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太容易满足了
云九情2019-09-17 10:382,270

  她知道白慕凝在白家根本就不受宠。

  就像是今天这样的待遇,根本就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她怎么着也算是一个豪门的小姐,可是竟然连一辆车都没有。

  平时出行都是依靠出租车或者公交车。

  今天,竟然都有专车接送了。

  她刚才瞄了一眼,发现司机竟然长得还挺帅气的。

  白慕凝苦笑,“这要是放到你身上,你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安楠楠好奇的问,“你和刘文瀚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在几天之前,白慕凝还跟她在微信上提起过刘文瀚,那个时候分明还很好啊,但是现在不过区区几天,怎么事情全部变了?

  白慕凝低头,正好服务员上了点了饮料,两个人都沉默了。

  安楠楠看着白慕凝的表情,就知道了,肯定没有发生什么好事。

  等服务员走了之后,安楠楠这才伸手,握住了白慕凝的手,“慕凝,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站在你这一边。”

  白慕凝轻笑,眼圈微红,“我知道,所以这件事情我谁也没说,除了你。”

  安楠楠握住白慕凝的手,轻声的问,“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慕凝叹一口气,开始说起了自己的遭遇。

  从那天在酒店里醒过来开始,到自己跑出去酒店,被救。

  安楠楠激动的握紧了白慕凝的手,看起来比当时的白慕凝还要紧张,“然后呢,你被救了是不是?那个人是谁?是不是景行止,然后你们一见钟情了?”

  白慕凝失笑,安楠楠虽然已经二十五岁了,但是在某些方面,还像是一个小姑娘一样。

  比如有这样的想法,像是偶像剧似得想法。

  但现实是,怎么可能是一见钟情呢?

  对于现在的人来说,一见钟情这种事情,太过于奢侈了。

  他们背上背负的事情太多了,哪有时间去一见钟情?

  “当然被救了,要不然我现在就不在这里了,而是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里了。”

  这些话,白慕凝是笑着说的。

  可是安楠楠却知道,她心里有多么的难过。

  她知道,白慕凝以前一直都非常的喜欢于丹彤,甚至比起白成林,她觉得于丹彤更像是她的家人。

  可是现在却发现这种事情,白慕凝心里怎么可能不难过呢?

  “对啊,都过去了,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我回到家,跟我爸爸说起这个事情,我以为他会相信我的……”白慕凝淡淡的开口。

  事情过去了这么就,可是提起当时的事情,她放佛还能记起当时的绝望心情。

  安楠楠更加紧的握住了白慕凝的手,无声的安慰着。

  一直到说道她和景行止的第二次相遇,安楠楠瞪大了眼睛,一脸的花痴。

  白慕凝轻笑,继续往下说,讲到景行止第三次救她,安楠楠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了。

  “然后你们就相爱了吗?”安楠楠等白慕凝说玩,就迫不及待的问。

  白慕凝轻笑,“安楠楠,你太天真了,景行止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对我一见钟情呢?带走我之后,他跟我说,想和我结婚……”

  安楠楠正要说什么,白慕凝继续开口,“协议结婚,也就是假结婚。”

  安楠楠瞪大了眼睛,紧紧的盯着白慕凝,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他这是什么意思?”

  协议结婚?假结婚?景行止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他奶奶是肝癌晚期,他大概是想让奶奶放心吧,让奶奶可以看到他结婚成家。”

  安楠楠咽了咽口水,说出了一句让白慕凝十分崩溃的话,“这样的好事儿怎么就没轮到我呢?”

  白慕凝十分的诧异,“这叫好事儿?”

  安楠楠嘿嘿的笑,“因为你那几个奇葩家人,遇见了景行止这样的优质男人,不是好事儿是什么?”

  奇葩家人这四个字,让白慕凝一时间有些晃神。

  安楠楠看着白慕凝,小心翼翼的讲,“你别怪我说话难听,你们家人,的确是够奇葩的。”

  白慕凝低着头,没说话,安楠楠愤愤不平的说道,“就说你那个继母吧,半老徐娘了,竟然和继女抢男人,也不知道害臊。还有你爸,把这么一个女人当成宝,连你这个女儿都不相信,还觉得你是陷害那个女人,我看他是有被害妄想症吧?”

  安楠楠作为白慕凝最好的朋友,关系好的很,所以有时候说话有些直。

  但是白慕凝知道她的脾气,是不会生气的。

  “最奇葩的,就是你那个男朋友了。你爸和继母我还能勉强的为他们找到点理由,可是你这个男朋友,我实在是理解不了他的想法。”

  安楠楠气愤的很,“我跟你讲,我以前就觉得,他根本就配不上你,他竟然还敢出轨?他有什么资格?”

  白慕凝突然间想起来,当初她和刘文瀚在一起之前,带着他和安楠楠吃过饭的。

  当时安楠楠觉得刘文瀚不是太好,所以一直劝她不要和刘文瀚在一起。

  可是当时她没听,还是毅然决然的和刘文瀚在一起了。

  “我跟你讲,像是景行止这样的男人,三十五岁不结婚,那是有个性,身后依然还有大批的小姑娘追着。你别说三十五岁了,就算是五十五岁,依然有小姑娘上赶着。但是刘文瀚不一样,你明白吗?”

  这些话,安楠楠以前从来没和白慕凝讲过。

  “他不是不婚主义者,手上除了房子和车子再也没有别的资产,拖到三十五岁还没结婚,一定是有问题的吧?”

  “而且,据我所知,他那套房子很小吧?”安楠楠问。

  白慕凝点点头,她曾经去过刘文瀚的房子,不过一室一厅罢了,一个人勉强够。

  “你看,一个男人三十五岁了,至少工作十年,资产就这么多,你觉得他没有什么问题吗?”

  安南冷笑着说道:“这样的男人,白给我我都不要的,你当时还当成一个宝。”

  白慕凝的眼圈有些红,“我当时哪里知道后来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他对我真的非常的好。”

  和刘文瀚在一起的时候,他对自己真的是非常好的。

  像是……印象中,别人的父亲。

  “其实啊,我觉得你对刘文瀚不是爱,不过是一种寄托罢了,你太缺爱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吻情深:错爱景先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吻情深:错爱景先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