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8 浮云挂空名-5
鼓元吉2017-04-12 06:164,385

  陈东行事向来果断,自觉不如行德,居然真的将自己主旨为“倡礼乐以怀远人”的文章烧了,考校策论的时间原本就短,最后只胡乱凑了一篇交了上去。别人都忐忑不安地等着此次上舍生考核的等次下来,反而是他最为潇洒,他心里认定行德的文章定是第一,竟然比行德本人还要笃定。

  赵行德原本还有些自信,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国子监都没有放榜公布上舍生此次考试的结果,心情也不免有些忐忑起来。他利用当今官家好大喜功的心理,在“拓海十策”中画了一个大大的饼,称只要按照他的计策行事,不出二十年,大宋可以拓展海疆数万里,组织移民海外可以开垦良田无数,人地皆尽其利,朝廷坐享万国物产丰饶,府库充盈,又得强盛海军之助,只需假以时日,必定一统天下而致太平。

  赵行德还在这策论中暗藏了一个小小的心机,因为当朝官员眷恋都阙繁华,都不愿赴远处为官,若是依了赵行德之策,赴远国担任藩属之地的都督等职,必将被绝大多数官员视为畏途,而赵行德则希望争取到这样一个职位,只需着意经营巩固,无论朝政如何变动,他都有了一个根据地和退路。

  然而,他自量在“拓海十策”中提出的一些做法还是过于标新立异,虽然官家当前重用的新党,可是否能够接受,还是未知之数。随着时日的推移,早就该发布的考核成绩一直都没有下来,眼见着太学的同窗们个个都坐卧不安,赵行德心中的忐忑之意也越来越强烈了。

  “发榜了,发榜了!”正当所有的太学生几乎以为此番考核不会发榜的时候,偏偏却发榜了。“快去看!”赵行德随着陈东、邓素、张炳等同窗挤在人群之中,费劲地上下搜寻着,几乎将眼睛睁大一倍,连胡乱拼凑一篇文章的陈东也名列第十三名,却却根本没有赵行德的名字。

  “不可能!”陈东为赵行德鸣不平道,“以元直之才,绝不可能名落孙山!”他话音才落,却激起了更多人的共鸣,“对嘛!我怎么可能没有名次!”“这策论真的是官家御览的吗?”“公子我才高九斗,绝对是这榜文搞错了!”

  眼看众士子都大声闹嚷起来,似乎要扭住负责发榜的太学裴学正不放,裴学正这才急了:“急什么!急什么!”一边推开众人,一边费力地从怀中掏出另一张榜文,“还没有贴完呢,这才是甲等的!”说完慢条斯理地在原先贴好的乙等和丙等榜文之侧,贴上了考核甲等的榜文,那榜文刚刚展开,“赵行德”三字便跃然而出,高踞榜首!

  “中了!元直是第一!”陈东的表情似乎比赵行德还要夸张,据说太学考核甲等的前十名都是官家亲自点出,算是正牌的天子门生,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会放官出仕,此后仕途也是如有神助的。

  赵行德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那红纸金字的榜文,他想过自己会中甲等,但绝没有想到居然是甲榜第一,还未来得及细细思索,“元直兄,恭喜恭喜!”“天子亲手简拔的头名啊!”,“必是凤池候选!”“今后可不要忘了我等同窗啊!”周围闹嚷嚷一片的贺喜声已经把他淹没了。

  太学博士李格非当天便得意地将行德考试第一的消息告知了家人,并拿出了珍藏了二十几年的状元红,置酒为行德庆贺,李府尚在待罪的大公子李若冰当初便是太学上舍生考试第一,今日李府的准姑爷赵行德又得第一,已成为一时佳话。

  李若冰也未料到行德居然如此了得,他特意将行德所做的“拓海十策”找来拜读了一遍,不禁啧啧称奇:“朝廷所谓怀远国之策,大抵不出以兵威之,以利诱之,以恩德怀之,以礼义结之数种成法,只是那些蛮夷之国忽叛忽降,由于道路遥远不易讨伐,很多时候朝廷都是忍了下来。”李若冰曾经在北方县郡为官,曾经听说过许多蛮夷部落忽叛乎降,朝廷亦无可奈何的情况,觉得赵行德这篇策论中有些内容同样可以同来对付陆地上的蛮夷,“元直居然别出蹊径,虽然‘别物产’之法可能会耗时长久,却恰似釜底抽薪,令蛮夷之族不得不侍奉中国,愚兄佩服。”

