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恩人
诗迷2018-03-22 17:012,208

  孟老爹头依旧侧向灵牌那边,看都没看小冬一看,只静默的摇头,示意自己不饿。

  小冬心中叹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还是再放到锅里热着吧,说不定他过会就饿了呢。

  孟老爹也算是痴情人吧,这倒是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还要有喜欢古物的癖好,这搁有钱人家里还算是有情调,但在他们这样即将熬不过这个冬天的家里,简直是一大灾难。

  想到这,孟小冬又是一阵叹息,前些日子让孟老爹拿着好不容易靠着她辛辛苦苦腌了几个月,做出来的芥菜卖的那么些钱,去城里卖些柴米油盐什么的,却在他去了整整一天后,带回来了一本古书,说是什么在淘古货的小商贩那里好不容易买到的。

  那一本书现在还摆在孟老爹的床头上呢。

  孟小冬的轻叹声被灶里一阵阵木材炸裂的霹雳身掩盖。

  这个家,真的是全靠她自己了。

  窗外不经意间居然飘起了小雪,这是今年第一场雪,冬天真的要来了,给她准备的时间一点都没有,难题一个接着一个。

  孟小冬手里扒拉着大蒜,她打算在腌一些糖蒜,刚好她三哥特别喜欢吃,还能多做一些储备在那里,后面冬天……说不定能吃这个充饥。

  居然有些好笑,小冬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正在这时,门外响起了马车压过地面的声音,小冬思考了下,难道是三哥回来了?算算日子,也是快了。

  “爹,我回来了,大哥二哥,快出来帮忙。”孟远生的声音自大门外响起。

  孟默生立刻注意到了外面的响动,赶紧往门口迎去。

  小冬也立即起身,走了出去。

  还没等她走到,一身深色蓝袍的青年人推门而入。眼前这个似乎又长高了些的人,就是她的三哥,孟远生。

  许是亲兄弟的缘故,他同老大长得很似相近,也许是因为喝了几年墨水,还要再多了几分书生气。

  年轻秀才孟远生在外地读书,如今也是回来的时候了。

  “三弟,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估摸着什么时候去迎你呢。”大哥老实摸了摸后脑勺,满脸兴奋的迎接弟弟。

  但是孟远生此时顾不得叙旧,似乎很着急,进门后并没有马上关了院门,而是将门彻底打开。

  这一打开,孟小冬就完完全全的将外面看了个仔细。

  “大哥,我这次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山贼,多亏了赵大哥相救,但是赵大哥却因此受伤了,我就把他们带回来了。”孟远生急忙道。

  “那恩人在哪儿?快把他请进来。”一时间孟家几口人除了孟老太爷,都走向了门口,纷纷看向门外。

  外面端端的停了一辆马车,残破不堪,马车的帘子也破损了一大半,半掩着。

  旁边立了一个书童模样的小孩,大约七八来岁,扎了两个小髻,白白胖胖,但是脸上有些桀骜的神色却让他看起来不那么可爱了。

  最吸引目光的还是马车里面半靠在柱子上的人。底下一位灰衣的老仆正要扶着那年轻人慢慢下来。

  那人大约二十来岁,身着绛紫色锦缎袍子,木簪堪堪挽住头发,斜出马车外的腿上,大片大片干涸的血迹很是吓人。

  许是惊讶到救了孟老三的人居然是如此人物,孟家人都有些呆滞。

  只有小冬最先反应过来,看到那年轻人腿上胡乱绑着的布条子,猜到可能伤到了骨头,忙对着大哥说道:“大哥,你赶紧去西面将包二叔请过来,他对外伤处理很在行。”

  又想到了什么,小冬补充道:“他要是在喝酒,你就跟他说我这新腌了糖蒜,让他来尝尝。记得让他带上药箱。”

  “好,好。”大哥也反应过来,回应之后,很快的跑出去。

  看到那年轻人腿上的伤,又回忆了下晚上被窝的温度,孟小冬皱眉,还得再加点柴火。

  于是又赶紧对三哥推搡了把,道:“三哥,你去将你屋里的被褥铺好,记得拿最里面的那床新一点的,暖和,还有,炕是早上烧的,你再把堂屋里的火盆也移过去,我去烧水,一会要用的。”

  “好。”孟老三很快回答道,利索的向里面跑去。

  一番指挥干净利落,怕是和城市里的家庭主妇也差不多了,外面的几个外人明显很是惊讶。

  就连那个受着伤的年轻人也不经意的瞥了一眼这个年纪不大,说话却头头是道的小姑娘。

  却刚好迎上了孟小冬打探过去的目光,两人眼神一对,似乎都有些尴尬,很快便堪堪移开。

  孟小冬急忙跑向厨房,完全没将刚刚的事放在心里。

  赵秉南被扶着走向孟老三的屋,经过院子边的时候,摇椅上的孟老太爷一脸惊讶的看着他,让他着实尴尬了些。

  “赵大哥,不碍事,这是我们的老太爷,年纪大了,脑子有些不好使了。”孟老二孟潭生毫无顾忌的说道。

  这才让赵秉南解了惑。

  被安置在了炕上,盖上了刚翻新的被褥,还映着些淡淡的皂荚的清香,很是舒服。

  这可比刚刚寒冷僵硬的滋味舒服多了。

  伺候他的老仆人依旧端端的立在旁边,而那位小书童,早就不客气的坐上了暖和的炕边,一边晃着小短腿,一边担心主子的伤势。

  孟小冬在厨房架着火,烧着开水,脑子里却回想起了刚刚那个受伤的人的模样。

  伤口绝对不浅,但是他居然忍了一路,还是在那样露风残破的马车上,彻夜的颠簸,是普通人早就忍不住昏死过去了,谁还能和他一样只是被人扶一下。

  这得需要多大的忍耐力啊。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人物。

  小冬心中不免对他充满了钦佩。

  很快,包二叔被孟老大架着一路赶了过来,也许是孟老大将事情描述的很是到位,所以包二叔一进屋,就急忙要见病人。

  一堆人又推着嚷着进到了屋内。

  “就是这位恩人,有劳包二叔了。”小冬对着包二叔颔首示意。

  包二叔也没多思考,忙查看起炕上之人受伤情况。

  一点点的拨开被血液浸透泛着黑的布料,看着翻卷着的伤口,一屋人皆倒吸一口冷气。

继续阅读:第3章 强大的忍耐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娘子会种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