《金史。宗翰传》。

  宗翰本名叫沾没喝,汉语错称为粘罕。他是相国撒改的长子,十七岁时军队中就已经都佩服他的勇敢了。等到商量讨伐辽国时,宗翰的意见正与太祖相合。辽国的都统耶律讹里朵带领二十万兵来守卫边境,太祖迎头痛击他们。宗翰率领右军在达鲁古城把辽人打的大败……。

  太宗登上帝位,下诏给宗翰说:“把一个方面的责任委托给你,有资历应迁升的人,你可以见机行事任命他们的官职,因此把百道皇帝的空头任命书交给宗翰”。宋人来请求割让一些城市,宗翰答应说割让武,朔二州。又请示说:宋人不把叛逃的人送还我们,又阻绝燕山往来的道路,以后必然会撕毁两国间的盟约,请不要把太行山以西的郡县割让给他们”。太宗回答说:“前朝皇帝曾同意过他们,应该割让给他们”。

  宗翰又上奏说:“前朝皇帝征伐辽国之初,希望宋能合力夹攻辽国,因此许诺把燕地割给他们,宋人已经签订盟约以后,又请求增加钱币,来取得山西的一些城镇,先皇拒绝了他们加钱。盟约上是这样写的:不能够容留藏匿逃跑的罪犯,引诱扰乱边民。现在宋国却有数路招募接收背叛逃亡的人,用恩情赏赐来厚待他们,我们不止一次的写下背叛人的姓名向童贯索要,他们也约好了月日,以发誓的形式定下约会,结果一个人也没送来。盟约定了还没有一年,现在就是这个样子。万世和约还有希望吗?况且西部边境还没有安宁,把山西诸地割让给他们,那诸军就失去了驻扎据守的地方,请暂且把此事搁下不要割让”。皇帝完全听从了宗翰的请求。

  等到翰鲁报告宋不送来每年应送的钱和人丁的事,与宋将要背叛盟约,不可不加准备时,太宗就命令翰拿来诸路上报的户籍,按本子上登录的地,向宋索要。而接着阇母又报告说宋破坏盟约有具体的表现,宗翰,宗望都请求讨伐宋国。于是由谙班勃极烈杲担任都元帅,留守京师,宗翰担任副元帅从太原路出发讨伐宋国。

  宗翰从黄河南出发,于是降服了朔州,攻克了代州,围困太原府。宋河东陕西的军队四万人来救太原,在汾河以北被杀败,死了万于人。宗望从河北直取汴京,很久都未传来消息。宗翰于是留下银术可等围攻太原,率师向南进发,天会四年,降服安定了一些县和威胜军,攻下了隆德府实即潞州。军队开到泽州,宋国使者来到军中,这才知道宋国割三镇给金国讲和的事。路允迪拿着宋国割让太原的诏书来,太原人不接受诏书投降。宗翰奇取了文水和盂县,又留下银术可围困太原,自己回到了山西。

  宋少帝诱使萧仲恭送信给耶律余睹,用振兴恢复辽国的允诺来打动他。萧仲恭却把这信交给了金国,金国皇帝下诏命令再次伐宋。八月宗翰从西京出发……一路宋军战败。

  丁亥,渡过了黄河,润月,到汴京与宗望部队会合了。宋国约定以黄河为国界,又请求讲和,结果没有谈成。丙辰,银术可等人攻克了汴州。辛酉,宋少帝到金国军队前就住在青城。十二月癸亥,少帝向金国上表请求投降。五年四月,宗翰带着宋国二位皇帝及其宗族四百七十多人[唯独漏了康王赵构,因为他当时不在],还有玉石,宝印,服饰,车马,祭祀的器具,乐队,灵台图书与大军一起北归。

继续阅读:保护性耕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国的黎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