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上门寻人
奈之浅2020-02-06 11:093,172

  宋芷韵看向此刻圆眼微瞪,白皙的脸蛋上染上了一层粉晕,微翘的睫毛眨巴着,正神色严肃地看着自己的苏淼仪,只觉得一阵头大。这丫头一天天的究竟在想些什么,她有这么不靠谱?“你别说的我一无是处啊,好歹夸一下啊。”她无奈道。

  没曾想苏淼仪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后,摇摇头道:“很抱歉,我无法说出违心的话。”

  “滚!”宋芷韵想都没想直接抄起家伙赶人。

  闹腾了好半天后,终于送走了这位婆婆妈妈,宛如家长一样提醒这注意那的闺蜜。宋芷韵累的直接瘫在沙发上,耳边还时不时萦绕着苏淼仪临走前的嘱托,“自己看起来有这么作死吗?谁会往危险堆里凑啊,又不是傻子!”自言自语了一番后,她就迎来了背负着自己身家性命的房东。

  在弄完一切手续后,宋芷韵签下了三个月的房租,看着手中的合同,没由来地心头一颤。她不知道自己这番行为究竟会给以后的生活带来怎么样的麻烦,也不知道那诡异的事情是否还会发生,但她知道她已经无法回头了。若是告诉房东她后悔了,她可以拿自己的项上人头担保,她一定会死的很惨!

  房东离去后,她依旧坐在店里,一边看着手上的房门钥匙,一边无声地叹着气。

  “也罢也罢,权当自己做了一个梦吧,不会有如此匪夷所思的事。”宋芷韵放下钥匙,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宋芷韵你清醒一点,一定要打起精神来!赚钱最重要!”

  尽管还是无法放宽心,但她强行打起的精神很好地掩饰了内心的慌乱。安安分分地守到五点,她便提前关了门。虽然她带过来的东西不多,但房子内还是需要收拾一番,所以提前打烊开始入住新房。

  楼上的单身公寓虽小,但胜在装修巧妙。一层分割成两层使用,米白色的衣柜上面横切了一整块占地面积,是用大理石铺造而成,上面摆放着一张大床。靠近床尾的地方是一个木质楼梯,色泽淡雅又坚实牢固。下层一个小型的吧台正横对衣柜,既可以储放一些零零散散的东西也可以当做办公用,靠墙边则是一个简约式不占地的书架。靠窗的那一侧与吧台相邻的便是一个柔软的沙发床,跟前是一个小型的玻璃茶几。靠另一侧则有一个略高的大理石桌面,与白色的墙壁相嵌,两把黑色的跟脚椅面对面耳房,作为餐桌使用。相隔的便是一个小型厨房,由大理石堆砌而成,色泽亮丽,质感光滑。

  厨房与睡铺由通直的大理石壁隔开,阻断了厨房内的油烟味,这点让宋芷韵很满意。而且沙发与餐桌也用一个可以移动的壁柜一拦为二,既可以储放大件东西又隔断了厨房那侧。至于心心念念的卫生间则在门口那边,弄成了一个小单间,淋浴与洗漱的地方由砂质的玻璃门相隔倒也能凑合。唯一的遗憾便是没有浴缸,不能享受奢侈的泡澡生活,但现在的宋芷韵可没要求这么多,只要能安身立命就可以了。

  放下行李后,宋芷韵开始大扫除。其实这房子装修好没多久,原本是留给房东女儿过渡时期居住的,没想到她女儿在国外读完研后暂时还不打算回国,想要在外面打拼一番。思女心切的房东就决定只身前往女儿所在的城市,这房子空着也是空着,思来想去的房东便决定把房子租出去,好生利用一番,至于女儿的住处还需和她本人商量一番。

  其实一开始决定租房的时候房东还是满担心的,隐隐有了不租的打算,然而昨晚收到宋芷韵的消息后,她就放宽了心。

  在房东的认知里宋芷韵是个模样长得俊俏,性格又通透,和自家女儿年纪相仿的女孩。再加上还租了楼下的店面,认识时间也有半年了,平日里也看得出来是个靠谱的主,便没有二话就把房子租给了她,所以这下就便宜了宋芷韵。

  因为还没有人入住过这房子,是以她打扫的很轻松,屋内摆放整洁,物件擦得蹭亮蹭亮,在完成好所有的工作后,她叫了一份外卖,打算明天去菜场买菜然后开始独居生活。

  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快速洗了个澡,便等来了自己的晚饭。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将近九点了,爸妈应该看到了自己留在餐桌上的信了吧。她如是想着,随后便深吸了一口气,坐在吧台前,一边看着平板里播放的综艺,一边吃着晚饭。

