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2 十二城五楼-1
鼓元吉2018-03-22 11:046,412

  半月之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太学生们四处奔走,联络相送被贬斥出京的太常少卿黄舟山之事。赵行德除了努力攻读经书之外,给陈东拉着到处走动,偶有闲暇,更要动笔构思《雪影仙踪录》的续稿,忙得不亦乐乎,不知不觉,便到了被丞相蔡京贬斥出京的黄舟山离京的日子。

  用过早膳,见到准备一同出门去送行黄舟山的李蕤时,赵行德不禁莞尔,外面阳光明媚的,这厮却脚踏长齿木屐,手拿一把绿油纸伞,俨然后世戏文里西湖烟雨中浊世佳公子的打扮。这半个月来,气候由寒转暖,不但积雪消融,而且下起了春雨。

  赵行德干咳一声,指着木屐和伞问道:“李兄,这是为何?”

  李蕤俨然正色道:“吾观天象,昨夜有少男阳风踯躅于院隅蔓草之下,今晨又有少女~阴风流连于墙头柳梢之上,阴阳相逢,难免行云布雨,所以不得不早作绸缪。”

  用后世的术语来讲,东方的暖湿气流和西方的干冷气流可能在今天在汴梁上空交汇,形成一场锋面降雨,这点东西被李蕤这个方式说出来,到真唬得住不少人。

  赵行德点了点头,笑骂道:“你不去做道士当真可惜了。”他自持年轻力壮,些许风雨躲避一番便可,不欲像李蕤这般郑重其事的准备雨具,惹人耻笑。

  李蕤却反唇相讥道:“吾所习乃是管公明的观天术,倒是元直你那些冷气暖气相会而行雨的说法,本身没有师承,又颇类新学元气之说,如今党争正烈,倒要谨防落人口实。”

  赵行德、李蕤二人安步当车,一路说笑打趣,来到离着内城东角子门还有数百步之遥的保康门街。黄舟山将在内城东角子门外的汴河码头登船出发,顺着汴河进入大运河,在扬州换海船,沿海而下,一路航行至传说中瘴疠横行的琼州。

  此时许多茶坊、酒肆、脚店尚且关着店门,街上人流却已经摩肩接踵,富绅官宦尚且有些忌惮丞相蔡京一党的权势,满城的成千上万的贩夫走卒却不管这些,闻听今日是上书反对竞地、间架两道恶法的舟山先生被贬离京之日,纷纷暂且歇了营生前来送行。出了东角子门,人潮涌动的声势更是浩大,十数里之内到处是朝着汴河码头涌来的人流,而东角子门外聚集的百姓更有数万之众,横跨汴河的虹桥仿佛摇摇欲坠,上面挤满了不住张望的人群。

  “马骇舆,则君子不安舆;庶人骇政,则君子不安位。”在汴河旁边的丰兴酒家三楼雅阁之内,一个身着青白精缎儒服,方脸长髯的中年男人凭窗瞭望,若有所思地吟道,“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他侧头看着旁边窗口正在作画的画师,沉声道:“这幅‘倾城送贤图’,定要如实地画,用心地画。”

  中年男子这声嘱咐虽和颜悦色,却不怒自威,那画师打了个哆嗦,躬身秉道:“是,大人。”中年男子看不惯看不惯画师胆小怕事的模样,微微皱了皱眉头,将脸别到一边,继续观察汴河两岸的情状。

  旁边另一儒士打扮的嗤地一声笑,道:“难怪恩相如此看重会之,这一石二鸟的妙策,实在高明。不过,今上酷爱工笔山水长卷,若不是张画师这样的丹青妙手,也难入圣上的法眼。这幅图呈到圣上那里去,只怕老贼再难蒙蔽圣听。”作画的画师张择端乃是他找来的,因此罗汝楫也颇有些自鸣得意。

