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朋友
流水无花2019-01-30 17:103,271

  林霖开车从别墅出发,虽然末世不久后她就离开B市再没有回来,但到底待了二十几年,又是时常来往的路线。起初心里的确会觉着恍惚,等看到熟悉的路道便对路线了然。

  车外的城市有着它现在该有的繁荣和热闹,或许是因为周末,现在街道上来往的都是笑谈的朋友、家人、情侣。但是那笑脸会在末世来临时凝固,你眼前的爱人友人亲人会在下一秒扑向你,丧失理智的撕咬你,你痛苦却无能为力。

  哭泣、嚎叫、咒骂,这是林霖在末世前期最常见到的景象,而末世一年后,剩下来的人类基本是顽强的求生意识和无尽的欲望交杂,但更多的是到那时还没有觉醒异能只能依附别人的绝望。

  末世两年的世界,满目疮痍,林霖的心中早已千疮百孔,没有欲望没有绝望,唯有的是对活下来的渴望。

  现在林霖回到末世前五月,也就是说,她现在相当于能预见末世的到来,能预见人类的灾难。

  末世的发生的确会死很多无辜的人,但她不是救世主,没有通天的本领救下所有人,更没有能力阻止末世的发生。

  就算是她向外界宣告世界末日即将到来,人类会在这场浩劫中死大约百分之五十的人,而剩下的百分之五十,也会因为各种问题死到百分之二十左右,这样的话会有人相信吗?

  就算有人相信又能怎样,末世论只会引起新的动荡,人类恐慌下会做出什么事谁也无法预知,要知道人类远比丧尸等怪物恐怖可怕,这是林霖经历末世后遭过太多背叛的真实感受。

  两年的末世经历让她不再像和平时代的普通年轻女人,对所有的哭泣和痛苦有着感同身受的责任感,会去无条件的帮助人,甚至是认为别人的死也有自己没有相救的原因。

  人,是救不完的。

  末世里的人都被迫学会一个道理,不存在没有利益的救和被救,你被人救或是要救人,都得付出相应的代价。

  林霖收回视线,加大火力,往公司开去。

  虽然是周末,但林氏各个部门依旧有不少人加班,所以一层的大厅还是有很多人进出。

  林氏的员工们今天有点心塞,本来好好的周末要加班就已经够悲催了,往日里不常见的林总居然会在周末出现在大厅。

  员工们想上前礼貌性的打招呼,但他们林总的面容实在太过冷淡,一副生人勿近,吓得他们都不敢走近一米好不好!

  但不打招呼又怕林总记住他们模样,记他们一笔不敬上司。

  于是大厅里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以一个美丽冰冷的女子为圆心,半径五米无一人靠近,且每一个从旁边路过的公司员工都是脚步匆匆,有包的用包,没包的用衣服,没衣服的用手……总之都是把自己的脸遮得严严实实。

  林霖自然注意到这现象,心疑,莫非他们林氏什么时候改做不正当的生意?进出的人还要互相遮掩,怕别人发现?

  不过林霖还真不是故意站在大厅玩的,她是被困在了大厅,因为她来到林氏想去办公室才发现她居然没带卡。不是员工卡,是电梯卡。

  林氏是林父以前在拍卖公司拍下的地,然后发包给信任的建筑公司修起来的,所以这一栋楼都是林家的。表面上看着挺壕,好吧,确实挺壕,但林父也放弃了不少比较有前景的单子。

  虽然林霖不是很同意林父这个貌似粗鲁的决定,但她那时候还没成年,最多提出自己的意见不能左右林父的决策。

  这栋楼最大的特点在于总经理办公室在最顶层,而且单独修了一个电梯,除了这个电梯,无论是楼道还是电梯都不能上到最顶层。而要进电梯必须刷电梯卡,否则就等着上面的人来接你吧。

  林霖习惯了,出门就带了手机,压抑着冲动没拿小刀,就直接上了车,现在却倒霉的困在了大厅。

  坐以待毙不是林霖的性格,有电梯卡的除了她就只有姜亦舒和她的秘书艾米。林霖害怕和姜亦舒见面,便直接打了艾米的电话。

  “喂,林总?”艾米那端的声音明显有些惊讶,背景有些热闹,似乎在商场或是街道。

  林霖几乎以最快的速度判断艾米的所处位置,问道:“现在你最快能多久到公司?”

