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温柔学长和平凡女-10
顾从安2018-01-15 20:033,814

  晚上,贺怀瑾举办了一场宴会,场面宏大,无与伦比。

  大家都玩的特别开心,只有我一人在阳台边吹风。

  “喂,是不是文森特抛弃了你啊?”贺怀柔凑到了我身边悄悄问我。

  “不…”我正要回答,贺怀柔却不给我一丁点机会。

  “哎呀,我知道啦。我不该揭你的伤疤的,对不起啊。哎,还是我太年轻了,居然被一副美丽的皮囊迷惑,怪不得哥哥总是说我笨。”贺怀柔一副历尽沧桑,被情所伤的模样,让我不免感觉有些好笑。

  “你这么小就装深沉,你哥肯定会揍你的。”我十分不客气地伸手把她的头发揉乱。

  “我哥哥最好了,他才不会打我!”贺怀柔很嫌弃地躲开了我,小眼珠溜溜转,“话说,我觉得你还挺好的。”

  “第一天见面你可说我是个讨厌的女人。”小孩子就是善变,不过他们也很真诚,所以我一点都不介意的,只是想逗逗她。

  “哎,那不是觉得我们是情敌嘛!”贺怀柔一副别在意的样子,还很大方地想要拍我的肩,不过发现够不到后只好作罢。“我们两个都被渣男伤过,所以从现在起我们就是好朋友了!”

  “你要叫我姐姐。”我毕竟大她将近一轮,才不会轻易让她得逞。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趣,亏我之前还觉得你很好玩,真是太伤我心了!”贺怀柔不满地嘟起了嘴。

  “那你就叫我暖暖姐吧!”我再次伸手揉了揉她的头。

  贺怀柔这才开心地笑了起来:“暖暖姐!”

  【你要有麻烦了。】

  兮君的声音突然响起,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我十分疑惑。我追问他,可他依旧闭口不说。

  “你讨厌我吗?”贺怀柔正好看到我皱起眉头,声音有一些委屈。

  “啊?不,不,没有。”我连忙道,她的脸色才好看一些。

  “嘿,我早看出来了,你不讨厌我。”小姑娘一下子高兴起来了,将我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我一时没拦住。

  “哎,你未成年啊!”我看着她手中空空的酒杯有些郁闷,想着贺怀瑾会不会吃了我。

  “说起来,我感觉我哥对你好像不太一样。”她的脸开始慢慢泛红,眼神迷离了起来。

  果然醉了!我实在是无语,连忙扶住了她。

  “哎,你以后会不会成为我的嫂子啊!”她趴在我身上问道,不过满满的都是醉意。

  “不可能的啦。”我连忙否认。

  “不行,我想让你成为我的嫂子!其他的小姐们我都不喜欢,她们都只会狐假虎威讨好我!要不是看在我哥的面子上才不会对我那么好呢!”

  “你个小孩子就不要想这些啦。”

  “我不小了!已经十岁了!”她有些不服,嘟着嘴反驳道。

  “是是是,不小了。”我拿醉酒的人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顺着她的话说道。

  “要帮忙吗?”刘美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居然十分和善的跟我说话。

  “不用了。”我有种不好的感觉,还是不要跟她扯上关系为好。

  “其实之前是我做的不对,我跟你道歉。”她的表情十分愧疚,“是我太任性了,真是对不起。”

  “没关系,没关系。”因为在意着贺怀柔,我的回答很漫不经心。

  “那你原谅我了吗?”她十分激动,仿佛我原谅她是天大的恩惠一样。

  “原谅了。”我现在只想把醉酒的贺怀柔送回去,她说什么我都答应。

  “谢谢。”她顺势帮我架住了贺怀柔,“我帮你吧。”

  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可是没等走两步,我就感觉自己有些晕晕沉沉的,脚有些站不稳。

  “你怎么了?”刘美很关心的凑到我面前。

  “我……”没等说完一句完整的话,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到我迷迷糊糊睁开眼时,头上的疼痛让我顿时清醒了。怎么回事?

  待到我坐了起来,我才发现我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了,身上的衣服并没有换。伸手一摸头上的疼处,果然,已经包了纱布了。

  【你被刘美打晕了,她把贺怀柔推下了楼却把大家叫来说是你俩吵架后你推下去的,你也因此受了伤。贺怀瑾现在正在暴怒中,不过因为你也受了伤昏迷不醒才没有问你。】

  “什么?!”我感到万分震惊,也特别不安。“贺怀柔现在怎么样?”

  【没什么大碍,幸好只是二楼,而且下面有个游泳池,她只是受了惊吓昏了过去而已。不过十岁的小孩受了惊吓可不是小事,万一对心理有了影响,那可就是大麻烦了。】

  这叫什么事!跟一帮小说中连名字都很少出现的路人甲纠缠不清,还差点闹出一条人命来!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焦虑和愤怒,本以为最大的威胁是主角,结果没想到居然被路人甲坑了一道。

  【现在大家都认为你是罪魁祸首,一个个的都要讨伐你,不过贺怀瑾还什么话都没有说,可是脸色也难看的很。】

  其他人的态度我一点都不在乎,贺怀瑾那里我必须要取得他的信任,这件事只要贺怀柔醒来就好了。

  【医生说贺怀柔受到了惊吓,什么时候醒来也不确定。要是在此之前贺怀瑾暴怒之下发动对夏家的压迫,没有与文家的婚约,夏家还得完蛋。而且之前贺怀柔处于醉酒状态,很可能根本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的处境依然很危险。】

