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柳烟离来了
令狐老梅20182018-01-18 19:402,354

  送了两个妹妹进电梯间,陈冬杨才返回头,坐在窗户边和自己老妈谈了起来。<p>  他们谈钱的问题,手术费,住院费,药费要多少等等,都是叶梅要说的,陈冬杨说他有钱,她不信。<p>  但钱还没拿到手,陈冬杨也无法证明,所以叶梅打算明天回家一趟,把家里的鸡鸭通通卖掉,能卖掉的也都卖掉。<p>  陈冬杨想想就觉得心酸,他说他想来办法,可以先问别人借。<p>  他拿着他去吃饭的时候,护士送进来的缴费单就往外面走了。缴费单上面显示的经过新农保报销之后的金额是一万三千多块,其中一千是住院押金。<p>  一万三千多,他现在是掏不出来,浑身上下只有五百多,卡里有一千。<p>  他又给马文去了电话,问马文借五千。<p>  马文通过支付宝给他转了六千,那是马文全部的钱。他家是有钱人家,不过也不会给他太多钱,只会定期给。他说他回家找他爸商量,看能不能借个几万块出来周转。<p>  陈冬杨拿着交了六千块费的单子回去交给叶梅,自己的银行卡也给叶梅:“妈,这卡你拿着,我借来的钱都转里面。”<p>  叶梅说道:“有钱啦?”<p>  “嗯,对,好几万。”陈冬杨撒谎了,暂时可没有,里面就几百块。<p>  “你跟谁借的?”<p>  “我哥们。”<p>  叶梅接过来收好,眼里蕴含着悲伤,真是辛苦自己孩子了,什么都是他负担,想想就忍不住落下了眼泪。<p>  见自己老妈这样,陈冬杨岂会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他连忙安慰说道:“妈你别哭啊,最要紧的是爸没事,别的都可以慢慢来,我们已经熬过那么多的苦,不差这一点。”<p>  叶梅说道:“我知道,就是难为你了。”<p>  陈冬杨说道:“我是男人,应该有担当的。”<p>  “两个妹妹可还要好几年,也不知道会不会拖累了你。”<p>  “不会,我现在的工作很好,能赚钱。”<p>  也不知费了多大劲,陈冬杨才把自己老妈哄好。叶梅趴在床边睡了过去,明天早上她还是要回家一趟,鸡鸭还是要卖,她很坚持,无论陈冬杨怎么说都没用。<p>  陈冬杨出去外面的长排椅睡,三更半夜,走廊冷冷清清的,一点都不吵。<p>  沉沉的睡了几个钟,陈冬杨忽然感觉有一只很柔软的手在摸自己的脑袋。鼻子里还有香味钻进来,那是一股子很熟识的香味,兰花香。<p>  柳烟离?睁开眼看,果然是柳烟离。<p>  四目对视,柳烟离也被陈冬杨吓一跳,拍了拍胸口说道:“我吵醒你啦?”<p>  陈冬杨坐了起来说道:“你怎么来了?”<p>  “马文告诉我你家出了事,他说他在外地来不了,让我来看看。”柳烟离坐下来,想了想又继续问,“现在你爸怎么样,度过危险期没有?”<p>  “嗯,不过人还没有醒。”陈冬杨很疑惑,怎么马文会告诉柳烟离?而且马文怎么有柳烟离的联系方式?想不明白,他选择了直接问,“马文怎么有你的联系方式?”<p>  “我也不知道。”<p>  “你来之前该告诉我一声。”<p>  “来的比较着急,我去看看你爸?”<p>  “他睡了,我妈也是。”<p>  柳烟离安慰了陈冬杨两句,话说比较隐晦,但她话里透露的意思,陈冬杨有听了出来。大意是,需要钱可以跟她说,大钱她拿不出,小钱没太大问题。另外就是如日贸易那边的事先放一边,她可以自己想想别的办法,比如再拖一拖老黄和股东。<p>  陈冬杨听了心想,马文那家伙告诉柳烟离,是不是就想让柳烟离来给钱的?刚好有点内急,他跟柳烟离说了一声,他去趟厕所,顺带就在厕所给马文去了电话。<p>  当时凌晨两点钟,马文已经睡下,接的很慢,迷糊糊问了一句,哥们,怎么了?<p>  陈冬杨开门见山问他:“你怎么有柳烟离的联系方式?”<p>  马文说道:“她到啦?”<p>  “我问你话。”<p>  “名片就在你房间的桌面,进去一次见一次,怎么会没有?”<p>  “你干嘛让她来?”<p>  “我回家跟我爸说了没借来钱,我没别的办法就想到了柳烟离。原来她不是赔偿你好几万块你没要吗,现在让她出钱,我觉得很合适。”<p>  “这不是一码事。”<p>  “你帮她做事,还是做的那么高风险的事,没钱拿你不糟心吗?你别那么幼稚,尤其在你家需要用钱的时候。难不成你觉得个人原则比家庭重要?如果是,我做错了,我跟你道歉,可以吧?”<p>  “没事了,你睡觉吧!”马文说的有道理,陈冬杨不好反驳,只能说了这样一句话。<p>  挂断电话走出去,陈冬杨坐回原来的位置。<p>  柳烟离对她说道:“有医生值班么?我想去问问情况。”<p>  陈冬杨说道:“肯定有,不过不要了,真的暂时没什么问题,不要太担心。”<p>  “你脑袋怎么了?”她指了指陈冬杨的脑袋又问。<p>  “不小心撞到的。”<p>  “是不是在孟州?”出孟州出差的事,陈冬杨有微信告诉她。<p>  “不是,没大碍,就有点肿。”<p>  “那你睡睡。”柳烟离往边上坐,长排椅让了出来。<p>  陈冬杨摇摇头:“不了,我带你出去找个宾馆,你在宾馆休息,明天来看看,然后你回港海城。”<p>  柳烟离眼中委屈闪过:“我都来了,我想帮忙。”<p>  “没什么需要帮忙,就是看护,我和我妈能搞定。”<p>  “是我在这里有什么不方便吗?”柳烟离还是不死心,她觉得陈冬杨是在赶她走。<p>  “不是。”<p>  “那我留着,明天周五,然后周六周日,我都有空。”<p>  “等你睡醒再说。”陈冬杨站了起来。<p>  柳烟离迟疑了一下才起来,小声嘀咕说,其实她在医院就好,陈冬杨没同意,带着她走,穿过马路进了对面的宾馆。<p>  把柳烟离送到了房间,陈冬杨就走了,回医院,继续躺病房门外的长排椅。<p>  次日早上八点钟,他被叶梅叫醒,他爸醒了,他进去看着,叶梅回家联系卖鸡鸭的事情。<p>  陈冬杨进了病房,果然自己老爸醒了,正两眼发直看着自己被包成粽子的腿,眼神里面流露着忧伤。<p>  陈冬杨走到他跟前说道:“爸你有感觉不舒服么?”<p>  陈永泰说道:“心里不舒服,对不起了冬子。”<p>  陈冬杨说道:“说这话干嘛,一家人不计较。”<p>  “你脑袋怎么受伤了?”<p>  “撞的。你躺着别动,我去叫医生来,然后给你去买个粥。”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没有家的流浪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娘的超级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