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你要死了
那年三月2018-12-26 10:212,474

  叶醇风抬头一看,便见到百草金堂的二楼,一个年约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从楼台上走了下来。这中年人穿着中山装,手中把玩着菩提珠,步履间有种莫名的气势。

  只不过他脸色暗青,不像常人般血色。

  “李爷,怎么把您给惊动了?是小的不对,小的马上就把这个找事的给扔出去,免得污了李爷您的眼。”中年人还没说话,严宽变脸是的挂上了献媚,他连连走了几步,站在中年人身旁恭声道。

  哪里还有方才那般颐指气使的模样?

  “胡闹,打开门做生意,哪里有把人往外赶的道理?严宽,你就是这么给我主持百草金堂的?”李四海不悦的呵斥一声,他走下楼梯,站在叶醇风身前一笑,继续道。

  “小兄弟,对不住,是我的人不对,还请多多担待。”

  李四海笑道,姿态摆的极低,似乎十分平易近人。

  此时,百草金堂中有不少导购和顾客,其中的顾客也不乏一些有点身份地位的,这话落在他们眼中登时眼珠子都瞪圆了。

  李四海是什么人?

  黑白两道通吃的主儿,什么时候对一个一看就没什么背景的小人物这般平易近人过?

  不过旁人怎么想,李四海却没理会。

  楼下的争吵声他听到了,李四海恰巧看到了叶醇风吐气伤人的一幕。别人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但是李四海却很清楚能够做到这一点的都是不凡的人物。

  身在高位,李四海接触的市面更广,知道的更多。

  这个少年恐怕是个古武者。

  泱泱华夏五千年,底蕴源远流长,远非世界上那些洋洋得意的小国可以相比。

  武术就是华夏的国粹之一。

  不过李四海心中的武术是国术也是古武,并非舞台上用来取悦于人的花架子。

  在真正的武术,什么跆拳道,柔道等等根本不值一提,哪怕是外门古武者也能够以一当十,更强的内门武者更是能够肉身躲避子弹,飞檐走壁之类不在话下,充满神奇的玄幻色彩。

  所以。

  招揽一个古武者,姿态并不算什么。

  “你是李家人?”

  叶醇风面色未变半分,他看了一眼李四海,眉头紧跟着皱了一下,道。

  “在下李四海,也是百草金堂的总经理。不知阁下是?”李四海脸上笑容更甚一分,询问道。

  知道李家的人不少,知道李四海是李家人的可不多。

  “我是什么人,这不重要。我本来念着和李家有旧,想要送你们一个机缘,既然你们不愿意要,那么我离开便是。”叶醇风道。

  “这是哪里话,小兄弟一看就不凡,远来是客,我倒是希望有小兄弟这样人来跟我谈生意,今日的事是我御下不严。严宽,还不给这位小兄弟道歉?”李四海面色一冷,指着严宽说道。

  “李爷我…”严宽愣了。

  让他给叶醇风这个一看就是穷小子的少年道歉,他怎么能拉的下这张老脸?

  “道歉!”

  李四海皱眉。

  还是那句话,招揽一位古武者,姿态摆的再低也不重要。

  严宽是百草金堂的经理没错,不过说白了就是他李四海的一条狗而已,如果能够因此招揽到一位古武者,他李四海在李家的地位也会提高。

  见到李四海的眼神,严宽脸上的冷汗唰一下就下来了。

  周围有不少顾客和导购,听到李爷的话视线一下子就集中在了严宽的身上,此刻的狼狈,让严宽怒火中烧。但偏偏,严宽却根本不能表现出来半点。

  严宽怎么也没想到刚才自己还趾高气昂,现在却被一个穷小子踩在了脸上。

  “是,对不起,是我错了。先前都是在下鲁莽,言语有些不敬,先生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小的一般见识。” 严宽喘着粗气,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嘴最里边蹦出来,他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如果小兄弟还不解气,那李某亲自给您道歉,如何?”李四海爽朗笑道。

  “不必了,我还没有较真到让一个快死的人跟我道歉。”

  叶醇风摆了摆手,他看了一眼李四海,顿时摇头道。

  “小兄弟说笑了。”

  李四海微微一笑,也不动气。

  “玩笑?不,这不是玩笑。况且,我也没工夫和你开玩笑,这样吧,无功不受禄。如果你愿意把这一株千年人参给我,那么作为交换,我倒是愿意出手救你一命。”叶醇风指着柜台中一株千年份的人参,淡淡道。

  “你说什么?”

  李四海愣住了。

  叶醇风目中无人,他指着的那株人参是这间百草金堂分店的镇店之宝,价值百万。

  “我说你快要死了。”

  叶醇风语出惊人。

  他这一句话说出来不要紧,百草堂里不少客人登时瞪大了眼睛,一脸看傻逼的表情。

  敢在李四海面前这么作死,这小青年活腻了不成?

  闻言,李四海脸色也是沉了下来。

  作为百草堂的老板,他李四海虽然仅仅是百草堂的小小股东,但在闸北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就算是局级的干部在他面前也要矮上半截身子,尊称他一声李爷。

  原本李四海还觉得叶醇风是古武者,身手不错,生了招揽之心,这一下丁点的好感全都没了。

  简直不知好歹。

  “这就不劳你操心了,送客。”

  李四海冷哼一声,他看了叶醇风一眼就准备扭头离开。

  李醇风笑了一下,再次开口道。

  “还真是不知所谓,本来我好心想指点你一下,没想到你还真是不知死活。两股内力在经脉中乱窜,伤及根本,你的丹田之处一定很痛吧。”

  “看来一月之后,你家人就能帮你收尸了。”

  “小子,你在找死!”

  叶醇风话音刚落,李四海身后的保镖登时一怒,就要出手将这个胆敢在李爷面前撒野的小崽子丢出门去。刚才还恨不得钻进地缝里的严宽一下子蹦了起来,先前被叶醇风踩了一脚,他正琢磨着找回场子呢,没想到叶醇风竟然这么不识抬举。

  “李爷,跟这个小崽子扯什么扯。赶紧把他丢出去,真是不识好歹。”

  严宽指着叶醇风破口大骂。

  他骂的正起劲呢,却见李四海转身一巴掌狠狠的抡了过来。

  啪。

  严宽捂着脸,被打蒙了。

  “你是谁?你怎么会知道?”

  李四海脸色大变,他直直的冲到了叶醇风身前,抓着叶醇风的胳膊急道。

  “我当然知道!”

  叶醇风摇头一笑,继续道:“我不仅知道你我还知道伤的你人恐怕没给你留下半点活路,刚才我说的已经很清楚了,一股寒气最大,吞噬你的根骨。阳泉,趵突,两个窍穴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逐渐蚕食你的生机。”

  “按照这种速度,你还能活一个月,提前准备好后世吧。”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不败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不败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