  他二人乃是副相赵质夫的心腹。赵质夫虽然是蔡京推荐为相的,但暗地里却培植党羽,企图与蔡京相抗。秦桧因为胸有城府,举止沉稳,兼且办事果断,深得赵质夫的信任,特意安排他担任清高的国子博士来积累门生和人望。而罗汝楫也官居刑部员外郎,是个吃人不吐骨头,兼且眼高于顶的人物。

  听罗汝楫口风不密,秦桧眼中闪过不满的神色,看了画师一眼,见他正专心勾勒山水人物,似乎并未注意两位大人的谈话,这才哼了一声,摇摇头,叹道:“老贼在圣上心中的地位稳如泰山,岂是一幅画可以动摇得了吗,只不过多行不义必自毙,待到日后时机合适,也许有些用罢了。”他脸色微微一沉,调转话题道:“彦济兄,老贼党羽已经调动衙役和禁军,可是确定了?”

  “正是。”罗汝楫面有得色,秦桧微微点点头,吟哦不语。

  旁边的罗汝楫却不识趣地继续道:“话说回来,这黄舟山所著学说,既和元祐学术向左,又与奸党伪学不同,仔细推敲起来,反而和西夏梁苏之学相类,专门煽动刁民,诋毁人君,妄论‘天下兴亡,吾辈之责’,‘夺天下之利以徇私欲,谓之国贼。’官家也是看在本朝优容士大夫的祖宗家法面上,才容他一头,谁知他越发厉害,居然反对竞买、间架两道理财之法。他自持学富五车,却不知本朝秉承王丞相遗意,以为国理财为第一要义。只看满朝公卿士人,除了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太学士子,便只有这些贩夫走卒之属前来送行,便知此人昧于时事,失道寡助了,哼!”

  他喋喋不休地啰嗦,秦桧却只微微皱紧眉头,眼底闪过一丝寒芒。送行的人山人海突然骚动起来,轻微的涟漪很快扩散成为沸腾的波澜。

  “黄大人,黄大人来啦。”挤在虹桥上的百姓纷纷从两边的护栏探身张望,前后层层叠叠的压得那木质的栏杆吱嘎直响,爬在汴河两岸柳树上的小孩冒险又朝上攀援几步,拼命伸长了脖子。就连赵行德、李蕤这等士子,淹没在这群众之中,也被感染了莫名的激动,不由自主地随着人流朝东角子门的官道涌去。

  熙熙攘攘的人群已经遮断了东角子门通向汴河码头的去路。只见一大群门生弟子簇拥着两名身穿儒袍的中年人从东角子门缓缓步出,在这群儒生的身后,跟着几辆载着家眷和细软的牛车,更外面则是开封府的押送官带着十几个挺胸凸肚的衙役,吹胡子瞪眼地将挡路的人群赶开。

  汴梁百姓平素见了官差仿佛羊见了狼似地,此刻却只管朝前涌来,里三层外三层的将黄舟山一行围得水泄不通。前排的人踮起脚尖张望,后排的只看得到前排的脑袋,“黄大人!”“舟山先生!”的呼喝之间,更夹杂着许多七嘴八舌的议论,赵行德便亲耳听到一个闲汉口沫横飞地嚼舌道:“这奸相蔡京一党乃是妖魔鬼怪所化,专门下凡间来祸乱朝政,荼毒生灵的,蔡京是个熊罴怪,高太尉是个马妖,梁师成童贯是两头前世被阉了的猪妖投胎,李邦彦是头淫羊妖,幸喜我朝有黄大人……”

  今上即位以来,税赋一日重似一日,官吏上下其手,勒逼百姓一日紧似一日,丞相蔡京等人极力征敛以取悦上意,国库所入数倍于从前,上下官吏又中饱私囊,在乡间,粮食还未成熟,官府便预征夏秋两税。比预征两税更可恶的是预借,有的江南州县居然将十年以后的两税都预借了,更让百姓欲哭无泪的是,前任地方官升迁之后,后任地方官大都对预借的两税便不承认。

