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家徒四壁
令狐老梅20182018-01-18 11:512,399

  吕薇见陈冬杨接完电话,一张脸青白得吓人,很担忧就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问清楚以后,她立马站起身,她开了车来,她说她送陈冬杨。

  陈冬杨的老家在隔壁城市的农村,要两个半钟车程。

  路上陈冬杨一颗心七上八下,不停和叶梅打电话沟通,询问自己老爸陈永泰的状况。人在县城医院,从镇医院转出去的,镇医院没有蛇毒血清,县医院也没有,但已经在调派,具体什么时候到,说不准,医生正在做别的处理。

  吕薇得知以后,拿了陈冬杨的手机,让叶梅给医生接听,问医生需要什么蛇的蛇毒血清,从哪家医院调。

  等问清楚了,吕薇给自己一个同学去了电话。

  她同学是医生,就在港海第一人民医院上班,抗蛇毒血清,医院有,吕薇挂断了电话,掉头回去拿。

  当时已经出城跑了好几公里,眼看就要上高速,陈冬杨是不理解的,他心急如焚想回去。

  后来吕薇说了一句,双保险,他才理解了过来。

  对,万一医院调的抗蛇毒血清卡在半路来不到怎么办,这可不是奇怪的事情,高速塞车出车祸或者其它原因都有可能,人命关天,确实要多上一道保险。

  最后的事实证明,吕薇的想法是有道理的,并且还派上了用场。他们把蛇毒血清送到了医院,竟然还最先到,医院自己调派的还在路上跑,得再等一个钟才能到。

  而当时陈永泰已经等不了,人的意识非常不清醒了,被蛇咬到的左腿更是已经肿到不成样子。负责清洗伤口的护士,看上去都被吓到了,处理的时候,手一直抖。医生更是告诉陈冬杨,如果血清再晚一会送来,他们就考虑截肢了。陈冬杨没被吓瘫了过去,叶梅是差不多了。

  等陈永泰被注射了蛇毒血清,拉进手术室做手术,叶梅噼啪给吕薇跪下了,谢谢恩人,谢谢恩人的喊。陈冬杨的两个妹妹,陈冬玲和陈冬香见自己老妈这样,也跟着跪下来感谢吕薇。这可把吕薇愁怀了,扶得了这个,扶不了另一个,她一脸无奈的望着陈冬杨。

  后来是陈冬杨扶起了自己的老妈,两个妹妹才跟着起来。

  一个钟以后,手术做完,人从手术室转出来,送进了病房。所有人都跟进了病房陪着,其实陈永泰不清醒的,整个人还是迷迷糊糊,嘴里念念叨叨,连自己身在什么地方都不清楚。

  看事情稳定了下来,陈冬杨对吕薇说道:“师姐,我爸应该没什么事了,你那么忙,不如你先回去吧!”

  吕薇看看手表显示的时间才说道:“无所谓了,现在已经五点多钟,早下班了,我回去也是回家,我晚上再走。”

  “麻烦你了。”

  “我不麻烦,最要紧是你爸能平安度过。”

  “嗯,你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

  吕薇显然不习惯陈冬杨这样说,但她能理解,农村人都比较单纯,比较懂得感恩。就看刚刚叶梅带着两个女儿给自己下跪就知道,这种事换做城市人,恐怕大部分都做不到。有时候你帮了人家,还指不定谢谢都没有一句。

  “冬子你过来一下。”叶梅叫了一声自己的儿子,人往窗户边走。

  “怎么了?”陈冬杨走到自己老妈身边问。

  “你这位领导送你回来,开了那么久的车,又在医院忙了那么久,应该是很累很困了,你要不要带她出去吃顿饭?”

  “也好,我给你们打包。”

  “不用这么麻烦,我们在医院饭堂买就行。你吃完了抓紧时间回家一趟,拿点我们的生活用品出来。你还得把鸡鸭喂一下,记住赶回笼子再喂,开灯,不然不肯吃。”叶梅这女人,不久前还在伤心落泪,现在陈永泰的情况刚稳定,她又开始担忧起了家里的活,为人父母,真的不容易。

  陈冬杨想了一下才答应下来,去和吕薇说。

  吕薇也是饿了,同意了,跟着陈冬杨往外面走。

  出了医院就是县城最热闹的大街,陈冬杨在县城读的高中,道路熟识,他带着吕薇走了五六分钟就来到了一家饭馆。

  吕薇点的菜,点了不少,想着等会打包回去给陈冬杨的老妈和妹妹,陈冬杨说不用,她问了原因以后,说送陈冬杨。

  说真的,陈冬杨不是太乐意,毕竟县城回村里还得三十里路,而且都是不好走的山路,其中一段土路,白天走都费劲,晚上走,不安全,除非很熟识。

  可是吕薇很坚持,她说她应该能应付,她也可以明天再走,等陈永泰醒了,看看情况,如果需要帮忙,她还能帮忙,否则她走了出了意外,她也有责任。

  有那么一刻,陈冬杨内心无比的冲动,很想很想告诉她自己去如日贸易的目的。

  迟疑了好久,终归还是没有那样的勇气,她怕吕薇对自己失望。

  但是欺骗她,心里也是不好受,所以吃完饭回村的时候,陈冬杨一言不发。

  吕薇也没多想,只是认为陈冬杨是在担心陈永泰的身体状况,她陪着说话,专心开车,应付着各种复杂的道路。她已经开了六年车,是个老司机,技术比张小白好了不止一个档次,开的很稳,没意外,一个钟就把陈冬杨送了回家。

  结果刚进门,吕薇就惊呆了,陈冬杨家很穷,一个盖了已经快二十年的破平房,四面墙就随便扇了扇灰,超过百分之五十的面积已经发霉发黑,窗户也已经锈迹斑斑。家里没多少件家具,电视机都是十多年前的老款式,桌子不说了,八仙桌,看就是六七十年代的老古董。

  这,不至于家徒四壁,但看上去的感觉比家徒四壁似乎还要惨上几分。

  她都不禁心酸了,什么年代了还有这么穷的人家。他们村子不错的,刚进来的时候,她看见了不少楼房,尤其在村口,一整排三四层的,装饰很耀眼,甚至还有一栋小别墅。

  她还以为,陈冬杨家的条件,应该也不会太差。

  不过她回忆了一下叶梅和陈冬杨两个妹妹的衣着,似乎也对,她们都穿得很差,看上去就是地摊货,尤其叶梅,衣服都有补丁,这年代但凡有点钱也没有人会那样穿了。

  接过陈冬杨倒的一杯热水,双手捧着,吕薇在一张残旧的木沙发里坐了下来。

  陈冬杨转进了厨房去掏米糠混饭,这就是给鸡鸭准备的晚餐了。鸡鸭在后面的院子圈着,得从侧面的小巷子赶回屋前的小房子,他混好以后,拿了手电筒,捧着就走了。

  吕薇思索了片刻,内心的好奇让她跟了上去,她问陈冬杨:“陈冬杨,我看你们村很富裕,你们家怎么……好像……比较困难,你们家是发生过什么事么?”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吕薇的善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娘的超级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