蹊跷的告示
蔡志远2018-04-14 14:182,878

  天九听了宇铎的话,半信半疑地把布包挂在身上,又把秀囊挂在布包上,举着香就下楼了。走到天香楼门口,小二看见了,本想问句:“客官吃好了”,结果看到他手里举着香,顿时惊愕到:“客官您这是什么喜好?”

  天九骂道:“除了在庙里,你见过谁举着香烛到处走的?”

  小二点点头:“倒也是,除了庙里,也就剩下发丧了。”

  天九更怒:“小二,你说这话是想挨板子?我若不是被楼上那几位大爷玩笑,岂能做出这种浪事!”

  小二一愣,赶紧附到天九耳边:“客官,您要是被要挟了,要不要我帮您报官?”

  天九转头,看着小二,半天才指了指身上的衣服:“你没我穿的是什么么?”

  小二低下头,仔细看了看,这才抬头:“官爷,您这衣服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瞎了你的狗眼!”天九气冲冲地走出去。

  外面的大街上,人来来往往。此时虽然天色已经全黑,但今日恰逢十五,圆月高挂,街上也不显得阴暗,所以也有很多人在街上闲逛聊天。天九刚才在屋子里已经耽误了一会儿,到了外面小风一吹,这香烛烧的更快了。还没等他绕着天香楼走一圈,香火已经快要燃到手指。

  他紧走了两步,好不容易在香灭之前到了天香楼,等站在柜台前时,香火恰好燃尽。他四下看了看,没发现什么不同,心里觉得是被老头子给耍了,怒气冲冲地往楼上跑。

  一进门,宇铎刚好端起了一杯酒正打算喝,看到天九的脸色,还没等他说话就抢先说:“天九啊,拿回钱来了么?”

  天九一撇嘴:“钱倒是没见着,出去一圈被你给弄到腹里的怨气倒是多了很多。”

  宇铎看了看天九身后:“你看你的包袱了吗?”

  天九从身上把包袱取下来,丢到桌子上:“你自己看吧。我出门的时候这包有多轻,现在就有多轻。好歹多俩铜子儿也是个事儿吧?”

  宇铎摇头:“你的包袱,还是你自己打开,老夫要是动了手,岂不是坏了规矩。”

  天九拗不过宇铎,只有狠狠滴把自己的包裹打开,因为太用力,包裹被他撕开了一个口子。忽然,天九就发现,自己包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纸团。他拿出那个纸团,只是揭开了其中一个小角,就忽然发觉,这纸团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一张一百两的银票。

  天九惊的嘴巴都合不上了,半晌才说:“老头,你给我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怎么还可以自己变钱出来?”

  宇铎微笑着,指了指天九包袱上的锦囊:“你那锦囊,是当年地耗白胜留下的。当年白胜乃是响彻中原的飞贼头头,创立地耗门,兄弟遍及各地。后来白胜金盆洗手,只留下两个锦囊,一只给了他的子孙,另外一只流落江湖。老夫在山东游历时,端了个偷坟掘墓的贼窝,看到了这只锦囊,便带在身边。有事身上没有了银子,就会拿出来一用。白胜虽然作古百年,地耗门还在,所以小偷都知道道上的规矩,见到此囊,不管有多少银钱都会拿出来孝敬。”

  天九听的稀里糊涂,但是内心大喜:“这么说我之后只要带着这东西上街上转一圈就有钱了?”

  宇铎摆手道:“天下贼人都在寻此锦囊,你若不想惹祸上身,便少用此囊,免得遭了横祸,路死街头。”

  天九眉头一皱:“这是为何?”

  宇铎指了指桌上的银票:“我看你平日聪慧,没想到这么点事情还要老夫点拨。我来问你,贼人小偷小摸,是为了什么?”

  “为钱。”

  “然!此囊挂在身上,非但可以得了钱财,还能号令天下的小偷,此种物件,试问哪只鼠辈不想得到?”

  天九点头:“那倒是,不过他们想要,最多就是用自己的本事偷走,怎么你又说会路死街头?”