  蔡京以“为国理财”为标榜,玩空心思,巧立名目,横征暴敛,太祖初年,官府所用丝麻尚用钱买,现今也和两税一样白取,除此之外,还有军队打白条支取粮草,大斗进、小斗出的省耗、鼠雀耗、仓耗,对一切民间钱物交易收取经制钱,为增加军费而特别征收的月桩钱最为苛杂,底下州县官在月桩钱下巧立的名目包括引钱、纳醋钱、卖纸钱,甚至打赢了官司还要交既胜欢喜钱,等等不一而足。

  蔡京秉政以后,更干脆将田赋、布帛都折算成钱币让百姓缴纳,称为“折帛钱”。普通农家哪有多少银钱存留,百姓不得不以重利向商人借贷,一遇荒年,入不敷出,便有食不果腹,卖儿鬻女之虞,即便是丰年,若是奸商乘机压价,谷价低贱,百姓卖粮之后所得的银钱往往不足以交税,不得不将口粮卖掉。在缴纳税赋的时候,百姓还常常遭到贪官污吏的勒索。黄坚在上书中便斥之曰:“朝廷暴敛,上下贪赃,剔骨吸髓,无所不至,使市井百业凋敝,生民膏血不存,地方为之耗竭。”

  满朝读书人之中,唯有眼前这黄大人仗义执言,上书请废除苛捐杂税,却被贬斥琼州,有些送行的百姓思及生计艰难,便嚎啕大哭起来,一时间,汴河两岸哭声震天动地,不少人踉跄着跪倒在地,一边哭一边高声为黄坚喊冤。

  黄坚朝四边拱手谢了好几次,人群兀自不散,亦未让开道路。黄坚索性止住脚步,颇为感慨地望着拥在四周的汴梁百姓,叹道:“前番出使辽国,与辽国公卿论天下大势,辽人说我中国人气虚体弱,全无胆魄,为奴婢之国,守成有余,进取不足,但今日见之,吾中原百姓,虽经压抑,亦未失勃然生气,只需有一二英主名臣加以整顿,北威契丹,西服强夏,未尝不可。”又回头对送行的监察御史邵武道:“奸贼当道,污吏横行,愚既已见逐,匡扶社稷之事,还要止戈兄多担待。”

  邵武点了点头,答道:“舟山兄之言虽有些道理,但朝廷自有纲纪,民气勃发则乱纲常,能抚之则好,不能抚之则为乱,本朝历代圣君每逢灾年便招收流民中强壮者为厢军,正是此意。”无论学术还是政见,他和黄舟山都见解不同,虽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但邵武膺服黄舟山敢于和蔡京相抗的风骨,这才不惜犯了奸党的忌讳,集齐门人弟子相送,只不过在道德政见上,是万万不能相让的。

  赵行德、李蕤、陈东、张炳、邓素、何方等太学生仗着太学身份,此时已经挤到前排,赵行德也第一次亲眼看到了黄坚这当世大儒的形貌。只见他身量不高,约略有些清瘦,脸颊狭长,颔下三绺长髯,眉毛浓密,皮肤微黑不似士人,眼神却甚是湛然。

  赵行德寒窗十载,除了朝廷科举必考的经书之外,当世儒学大师的著作,各朝廷重臣的学术倾向也是必须掌握的窍要,否则的话,在一个新党重臣面前大谈元祐学术,下场会比不学无术的浪子更加悲惨。新党所反对的,正是旧党所标榜的,反之亦然。简单来说,新学乃是朝廷的官方学术,假托三代之治行变革之事,崇尚三代圣贤而鄙薄汉唐,专注经术而鄙薄词赋史学。

  和新学儒术大兴于朝堂相反,在民间,以司马光等元祐重臣大力提倡的旧学却更为流行,新党和旧党之外,又有程氏兄弟在河南书院倡导讲求‘天人合一’的洛学和黄舟山倡导“天下为主,君为客”的主张。各门儒术门人众多,在民间都有一大批支持者,但互不见容,更将儒术之争上升军政大略,与朝廷党争纠缠不清。

