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鹿皮毛毡帽
诗迷2018-03-25 10:102,309

  “小妹不得了了。”

  孟小妹正看在劲头处,那孟谭生直接推门进来喊了一声,见一男一女离得近又同看一本书,一时间瞪圆了眼。

  “发生什么事了?”

  “是老爹!他偷了厨房里的酒,抱着酒不撒手了。”

  孟小妹一听连忙起身快步赶了出去,望着远去的孟小妹,赵秉南目光一闪,他只觉得这样的女子不应当活在这屋檐下每日被柴米油盐所困,她值得领略更为广阔的天下。

  正如她方才看那太平广记的神采一般。

  到了孟老爹的屋子,孟小妹真是被气笑了,那么大一把年纪的孟老爹似个孩子似得抱紧了那一坛子酒,那张脸上大有一副“你们谁来抢我的酒,我就和你们拼命的”的架势。

  “老爹你听话,把酒放下。”孟小妹也不敢硬来,先柔声劝着。

  孟老爹一扭头,脸颊红红,应当是喝了酒,只哼了一声依旧不撒手。

  一边的孟默生也哭丧着脸,生怕孟小妹怪罪自己,“我就是去上了个茅房,不曾想老爹闻着味就过来了,直接抢了就走。”

  孟小妹哪有心思怪大哥,只给了一个让他宽心的眼神,继续安抚着孟老爹,“老爹,女儿我也不是不讲理,不给你酒喝。”

  “我都给了你一壶桂花酿了,那一壶可够你喝些日子了。”

  孟老爹瞄了一眼那桂花酿,又低头看了看怀中的酒,撇嘴道:“那桂花酿我不要了,我就要这酒。”

  孟小妹想了想,便道:“老爹,我要这酒可是为了家里赚更多钱,若是你这次把这坛酒给我,等赶明我那腌肉做成功了,我再去给你买一坛如何?”

  孟老爹心中一动,但又抓紧那坛酒道:“我不信,你肯定是在哄我。”

  于是孟小妹又郑重其事的发了个誓,言语之间皆是诚恳:“我保证,等这次生意做成了,每日给老爹一碗酒喝,但老爹你也得保证,不准多喝,若是喝得烂醉如泥以后可就没有下次了。”

  见孟老爹还不松手,孟小冬又补了一句,“你若不愿意,那你就抱着这坛酒吧,以后什么腌肉都没了,你能喝的也就是这最后一坛了。”

  说着还叹了口气,对着一边站着的两个哥哥道:“咱们走吧。”

  一坛酒和未来一直有酒喝,哪个划算?

  孟老爹连忙喊住孟小冬,“都听你的,都听你的。”

  孟小冬眉眼一弯,一边的孟默生连忙去拿酒,孟老爹恋恋不舍的松了手,嘟囔着:“小妹你可不准反悔。”

  “放心吧!”

  回了厨房,孟小东开始弄起腌肉来。

  将先前回来时在村子里张家那买来的桂皮、香叶、八角放入较大的酒坛之中,再将三坛酒一一倒入。

  三坛酒最后只剩下小半坛,放在一边,另一边则是混合着那些香料盖上盖子埋在院子边,用积雪覆盖。

  随后将洋葱、香草、胡萝卜、芹菜、百里香、迷迭香及黑蒜放入锅中翻炒,随后放入器皿中备用。

  这个方子是曾经姥姥教给她的,这秘制酱料并不外传,可因着花费时间久,自己又忙于工作,就再也没弄过。

  如今再弄,那味道让她一下子想起姥姥来。

  她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如今来了这里,也就安定下来了。

  三个哥哥加上一个老爹,从起初的不适应到如今,她与他们之间的亲情早已愈发浓郁起来。

  曾经时代的喧嚣淹没的亲情,在这个虽温饱都需一步步来的时代却显得尤为炙热。

  在现代最疼爱自己的姥姥已经去了,如今她在这里也应该和亲人好好的生活下去。

  另外带回来的桂花酿也被放入一个酒坛中,再放入鲜肉,直到酒缸放满,这才将木盖子合上,放置在屋子角落处。

  次日又将那一大坛料酒拿出,倒出些许,和鲜肉混合搅拌,再加入先前的秘制酱料,最后又静放在一旁。

  这腌肉忙前忙后忙了三天,第三日正巧那赵秉南出屋子活动手脚。

  他瞧着忙前忙后的孟小冬忍不住道:“我原以为这些粗活都是辛苦人的,怎么你倒是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

  孟小冬被这话说得一愣,最后咧嘴一笑道:“苦中作乐。”

  赵秉南没再说话,只静静的看着低头准备酱料的孟小冬,许久孟小冬搅拌得差不多了这才抬头对着那赵秉南道:“要不要尝一口?”

  赵斌南看着那色彩诡异的酱料,虽有一瞬迟疑却还是点头应下。

  “你放心,绝对好吃。”

  说着这话,转身去拿了一个窝窝头,将其沾了些许酱料递过去。

  赵秉南一口咬下,那酱料鲜中带着些许甜味,没有想象中那种复杂的味道反而是一种浓郁的,引人食欲的鲜香气儿。

  他不曾吃过这种东西。

  “这是什么?”

  孟小冬眨巴着眼,一脸期待的问道:“这是研制的秘制酱料,好吃吗?”

  赵秉南点头,赞叹道:“这东西让人胃口大开,若放在酒楼客栈中,定很受欢迎。”

  “这东西可拌面拌馄饨,亦可搭配着馒头窝窝一起吃。”

  孟小冬说着那一双漂亮灵动的杏眼也弯了起来,闪着光亮,让赵秉南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出生在乡野的姑娘。

  “你的腿如何了?”孟小冬被盯得有些不自在,连忙低头看了一眼赵秉南的腿。

  “慢些走倒也还好,过几日应当便可痊愈。”赵秉南答道,不知为何对于孟小冬的关心他总是莫名心中愉悦。

  “那就好。”

  话落,二人不再说话,各做各的事情。

  偶尔孟小冬抬眼看向赵秉南,对方总能在下一秒抬头,两人的视线相对,气氛越来越诡异。

  门外忽响起一阵敲门声,继而一青年男子的声音传来:“小妹,你在家吗?”

  这是隔壁阿七哥的声音。

  “阿七哥,有事儿吗?”

  阿七一见孟小妹忍不住扬起嘴角,想到自己藏在身后的东西不免有些羞涩。

  摸了摸鼻尖,将藏在背后的手拿出,是一顶鹿皮毛毡帽。

  “这是?”

  阿七摸着头,不知从何说起,就一把塞进孟小冬手上道:“我今日去城里买东西,觉得你带着应该好看,便买了回来。”

  这一顶鹿皮毛毡帽应当值不少钱,孟小冬怎么说也不能收下,“阿七哥你太客气了,只是这帽子我最近也在做,倒也不缺。心意我收下了,这帽子你还是拿回去吧。”

继续阅读:第19章 试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娘子会种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