  直到十一点多她上床休息,都没有等到来自父母的电话。无奈叹了口气后,她便关掉了床头灯,整个屋内陷入了无尽的黑暗。她转辗反侧的一夜,换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虽然有睡意,但是身体却很诚实地拒绝了这个地方,以至于第二天一早醒来,她顶着一双熊猫眼下了床。她是个很认生的人,就连学校里的床,一个假期没有熟悉后,等她再回到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后,又要花一周的时间来适应。以至于苏淼仪一直笑话她,说她就是个羽翼未丰满无法离开庇护的小鸟。

  没有睡好的宋芷韵坐在柜台前,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吃着早饭。眼皮重的无法睁开眼,只能透过微睁的细缝来确认自己的早饭在哪,吃个饭就跟个机器人实行任务似的。

  门口的风铃因为来人推门而进发出了一阵脆响,然而眼皮沉重的宋芷韵却没有听到,手中的勺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在桌上,她居然撑着下巴睡着了!

  “这么放心大胆,也不怕遇到坏人?真不知道是心大呢还是蠢。”来人轻笑道,随即慢慢走向那个睡得沉沉的宋芷韵,隔着柜台,他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面前的女孩。纤长的手指搁在尖巧的下巴处,白皙的肌肤与扎在脑后的乌发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那双澄澈的杏眼紧闭,此刻无法在看到眸中的流光溢彩,卷翘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在眼睑处投下一弯弧形,小巧的秀鼻与红润的樱唇都绽放着属于自己的美。

  来人抿了抿唇,随后伸出纤长无暇的手指,轻轻敲在柜台上,发出“咚咚咚”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后,宋芷韵就像是受了惊吓的小兔子似的,一下子就睁开了眸子,起了一层水雾的双眸朦朦胧胧地打量着正前方。正好撞进了那双清澈水灵的大眼中,那双富有灵气的眸子就像是山中的泉水一般,潺潺流淌,清澈见底。

  “营业吗?”少年独特的小奶音在她耳边响起,还带着一缕缕清香。

  猛地一下惊醒了宋芷韵,连连点头应道:“营业!”然后开始打量眼前的少年,一张小脸,肌肤白嫩,满满的胶原蛋白,煞是可爱。略浓的眉毛,增添了一份英气,尖中带圆的眼型,又给他平添了一份妩媚。鼻梁立体,然而两颊上带着婴儿肥,柔和了分明的棱角。粉嫩的樱唇一笑,就呈现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心形。下颌线线条清晰,轮廓分明,然而圆润光泽的苹果肌很好的修饰了这份冷冽。

  眼前的男孩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娇憨又可爱的美少年,正值十七八岁花样的年纪!

  宋芷韵悄悄给这位弟弟搭上了花样美少年的记号,然后默默地收回自己有些赤。裸的视线,朝他莞尔一笑,嘴角边的梨涡浅现,一双杏眼弯成一弧弯月,煞是好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这个年纪可是春心萌动之际,也不知道被这位弟弟喜欢的女孩子该是如何的优秀呢。

  “我可以听听你的作战计划吗?”少年嘴角一翘,露出了甜美可爱的微笑唇,也不跟宋芷韵多废话,直接开门见山道。

  倒是宋芷韵有些懵了神,眉头微蹙,小心翼翼地询问道:“那你可以和我说一下你们的进展吗?还有对方的喜好。”

  “你这工作室有没有成功过?”少年答非所问道,目光落在面前略显尴尬的宋芷韵身上。

  正局促不安的宋芷韵并没有看到少年眼里一闪而过的笑意,无奈地摊了摊手,直言不讳道:“很抱歉的告诉你,还真没有。这个工作室开到现在以来,还没有真正接待过一位顾客。一开始的确有看热闹的兴起过来询问一番,在听到整个既定的目标流程后,纷纷都选择离开。所以我这儿欢迎询问,若是觉得不靠谱的话,可以离开,询问不收费哦。”

  说着宋芷韵朝他调皮一笑。

  “秦逸。”少年的樱唇一张,再次答非所问道。

  “哈?”宋芷韵瞪大眼,愣愣地看着他。

  秦逸的身子靠在柜台上,然后伸出白皙又纤长的手,放在宋芷韵的跟前,“我叫秦逸。”

  “哦。”宋芷韵这才明白他这是在做自我介绍呢,连忙伸手握住了他的手,他的手泛着丝丝冷意,就算是紧握在一起,也感觉不到一丝温度,宋芷韵压下心中的疑虑,赶紧自报家门,“你好,我是宋芷韵。”

  二人看着交握在一起的手,随后相视一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