  自王安石、司马光两相之争以来,朝廷虽然大力抨击朋党,但没有得力的党羽支持,就算是孔孟再世,管仲乐毅复生,在大宋朝堂上亦难以独树一帜,唯有颓唐于江湖而已。这也是二程虽然为当世大儒,却一直赋闲在乡,蔡京敢于不顾物议,将黄坚从太常少卿高位贬斥为琼州别驾的缘由。

  赵行德正沉思间,忽然被推搡了一下,差点跌倒,回过神来,只见一名衙役左手提着刀鞘,右手持腰刀,瞪眼骂道:“臭酸丁,挡住官差去路,可是想要造反么?”眼看刀柄就要朝赵行德脸上抽打过来。

  赵行德还未答话,陈东已高声喝道:“污浊小吏,竟敢殴打太学士子么?”张炳、邓素、何方等太学生纷纷大声鼓噪起来。朝廷素来优容读书人,太学生不是普通百姓,只需通过上舍考试为官,便是这些衙门胥吏的顶头上司,焉能受他们的欺辱。

  那衙役吃了这一喝,也犹豫起来,远处的百姓好不容易见到衙门胥吏也有气沮的时候,便有人趁乱高呼道:“这般奸臣谋害忠良,吾等先将这党羽尽皆打杀了,再求官家清除奸臣!”人群中居然涌出好几个手持铁尺木棍的壮汉,劈头盖脑便向那衙役打去,原本情绪激动的百姓纷纷上去拳打脚踢起来,打得十几个衙役不住地开口求饶,就连后边的黄坚、邵武等人也劝解不住,眼看就要将人打死了。

  那带队的押解官一边往黄坚等人身边躲去,一边喃喃喊道:“谋反了,谋反了。”取出一支响箭,朝天空发射出去,尖利的哨声在一片喧嚣中传出老远。

  “不好。”李蕤脸色大变,赵行德心中暗暗叫糟,黄坚、绍武一行和众太学学子聚集之处为中心,四周混乱不堪的人群不断涌上前来,有想看一眼黄大人的,有想打官府衙役泄愤的,有四处乱钻乱挤的,有单纯看热闹却被挤在中间出不去的。喊打声、斥骂声、告饶声、甚至哭爹喊娘之声响成一片。众士子虽有心避让,却被人群紧紧拥在中间,挪动半步也难。

  不多时,远处隐隐约约响起凌乱的马蹄声,约五百余骁武骑军奔驰出来,禁军手持短棍四下乱打,直往人多之处冲去,所到之处百姓无不抱头奔走,紧跟在骑军身后更有两千余殿前司步卒,各持刀剑,拳打脚踢,骂骂咧咧地驱散人群,在殿前司步卒后面则是开封府的衙役,手持铁尺锁链,专门捕拿领头闹事之人,甚至连身穿低品官服和儒生模样的人也不放过。

  黄坚、邵武的门人弟子都看向恩师,黄坚脸现愤怒之色,喝道:“奸相忌吾,何苦残民以逞!”邵武却面色不变,袖手昂然而立,回顾左右弟子,沉声道:“孟子曰威武不能屈,是之谓大丈夫。天下士人的风骨,愈摧愈劲,今日倒要看看,奸相党羽到底要将我等如何?”众弟子得了恩师吩咐,纷纷点头,并肩站在黄坚、邵武二人左右,千余人肃立不动,衣袂飘飘,神色凛然,宛若慷慨赴死一般。

  禁军和衙役冲到近前黄坚等人面前,威吓一阵后,见众人巍然不动,便兵分两路,只殴打捕拿四散的人群,将普通的百姓和黄坚、邵武这群人分隔开来,又留了数百名殿前司步卒在周围守卫。宋国重文轻武,读书人地位尊崇,军卒地位颇为低贱。这些殿前司步卒殴打百姓时如狼似虎,此刻被军官约束着,只强撑着样子在四面吆喝,连望也不敢朝黄坚等人这边望过来。

