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中断的线索
暖冰2018-04-24 15:551,681

  他就是小温口中提到的杨林,刚刚用自己的右拳砸碎了洗手间的壁镜,玻璃碎片溅了满地,也划破了他的手背,鲜血一直在往下滴,而他却平静地站在那里,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

  “你这是干什么?”陈睦厉声问道。

  “你没看到吗?我把镜子砸碎了,一切回忆也就都碎了!从此以后,我再也看不到小曼的鬼魂了!”杨林猛然转过头苦笑道。

  “你说什么?你和李曼究竟是什么关系?”

  “地下情人!我就是你们要找的那个和他发生性关系的男人!”

  “李曼是你杀的?”陈睦惊诧地问道。

  “我就知道你们会怀疑到我头上,把我当成犯罪嫌疑人!可是我真的没有杀她!我心里很害怕,所以一直不敢说出这件事情,但是这两天我一直受着生不如死的折磨,每天晚上都会无数次地被噩梦惊醒……一定是小曼她死不瞑目,她责怪我怯懦,恨我不给她报仇申冤!”

  “既然李曼不是你杀的,你为什么不肯说出事实真相呢?我们警方办案是讲究证据的!如果你没有杀人,我们是不会冤枉你的!”陈睦犹豫了一下,接着问道,“关于李曼的死,你还知道些什么?”

  杨林轻轻地摇了摇头,回答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陈睦警官低下头,望了一眼他受伤的手背,用命令性的口吻说道:“先把伤口处理一下再说吧!”

  这时,茶吧的员工都聚集在洗手间的门口,见袁经理手提着药箱走了进来,大家都不由自主地让出一条路来。

  回到大厅里,袁经理对杨林的伤口进行了包扎,杨林的手背被划出了一道长约2厘米的口子,伤口虽然深,幸好没有伤及筋骨。

  陈睦见他的伤口已无大碍,便走上前继续问案,“杨林,3月24日下午1点至2点的这段时间里,你人在什么地方?”

  “我一直在茶吧里工作啊!”

  “那么在3月24日案发当天,你又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与李曼发生了性关系?”

  “这……”杨林吞吞吐吐地回答道:“是在中午12点30分左右,我们偷偷地回了员工宿舍,然后就……”

  “你和李曼的这种特殊关系有多长时间了?”

  “有……有两个多月了!”

  “茶吧的同事知道你俩的关系吗?”

  “不知道!”杨林摇头说道,“因为……因为我在农村老家已经结了婚了!可是直到遇见小曼我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警官,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呀……”

  此时,众人早已嘘声一片。陈睦右手握拳放在嘴边用力地咳嗽了两声,问道:“当天下午1点至2点之间,你去过洗手间吗?”

  “没有!”

  “有人能够证明吗?”

  “陈警官,我可以证明!”服务生小温突然开口说道,“那天下午,我和杨林排在了一组工作,我记得很清楚,那天客人特别多,我们一直都在忙,中途没见他去过洗手间,后来就有人发现李曼死了!”

  “哦?”陈睦右手托腮,陷入了沉思。如果是这样的话,线索又断了!看来死者被奸杀,很可能是有人故意布的局。可是,如果正如那个女服务生所说,凶手是个男人,他为什么偏偏选择在女洗手间内行凶呢,他这样做的目的究竟何在?

  “依我看,凶手未必就是个男人!”董菲菲突然说道。

  “哦?此话怎讲?”陈睦露出一副询问的模样。

  “因为……警官,你不是想见我的朋友孟子晴吗?那么我现在就把她这段时间的经历告诉你,不过我只想讲给你一个人听。”

  “好吧!我们找个地方谈谈。”

  在丽江公园的凉亭里,董菲菲向陈睦警官讲述了孟子晴从婚礼那天开始,所遭遇到的种种恐怖事件。“刚开始子晴跟我讲这些的时候,我也不怎么相信,我一直以为是她自己的想象和幻觉,可是这一次她遭遇到惊吓后连孩子都没有了,什么样的幻觉能够这样无处不在呢?所以我怀疑一定是沈曦晨把她引进茶吧,然后再让她目睹更深的恐怖!”

  “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不过,如果沈曦晨想制造恐怖事件可以有很多种方法,她没有理由为了吓到孟子晴而去杀人啊!”陈睦若有所思地说道。

  “是啊!对于这一点,我也没有想通,可是……”

  “首先,我们应证实沈曦晨她是否已经死亡,这件事交给我来办就好了!不过你需要提供给我沈曦晨的一些基本资料,以方便查询。”

  “太好了!只要能证明沈曦晨她还活着,子晴的病就有救了!”董菲菲的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神情。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横来的袭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隔婚有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