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遇上抢劫的了
令狐老梅20182019-03-19 17:472,450

  陈冬杨一手拍在车门上面:“有完没完?是不是都乱喷,谁告诉你我走了?我只是下车抽烟,车里你不是不给抽吗?”

  张小白哼哼了两声:“你装,继续装,你就不是男人。”

  “我是不是男人跟你有半毛钱关系。”

  “你走吧,这次我就算怕死了我都不叫你回头。”

  “我这次还不走了。”陈冬杨故意和她抬杠,真的太气愤了,你心情不好,老子一样被困,老子心情好了?

  “那你更不是男人了。”这话太难听,那表情也是挑衅的厉害。

  陈冬杨也是有点儿疯了,虽然没喝醉酒,但他也是有喝酒的人。被这样三番五次刺激,甚至是侮辱,他蹭蹭的上火。

  行,既然你说老子不是男人,老子就给你证明一下。

  他快步走去副驾那边,拉开车门,动作很粗野,张小白立刻吓的惊叫不已:“喂喂喂,你你你你想干什么?”

  陈冬杨说道:“给你证明一下老子是不是男人。”说完上了车,顺手把座椅调到最后,然后猛地坐在张小白的双腿上面。

  张小白哇哇大叫,挣扎得厉害。他不管,捧着她的脑袋,一嘴就亲了下去。张小白的喊声变成呢喃声,死命想要推开眼前的男人,但没有成功,她整个人软绵绵的压根就没有力气。

  后面是陈冬杨主动放开了她,但还坐在她的腿上没下来,半压着她说道:“你说,老子是不是男人。”

  张小白惊慌失措:“你,你,你,下去。”

  “我问你,老子是不是男人。”

  “没你这样的男人,你不是,不是,不是,满意了吗?”

  不是?陈冬杨一手抓住她的衣服,用力撕。

  张小白更是吓的花容失色,她都不敢相信陈冬杨会如此大胆。反应过来以后,她恼羞成怒的把巴掌抽向陈冬杨,然而手还是没有半点力气,轻易就被陈冬杨架住了,随即她又大吼大叫起来,想把陈冬杨翻下去。那就不可能成功,她一个小女人,娇滴滴的对付不了一个大男人。

  这女人也是个神经质,看反抗不成,她也阔出去了:“不下去是吧?来啊,你来,证明你是男人。”

  陈冬杨说道:“你还凶是吧?”

  “我就凶,你狗娘养的,你能拿我怎么着?你真敢吗?你来,看我不告死你。”

  “听过一句话吗?这句话叫,士可杀不可辱,告我是吧,随你。”陈冬杨一手抓向了她的衣服。

  张小白惊叫起来,然而没用……

  当一切结束以后,陈冬杨才回到驾驶座,慢慢冷静了下来。

  看了一眼副驾上面衣服都没有穿回去,依然一动不动的张小白,他心里一阵惊慌。

  完了,这次要完了……

  可已经干了,能怎么滴?随便吧!

  他抽着香烟,一言不发。

  张小白也是一言不发,过了颇久她才有所反应,一件一件捡自己的衣服穿起来,被撕坏了,穿起来也露,但没办法。

  她下了车,不知去干嘛,过了好久才回来。

  陈冬杨防备着她,生怕她是去找武器回来袭击自己。最后证明,陈冬杨想多了,张小白只是去方便而已!嗯,更有可能的是,把刚刚陈冬杨留在她身体里面的东西排出来,免得意外怀孕。

  重新坐好,张小白继续沉默,整个模样哪还有陈冬杨给她证明自己是男人之前的嚣张,软趴趴的就跟做错了事,挨了父母骂的孩子没两样。

  见她这样的表现,陈冬杨内心就思索了起来。

  这女人,她是被自己的威猛征服了还是先隐忍着,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再狠狠给自己来一刀?

  不经不觉,外面的雾变重起来,朦朦胧胧一片,视线差的不行。

  这是即将要天亮了,黑白交替,黑暗色彩更浓烈。

  而此时的张小白,她睡了过去,还打着呼呼,很轻微,如果不是在车里,很难听见。

  陈冬杨自己也犯困的厉害,眼皮一直在打架。

  前途如何,不知道,想再多也无济于事,还是先睡觉吧!陈冬杨安慰了自己一句,趴着方向盘就睡了起来。也不知睡了多久,听见外面有异样的响动,似乎是有人拉门。迷迷糊糊的也不清楚是不是,陈冬杨就没睁开眼看。过了几分钟,听见响动大了起来,似乎是撬玻璃,他这才睁开眼看看。

  能从倒镜看见,后车门侧有两个男人,他们确实正在撬玻璃。

  “喂,你们干什么的?”陈冬杨下意识按了一下喇叭。

  两个男人被吓了一跳,撒腿就跑。他们骑摩托车来的,摩托车停在对面路边,没有上牌照。

  他们的模样看不清楚,他们带了头盔。

  陈冬杨开了门下车,他们刚坐上摩托,但没有跑,甚至没有启动。

  这是想干嘛?看自己一个人,打一架吗?想到此,陈冬杨回头拿了车头锁,往路中间走了两步,他们这才愿意走。

  摩托车开出二三十米,按喇叭时也被吓醒的张小白发出一声急促的尖叫来。

  陈冬杨意识到不好,想回头看,来不及了,原来车头前方竟然藏着一个人,双拳扣在一起,砸向他的脑袋。

  陈冬杨一声痛哼,狠狠摔在地上,脑袋晕晕乎乎。

  开摩托车的两个男人赶忙掉头往回跑。

  而砸陈冬杨那个男人,他去拉开副驾门,把张小白扯下车。

  那是个结巴,嘴里对张小白喊着:“打打打,打劫,钱,钱,都,拿,拿,出来。”

  张小白尖叫:“我的,衣服,别,别扯我。”

  “呵呵,你说了不算……”结巴奸笑着说道。

  这是要从劫财升级成劫色吗?陈冬杨听见他的话,恐慌让他恢复了不少力量,他咬着牙站起来。摩托车的喇叭在响,车里的两个家伙提醒自己的同伴有危险,但为时已晚,陈冬杨一下就窜到结巴的身后,从后面对着他的中间位就是一脚勾踢。

  下一秒,一声凄惨的哀嚎从结巴的嘴里发出来,他仿佛突然不结巴了,整个人躬成虾米,嗷嗷叫得厉害。

  他的哪儿,估计是被踢爆了。陈冬杨还狠狠踩了他一脚,那会摩托车已经要到,陈冬杨不敢再撒野。他随手拿上车内张小白的包包,拉着张小白的手就往路边的竹林跑了进去。

  开摩托车的两个男人到了以后,先是去看了看自己的同伴,随后才吆喝着追去。

  天刚蒙蒙亮,竹林里面的视线却依然很差,到处是雾气。进了里面,仿佛进的是一个迷阵,路都看不清。而且竹叶落在地上很厚,不好跑,陈冬杨和张小白摔了好几次,搞的是狼狈不堪。张小白的衣服,早就被整件勾了下来,她拉回去遮挡着,跑两步又掉下来,几乎没把她给气死。

  最惨的是,后面两个男人似乎很熟识地形,追来的速度很快,距离一直在缩短。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幸也不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娘的超级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