  丰兴酒家楼上,罗汝楫脸上露出失望神色,若是这些禁军和衙役不知分寸,打杀了士人,违背赵氏祖宗规矩,就可以趁机大作文章,就算扳不到蔡京,也可以趁机剪除他不少党羽。秦桧暗暗地叹了口气,忽闻身后传来脚步声,回头看去,居然是恩相赵质夫之子赵光实陪着太子赵柯走了进来。

  “奸相党羽竟敢擅自调动禁军,真是大逆不道。”赵柯脸现愤愤之色,赵柯今日带了赵光前来暗访情状,若不是走的快,差点也挨了禁军的打,情急奔走之间难免的仓皇踉跄,袍服的下摆沾满了泥点子,今日流年不利,为小人所窘,平日衣食务求精洁的两位公子都大为愤慨。

  赵光实从酒楼上凭栏望下,军卒和百姓狼奔彘突地混乱场面不似刚才那般惊心动魄,一颗心才缓缓慢了下来,摇了摇头,叹道:“夫子仁恕之道未行于世,何其悲哉!”他适才和赵柯小跑一阵,不觉汗湿了中衣,身上觉得有些寒冷,左右一望,周围没有仆佣伺候,只得强行忍耐,待回府后再换衣裳。

  “擅自调动禁军非同小可,秦大人,老贼欺人太甚,可否上书弹劾奸相?”赵柯眼现阴狠之色,和平常在皇帝赵佑面前那谨小慎微的样子大不相同。

  “开封府,御史台,”秦桧犹豫了片刻,方才言道,“还有皇城司,都会为老贼说话,大可以民乱为借口,称事急从权,推脱责任。十几年来,圣上对蔡京恩宠不减。若将此事来做文章,最多不过蔡京受到申斥而已,但老贼若因此而衔恨,反而不利于殿下。”

  他语气不缓不急,却带着一股说服力,太子思量片刻,点了点头。“他年孤若即位为帝,定要将蔡京这等见风使舵的奸佞尽数斥退。”赵柯暗暗道。他母后早逝,个性又不类父皇那般飞扬跳脱,因此虽然被立为太子,但不甚父皇的欢心。近年来三皇子赵杞文才出众,越来越得父皇的宠爱,近年来,居然连监察宗室百官的皇城司也交给三皇子提举。

  东宫移位的流言愈传愈烈,因为皇城司在三皇弟手上,赵柯日日如坐针毡,生怕行差踏错给他逮着把柄。父皇所倚重蔡京、梁师成、童贯等重臣纷纷向赵杞示好,而副相赵质夫与李邦彦,也都只是暗中表示支持太子,不愿意公开得罪蔡京和三皇子。

  秦桧见太子眼现恨恨之色,暗暗叹了口气,回头再看那东角子门外至汴河码头一带,原来的人山人海已经尽数被驱逐干净,只留下一地狼藉,百十个被开封府衙役捕拿的乱民首领被禁军看押着,其中居然还有几个身穿绿袍的低品官员委顿在地,再定睛一看,似是司天监、太史局或者东西八作坊的伎术官。他暗自沉吟,伎术官在本朝被视为庸流,地位还不如武人,想是因为黄坚曾上奏提升这些伎术官的品级和待遇,这些人心怀感念,今日前来相送,却自惭形秽,不能和士大夫走在一起,只混杂在百姓中间,这般形势,眼看要被蔡京拿来作法了。

  众禁军和衙役将百姓驱散之后,便将黄坚、邵武连同送行的门人学生都围了起来,在军官的喝令下,四周马队不住地来回奔驰,禁军钢刀出鞘。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有一名军官骑马过来,也不和众人多说,指挥军卒让开了通往汴河码头的去路。

  邵武冷冷地“哼”了一声,这军官若不识时务,是上前啰嗦,甚至通名报姓,邵武官居监察御史,刀笔有千钧之力,若要断了你这小小低品武将的前程,就算是蔡京也阻拦不了。

  众人在步骑环卫下缓缓行至汴河码头,黄坚和他的家眷仆佣登上官船。

继续阅读:章2 十二楼五城-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国的黎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