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反遭陷害
云九情2019-09-17 10:382,313

  她的力气渐渐的流失,看着眼前的男人,她断断续续的开口。

  就算是这个人不想多管闲事,帮她报警也好。

  她现在绝对不能落到刘文瀚和于丹彤的手中。

  刘文瀚不动声色的看着眼前看起来身份特殊的男人:“这位先生,我女朋友跟我闹别扭呢,打扰您了。”

  他侧头,看向白慕凝:“慕凝,别闹了……”

  他刚开口,男人便伸手,抓住了白慕凝的手臂,将她扯到了自己的怀中。

  “哎……”刘文瀚皱眉,就要上前。

  那人不用说话,身后跟着的黑衣人便上前,将于丹彤和刘文瀚完全的隔绝在外面。

  男人俯身,将白慕凝打横抱起,径自往酒店里面走。

  于丹彤和刘文瀚对视了一眼,都开始心慌起来。

  不行, 绝对不能让白慕凝捷足先登。

  他们两个退出去,于丹彤拿出手机,“喂,老白……”

  声音委委屈屈的,那边传来一个沉稳的男声:“丹彤,怎么了?”

  白慕凝被男人抱着,一路到了酒店的某个房间。

  男人将她放到沙发上,一脸的不耐:“清醒后自己离开。”

  白慕凝松了一口气:“谢谢。”

  对方没赶她立刻走,她已经觉得很感激了。

  对方转身,进了套间里面,她深吸一口气,觉得身上的力气在慢慢的恢复着。

  她躺在那里,等待着药效完全过去。

  ……

  景行止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意外的看见白慕凝正躺在外面的沙发上睡得正香。

  他眉头微皱:这女人倒是自在的很,在陌生人面前竟然还睡得着。

  不过,要不是个傻子,怎么会被那两个人算计呢?

  那两个人刚出现,他便看出来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寻常了。

  半晌,他拿出手机,对着女人的脸拍了一张,发到了某个号码上,然后打电话过去:“给我查一下这个女人。”

  不到半个小时,这个女人的一切信息,都摆在了他的面前。

  “白慕凝……”景行止低声的呢喃了一句。

  待看到于丹彤和刘文瀚的资料的时候,他微微的扯了扯嘴角,冷笑。

  继母和男朋友,他不屑看了白慕凝一眼。

  到底得有多傻,才能连这种事情都看不出来?

  ……

  第二天早上,白慕凝迷迷糊糊的起身。

  入眼的,便是一个颀长的身影,刀削的侧脸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的立体。

  “醒了?”男人没看她,却知道她醒了,凉凉的开口说道。

  白慕凝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况,讪讪的坐起身:“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她站起身,“我这就走。”

  “站住!”她往外走,男人却突然间开口。

  白慕凝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男人,不知道这个人要说什么。

  “这是我的名片,有需要可以找我。”男人伸手,拿起桌子上的名片,朝着白慕凝递过来。

  白慕凝傻傻的接了过来,低头。

  名片上只有两行字:景行止和一串数字。

  景行止应该是这个男人的名字,下面的应该是他的电话号码。

  白慕凝一直到走出酒店才反应过来:她会有什么需要?

  而这边,景行止看着一直不停响的电话,眉头紧皱。

  半晌后,他接起了电话。

  那边,是一个有些苍老的女声:“行止,下午的相亲你记得去啊。”

  ……

  白慕凝从酒店出来,打了个车便急匆匆的往家里赶。

  昨天,她的手机身份证啥的,都被于丹彤和刘文瀚拿走了,幸亏身上还带了些零钱。

  她必须赶紧回家,在父亲面前揭穿于丹彤和刘文瀚的奸情,不能让父亲就这么蒙在鼓里。

  亏得父亲对于丹彤那么好,她竟然……

  想到这里,她的眼圈有些红。

  她对刘文瀚,何尝不好呢?

  除了没答应和他上床,其他的要求她都答应了。

  她苦笑着抬手,擦了擦眼泪。

  可是到头来,自己还没有一个有妇之夫好。

  到家,她付了车钱,从车上下来,直奔家里。

  白成林坐在客厅的沙发里,脸色不是太好看。

  “爸,我有……”

  “混账,一晚上没有回来,去哪里鬼混了?”白成林不由分说的,冷声的质问。

  白慕凝有些愣,“我在酒店里呆了一晚上。”

  “酒店?”白成林一脸不相信的看着白慕凝,脸色铁青:“白慕凝,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爸爸?你好好的,为什么去酒店?”

  “爸爸,你先听我说。”白慕凝咬唇,不说出事情的原委,她根本就没办法解释自己为什么在酒店呆了一个晚上。

  “你要说什么?”白成林冷哼了一声,“你是不是想说,你阿姨和文瀚之间不清白?”

  白慕凝一时间有些发愣,白成林怎么会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

  对了,一定是于丹彤和刘文瀚。

  她在酒店呆了一个晚上,于丹彤和刘文瀚怎么可能会坐以待毙呢?肯定和白成林说了什么,颠倒是非黑白。

  “爸,我知道您不相信,但是我是您的女儿,我不会害你的。”白慕凝咬唇,有些委屈的看着白成林。

  她是白成林的女儿,可是白成林第一反应竟然是来指责她。

  昨天下午,她都经历了什么,白成林根本就不知道。

  “哼,你是不会害我,但是其他人就不一定了。”他看着白慕凝,“文瀚是个好男人,你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情,等转过年来,你就跟他结婚吧。”

  白慕凝一时间有些怔楞,白成林是什么意思?

  他的意思是:自己不会害他这个父亲,可是却会去害其他人, 就像是于丹彤?

  “今天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但是你要明白,于丹彤是你的长辈,她年纪轻轻的就跟着我了,她进这个家之后,受了很多的委屈,我不能让别人欺负她。”

  一直在强忍着眼泪的白慕凝终于忍不住了,她抬头,泪眼朦胧的看着白成林:“爸,您是什么意思?您的意思是,我让于丹彤受委屈了?”

  “什么于丹彤,她是你阿姨。”白成林见白慕凝直呼于丹彤的名字,脸色更是不好看了。

  “是,在这个家里,我是外人,是我打扰你们的生活了。爸,您能不能公平一点,她委屈,我就不委屈吗?”她拒绝的擦了擦眼泪,“这件事情不是我的错,我一定会证明给你看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吻情深:错爱景先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吻情深:错爱景先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