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厚颜无耻
我自对天笑2018-01-13 13:065,246

  独眼是崂山内家馆的外门弟子。那崂山内家馆在东南海一带名气很大,其馆长叫做林文龙。据传说,他的修为已经到达了功参造化的地步。

  也有传说,林文龙是修炼过少林功夫的。但林文龙的少林功夫已经有了他自己的理解,非常恐怖。

  而独眼眼下施展的就是鹰爪铁布衫。

  这门功夫非常凌厉。

  此刻,独眼动怒,脚下一踩,地面龟裂。他手成鹰爪,手背上条条青筋如蚯蚓盘根,恐怖至极。独眼一脚踏出,施展的是崂山内家馆的天罡禹步。双脚内盘外扯,摩擦之间产生强猛的力道。

  顿时,人如雷霆,瞬间就已来到陈远的面前。接着,鹰爪手狠辣凌厉的抓击向陈远的腹部。

  独眼这一出手便是存了杀人的心思。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陈远也是行家,眼睛微微一眯,就知道这独眼是个高手。只见这闪电之间,他的眼前一黑,扑面而来的劲风辛辣无比。他的腹部发痒的厉害,眼看躲避已是不及。

  对方来的太快太快了。

  就在这时,陈远突然也动了。

  他施展的是自己看家本领,羚羊挂角的身法。

  所谓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那羚羊在山间奔腾,来去自如。

  独眼只觉已经触摸到了陈远的衣服,突然,陈远就斜里一窜,贴着自己的爪子奇妙的跳了出去。

  这一下的躲避,妙到毫巅!

  在宋妍儿,唐青,齐娇娇的眼里,陈远简直就已经是移形换影的大神通了。

  陈远瞬间来到了独眼的右侧,接着一招搂腰割草施展出来。居然是大手从独眼的肋下穿过去,直接将独眼抱在了腰间。

  这是形意拳中的一招,模仿农民伯伯用镰刀割草。

  独眼被抱住,还来不及有任何变化,只觉一股大力压迫而来。瞬间让他四肢百骸的劲力全部散去。

  独眼顿时大骇。

  陈远却是邪邪一笑,说道:“靠,你特么还真要打我啊!看来我得教训教训你。”说完就将脚下的鞋子踢到空中,一手接住,然后就用鞋底板啪啪啪的连抽了独眼十来下。

  这十来下可是又重又狠,抽得独眼惨叫连连。

  齐娇娇,宋妍儿,唐青不由看傻眼了。

  独眼是什么人?是海滨市的有名的高手啊!居然被个小保安用鞋底板打。这太不可思议了,传出去,独眼也没脸混了。

  陈远抽完之后,才将独眼丢了出去。

  独眼摔在地上,他挣扎着爬了起来,也不说话,直接狼狈的逃走了。

  齐娇娇一见独眼走了,也是一呆。

  陈远看向齐娇娇,嘿嘿一笑,道:“臭娘们,是不是也要我动手,你才肯走?”

  齐娇娇尖叫一声,脸色煞白,立刻也跟着跑了。

  解决完这一切,陈远才将鞋子穿好。他向还呆呆傻傻的宋,唐二女说道:“宋总,唐部长,我就先出去了啊。”说完转身就走了。

  别看陈远解决独眼轻描淡写,实际上,却是陈远修为已然极为玄妙。

  独眼这种高手,的确是难以对付的。

  陈远出了办公室,那办公室外,赵茜茜,老夏等人都在。

  老夏等人跟看妖怪似的看陈远。一个保安嘀咕道:“我靠,陈远,你可以啊。独眼都不是你的对手!”

  陈远不喜欢张扬,他呵呵一笑,说道:“人家是保安之王,那是说会训练。又不是说功夫多好,我以前当过兵,打这家伙也不是难事。”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赵茜茜看陈远的目光已经彻底不同,她觉得陈远真是够爷们儿的。

  “大家都散了吧。”陈远挥挥手说道。

  老夏等人也就听话的散去,无形之中,陈远的威望已然形成。

  陈远也就跟着离去。

  进入保安休息室后,老夏却是有些闷闷不乐。

  陈远直接捶了老夏的肩膀,说道:“靠,老夏,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担心我抢你保安队长的位置啊?你放心吧,今天我迟到你这么帮我,我就是辞职不干,也不能跟你抢饭碗啊。”

  老夏还真是担心这个,闻言不由讪讪一笑,说道:“臭小子。”

  其余保安也对陈远大生好感,关系也变得更融洽了。

  半个小时后,商务总监唐青亲自来到了保安休息室。陈远正在跟没值班的保安们扯淡吹牛,说道:“以前在越南的丛林里,那些大毒枭躲进去,难找的很。而且啊,毒枭们的装备比老子们正规军还吊。娘的,有一次,老子差点就挂在里面了。幸好……”

  大家听的聚精会神。

  唐青咳嗽一声。

  陈远一众人立刻回头。

  唐青穿着蓝色的仙女裙,雪白的脖子上戴了一条钻石项链。显得格外的有气质。

  唐青在众多员工面前一向很严肃,很有领导架势的。

  所以大家在唐青面前也不敢放肆。

  哪知道,陈远这货见了唐青,马上就嬉皮笑脸的道:“唐总监,您今天穿的真漂亮啊。您这一来,咱们这休息室立刻蓬荜生辉啊!”

