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收购
流水无花2019-01-30 17:053,313

  黄金贵,黄氏的创立者,兼公司最大股东,以及总经理。

  别看他人现在长得其貌不扬,年轻还没被应酬荼毒时可是长得人模狗样的,只是林霖没有经历他那时的人生而已,从见到他就是普通中年老总的样子。

  虽然黄氏在B市也算是和林氏差不多等级的公司,但他公司的业务路窄,更没有什么发展潜力,已经逐渐是走下坡路,还是他靠着一个一个的应酬强撑着,倒是把自己吃喝得更加难看。

  至于林霖和他有接触还是因为秦容越,大概现在的一个月后,秦氏和黄氏有一笔生意上的合作,但那时秦容越刚好有事出差不能回来,应酬便是林霖帮着上的。

  酒局上除了黄金贵外,还有其他几家公司的老板,整个气氛倒是不错,推杯换盏中还挺热闹。

  但过程中黄金贵一直灌林霖酒,说好不容易能和她坐一桌吃饭喝酒,难得的机会十足应该庆贺一番。

  林霖虽然拒绝着,但经不住黄金贵一劝再劝,劝十杯你总得喝一杯吧,对方怎么也是公司老总,还是现在的合伙人,总不好在这么多老板面前让他下不来台。一轮下来,林霖还是多了几杯,脑子变得迷迷糊起来。

  至于黄金贵,似乎看林霖醉了,说着说着就往她这里凑,手脚也不规矩起来,人更是完全往林霖这么倚来。

  林霖被扑来的浓浓的男士香水熏得头越发的晕,不顾到底回神反应过来,有人正不怀好意的往她这边凑,手推了黄金贵一把,说着:“黄总,我有点不舒服,我要去趟厕所。”

  但喝醉的林霖说话本就软绵,那推的手更是软弱无力,反显得欲拒还迎,黄金贵色眯眯的笑着,粗糙的大手摸上了林霖的手,说着:“林总不舒服啊,要不要我送你去厕所啊?”

  林霖还保持着最后一点理智,摇摇手机,“不用了,我还能行,我有事要给容越打给电话。”

  或许是秦容越的名字起了威慑力,黄金贵还是松开了林霖,林霖强撑着起身,摇摇晃晃的进了厕所,按了手机好一会儿,才给拨通了姜亦舒的电话。

  林霖在厕所里躲着,中间黄金贵还在外面喊了她几声,她应声说了没事,才让黄金贵‘忍住’没为了她的安全冲进来,十几分钟才总算是等来着急赶来的姜亦舒。

  姜亦舒什么话都没说,扶着林霖就上了车,准备送她回家。

  车开在半途林霖才清醒了不少,见自己坐着车正往回家的路,有几分急的说道:“我让你来是帮着我应付黄金贵的,你怎么送我回家了?”

  姜亦舒开着车,道:“那些酒场上的事有什么好谈,到底是你重要,还是秦容越的生意重要?!”

  林霖没能听出姜亦舒语气里的怒气,而是下意识皱眉回道:“容越是我的未婚夫,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如果这笔生意砸了,容越这些天的辛苦就白费了。”

  姜亦舒转头深深的看了一眼林霖,才慢慢的转回头,回道:“我知道了。”

  林霖当时着急生意没理会姜亦舒,只想着怎么解决这件事,但人都已经走了自然不可能再回去,只能和黄金贵打电话,说是脑袋疼就让助理开车来先送她回家了。

  黄金贵没生气,还貌似很体贴的关心了几句。

  林霖挂断电话后,闭眼躺在座椅上,醉酒的后遗症是太阳穴一阵一阵的疼,除了刚接手公司那几年时常应酬,现在的她已经很久没有一次性喝这么多酒。

  车子停下时,林霖立马睁眼醒来,而姜亦舒已经在林霖解开安全带之前,下车过来给林霖开了车门,说是要让她上去。

  林霖自然是拒绝,说她酒已经醒了,而且进了公寓就是上电梯回家,根本不会出什么事。

  姜亦舒赢不了强硬的林霖,便让林霖回家喝杯蜂蜜水解酒,洗完澡后就早些上床睡觉。

  最后还说了句,“黄金贵不是什么好人,林总你以后小心一点。”

