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聚会拼酒
那年三月2018-12-26 10:212,573

  随着这个小插曲的结束,聚会也正式开始,叶醇风和欧阳坐在一个比较偏的地方,因为叶醇风本来就是一个不喜欢太热闹的人,欧阳就陪着他坐在了主桌旁的另外一桌,而主桌上的主角,就是刚才刁难叶醇风的胡昊晖。

  不过虽然叶醇风他们坐的偏,却并不影响欧阳的兴致,他们有说有笑的讨论着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以及对未来的展望。

  “醇风你是不知道,我家老爷子快要烦死我了,每天都吵着让我学习工商管理,将来好接他的班,你也知道我哪有那个兴致啊,我想学艺术的,以后做个雕刻家!”

  欧阳愁眉苦脸的向叶醇风倒着苦水,叶醇风也是一乐,在他的记忆里这位仁兄确实在美术方面有些独到的天赋,只是他想往这方面发展却是不可能,欧氏集团的老总欧成,也就是欧阳的老爸,第一个不会答应,要是欧阳学雕刻去了,那谁来接手他这么大的产业?

  叶醇风呵呵一笑:“欧阳啊,你还是老老实实听你爸爸的话,谁让你家那么有钱呢?”

  叶醇风调侃欧阳的一句话听在别人耳中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坐在欧阳旁边的杨青青端着酒杯,似是无意的说了一句:

  “是啊,人家欧阳大公子以后可是CEO,不像有些人呐,一无是处。”

  “杨青青,你说什么?你是不是吃饱了没事情做?今晚是同学聚会,你不要乱说话,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欧阳听见这句话就不乐意了,叶醇风是他哥们,以前在他即将被教导处处分的时候是叶醇风帮他说了话,才让他不至于把他家老头子给请到学校来,这样一来二去两人就成了无话不说的死党。

  “欧阳,算了,不用计较。”

  叶醇风淡淡说道,他知道他以前的表现确实是不讨喜,不过如今他的心境已然不一样,回到了高中时代,他内心只有怀念而已,当然欧阳是不可能知道这一切的。

  杨青青被欧阳的反应吓了一跳,却是不敢再说什么,虽然她家境也不错,但显然和欧阳没得比,但是她目中对叶醇风的鄙夷,没有半分减少。

  “欧阳,你不是号称千杯不醉吗?来,咱哥俩走一个!”

  叶醇风拿起酒杯递给了欧阳,欧阳气也消了一些,转而和叶醇风喝起酒来,今天他可着实有些惊异,叶醇风这小子怎么变得这么能喝了?是突然进化了?不过自己这个千杯不醉要喝倒他还不是小菜一碟?

  他们这里平息了,可有人却是不安分,坐在主桌上的胡昊晖拿着一瓶红酒到了欧阳和叶醇风他们面前,

  “欧阳,醇风,今天可是咱们这些同学最后一次聚的这么齐了,来,咱们来喝一个。”

  欧阳神色有些不耐,不过看见叶醇风有些玩味地看着胡昊晖,他也突然来了兴致,好啊!今天不喝死你个王八蛋还真当我们哥俩好欺负了!

  于是欧阳也站起来,为自己了叶醇风斟满了酒,向胡昊晖说道:“胡大公子啊,这样吧,既然都要喝,咱们就换个喝法,咱们每个人都敬咱们同学们一杯,要是实在喝不下了,那也没事儿,就叫另外两个人一声哥,如何?”

  欧阳可是知道叶醇风现在的酒量的,刚刚这哥俩每人都差不多喝了一整瓶红酒了,连他自己都稍微有点脸色泛红,可看叶醇风却像个没事儿人一样,这就说明,叶醇风此时的酒量可能还在他之上。

  至于胡昊晖嘛,呵呵!不客气的说,欧阳一个人能喝倒十个胡昊晖!

  “那醇风你意下如何?”胡昊晖假情假意的征求着叶醇风的意见,他巴不得叶醇风答应,让他出一个大丑。

  “好啊,你们都同意了,我不奉陪不是惹人笑话吗?”

  叶醇风也是好笑的看着胡昊晖,这个人要跟自己比喝酒?叶醇风在心里摇了摇头,这个人真的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哈哈,爽快,我就喜欢你这样爽快的人!”

  胡昊晖听见叶醇风答应不由得大喜,这下你小子算是栽在我手里了,我喝不过欧阳,还喝不过你小子?

  同学们都在底下起哄叫好,平时这样的热闹,可是不多见!

  三个人都是笑意吟吟的看着彼此,至于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来来来,晓翠,听说你是新疆的吧,喝这一杯酒应该不在话下。”

  由胡昊晖牵头,三人开始了这一次的敬酒之旅,这个叫马晓翠的新疆姑娘也很是豪爽,拿起酒杯就一饮而尽,“我喝完啦,该你们了,”马晓翠喝完杯口朝下一晃,示意自己已经完全喝干净,

  “好,果然是女汉子!”

  胡昊晖叫了一声好,可却换来了马晓翠的一记白眼,这家伙还真是有点欠揍,感觉到自己有点失言了,赶忙讪笑着喝下手中的酒,为了陪罪他还特意又倒了半杯喝下,看见他这样马晓翠的脸色才算是好了一些。

  “到你们了,醇风,欧阳。”

  胡昊晖转过头开始催促二人,他们也是哈哈一笑,将杯中酒灌下喉咙,看见他们如此爽快,也是有一些叫好声响起。

  “叶醇风,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胡昊晖在心里恶狠狠的想着,为了不给她们喘息的机会,他他马上又给二人倒满了酒,朝下一个人走去。

  就这样三个人一连喝了二十多杯,也就是相当于三四瓶红酒的量,欧阳也是脸色泛起了酡红,令人惊异的是叶醇风只是脸色微红而已,这还是他为了不太过惊世骇俗而运转血气在脸上形成的,不然就算是让他连续喝一天他也不会有任何感觉。

  而此时最为不堪的就是胡昊晖了,他整个人已经红得像一只煮熟的龙虾。眼神也变得迷离,此时他唯一的想法就是,叶醇风这个混蛋怎么还不醉倒!叶醇风再不醉,胡昊晖他自己就要倒了。

  “昊晖啊,你怎么回事?后面还有这么多人等着呢!别等情意还没到你就先倒在地上了啊!”

  欧阳故意阴阳怪气的在胡昊晖耳边说着,倒是引起了一些好笑的声音,毕竟谁都能看出来胡昊晖此时已经快到极限了。

  本来胡昊晖已经要放弃了,心想这次自己认栽,可欧阳这句话一出,让得他无论如何也拉不下这张脸来认输,于是逞强道:

  “欧阳,你……你少看不起人了,谁…谁不能…能喝了?咱们继续!”

  “哈哈,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爽快人。”欧阳哈哈一笑。

  拿胡昊晖刚才对叶醇风说过的话来讽刺他自己,使得胡昊晖心头像是淤积了一块血块,怎么也不舒服。

  敬到下一个人时,胡昊晖只觉得进入口中的酒像是尿一样难喝,勉强咽下去几口就再也忍不下去了,哇的一声就吐在了地上,

  那个被敬酒的同学正在喝酒呢,被他这一下吓得差点呛到,看着蹲在地上狂吐不止的胡昊晖,欧阳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叶醇风也是面带笑意的看着胡昊晖。

  此时胡昊晖心里那个恨啊,把肠子都要悔青了,谁让他自己没事儿找事儿去拼什么酒,害的自己丢了那么大的脸。

  这下丢人可丢大发了,胡昊晖一边吐,一边想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不败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不败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