  唐青本来还想板着脸蛋,但听着陈远蹩脚的恭维话,还是觉得好笑。她本来是对陈远恨得要死,但今天陈远的表现已经让她有所改观。她深吸一口气,憋住笑意,随后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跟我来吧,宋总要见你。”

  陈远说道:“哦,好好好,我马上来。”说完就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哎呀,唐部长,你这条手链好漂亮啊,我瞧瞧。”陈远一边走,一边抓住了唐青的玉手,装模作样的打量起来。

  唐青也就站住,让陈远好好的打量。

  陈远左右摸索,占尽便宜,心头那是一个暗爽啊。

  “看出什么门道了吗?”唐青淡淡的问。

  陈远依依不舍的放下唐青的手,说道:“这条手链的料子应该是和田玉石,恩,价格不菲啊!青青啊,像你这样的美女,只有这样的手链才能衬托出你高贵的气质。”

  这货打蛇随棍上的功夫一流,不知不觉就拉近关系,喊起青青来了。

  “这是我在地摊上买的,十块钱一条。”唐青淡淡的说道,说完就在前先走。

  陈远是个厚颜无耻的人,打了个哈哈又屁颠屁颠的跟上了唐青。唐青心里其实在笑,陈远,给她的感觉很不一般。

  陈远一来到唐青面前,唐青便收敛了笑意,一本正经。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总裁办公室里。

  宋妍儿正在办公桌前翻看销售报表,不过她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唐青关上了门,对宋妍儿说道:“宋总,陈远来了。”

  宋妍儿便合上了销售报表,她起身来到沙发前坐下。唐青坐在她的身边。

  “陈远,你不要拘谨……”宋妍儿话还没说完,陈远已经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沙发上,二郎腿直接翘起。拘谨?这货就不是会拘谨的人。

  宋妍儿算是无语了。

  这家伙怎么这么自来熟啊!

  反倒是陈远,陈远被宋妍儿这么一说倒有些不好意思了,立刻放下了二郎腿。

  宋妍儿微微一笑,说道:“我真没想到,你还是一个高人。”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宋妍儿与唐青微微一怔,再次感到无语,这家伙也太不谦虚了。

  宋妍儿又说道:“你这样的身手,为什么会屈尊来我们这里做个小保安?”

  陈远脱口说道:“因为这里美女多啊!”

  宋妍儿与唐青差点要吐血,这哥们,你也太实诚了吧。

  宋妍儿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就因为这?”

  陈远不理解的道:“难道还不够吗?”

  宋妍儿无奈,微微叹息一声,说道:“好吧。那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宋妍儿是有意要给陈远升职的,但也怕陈远的来历有问题,所以要问个清楚。

  陈远说道:“哦,我以前是当兵的。后来退伍了。”

  宋妍儿说道:“在那个部队?”

  陈远虽然是在胡扯,但又哪里会被宋妍儿这小丫头片子给唬住,一顺溜的说道:“沈阳军区,野战营的,营长是兰剑锋。”

  宋妍儿说道:“那按理说,你应该会有很丰厚的退役费用和好的出路才对吧?毕竟你这么厉害。”

  陈远说道:“是有一个工作安排,但是离这太远,我不愿去,还有退役发的钱给我死去战友的家属了。”

  宋妍儿与唐青闻言对陈远的感觉很复杂,觉得这家伙没上进心,但好在够义气。

  陈远之所以这么说,也是想要取得宋妍儿的信任。

  宋妍儿沉吟一瞬,说道:“这样吧,陈远,以你的本事当个小保安太屈才了,保安队长……”

  陈远连忙拒绝,说道:“那可不行。老夏是我的老大哥,如果您要我当保安队长,那我还是辞职不干了。”

  宋妍儿不由问道:“老夏是谁?”

  陈远一呆,随后说道:“老夏是现在的保安队长啊!”

  宋妍儿与唐青恍然大悟。宋妍儿可不能让陈远辞职,她说道:“那要不,以后你做我和青青的司机兼保镖。”

  陈远心中大乐,要的就是这一茬。他马上又财迷的问道:“问题是没问题,但得涨工资啊!”

  宋妍儿与唐青掩嘴而笑。宋妍儿说道:“给你一个月开一万的工资,行不?”