  林霖点头,说了句谢谢,就拎着包回了公寓。

  第二天,林霖回想昨晚,心有余悸,要是姜亦舒没有来,醉酒的她是不是会被黄金贵使计带到酒店之类的地方。

  越想越怕,林霖便给秦容越打了电话,说了自己的心思。

  但秦容越却说她是多想,黄金贵是一位比较正直的老总,不会做这种下流的事。

  林霖当时心里委屈,但怕秦容越以为她是在找借口,便没再多说什么。

  而之后,林霖再和黄金贵相处时,发现他那双色眯眯的眼睛一直往她胸口大腿瞄,还时不时的喜欢往她身上凑,吃豆腐之类的。

  黄金贵本就长相一般,身材又变样,再加上那副猥琐的样子,恶心得林霖直反胃。

  可秦容越要么不再,要么似乎没看见,总之一直对林霖说黄金贵是占人便宜的人持怀疑态度。

  因为这件事,林霖似乎还和秦容越闹过矛盾,直到最后秦容越保证,再也不在黄金贵会出现的地方叫上她,两人才算是和好。

  这样恶心的人,林霖却是在离开林氏后才知道的。

  那时,秦容越真的不顾及一切,在林语烟成为林氏最大股东后,秦氏也收购了黄氏,并且安排了黄金贵当林氏的总经理,真的是不怕天下人知道他秦容越和黄金贵有什么猫腻。

  而那时林霖才知道以前的种种不是秦容越没看见,而是他根本就不在乎,或许黄金贵的行为就是在他默认甚至是支持下变本加厉的,不然黄金贵怎么会对她,林氏的总经理,秦容越的未婚妻,动手动脚,真的不怕两个公司合起来对付他。

  如此胆大包天,原来是后面有人给撑着。

  之后林霖再想起,越发觉着黄金贵的嘴脸恶心。

  但再恶心,在末世两年的高强度精神警惕下,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允许她她去回想那根本无关紧要的人。

  所以再见到时,她居然还回想了一阵。

  黄金贵问了句,“林总是一个人吗?”但虽然是问,却不等林霖回答就准备拉开椅子坐下,还厚着脸皮继续说着:“要不我们一起?”

  林霖自然注意到黄金贵已经开始不安分的眼神,不过,看又如何,会让她少块肉吗,重要的是,这世她可不想轻易的放过这个秦容越的得力助手呢。

  秦容越是个极爱权财的人,却自认为和那些身上充满铜臭味的商人不一样,不爱应酬也不爱玩女人,起初林霖还认为秦容越是个好男人,没有一般人的坏习惯,有了钱就变坏。

  可其实TM的就是骨子里贱,什么都想要,却觉着高贵不远和那些人同流合污。

  其实,真算起来,他这般虚伪的人,更让人恶心,讨厌。

  所以,善于甚至是热爱喝酒应酬的黄金贵,自然成了秦容越的‘交际花’,摆平一切需要用吃喝玩解决的事,还给自己博得了好名声。

  这世,她把这黄金贵给他解决了,看他还如何能如清莲独立于世呢。

  “黄总,虽然我很想和你一起,但黄总是一个人吗,和我一起会不会打扰了你和朋友聚餐?”

  说着,林霖望了一眼黄金贵身后的几个人,不断的回想,也只能认出两个人,一个开发软件的,一个是做五金生意的,都是以后和秦氏长期合作的公司,至于其他人估计也差不多是,只是她印象不深,想不起了。

  没想到这个时候,黄金贵已经开始在为秦容越做事。

  林霖语气变得软和,故意说道:“要不黄总还是陪你的朋友,不用理我。”

  话是这么说,但语气却是好不容易学着林语烟撒娇的说出来,见黄金贵眼睛发亮,应该还是有用。

  黄金贵自然是上勾,以前的他就是觉着林霖漂亮,身材好,性感。但今天一见,短发的她虽然没有以前成熟女人的魅力,但一个人坐在那里,冷淡的看着四周,那高傲的模样,却让他涌出一股强烈的占有欲。

  本来是抱着死皮赖脸的想法,就算是对方不理他,他也得看几眼说几句。

  但没想到对方比他想象得热情,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脑里不断回想着林霖说的那句‘想和你在一起’,开心得都快飞起来。哪里还管得了他今天其实是约出几个B市的老板,要和他们打好交道,为以后秦氏收购黄氏这件事扩宽路做准备的。

  秦氏收购黄氏这件事,黄金贵是赞同并支持的。

  或许有人觉着,他现在怎么说也是一个公司的老板,如果被收购后就只能给别人打工。他知道,可他也更加清楚黄氏现在的处境,利益虽然还是有的,但不进就是退。

  他不想止步于一个小公司的老总,他要走出B市,走出国门。

  但就目前他的黄氏是做不到的,而他更没有那样的实力,可秦氏可以,秦容越也有那样的能力!

  黄金贵是一个欲望极大的人,为了他的巅峰之路,他几乎是将一切都赌在秦容越身上。

  不过现在,两人之间的合作关系似乎并没有那么坚不可摧。

  林霖不过一丝丝好处,便是让黄金贵在生意和她身上,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她。

  或许可以说是黄金贵被美色冲昏了头脑,但也可以说,是现在的林霖,有着一股让所有男人的无法抗拒的别样美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重生之再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重生之再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