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礼物(1)
此时甚好2020-01-28 15:461,858

  苏摇光坐在床边,手里还捧着刚才从顺丰小哥手里接过的盒子,一时踌躇着是否打开,胡思乱想间,思维不受控制地跳跃到了一年前,来到了姜城时,初遇阿八的时刻。

  至今还深深记忆着,那日的风微微薰热,带着夏日傍晚的醇香,那个自称叫着“阿八”的美丽女郎,含笑着将自己搂进了怀里,下颌在自己的肩膀上微微触碰了下,热情却有着分寸的拥抱。

  苏摇光不是一个善于用肢体语言来表达情感的人,甚至有那么点抗拒那过分的热情,而在这一刻,却是怎么都推开不阿八的拥抱,倏然间泪水又不争气的滚动在眼眶里,溢润着眼角。

  那耳边喃喃的低语,“怎么瘦了!!”潮湿温热的呼吸拂过苏摇光的周身,带着胭脂的花香,那是阿八身上的香味,飘荡在记忆里的那个夏日黄昏中。

  苏摇光微微疑惑地问道:“八姐你见过我?!怎么知道我瘦了?”

  “啊~哈~ 哈哈,我看你脸色不是很好,随口一问,不要在意。我的车在那边的停车场。”阿八笑着轻轻拍了下苏摇光的背,低身伸手利落地捡起地上的双肩包递给了摇光,而自己则牵着摇光的行李箱走在前面给摇光引路。

  “这里离姜城的主城区还有一个小时的路程,回到市区正好到了吃饭时间了。”

  苏摇光跟着阿八的身后,看看阿八窈窕的身姿,在落霞余晖中格外的动人,回首再看一眼那黄昏中的钟楼,有归鸟盘旋在屋檐边点缀,有霞光勾画着琉璃瓦的边缘。

  有些景色只是一瞬间,却深深镌刻在了脑海之中,无论经过多少的岁月,它都会带着暖意在人最孤寂的时刻出现,给予坚强。

  苏摇光恍惚间回到了现实之中,才发现自己傻乎乎地咧嘴笑着,来到姜城也许是孤注一掷的逃脱,而和姜小可爱和阿八的相遇,却是出乎意料的、上天给予的礼物。

  在阿八的带路下,苏摇光很快就找到了编辑部临时安排的住处,也开始了在姜城的新生活。

  “八姐,我还以为可以看到可爱她!”

  “她啊,暂时有事,这几天不在家,等她回来肯定会立马跑来见你的。她天天在我面前絮叨想见你。”

  阿八站在摇光宿舍的阳台上,望着摇光手忙脚乱地整理着行李,忽然想起了什么,正正颜色对着苏摇光说:“摇光啊,你可以向信任姜媛那样来信任我的。我的年纪比你大,经历的事也比你们多。没有什么事是过不去的,过去的事就不要想了,就当姜城是个崭新的开始吧,姜媛未必时常在姜城,需要帮助的时候就给我电话。”

  在阿八的嘴里,苏摇光得知了姜妹子还真的姓姜。

  苏摇光在之后的一年时间里,一次都没有见过姜媛。原来经常能在网上遇到,渐渐地也少了许多。而与之相反的,苏摇光收到姜妹子的快递包裹的数量多了起来。

  床对面的穿衣镜里,摇光抬眼望着镜子中的自己,长长地叹了口气。

  在家里时,虽然皮肤不白,却也是健康而又红润着的,而现在的自己面色苍白,那是一种病态的白,对于自己混乱的生物钟引发的亚健康,苏摇光切身体验到的,体质的下降是最明显的表象。

  比起一年前,摇光的头发长了许多,随手用牛皮筋在脑后扎了一个小揪揪,天生的发色比周围人都淡了很多,现在衬着一张苍白的脸庞,更显得消薄得楚楚可怜,只剩下一双大眼睛,还倔强着闪烁着星子。

  与体质的下降相反的,这体重却在静悄悄地增长。

  原先在家里被苏天枢嘲笑多少次的微胖的婴儿肥脸颊,离家的时候已经消瘦出尖下颌了,结果在姜城的一年里,就算作息紊乱饮食不规律,腰上还是微微地堆起了小肉儿了。

  秋深时节里,苏摇光因为体寒早早地裹紧大花棉袄,看起来倒真像是哪个村子里的小媳妇。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苏摇光不由地想起了弟弟,不知道苏天枢过得如何。

  苏摇光离家出走时,苏天枢正好出国,并不知道姐姐苏摇光遭遇的尴尬和困顿。摇光苦笑着,也许一年后的今天,家里人都未必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年前会选择出走。宁书墨隐藏的太好了,交往了那么久,自己都被瞒得死死的。

  可是,摇光就是想不通一件事…如果宁书墨继续隐藏下去,那紧跟着的就是婚礼,也许很快就有孩子了…那么,唐汝为什么要那么急着摊牌?!明显宁书墨的目的就是一场表面的婚礼。

  苏摇光想不通,也许弟弟那个聪明的脑子能有答案吧。

  从小起,苏摇光就习惯了,什么事都依赖着弟弟出主意,有时会想,如果苏天枢遇到这种事,肯定不会像自己这样的狼狈,明明是受害者,却选择了用离家出走来解决问题。

  苏摇光自嘲地笑了一声,自己的这个脑子,也就只能想到的主意了。

  现在回头想起,离家来到姜城也未必是坏主意,自己不仅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里独自生活了一年,还遇到了姜媛和阿八两个好心的姑娘,简直是用身上最后的两块钱,却中了头等彩票的幸运。

继续阅读:七、礼物(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小姐,你掉了个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