  陈远连忙点头,说道:“行,行,太行了。”

  “好,你下去忙吧。晚上开车送我们回去。”宋妍儿说道。

  陈远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便也就不再多说,出了办公室。

  下午五点,宋妍儿与唐青出了雅黛公司的大楼。

  陈远也被叫了过来,宋妍儿将一串车钥匙交到陈远手上。

  陈远先给宋妍儿和唐青屁颠的打开车门,将两位大小姐迎进车里后,他才坐进驾驶位。

  陈远开车的技术十分的娴熟,倒车,转弯一气呵成,还特别的稳当。宋妍儿与唐青看在眼里,不由觉得这家伙还真是人才。

  宋妍儿和唐青是住在一起的,住的是柳叶别墅区。

  陈远将两女送到后,宋妍儿说道:“车就给你开了,明天早上七点半准时到我们这里来接我们。”

  陈远说了一声好嘞,随后打转方向盘离开。

  柳叶别墅区的安保设施很不错。加上这里都有监控设施,陈远对宋妍儿的安全还是放心的。

  离开了柳叶别墅后,陈远就开车回家。他对车并没有什么稀罕的感觉,也不会有心情拿着车去到处开着玩。

  不过在回去的路上,陈远收到了许舒的电话。许舒约陈远去家里吃饭,想郑重的表示下感谢。

  陈远一听要到许舒家里就乐了,觉得大有机会啊!

  于是他很爽快的答应了。

  半个小时后,天刚黑,陈远来到了北湖小区。一进去就看见了小周和其他的保安。

  “我靠,远哥你牛逼啊,这一会儿的功夫就开上宝马了,还特么是七系!”小周一群保安艳羡无比。

  “牛啥啊,这车是我们公司老板的,我就是个开车的司机。”陈远在车上摇下车窗,笑呵呵的说道。

  “那你也牛逼啊,能把老板的车开出来。”小周一群保安坚持佩服。

  “不跟你们扯淡了,给哥哥让行,今晚有约。”陈远说道。

  “哦~我明白了。远哥,祝你今晚抱得美人归。”小周挤眉弄眼地调笑道。

  “哈哈,承你吉言!”陈远无耻的回道。

  将车停好后,陈远便直奔许舒的29楼。

  许舒开门时,系了围裙,发丝微微凌乱,还真是个让人口水直流的美厨娘呢。

  陈远看的心里痒痒的。要是自己有这么个老婆啊,那怎么也不会舍得离婚啊!

  许舒一见陈远这直勾勾的目光,顿时就脸红了,而且心跳加速。她觉得自己将陈远喊到家里来吃饭就是个错误啊!

  但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也算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了。

  “快进来吧。”许舒说道。

  陈远呵呵一笑,道:“今天你亲自下厨啊!不会做的很难吃吧?可不是每个上得了厅堂的女人都能下得了厨房。”

  许舒无语,她说道:“我毒死你!”

  “你是要谋杀亲夫啊!”陈远哇哇大叫。

  许舒狠狠的瞪了一眼陈远。

  她算是对陈远这奇葩性格无语了,本来还想诚心诚意的谢谢他的。这会儿,她全然没那心情了。

  “你自己在冰箱里找喝的吧,我去做饭了。”许舒转身说道。

  陈远换了拖鞋进门,他很热情的说道:“我帮你吧。”

  “不用,你就坐客厅里,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忙了。”

  陈远也只是客套客套,闻言也就呵呵一笑,恭敬不如从命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许舒就将菜全部做好了。

  很丰盛的一桌菜,还有冰啤酒。

  “你是喝啤酒还是白酒啊?”许舒坐下来之后问陈远。

  陈远说道:“啤酒就行,不过你得陪我一起喝,一个人喝酒怪没意思的。”

  许舒古怪的看了一眼陈远,说道:“你不会是想趁我喝醉,对我不轨吧?”

  “我靠,我是那种人吗?”陈远仿佛受了奇耻大辱一般。

  许舒说道:“行,毕竟今天也是为了感谢你,不过我就喝一瓶。”

  “好。”陈远干脆利落的答应。

  随后,两人就喝了起来。

  许舒的心情并不好,她有她自己的苦楚。尤其是今天被前夫这般伤害之后。她更是觉得自己失败。

  一瓶啤酒下肚之后,她的脸蛋就是一片酡红。陈远还真不好意思灌许舒,就说:“许舒,你要是不能喝就别喝了。”

  “谁说我不能喝的,我还要喝。”许舒说道。

  “靠,刚才还不喝的,这会儿劝都劝不住了。你不怕我酒后不轨你了?”陈远说道。

  “你懂什么,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许舒一口喝了一杯冰啤。随后,她指着陈远的鼻子说道:“你别看我成天还挺光鲜的,其实我就是一傻子。”

  陈远也算是看出来了,许舒这是要借酒发疯了。她心里有太多的苦楚了。不过陈远郁闷的是,妹儿你干嘛要指着我的鼻子骂你自己傻呢?

  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许舒又要喝,陈远抓住许舒的手,说道:“好啦,别喝了。”

  许舒推开陈远的手,一口气将酒喝了。她已经醉意熏熏,于是又说道:“我从小大家就都说我漂亮,学习成绩也好,在学校,从幼儿园到大学,长辈们都宠我,同学都让着我。但是当初,我就那么倔,我就非要嫁给他。我爸妈死活不同意,但我不听,非要嫁!现在落得这步田地。这是我的报应,报应啊!”

继续阅读:第17章 醉了的女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天命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