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拾陆
月栖迟2018-02-13 15:112,222

  夜里,月黑风高。

  后墙处有一鬼鬼祟祟的身影。

  秦昭昭悄悄点着油灯,身穿墨色的披风,来回的在原地徘徊着。

  现在是亥时二刻,不知道夜萧与沈卿远什么时候来。

  她踌躇着,忽的听到墙后传来细索的声音。

  “昭昭,昭昭你在不在?”

  她刚想回答,就听得他又道:“你们也来了。”

  秦昭昭回头看了看,而后小声道:“我在这儿,不过还得劳烦夜公子帮我一把。”

  夜萧一个跃身,就轻巧的进了院子。

  “这么快。”她惊诧。

  “秦姑娘,走。”他的大掌一用力,就揽着她的腰身跃出去了。

  头晕目眩一小会儿后,悬着的心也下落。

  街市上已经无人,唯有她提着个灯盏,神神秘秘说道:“咱们轻点声,走。”

  沈卿远从二人中间挤进去,哼了一声。

  二人也没怎么在意。

  秦昭昭问:“阿瑶呢?”

  “已经在王府外头候着了。”夜萧道。

  “我不记得路,你们记得怎么走吗……”她无奈。

  沈卿远立马殷勤说道:“我记得我记得,我带你走。”

  于是一个时辰过后,才一路折腾到了那王府外头。

  这期间的心酸,也就不多说了。

  秦昭昭气喘吁吁道:“沈卿远,你不是说你认得路么?害得我们被狗追,又被人当小偷,你可险些害死我了,幸好有夜公子。”

  他嘴上嘟囔着,随意一抬头,面上立即带着惊喜道:“昭昭,到……”

  她瞬间捂上他的口鼻,压低声音道:“别出声!”

  阿瑶不知从何而来,对夜萧道:“公子。暂且还未发现有何异常。”

  看来是来早了。

  “劳烦阿瑶姑娘了,那我们就再等等。”秦昭昭低声道。

  夜色的月儿渐渐被云所笼罩,她为了掩人耳目,早已将油灯熄灭,四周一片漆黑。

  这时候,平日里再怎么闹腾的沈卿远,也审时度势的屏气凝神着,不敢做声。

  空气似乎凝结了一样,忽然有一只野猫经过,碰触到了秦昭昭,她一阵惊悚的连忙捂嘴,手顺势一抓,就抓到了一片温热。

  夜萧的眼里带着怔怔,那双手紧紧的抓着他的手。

  直到野猫发出“喵”的一声叫,他才明白过来。

  “秦姑娘,怕猫?”他的语气里带着点笑意。

  秦昭昭迅速抽回手,有些不自然。

  她作了个手势,发出“嘘”的声音,而后重重的点头。

  沈卿远与阿瑶在后头,他压低声音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啊?”

  “没什么,别说话。”她提醒道。

  夜萧倒是没有怎么在意,只是掌心上似乎还存有那份凉凉感。

  她的手,好冰。

  正遐想间,忽然传来一阵府门“吱呀”的细声。

  几人立刻机警了起来,知晓那王湛要出去了,看来还真如他们所想一般。

  他们躲藏在一旁掩饰好,暗暗的看着王湛理了理衣裳,在那外头等待着。

  他的眼神时不时的四周扫视着。

  秦昭昭的手心里传来几丝的汗意。

  等了约莫一炷香的时辰,有个身穿普通民家衣裳的男子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里。

  “来了。”沈卿远轻声探脑道。

  她回头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出声。

  夜萧的眼神紧盯着前头正在交谈的两人,他的耳力十分的灵敏。

  “东窗已开,马蹄踏踏。”

  秦昭昭听不见,努力的凑过去。

  “关门打狗,到此为止。”

  言罢,那男子便离开了。

  夜萧示意,阿瑶便悄无声息的从一旁隐蔽处跟了上去。

  王湛面上看起来很是愁苦,只作了个揖便也回府了。

  秦昭昭问:“他们方才说了什么?”

  夜萧原封不动的将两句话道了出来。

  “这两句是什么意思啊?”沈卿远纳闷。

  “你让阿瑶跟过去,会不会有点太危险了。”她担忧道。

  “哎呀昭昭,你就逢管了,瞧那女人厉害的样子,准没事儿。关键就是这两句话,古里古怪的,到底什么意思啊?”他疑问着,口中念念。

  秦昭昭闻言,低头笃思了一会儿。

  这会不会是一种暗话呢?

  夜萧淡淡道:“东窗事发,马脚显露。”

  照这么说,那么下一句的意思就是……

  “自行处理,到此为止。”沈卿远猜道。

  秦昭昭皱了皱眉,说道:“看刚才那人的样子,不像是凶手。应该是凶手不愿意显露真身,遂派了一个人前来。这样看来,凶手的意思大概是,这是最后一次的见面了。想让那王湛自行处理好。”

  这是威胁啊。

  果然,王湛定是有什么把柄握在了凶手的手里,可到底是什么呢?

  正思忖着,阿瑶便回来了,对夜萧道:“公子,阿瑶无能,跟丢了。”

  沈卿远问道:“跟丢了?怎么跟丢的?”

  她欲言,秦昭昭道:“既然是秘密出来的,就应该提前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阿瑶姑娘,那人是朝着哪个方向过去的?我们明日就在那附近探探有何可疑。”她又道。

  她将具体的方位告知,歉意道:“抱歉,是我大意了。”

  秦昭昭笑说:“没事的,阿瑶姑娘你已经帮了我们很多了,感谢你还来不及呢。”

  阿瑶本来因为自家公子而对她心存芥蒂的,现在看来,心头的此感隐约消除了一些。

  夜萧抬望了一眼天色,道:“今夜不必再探了,夜色已深。秦姑娘早些回府,我们明日再汇。”

  她点了点头,方转身,才想起来,若非有他的借助,她不可能翻进后院里去。

  但是这种请求的话太难以启齿了……总不能说,让他再,再搂一次她吧。

  一时间,她有些难为情的僵在原地,踌躇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昭昭,你怎么不走了啊?”沈卿远走在前头,满是疑惑的回头。

  夜萧轻笑了一声,说道:“夜某差点忘了,秦姑娘,我们走吧。”

  秦昭昭装作不知的“啊?”了一声。

  “夜某既然将秦姑娘带出来了,就要平安的送回去,不是么?”他笑。

继续阅读:壹拾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