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啼笑皆非
奈之浅2020-02-06 11:103,204

  “啥?”宋芷韵呆呆地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秦逸,这又是什么情况?这人啥时候过来的,怎么这么悄无声息?

  秦逸见状伸手轻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笑道:“笨蛋。”

  “我怎么了?”宋芷韵委屈地捂着自己的脑袋,蜷缩在原地,忿忿地瞪了一眼面前笑得正欢的秦逸,这臭小子一夸就上天,果然不禁夸。

  “夸你漂亮呢。”秦逸顺势坐下的同时立马改了口。

  宋芷韵就这么一脸凶相地盯着他,这臭小子居然还敢在她面前说谎!真当她是摆设吗?

  秦逸见她秀眉紧蹙,眉宇之间拧成一个川字,努力板着一张俏丽的小脸,突然起了逗逗她的心,便撑着下巴,直视那双澄澈的杏眼,“阿芷你不认识我吗?”

  “哈?”被他这个问题问住了的宋芷韵傻眼地看着他,这算是什么鬼?求生欲这么强吗?为了扯开话题,都不惜做个傻子了吗?

  内心嫌弃归嫌弃,但她还是出声道:“我知道啊,秦逸弟弟嘛。”

  “那就没有想说的吗?”秦逸见她一副傻呆呆的模样,便继续追问道。

  “你长的真俊?”宋芷韵见他一脸期翼地看着自己,张了张嘴小心翼翼地打探着。

  秦逸:……

  一阵无言,得,是真傻。不过能听到她夸人,倒也不亏。

  无言过后,秦逸露出一副败给你了的神情,随意瘫在沙发上,仰天长叹道:“神呐,来个人救救我的阿芷吧。”

  “我去你丫的,夸你还不好,你还盼着我有事?”一听到他这话,宋芷韵气不打一处来,抡起身后的靠枕直接糊在他的脸上,末了还使劲摁了摁,“让你嫌弃我,看我怎么教训你。”

  被蒙头一顿乱揍的秦逸躲闪不及只能被动的接受了这番‘抚爱’,连连求饶道:“阿芷,我错了,求轻点下手。阿芷,我夸你漂亮,你怎么还打我呢。阿芷你不能这么不讲道理,我是发自内心地称赞你啊!”

  刚开始宋芷韵还觉得他认错态度良好,想就此罢手,然而在听到后面的话后,她立马不淡定了,刚想收回的手死死摁在抱枕上,咬牙切齿道:“弟弟你行啊,都敢这么diss我,是不是想说我行为举止粗鲁,活像一个泼妇?”

  “没有啊,这是你自己说的。”秦逸暗自叫苦,怎么就得罪了这么一个得理不饶人的丫头片子呢,抱枕上传来猛烈的一击,他放声嗷叫了一声。内心苦不堪言,他真的好委屈,夸她还夸出祸端来了,这都是什么破事哦。

  宋芷韵见他依旧替自己辩解着,下手的力道越发的重了起来,若是可以她都想一屁股坐上去,压死这个不知死活的臭小子。“让你说,让你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怼我!”恶狠狠地捶打着抱枕,神情凶狠地盯着面前略显狼狈看不见脸的秦逸。

  “别打脸,我还要靠脸吃饭呢!”秦逸努力侧过头,躲避着宋芷韵没轻没重的暴击,忍不住哀嚎道,“好姐姐求不打脸,我错了嘛,别生气呀,打的手疼不疼啊,累不累啊。”

  在听到抱枕底下传来秦逸奶萌的小奶音后,原本气势汹汹的宋芷韵就跟蔫了的茄子一样瞬间就萎了,任谁面对这样一个奶声奶气的男孩子,都不忍心下手啊!至少她是真的无法下这个狠手了,忿忿地扯开了抱枕,咬着唇瞪了眼前努力挡着脸的秦逸一眼,小声抱怨道:“你就嘚瑟吧,拥有如此绝技厉害死你了,掐准了我吃你这套是吧,哼。”

  没办法,谁让她真的吃这一套呢,自然注定了她的让步。

  秦逸一边揉着被打疼了的脸蛋,一边偷偷瞄着神色不善的宋芷韵,在听到她那番抱怨声后,从他嘴角溢出了一抹萌化人心的笑意,漾及满脸。

  然后只见他伸手握住宋芷韵的双手,强行拉到嘴边吹了吹,“有没有打疼啊,你要是有什么不开心就直接骂我就好,不要伤了自己,多疼啊。”

  宋芷韵一脸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双手被秦逸小心握在手中,当温热的气息吹在指尖时,她的心猛地一颤。不知所措的视线落在神情认真的秦逸身上,他乌亮的黑眸晶莹又澄澈,就像是沉在秋水之下的黑宝石一样,富有魔力,散发着不可抗拒的魅力,吸引着你一步步走向那个未知的黑洞。