  宇铎拿起桌上的花生米,丢了一颗在嘴里:“现在大家都知道锦囊有两只,一只流落江湖,一只在白家人手里。他们今日能往你的包里放银子,是因为分不清到底你手里这只是白家人的,还是流落江湖的。时间久了,若让他们分辨出来,定会找你来夺。到了那时,他们就来不及偷了,按照他们的习性,想是必定会对你大开杀戒了。”

  天九听到这里,狠狠地把包裹上的锦囊拽下来:“原来是这等不祥之物,算了算了,我穷死饿死,也总比脑袋掉下来强。你拿走你拿走!”

  宇铎嘿嘿笑:“你也不必太担忧,你只要记住,非到万不得已时不要用,若是真要用它,用后马上换个地方就行了。不要在一个地方用两次即可。另外,白家人虽然是贼人出身,但多年来一直遵从家训,对人宽厚仁义,历来都只做杀富济贫之事。若有一天你能遇到白家后代,说不定此袋还能助你一臂之力。”

  天九还想争辩,宇铎一摆手:“行了,话就说这么多。我老头今日喝了不少,也想歇息了。”说着,他一转头:“宫三,今日我不但解了你的危机,还给你做媒认了兄弟。你今晚不得腾出个草窝库房让我将就一宿?”

  宫三一听,赶紧起身想要答应,韩之贤抢先道:“前辈说笑了,刚刚我已经跟小二说过,备下上好的客房,您在此歇息即可。”

  宇铎摇摇头:“贤侄的心意我领了,但是我住在这客栈多有不便,还是去宫三草房里吧!”

  宫三赶紧拱手到:“前辈折煞我也,前辈肯赏光寒舍,晚辈求之不得。今晚我定将备下最好的房间招待。”

  宇铎点头:“好,那我们这就走吧。”说完,他转头看了看天九:“你也早些回去,记住,今日之事任何人都不能说,包括你爹在内。”

  天九点头:“你放心吧,我爹今晚肯定得因为我跑去赌场训斥我。一会儿我走时,带两瓶好酒两盘好菜回去,一通给喝醉了,我也免遭皮肉之苦。”

  当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天九起床,赶在崔胡前面早早到了衙门。昨晚回家时,崔胡果然坐在房里等他,手边还放了一根木棍。天九没敢从正门进去,偷偷地绕到后院翻墙进来。一见这种状况,赶紧把兜里的银票和整块银子藏在自家草房中,又拿了几两散碎银子,连着酒菜一起带到屋里。崔胡见天九回来,抬手就想打,结果看到他手里的酒菜和银子,心里的气顿时消了一大半。后来又喝了些酒,这事儿也就过去了。

  等天九赶到衙门时,两个衙役正在急匆匆地往后厨走。天九赶紧赶过去:“张大哥,李大哥,您二位今儿怎么这么早?”

  张大哥翻了翻白眼:“你若是能帮我哥俩干活儿,就去厨房熬浆糊。若只是闲来打听,那就赶紧滚蛋。”

  天九一愣:“熬浆糊做什么?”

  姓李的衙役一伸手:“没瞧见这么多告示要张贴。你到底去不去?你若要去,就赶紧去后厨熬制。”

  “我去我去。”天九说着,把两个衙役手里的告示接过来:“二位大哥,我不识字,您二人能跟我说说这告示上说什么么?”

  姓张的衙役翻了翻白眼:“朝廷选秀女了,咱们老爷为了表忠心,全城寻找上好的布匹,若能到御用的材质,衙门重重有赏。”

  天九点点头:“行,我去熬浆糊,一会儿我去贴就是了。二位大哥歇了吧!”说完,拿着告示就往厨房走。姓张的衙役本打算转身,忽然犹豫了一下:“你熬了浆糊来喊我们,我们一起去吧。免得你这睁眼瞎,斗大的字不识几个,到时候坏了大事。”

  天九回头道:“就是贴告示而已,之前我也贴过,无妨的。”

  张姓衙役一摆手:“这次跟之前可不同,老爷点名要黄色的锦缎,还得要御用,这等差事你小子要是办砸了,我跟老李一起都得吃苦头。告示你还是给我们,你自去熬浆糊就是。”说完,伸手一把抢过告示,转头跟李衙役一起走,边走边说:“熬好之后送到偏房来,我在那边等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龙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