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云上有仙峰(5)
此时甚好2018-06-24 06:531,552

  此刻的姜善悔得肠子都青了,本来哥们约了上浮玉山烧烤野游,就想着大清早做做孝子,把亲爹给哄舒心了,把老爷子上周扣的自己那辆跑车给要了出来,带着哥们漂亮妞上浮玉山飙个秋风,想想都爽。

  结果等自己起床,老爷子已经出门了,姜善的计划是落了水漂,不甘心地在父亲书房里赖着,歪在圈椅里琢磨着老爷子会把车钥匙给藏哪里了,眼神在书房里扫来扫去,就让他看到边几供案上,香炉边竟然放着父亲的一件贴身玉佩,水色幽绿,氤氲着夏日清潭的一抹凉风。

  对于这块玉佩,姜善是太熟悉了,从自己牙牙学语时被父亲抱在怀里逗趣时,那块玉佩就被父亲押在了衣服里,贴身佩戴。懵懂时总喜欢顺着脖颈勾出那玉绳,父亲总是轻拍了自己的小手,笑着说:“这个你还不能动的,等你长大了吧。”

  虽然父亲从来不给人动那玉佩,姜善还是知道那玉佩上雕刻着连绵的山峦,中间矗立着一座高峰,不用动脑子也知道那是云上有仙峰。玉佩的反面刻着篆体的“姜”字,那是自己一族引以为豪的姓氏。

  在姜城,姜善也算是出了名的落地含着金汤勺的公子哥。若是放在古代,姜善就是位世袭爵位的郡王王子的地位。在现代社会,这种从古代延续下来,并且还能执掌一城的世家简直就是凤毛麟角,姜善就是这样一个家族的独苗儿。

  先不要提姜姓的族谱最早能追溯到上古时期,从上古至今五千年的时光,如同洪水一般的历史潮流之下,无论是强盛一时或羸弱病恙的朝代,治世贤明或昏庸的君王,又若力拔山兮的英雄,颦笑间魅惑众生的美人儿,皆消涅在那洪浪水烟之中,除了在史官的勤笔累牍下记留下了只字片语,除却如此,别无其它。

  而睿智的姜姓先人,早早看透了时事的变化,果断的从权利的中心脱身而出,退居其次,专司燔瘗神明之职,每年春秋两祭,代天子燔柴爇香,献祭品为天地诸神。

  又有传说,姜姓本来就是上古神农氏的后人,更添加了姜城祭宫的神秘性。无论几经朝代更迭都不曾动摇姜氏在姜城的地位,反而奉天承运的新天子,更加虔诚的供奉着姜城的祭宫,更是代代把姜姓氏族奉为了天师。

  年代的累积,越来越多关于姜城的传说被一代代人口传笔录而下,人们相信姜城是有神灵保佑的城市,尤其是在新旧时代更迭间的那场旷日持久的战乱中,姜城仿佛是被命运眷念怜悯的城市,整个城市无端地消失在了兵戎两端的争着里,竟然毫发无伤地躲过了死神的碾磨,因为这段神奇的历史,姜城在冥冥间又得到了一个新的名字“神隐之城”。

  当新时代的来临,什么君王、城主都成破旧的词汇,姜氏一族也式微在那段动荡中,只剩下姜善的爷爷这一支还坚持守护者祭宫,最后传给了姜善的父亲姜行义的手里。

  而再往后,本来被打为四旧的姜城祭宫一转身成为了传承历史文化传统的示范基地,而姜氏一族神奇地成为了传承历史文化传统的典范,一年依旧两祭,各地闻名来参拜的游人络绎不绝。加上姜城保留了大量的历史古迹和建筑,就在不知不觉之中,姜城祭宫成为了姜城重要的景点,而姜城成为了全国闻名的历史传承示范城市。

  托了那新时代的春风,不仅仅是姜城,姜氏一族也迎来了自己的新生。

  越是出名越低调是姜氏一族人的作风,偏偏这个出生在新时代里的小公子姜善,则是风骚到登峰造极,给点奉承就能摆尾孔雀开屏的主,挥金如土,要的就是姜城第一公子哥的排面。

  姜善没有继承到父辈的沉稳,总一身傲骨想做出一番大事,来证明自己的不平凡,才不要做那个只能在祭祀时跳大神的神棍。

  他却一点都不在乎亲友们的担心和劝慰,他心里有着伟大的计划,总觉得家人是用古老陈旧的思维来约束他的成功,他们都是古代人,而自己就应该是新世界的开拓者。

  曾经他想把祭宫的一部分宫殿挪移出来,开设会馆,被父亲知道了狠狠地教训了一顿,禁足禁卡都没有拉回这一门心思想暴富的倔驴。

  很快,他把目光投上了那还在家族管理下的云上有仙峰。

继续阅读:八、云上有仙峰(6)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小姐,你掉了个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