  “啊?”艾米愣了一会儿,快速的回道,“林总,我这周回了老家,赶最快的汽车也得两个小时后到公司。”

  艾米是林霖千里挑一的秘书,反应灵敏,做事果断,记忆力非常强,从毕业就跟在她身边,也算是培养出默契。听见林霖没有一句废话直接问她何时能到公司,也最快的分析出将结果呈现在林霖面前。

  林霖皱眉,两个小时,她不可能在这里等这么久。

  艾米则是感受出林霖的犹豫,试探的提出自己的意见,“林总,有什么急事吗,姜助理现在应该在公司里,您可以先找姜助理,我尽快赶回来。”

  “确定吗?”

  艾米不带一丝揣摩的直接回道:“姜助理之前和我说过周末会在公司解决一些公司近来的项目单子。”

  “嗯,我知道了,你好好玩。”说完,林霖直接挂断了电话,现在最快捷的办法便是找姜亦舒,他是她的助理,迟早会见到,就算害怕又能怎样。

  一分钟后,姜亦舒从电梯里迈出来,根本不需要花时间就一秒看见最显眼的林霖,她比以前的她,更加有魅力。

  “林总。”

  林霖看着和分别前一模一样,还是习惯温柔浅笑的姜亦舒,呼吸突然变得有些艰难。

  末世后她其实曾尝试过去找姜亦舒。但末世的艰难让她感觉自己是个负担,更别说后面被秦容越和林语烟追杀,她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何必去连累别人。

  或许是命运的偶然,就在林霖不想见到姜亦舒时,对方却猝不及防的出现在她面前。但她甚至没能好好的笑着和他打声招呼,就看见他被伙伴下黑手击伤腿,以此来拖延正攻击他们的丧尸。

  距离太远,林霖的释放出的绿藤根本触不到姜亦舒,然后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死在自己面前。

  林霖当时脑袋一片空白,随后是从心中涌起的悲凉和愤怒。

  她的人生其实细想真的很简单,公司,秦容越,林语烟。除此之外她没有任何娱乐生活,没有交心的朋友,甚至没有能亲切叫喊的亲人。

  林霖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她知道姜亦舒对她很好,甚至能感受到姜亦舒对她一点不同于对老板对朋友的态度,但那时她有了心爱的人,不允许任何暧昧,对此便是视若无睹。而姜亦舒或许也知道两人不可能,所以从没有越逾的行为或是话语,不然就算他是她千辛万苦挖来的,也得辞退他。

  而经历背叛的林霖,面对这样真心对自己好的人,有些朋友间的心意相通的姜亦舒,甚至是这世上她唯一能把后背交给他的人。

  她怎么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死?

  林霖那时是另外一个队伍的成员,队长是个不错的人,也是很唾弃陷害队员的队长,但见林霖满脸杀意还是拦了下来,“林霖,对方是三级的金系异能者,你的异能本就是攻击弱的木系,又比他低一级,难道你还能保证毫无损伤的杀了他不成,就算能杀,他可不是孤身一人,是有一个队伍的队长。”

  林霖捏紧拳,这些事她当然懂,现在的她也不是以前那么冲动的人,她早就学会掩饰所有情绪,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那几个字,“是,队长。”

  林霖没有杀死那么队长,她只是害了那整个队,全灭。这是末世来她第一次手上染上这么多鲜血,但是她不害怕,也不后悔。

  因为姜亦舒那个队遭到丧尸的攻击,林霖队解救他们的同时也收纳了他们。而不过随便一问,林霖就打听到姜亦舒的消息,也算是明白为何他们队里的成员,会对他们队长击伤姜亦舒时视若无睹。因为他们都是一样的人,一样狠心恶心到极点的人。

  但就算如此林霖也没想着把他们全杀了,末世里的人本来对身边的人就保持警惕,除非是非常要好的人,否则不可能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险救人。林霖从头到尾想的也不过是杀了他们那个猥琐的队长而已。

  贪婪虚伪的人死穴最多,林霖不过随便使计,就让他和队员离心,然后在打丧尸时暗里下死手,几乎轻轻松松的就将他陷入和姜亦舒同样的绝境。不过他到底是比姜亦舒厉害,都这么了还能拉人垫背,好在林霖队伍的人从一开始就对他保持着戒心,所以能被他垫背的就只有他们队伍里的人而已。

  偏偏他们队里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一人拉一人,竟然整个队伍的灭完了。

  至此林霖队里的人看林霖就像看什么怪物似的,末世里杀人不奇怪,但一杀连着杀这么多人,还没怎么用异能,可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看来当过老板,有头脑的人就是比他们这些只会干蛮力的人不同。

  林霖没有一丝自豪或是骄傲,她只是心里瞬间轻松下来。

  姜亦舒,我总算是给你报了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重生之再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重生之再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