  耳边断断续续传来软糯的年糕音,“阿芷你可长点心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你打我的同时,你自己也痛呀,所以下次不需要你动手,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女孩子的手很珍贵的,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宋芷韵早已听不清楚他在絮絮叨叨些什么,她在那双深幽的眸子中渐渐捕捉到了一丝熟悉感。心底里闪过一种异样的感觉,为何她觉得这双眼睛似曾相识。

  “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宋芷韵突如其来的出声,让正在给她揉手的秦逸微微一愣,身子莫名有些僵硬。他侧头看向一直打量着自己的宋芷韵,正好与她的视线在空中相遇,那双如星辰般的杏眼有着茫然有着不确定。

  秦逸虽然心一惊,但依旧很好地伪装了自己,“嗯?我们昨天见过啊,也算是以前吧。”

  宋芷韵见他目露茫然之色,便知是自己想多了。倘若真的见过他,她不可能没有一点印象,毕竟弟弟的颜值摆在那里,任谁都无法忘记。但这双眼睛为何会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这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跟你开玩笑呢,怎么样这个冷笑话如何?”宋芷韵扯了扯嘴角俏皮一笑,强压下内心的不安与好奇,也借机抽回自己的手,随意打马虎眼地糊弄过去。

  秦逸见她自行扯过了这个话题便偷偷用余光看了她一眼,见她并没有异常,也就放宽了心。很自觉地不再谈论这个话题,而是撇撇嘴,略显委屈道:“阿芷说笑话的水平好像不咋滴。”

  “你很嫌弃?”宋芷韵闻言冲他挑了挑秀眉,大有一副不服也得给老子憋着的神情。

  惹得秦逸哭笑不得,如此霸道的女孩子还真是少见。“不嫌弃,我怎么敢嫌弃呢,免得又被阿芷一顿胖揍。”他默默翻了个白眼,小声嘟囔道。

  “哎呦喂,弟弟厉害了,之前还心疼我的手呢,现在又开始潜意识说我暴力了。”宋芷韵故作严肃,绷着一张小脸,神色肃然地看着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给我如实说来,到底是心疼我呢还是想骂我!”

  秦逸很好地应了那句‘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尽力表演’,面露惶恐之色,连忙磕磕绊绊地解释道:“阿芷我说实话还不行嘛,你别生气嘛,我说我说,我都说。心疼和抱怨一半一半,既心疼又想偷偷骂你。”

  话音刚落,秦逸很识相地往一侧挪了挪,缩在角落里,远离了宋芷韵这个易燃易爆的危险物品。

  宋芷韵啼笑皆非地看着默默远离了自己的秦逸,这家伙莫非真的是被她打怕了?她真的有这么可怕嘛!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之前的暴行,她很尴尬地低下了脑袋。Emmm,这个锅她背了,坚决不甩锅!

  “阿、阿芷你怎么了?生气了?”秦逸见她低下了脑袋,以为又惹恼了她,心一惊立马改口安抚道,“阿芷你别生气,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欠打,你想怎么打都行,我不拦着你,真的。”

  听着秦逸着急的解释,宋芷韵真的是哭笑不得,越发的羞愧了。人弟弟完完全全就是个懂事的小暖男呐,她居然还敢暴力相向,也不怕他父母杀过来告她一个荼毒未成年人的罪!

  “过来。”宋芷韵突然开口道。

  秦逸猛地瞪大双眼,在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惨案后,他哆哆嗦嗦地靠近了宋芷韵。内心唯一的想法便是求不打脸,求下手轻一点!他真的是在造孽啊,一言不合就要被暴揍一顿,他招谁惹谁了哟,命怎么就这么苦。

  此刻秦逸内心有个小恶魔的声音在不断地告诉他,让他放弃保护宋芷韵,把她交给季朗,到时候他就可以坐收渔利之利了,毕竟宋芷韵这架势也不需要他的保护,与季朗之间的斗争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指不定季朗摊上这么一个大麻烦也被气死了呢。

  他转动的眼珠打着小算盘,然而下一刻他就被宋芷韵的举动惊呆在原地。

  “我看看有没有被打疼。”宋芷韵柔弱无骨的双手捧着他的脸蛋,仔细端详着他的脸,还时不时用手轻轻给他揉着额头、脸颊、下巴。

  她温暖的指腹在他脸上游走,激起了他内心的千层浪。秦逸愣愣地看着面前神态柔和,动作轻柔的宋芷韵,一股暖流从心底里溢出,直击大脑。除了母亲,再也没有人对他这么温柔过了,自从他离开那个深恶痛绝的家庭后,已经多年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温暖了。

  秦逸目露复杂地看着面前就像是轻盈的风一样温婉动人的宋芷韵,心慢慢沉沦在那抹不去的温柔中。宋芷韵,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