  因为晁补之、李格非的大力奔走,国子监祭酒杨时、左司谏陈瓘等清流名宿都上奏章弹劾鸿胪寺,以为李若冰身为都亭西驿监官的本职乃是照顾大理、高丽等大宋的藩属,虽然鸿胪寺中关于辽国使节礼仪的文书上有都亭西驿的印,但李若冰署理事务不久,当事的胥吏又畏罪潜逃,这黑锅实在是不该由他来背。皇帝赵佑似乎也想起李若冰乃天子门生,自己亲手点出的太学上舍考核第一,将关于此事的各种奏折都留中不发,此事便拖了下来。李若冰也一直在家“待罪”,俸禄照领,心情反而越来越轻松下来。

  “大哥过奖了,本朝以茶马贸易羁縻大理等西南蛮族,也是如此,”赵行德谦让道,“只是操之未免太急,最好诱使大理尽量多种植茶叶等物,少种植粮食,这样数十年下来,只要与中国道路断绝,其国中便是饿殍遍地的局面。”

  李若冰正待点头称是,李格非却道:“元直,今后须得多读圣人之书,莫要太尚权谋。”赵行德忙点头称是,抬头时恰好与李若冰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一丝笑意,看来这位大舅哥也没少受岳父大人的说教。

  赵行德夺得太学上舍甲等头名的大喜,冲淡了因李若冰待罪而带来忧愁气氛,虽然只是家人宴饮,府上却处处张灯结彩,到了日暮时分,显得分外喜庆。李若雪与赵行德虽然已经订婚,平时反而说话的机会都几乎没有,此刻李若雪陪坐在旁,赵行德趁着三分醉意,欣赏起旁边坐着的佳人容颜,她脸上腾起一团红晕,众人饮酒所用的琉璃盏映射出十色五光,更衬托得佳人脸若朝霞,娇艳无匹。李格非与夫人王氏却视若无睹般地纵容了,直令李若雪心中大感委屈。

  李格非本来欲在下场科举之后便让赵行德与李若雪完婚,此番赵行德得了太学上舍的头名,随时可能被选官出仕,甚至还会出京外任,也就没有参加科举的必要,那么婚事也就随时可能提前了。每思及此处,李若雪心头就浮上几许娇羞和甜蜜,不知不觉,亦沉醉在行德越来越肆无忌惮的目光之中。

  这一场醉直到夜深方才结束,行德酒量浅,不胜酒力,便宿在李府的客房之内。李若雪与母亲王氏一同料理完待客的安排之后,王氏看出李若雪似乎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以为她不久便要嫁人,官宦人家的女眷,大都是要随丈夫游宦四方的,有些舍不得家里,便笑道:“都说女人家见识短,还是你父亲有见识,赵元直果真是个凤雏子,人道是收复幽燕的大功也不如科举头名,他这官家钦点的甲等头名,比殿试的状元,也差不了多少了,比那些傍依祖萌的公子王孙好了不知多少倍。为娘的也要恭喜你嫁的好人家啊。”

  李若雪正是心事重重,没有回答,忽然听李格非的声音在身后道:“太学不过三千学子,上舍生只千人不到,上舍甲等头名,又怎能和大魁天下的科举状元相提并论。我李家世代的进士出身,看来只能若虚来延续了。”

  李若雪与王氏回头一看,却见李格非端着一个白瓷的酒杯,脸上神情似笑非笑,若有憾焉,其实却是骄傲高兴之极,叹道:“虎父无犬子,可惜赵兄没有看到今日。”

  李若雪见父亲已有了三分醉意,怕父亲年事已高,酒后容易摔跤,便陪着李格非却回到书房里,却见父亲取出了三张榜文,一张是熙宁九年的进士榜文,进士出身下面,赫然有李格非、赵惕新的名字,第二张乃是年前太学上舍考试的榜文,李若冰名列甲等第一,第三张便是今日才取下来的上舍大考榜文,赵行德名列甲等第一。李格非在灯下看了这三张榜文许久,这才倦极而睡。

  李若雪将这代表着家族荣耀的三张皇榜细细收好,和母亲王氏一起服侍父亲睡下,这才回房休息,柔荑支着香腮怔怔地出神,不知不觉便伏在桌案上睡着了,闺房中一灯如豆,深夜灯油烧尽,那一抹暖暖的光,方才如少女的万千思绪一般,渐渐消散。