  我猛然一惊,兮君的话就像一把铁锤,给了我当头一棒,让我意识到现在最严重的 不是我被怀疑成罪魁祸首,而是暴怒中的他没准会对夏家施展手段,那么支线任务一定完不成!更主要的是我现在是夏暖暖,这件事就绝对不能放任不管。

  【贺怀瑾马上就要来了,你要准备好。】

  “兮君,为什么当时你不说清楚我有什么危险?”我突然想起来晕倒之前兮君给我的提示,心里顿时感觉有些失望,从心底升起来一股冰凉。

  【我的任务只是给你讲解以及某些提示,若是直接告诉你,那么就没有意义了。】

  兮君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

  我不怪兮君,他说得对,如果我一直觉得有人帮着我,那我一定不会用全力去。可能我内心里总觉得这只是一个游戏,并没有起太大的重视,即使完成不了任务的惩罚是死亡。

  气氛有些低沉,兮君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咚咚!”

  “请进。”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让我没空再感慨,贺怀瑾一定会找我问罪的,门被打开的那一刹那,我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变成了一堵拦在我面前的心墙,拦住我的胆怯和不安只留下勇敢和无畏。

  进来的不只有贺怀瑾一人,还有其他家族的少爷小姐们。

  “你醒了?”贺怀瑾比以往更加冷淡了,我能感觉到他在刻意压制着自己的火气,似乎是想要听我怎么解释。

  但还没有等我说话,就有一个声音冒了出来。

  “喂!”刘美迫不及待的站了出来。“夏暖暖,你居然还这么淡然,你一点也不愧疚吗?!”

  她那副正义凛然的样子让人感觉我才是罪魁祸首一样。

  “我愧疚什么?”一看到刘美我就从内心里升起来一股反感。

  “愧疚什么?夏暖暖,你也好意思问?”她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转头看向大家道,“你们都看到了吧,夏暖暖把贺怀柔推下楼居然想赖账!”

  大家面面相觑,有些人开始窃窃私语,好像是在讨论我。

  我眼神一冷,看着刘美道:“你说我把贺怀柔推下了楼?”

  刘美似乎被我的眼神吓了一跳,有些害怕的后退了一步才理直气壮道:“对,就是你!我亲眼看到的!”

  我没有理她,而是将视线集中在贺怀瑾身上,直视着他的双眼,久久没有开口。

  “你想说什么?”沉默了一会还是他先开了口。

  “我想和你单独说。”

  “你们出去。”正当我以为贺怀瑾不会答应我这个要求时,他却突然动了,转身对那些人道。

  其他人并没有多说什么,乖乖的往外走,倒是刘美一步三回头,显然不愿意走。

  “快点滚!”贺怀瑾发火了,吓得他们一溜烟都跑了,刘美也快速离开,还记得好心关上门。

  “说吧。”贺怀瑾转过身又恢复了面无表情。

  “贺怀柔不是我推下楼的。”我十分坚定道,“我想以你的智商应该不会对我有这种怀疑吧。”

  贺怀瑾没有说话,似乎在沉思些什么。

  俗话说关心则乱,贺怀瑾宠爱这个妹妹是事实,当他发现自家妹子被害时智商完全不在线,只听到刘美的叙述就以为我是罪魁祸首,但是基于我也受了伤,他也就只好等待我醒来再兴师问罪。如今看到我,经过一夜沉淀的思维再次活跃,智商也重新上线,内心里的怀疑顿时烟消云散。

  “对不起。”贺怀瑾的气势一下子就弱了下来,竟然十分陈恳的向我道歉,我有些受宠若惊。

  “啊,那个……没什么。”因为从来没有想过这种情况,所以我的反应有些漫不经心的感觉,实际上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想要怎么处置刘美?”看来贺怀瑾是不打算轻易放过刘美了。

  “你来决定吧。”我不想费心想这个事情,头上的伤口还是很疼,让我无力思考。

  ————————————

  没有文森特的度假夏暖暖过得很平静,她每天只是跟随着大家一起走来走去,每到一个活动,她总是安静地坐在角落里。

  度假结束的前一天晚上,贺怀瑾举办了一场聚会,大家都玩得很开心,而夏暖暖依旧坐在角落里安静地看着他们喝酒聊天跳舞。

  “怎么,文森特对你的打击这么大?”贺怀瑾坐到了夏暖暖身边。

  夏暖暖没有说话,虽然贺怀瑾之前给她补过课,可是她对贺怀瑾一点兴趣都没有。

  “有个交易不知道你想不想做,有关文森特的。”贺怀瑾抛出了诱饵,等着夏暖暖上钩。

  毫无疑问,夏暖暖一听文森特三个字立马提起了兴趣,问道:“什么交易?”

  “我可以帮你摆平任晴雪。”贺怀瑾笑的十分迷人,与平常冷漠的样子截然不同。

  “你凭什么帮我?”夏暖暖并没有傻到会觉得全世界的人都会帮她的地步。

  “所以我说这是一场交易。”贺怀瑾的笑瞬间消失了,表情突然变得很是阴沉,“而且是一场十分不公平的交易。”

  夏暖暖本能的感觉这场交易可能会让她损失惨重,可是她还是想要接受,因为任晴雪的笑实在是太刺眼了!

继续阅读:011 温柔学长和平凡女-1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主角必须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