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悬疑的命案
暖冰2018-04-11 17:251,816

  精神科医生针对孟子晴的病情进行了详细的诊断和分析,确诊她患上了精神分裂症中的恐惧症和妄想症。

  流产后,孟子晴的身体很是虚弱,医生建议她再留在医院里休养两天。不过,她每天非哭即笑,要么把枕头抱在怀里又亲又吻,要么将整个身体蜷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精神状况着实令人担忧。后来,经她的主治医生介绍,楚扬把她送进了市南郊区的一家叫做“康海”的精神病医院,那里偏远而僻静,在常人看来,不失为精神病人疗养的有利场所,但对于孟子晴来说,那却是个近乎于监狱的地方!

  从康海精神病医院回来的路上,董菲菲的心如同压了块巨石般沉重,坐在车窗前,她的脑海中不时地回放着孟子晴紧紧拉住自己衣角时的眼神,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最要好的朋友遭受如此痛不欲生的折磨,她生平第一次明白了什么是心碎的感觉。

  如果查不到事情的真相,子晴心里的恐惧就永远无法停止,她脑海中的妄想也永远不会消失,她的病更是永远不可能痊愈!董菲菲在心里悲愤地想着。

  “师傅,麻烦你调一下头,我们现在去雨轩茶吧!”

  “雨轩茶吧?在什么位置?”出租车司机转头问道。

  “哦,在丽江公园附近。”董菲菲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出租车在丽江公园附近转了一大圈,也未能找到雨轩茶吧的准确位置,无奈之下董菲菲付了钱下车,她走向公园门口的小食品摊,摊主是一位六十岁上下的老太太。

  “阿姨,麻烦问一下,这附近有一家雨轩茶吧,怎么走啊?”董菲菲礼貌地问道。

  老太太朝斜对面的方向望了一眼,突然神情紧张地问道:“姑娘,你去那儿做什么?”

  董菲菲的心中打起了问号:那里不是间茶吧吗?去那儿当然是喝茶了,这有什么可惊讶的呀?

  “哦,我去喝茶呀!”董菲菲微笑着回答道。

  “喝茶?你还不知道吧!”老太太悄声说道,“那里两天前出了人命案,现在大家伙躲还来不及呢!你还敢往那儿凑!”

  “出了人命?是谁死了?”董菲菲惊讶地问道。

  “是茶吧的一名女服务生,死的时候赤身露体地躺在洗手间里,据说好像是被人掐死的。不过你说玄不玄,警察居然查不到凶手的指纹!”

  这宗人命案发生在两天前,子晴恰恰也是在当天来过那间茶吧,她显然在那里受到了极度的惊吓,所以才会意外流产,这两件事会不会有什么重要的关联呢?莫非是……子晴在现场目击了凶案发生的整个过程?

  想到这儿,董菲菲接着问道:“那……您知道案发的时间是几点吗?”

  “这个我就不大清楚了,你要是真好奇的话,就自个儿去问问吧!”老太太手指着斜对面的那条街说道。

  董菲菲来到了雨轩茶吧的门口,她一眼就望见了店门上挂着“停止营业”的牌子,她急忙迈着大步朝店内走去。

  刚刚进入门口,一名服务生急忙拦住了她的去路。“不好意思,小姐,我们今天不营业。”

  “我知道!可我不是来喝茶的。”董菲菲一本正经地说道。

  “那您是来做什么的呀?”服务生被搞得一头雾水。

  “我……我来调查点事情。”

  “调查事情?那您是来查案的?”服务生挑眉问道。

  “对呀!你怎么知道?”董菲菲不明所以地反问道。

  经过一番询问,董菲菲初步掌握了一些情况。死者是雨轩茶吧一名叫做李曼的女服务生,在两天前的下午2点左右,被发现死于茶吧的洗手间内,由于死者是赤身露体地躺在洗手间里,衣衫均已被撕破,警方初步怀疑是奸杀。而且,在案发当天下午1点多,一名服务生曾看见一个戴帽子的男子鬼鬼祟祟地从洗手间里走出来。但由于茶吧的男、女洗手间是共用一个入口,她当时也没有过多地怀疑,谁想到那男子离开后不久,便有人发现洗手间里发生了命案!

  经过法医的鉴定,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在3月24日下午的1点至1点30分之间,在案发当天,死者确与男子发生过性行为,但在她的阴道内并没有发现男子的残留精液。死者的颈部有明显的淤痕,凶手却没有留下任何指纹。由此,警方断定凶手是个惯犯。

  董菲菲从手提包的夹层里取出一张照片,那是四年前的毕业合影。她指着照片上的孟子晴向吧台的袁经理询问道:“请问在案发当天,你是否见过这个人?”

  “这个人?我当然见过!她是个孕妇,那天还差点流产了,还是我找人叫的救护车!”

  “那你还记不记得她那天是和谁一起来的?”董菲菲急切地问道。

  “真没看出来,你还是个便衣啊!”一个浑厚的男声传进了董菲菲的耳朵,她下意识地寻声望去,一身警服映入眼帘。她好奇地望了一眼警服的主人,他有着高大而挺拔的身躯和刚毅且棱角分明的脸庞。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迷幻的壁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隔婚有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