  李家所收藏的榜文乃是副榜,此时此刻,今次太学上舍考核的正榜和赵行德的“拓海十策”一道,放置在皇帝赵佑的青玉案上。

  “此子见解独到,目光宏远,虑事详尽,是个可造之才。只可惜也是姓赵,不然到可以给我家环儿做个驸马都尉。”皇帝赵佑怜爱地看着女儿道。

  赵环正压抑着内心的激动,睁大眼睛看着榜首那“赵行德”三字,嗔道:“父皇又来取笑人家。”信手取过赵行德亲手写就的那篇策论,仔细读了一遍,低头道,“和别的相比,这文章虽然不错,也不见得就力压群伦,为何父皇偏偏取他为第一?”

  赵佑却不理会她岔开话题,反而继续打趣道:“听说此人文武双全,形貌也还不错。就算姓赵也没有关系,大不了朕赐他换个姓氏便罢。”

  赵环虽然常常被父皇拿婚事说笑,甚至有时还说要把她送到夏国去,此时她心中早有赵行德,又听父皇郑重其事地说得跟真的一样,脸刷地一下变红了,心跳怦怦直响,却听赵佑话音一转又道,“只不过,如此一来,上好的人才,便不能给你的哥哥用了,所以还是只有委屈了朕的环儿。”

  赵环的眼圈顿时红了,她甚是乖巧懂事,既没有顺着赵佑的话问“给哪位哥哥用?”也没有不依不饶地闹别扭,只强忍着哽咽道:“儿臣明白。”

  赵佑似没有注意到女儿略有异样的神情,喟然长叹道:“所谓家国天下,到了皇家,家事和国事,便再也分不开了。”他怜爱地抚摸着女儿的头发,缓缓道:“父皇定会为你寻一个才高八斗,温柔体贴的好驸马。这个赵行德么,”他手指在太学上舍考核正榜上的字迹上敲了几下,缓缓道,“文章虽然不是第一,见解却是第一。朕取他为第一,让他知道君恩如海。但观此子行文,字里行间倜傥不羁之气太重,朕倒想见见此人,看看是否要受些挫折,磨一磨性子。”他顿了一顿又解释道:“这就好像是骏马皆有烈性,须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甚至要有铁链鞭挞,才能驾驭自如啊。”

  赵环却道:“父皇这还不是捉弄人呢!”“捉弄人?”赵佑哑然失笑,悠悠道:“所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太学三千士子,能让你父皇起了心思捉弄一下,不知是多么大的福分。”

  “才怪!”赵环撇了撇嘴,拿起赵行德的那篇策论又细读了一遍,若有所思。

  为了彰显取士公平,太学上舍考核的甲等策论和科举进士及第的卷子一样,刊行天下,赵行德这篇策论,注定要流传天下,甚至流芳百世。但在此之前,自有留意于此之人,将这篇策论呈到了赵佑最大的对手,夏国皇帝陈宣的案头。

  陈宣继承帝位前曾在夏国军中服役近十年,虽然年近五旬,身体却仍然强健,虽然有丞相府处理日常政务,陈宣每天都要阅览数百份各式奏章,以了解天下的情势。当陈宣不经意间读到赵行德这篇策论时,居然放下了皇室内库的账簿与军械司试制行军炮的报告,命侍卫送上一壶酒,一边细品字里行间之意味,一边自斟自酌起来。

  “陛下,今天心情似乎不错?”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嘛。”陈宣指着赵行德那篇策论,对丞相柳毅道:“古人有汉书下酒之说,今日得此奇文,你我君臣共谋一醉。”

  “陛下当庄重自持。”

  “当初在漠北铲平马贼‘老刀把子’后,营里的兄弟几乎醉死过去,怎不见你来劝?”

  “此一时彼一时,当时陛下尚未继承大统,此刻身为人君,便做不得快意事。哪怕天下人都醉了,陛下也要醒着。”

  “唉——,朕已经后悔将提议让你坐这丞相位置了。”陈宣颇有些憾意的放下酒杯,“对了,上次康儿在书信中提到,在汴梁结交了一个士子,和这个赵行德,可是同一个人?”

继续阅读:章9 天地赌一掷-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国的黎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